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6859 2007.06.11 18:00

    鲜于辅目测了一下双方的距离,然后对身边的令旗兵做了个手势。

  现在战场上的轰鸣声之大,不要说面对面讲话,就是战鼓声都被淹没在了战马奔腾的蹄声里。

  文丑一直在密切注视着后方的中军令旗。他们的视线被高大的巨型盾阻碍了,将士们除了感觉到地面的抖动,充斥双耳的巨大轰鸣声以外,对敌军的动向一无所知。战场的动态完全靠中军令旗的变化来揣测。文丑看到中军令旗变换了颜色,立即冲着身边的令旗兵大喊大叫起来。几个令旗兵在方阵内奋力地摇动着准备射击的号旗。

  方阵内,两千弓箭兵举起了手上的强弓。

  =

  双方相距一百五十步。

  =

  鲜于辅举臂狂呼:“放……放……”

  阵前阵后,上千面令旗在空中摇曳。

  七个方阵,一万四千名弓箭手,几乎在同一时间,张弓发箭。

  霎时之间,矢如雨注,箭若飞蝗,天空为之一暗。

  羌胡骑兵飞奔而来。他们看到满天的箭矢呼啸而至,立即俯身去拿盾牌。盾起,箭至。随着沉闷的箭镞入体的声音,战马惨嘶,羌兵悲嚎,人畜接二连三地中箭扑到,无数只起落有致的马蹄顿时把他们践踏得血肉模糊。

  长箭在空中飞舞,遮蔽了满天的阳光。

  羌人的骑兵大军在飞驰,死伤者不计其数。

  六月惊雷举刀高吼:“冲啊……加速冲过……”

  没有人听到他在叫什么,面对眼前厉啸而来的长箭,羌兵们感到了畏惧,感到了绝望。箭阵太密集了,密集得就象狂风骤雨,让人无处躲藏。越来越多的羌兵中箭坠落马下,越来越多的战马横空飞起,强弓射程之内的敌人毫无求生的希望,他们只能无助地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参狼羌的西北雨带领骑士们率先冲出了箭阵,他们发出了愤怒的吼声,急速催动战马,飞速逼近到距离汉军步兵方阵八十步以内的地方。

  鲜于辅大声叫道:“告诉玉大人,叫他们的方阵准备撞击。”

  “命令各方阵弓弩营,近距离密集齐射。”

  方阵内,文丑伸手和张郃握了一下,笑道:“不死再见。”

  张郃点点头,说道:“你保重。”

  “走,走……”两人回首高呼,各自带着一帮刀斧手冲向了前排阻击阵地。

  刘和神情极度紧张,他瞪大了双眼,双手紧紧地抓着马缰,全身贯注地看着战场,嘴里疯狂地喊叫着:“近了,近了,撞,撞,撞上了……”

  “轰……轰……”

  参狼羌的士卒纵马跃起,飞向了张开血盆大口的巨盾。巨型矛突然冲了出来,它们露出狞狰的丑恶嘴脸,毫不犹豫地吞噬掉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鲜血迸射。冲阵,撞击,死亡。数不清的羌兵冲出了箭阵,他们怀着满腔的仇恨,咬牙切齿,纵马撞击汉军的方阵。羌胡骑兵就象一群饿红了眼的野狼,围着庞大的猎物开始了攻击,撕扯。在他们的身后,是一片狼藉的血肉模糊的人畜残骸。

  杀声震天。战鼓声冲天而起,震荡云霄。

  巨盾碎裂,三个盾牌兵被活活撞死,其中一个在空中飞舞着重重砸落到文丑眼前,从阵亡士卒嘴里喷出的血液染红了文丑手上的战刀。文丑冲了出去,迎着敌人的长矛冲了出去。敌人的长矛借着战马的冲击之力,以雷霆之势刺了过来。文丑在瞬间扭身让过,战刀对准奔马的颈项就剁了下去。战马痛嘶。文丑的战刀转向横削,立时切掉了敌人的大腿。战马狂跃而起,将马上骑士摔了下来。文丑大喝一声,腾空而起,迎着敌人空中翻滚的身躯一刀剁下。

