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二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768 2007.10.29 08:32

    太后盛情邀请李弘在永乐宫用膳。

  这餐饭让李弘大开了眼界,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奢华。一道又一道的菜肴,一个接一个的女乐,让李弘目不暇接,仿若置身梦中。

  天子带他离开永乐宫的时候,暮色已临。君臣二人回到北宫,闲聊了一会。两个人情绪都很好,东拉西扯的,神侃一气。此时李弘已经彻底放开,全然没了拘谨,他觉得天子虽然看上去不苟言笑,但其实很好处,说话也很风趣,待人也和善。

  天子向李弘介绍了自己的戏耍杰作,一个是宫内的集市,一个是驴车,他说:“这几天忙着过年,没有时间带你去耍。等过完年,朕带你去玩玩。”

  接着天子和李弘聊起了边塞,君臣二人就边境的连绵战火,胡族的频繁入侵问题交谈了许长时间,两人谈到了鲜卑人,乌丸人,匈奴人和羌人,谈到了边境百姓的苦难,谈到了大汉朝的边境政策,谈到了大汉朝先