  文丑一手拎着敌人血淋淋的头颅,一手举刀,回首狂呼:“将敌人杀出去……”

  战场上的轰鸣声逐渐减弱了,天空上的箭云渐渐稀薄,血腥的厮杀更加凶狠而猛烈了。

  =

  王国接到六月惊雷的求援。此时,他的军队刚刚撤下攻城阵地,。

  “这么说,豹子的骑兵没有出现在战场上?”黄衍手指地图,缓缓说道,“豹子也许是想利用他们的步兵在东门缠住六月惊雷,然后诱使我们分兵支援,他再以骑兵突袭我们。”

  王国拍拍铺在地上的地图,笑着说道:“他就那么点人马,能变出什么花样?我看,就叫聂啸带着湟中羌去东门支援六月惊雷。七万骑兵打几万步兵,应该手到擒来,没有什么大问题。”

  黄衍摇摇头,说道,“你们总是这么大意,认为羌人的骑兵无敌天下。建宁元年春,段颎段纪明率一万三千人马,和先零羌十七部族三万多人在逢义山大战。结果如何,段颎率部成功击败羌人,斩首八千余级,获牛马羊二十八万头。”黄衍看看王国,说道:“豹子的风云铁骑虽然只有一万人,但他去年率军在涿郡斩杀十八万黄巾军,难道你忘记了吗?所以,羌人没有那么厉害,豹子也没有那么弱。我看,我们要小心提防豹子的骑兵,不要中了豹子的奸计。”

  “黄大人有什么建议吗?”武都问道。

  黄衍摸摸胡须,说道:“我看,大帅应该立即召集韩遂和聂啸的人马赶来大营会合,我们集中所有的力量赶往东门战场,逼迫豹子决战。”

  “黄大人担心我们兵力分散,会被豹子各个击破?”马腾问道。

  “是的。”黄衍点点头,说道,“豹子的风云铁骑,战绩辉煌。他们每次都能以少胜多,以奇取胜,我们不得不小心谨慎。这次豹子敢来,肯定有什么必胜的手段。”

  王国赞道:“还是黄大人思虑慎密。风云铁骑没有出现在东门战场,这说明豹子的确还有后招。”他挥手对武都说道,“易安,我们就依黄大人的办法,急令韩遂和聂啸率部赶到大营会合。”

  =

  王国几个人围在一起正在商议着支援的事,就看见马豫惊惶失措地跑了过来。

  “大帅,聂啸倒戈了。”

  众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家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

  “翼城的战鼓刚一敲响,聂啸就挂起了黑豹战旗,率部攻击韩遂。韩遂的军队被打了措手不及。”

  “现在呢?”马腾急忙问道。

  “正打得热火朝天。”

  黄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接着嘴角抽搐了几下,忽然他愤怒地吼了起来:“豹子,豹子……”

  王国惶恐不安,紧张地举起手来,连连摸着光秃秃的额头,一双眼睛眨个不停。

  黄衍吼了两嗓子之后,心情好象平静了一点,他指着武都,大声说道:“快,快,我们立即支援六月惊雷。”

  “如果豹子来袭……”

  “不要管他了。聂啸倒戈,导致双方实力对比发生变化,现在大家势均力敌,人数持平,谁都没有胜算了。”黄衍气呼呼地说道,“羌人,羌人根本就不是好东西,他们都是吃人的狼。”

  “我们是不是趁着他们都在激烈交战的时候,立即撤回陇西?”武都说道,“现在我们一点胜算都没有,不如先回去,以后再卷土重来。”

  马腾摇摇头,说道:“现在千万不能撤。我们一撤,军心就会动摇,军心动摇,这战就没有办法打了。假如途中给豹子伏击,我们肯定会全军覆没。现在谁能确定豹子的位置?”

  王国想了一下,说道:“不能撤。现在一撤,六月惊雷和韩遂的军队就要遭到重击,将来谁还听我们的?”他看了一眼神情沮丧的黄衍,问道:“黄大人,你刚才是说先支援六月惊雷吗?”

  黄衍点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主动撤出战场吧。现在,我们和韩遂之间夹着一个聂啸,联络和会合他都十分困难,所以只好先通知六月惊雷撤军了。另外,我们要派军队去接应支援他,防止豹子突然窜出来,将他的军队包围在东门一带。六月惊雷一旦和我们会合,我们的实力大增,豹子打不动我们,只好看着我们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韩遂呢?”

  “聂啸看到自己后面有五六万大军,他难道还敢全力猛攻?他只要稍一松懈,韩遂就能迅速脱身。”黄衍看看武都,说道,“易安,你带着军队立即赶去东门吧。”

  “如果我带人走了,豹子来袭击怎么办?你们这里连两万人都没有。“武都不太情愿地说道。

  王国担忧地看着黄衍。

  黄衍苦笑道:“如果豹子不是疯子,他就不会同时在三个战场上开仗。”

  “如果他是疯子呢?”武都追问道。

  黄衍仰天长叹,说道:“大家同归于尽。”

  众人相视无语。

  武都摇摇头,有点气馁地说道:“怎么突然间,我们的处境这样糟糕?刚才我们还在谈拿下翼城的事,现在却在商量如何撤退了。事情变化得太快了。”

  “都是老边。老边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黄衍恨恨地一跺脚,大声埋怨道,“老边不死,哪来的这么多事。”

  黄衍心灰意冷,沮丧的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他的一切美梦,就在聂啸倒戈的瞬间,化为了粉末。

  =

  三万五千名湟中羌铁骑,铺天盖地地冲杀过来,势不可挡。

  梁兴和马玩带着一万骑兵一直护卫在大军的两翼以作策应。他们看到湟中羌气势汹汹地扑过来,不待韩遂下令,各自带着部下冲出了军阵,急速迎了上去。一万人和三万人直接对垒,根本挡不住敌人的冲击。双方稍一接触,立即就会南辕北辙,各奔东西。只有用密集队列挡住敌人的攻击路线,才能有效迟滞敌人的进攻。虽然这么做不能全部拦截敌人,但至少可以迫使一部分敌人无法攻击后军。

  梁兴回头看看背后乱哄哄的大军,冲着马玩高声叫道:“步兵还在集结,需要时间,我们分兵截击吧。”

  马玩朝他挥挥手,示意听从他的安排,然后带着近卫侍从,打马冲进了右翼的骑兵阵中。战鼓声急促而密集地敲响了。飞速行进中的骑兵突然从中裂开,象潮水一般涌向两侧。

  广阔的战场上,巨大的飞雁扇动着长长的双翼,迎着两个密集的骑兵方阵高速奔来。

  聂啸一马当先,高声狂呼:“命令左右两翼立即脱离中军,锥形列阵,迎击敌军。”

  “中军密集收缩,随我冲锋……”

  骆驼和百里杨听到号角声,立即率领两翼骑兵变阵成锥,象两支厉啸的长箭一般,风驰电掣,射向敌阵。

  梁兴看到聂啸带着大军象飓风一般越过了他们的方阵,卷向了韩遂的步兵大军。

  “轰……轰……”战场上爆发出两声巨大的爆炸之声,双方相撞,短兵相接。

  战鼓声,号角声,士卒的叫喊声,战马的奔腾声,直冲云霄。

  “咻咻……”数千支长箭腾空而起,射向了蜂拥而至的羌族骑兵。候选和李堪指挥弓箭兵开始了射击。

  这帮杀红了眼的羌人好象疯狂了,他们竟然不躲不闪,依旧嚎叫着策马狂奔,根本无惧满天的长箭,他们咬牙切齿,一路畅通无阻地杀进了军阵。

  杨秋和成宜的军队刚刚集结完毕,他们立即挥军阻击。两军相遇,立即展开了血腥厮杀。

  李弘嘱咐过庞德,在翼城战斗没有结束之前,聂啸不能死。聂啸现在在湟中羌的位置无人可以取代。虽然骆驼,百里杨等人都是小渠帅,但聂啸心计深沉,为人圆滑世故,体恤下属,士卒们都很拥护他。假如聂啸死了,湟中羌会不会崩溃,谁都不知道。所以,保护好聂啸的生命,是李弘交给庞德的一个重要任务。

  聂啸带着亲卫侍从往来冲杀,力图杀开阻击敌兵,深入韩遂的军阵中心。他所率领的一群尖兵就象一把贯石而入的锋利长剑,摧枯拉朽之下,隐有洞穿之势。

  杨秋看到自己的部下在湟中羌的铁骑下一批批地倒下,看到自己的士卒在骑兵的刀矛利箭下纷纷毙命,看到无数的断肢残臂带着一篷蓬的血雨在空中飞舞,他的心在颤抖,他的怒火在燃烧,他想一刀斩杀所有的仇敌,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放声高吼:“兄弟们,随我杀啊……”

  杨秋盯上了聂啸。杨秋过去是个大马匪,吃过叛徒的亏,他对反叛者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仇恨。他看到披头散发,跃马扬刀的聂啸,气就不打一处来。杨秋带着一个百人队披荆斩棘,踏着血染的泥土,踩着战友的残骸,冲到了战阵的前列。“斩马……斩马……”杨秋一边纵声狂呼,一边那挥舞着长矛将一名飞马杀来的羌兵从马上高高挑起。两名刀手在后排弓弩兵的掩护下,奋力杀向聂啸。护在聂啸周围的侍从纷纷中箭栽倒马下。聂啸怒吼着,抬手一刀斩杀了一名连滚带爬扑向自己战马的刀手。另外一名刀手被跟在聂啸身后的士卒连射三箭,箭箭贯胸,但这名刀手悍勇无比,临死前全力一刀斩在了马腿上。战马吃痛,突然纵跃而起,几乎直立腾空。聂啸促不及防,翻身坠落马下。

  “杀死他……杀死他……”杨秋兴奋地叫着喊着,领着周围的十几个士卒同时扑了上来。聂啸的亲兵惊怒地连连狂吼,呼啸上前,有的张弓猛射,有的策马跃起准备以身抵挡,有的奋力掷出长矛。在这块狭小的空间内,所有的人都迅速扑向了地上的聂啸。

  聂啸翻身跃起,尚未抬起身躯,就看见四支长矛从四个不同的方向象狡诈的毒蛇一般吐信射来。聂啸瞪大双眼,张嘴发出一声绝望的狂吼:“啊……”

  一柄刀,一柄血淋淋的战刀突然从天而降。刀挟风雷之声,呼号而至。四矛皆断,矛尖去势立减,无力地坠落在聂啸的腿前。聂啸弹身而起,庞德稳落地面,战刀以夷非所思的速度再次望空斩去,一刀四命。最右侧一人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从脖颈内喷射而起,溅了随后杀到的杨秋一头一脸。杨秋骇然止步,脱口惊呼:“庞德……”

  庞德身如鬼魅,迎面一脚踢飞冲向自己的尸体,同时舒展左手,一把抓住聂啸的胸前皮甲,毫不犹豫地飞身急退。三名刀斧手飞身杀到。

  庞德大吼一声,刚毅的脸上突显暴戾之气,战刀横空飞起,刀未至,刀上的血珠已经激射而出。当头执斧者只觉眼前血光一闪,脸上一凉,接着就看见自己的皮甲猛然迸裂,鲜血从胸腔内喷涌而出。

  庞德再吼一声,左手挥起,奋力将聂啸抛向身后。一名急冲而来的羌兵猛地拉住马缰,战马吃痛,长嘶声中突然煞住身形直立而起。聂啸展开双臂一把搂住那名羌兵。十几支弩箭急速射至。“走了……”聂啸大吼一声,借助横冲之势,带着羌兵一起掉落马下。

  庞德飞身跃起,一手握拳,一手抡刀,直扑敌兵。执刀者躲闪不及,头部被庞德狠狠地砸中,惨嚎声里横飞而起。执斧者战斧劈空,被庞德一刀剁中头颅,立毙当场。杨秋杀到。

  “杀……”庞德去势不减,抡刀再劈。杨秋长矛翻飞,呼啸而至。刀矛相交,发出一声巨响。庞德借势急退。杨秋倒退两步,眼见聂啸离去,只得咬牙痛呼:“走,走……撤回阵内……”。

  战斗越来越血腥惨烈,战鼓声号角声厮杀声叫喊声交织在一起涌起了巨大的声浪,声浪激起冲天波涛,在战场上轰然炸响,声震四野。

  九羊皮,古镇,斩马率领轻骑猛攻韩遂军的阻击阵势。杨秋和成宜的军队逐渐抵挡不住,阵势开始支离破碎。

  聂啸在庞德等人的护卫下,策马赶回本部军阵。聂啸抹抹头上的血汗,望着庞德感激地说道:“谢谢你。”

  庞德笑笑,说道:“渠帅还是临阵指挥,不要亲身涉险的好。”

  聂啸挥手说道:“只有身先士卒,才能鼓舞士气。”随即他抬眼看看战场,指着号角兵,大声说道:“吹号,立即吹号,命令斩马退下来,重整队形,发起强攻。”

  “命令九羊皮,古镇,从敌军两翼的侧面攻击,让出正面战场……”

  “兄弟们,为大帅报仇,杀,杀上去啊……”聂啸举刀狂叫,带着自己的士卒再度冲了上去。

  “呜……呜……”

  “杀……杀……”

  一时间号角齐鸣,杀声四起,战马奔腾,刀矛并举,箭矢如飞,战斗愈发激烈。

  =

  梁兴和马玩率领骑兵和湟中羌铁骑展开了游斗,杨秋和成宜以极大的代价挡住了聂啸的冲击,两支军队给韩遂的主力军队集结布阵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韩遂驻马立于小山包上,密切注视着战场上的变化。

  “敌人攻势太猛,我们很难脱离战场,现在撤,只能导致全军覆没。”司马凌孺摇头说道,“我们还是坚持一段时间,把湟中羌打痛了再说。”

  韩遂沉吟了一下,说道:“现在,六月惊雷和豹子的军队在东门交战,我们被聂啸缠住了,只有王国的军队可以两边支援。”他看了一下凌孺,苦笑道:“你说,他会支援哪一边?”

  凌孺指指东面,说道,“当然是羌人了。我们被湟中羌打得损兵折将,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将来,西凉就是他王国说了算。”

  韩遂摇摇头,说道:“他一个人说了算又能怎样?此战过后,西凉是个什么结局,难道你看不出来?”他抬眼望天,凄凉地说道,“今年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却两战两败,两次都给豹子抓住软肋击败了我们。你说,这是不是天意?”

  凌孺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韩遂望着前方的战场,举起马鞭,悲哀地说道:“将来,我们再也不会有十几万军队了。这一场血战,将是西凉几十年来伤亡最多的一次大战,无论是西凉的羌人还是西凉的汉人,没有几年时间,休想恢复元气。”

  阎行拍马疾驰而来。

  “先生,军队列阵完毕。”

  韩遂点点头,说道:“你立即带着我的亲卫营冲上去,掩护杨秋和成宜的军队退到阵后。”

  “命令梁兴和马玩立即撤回军阵,掩护大军的侧翼。”

  韩遂手指战场,大声说道:“大军阵势已成,我们放手一搏,看看鹿死谁手!”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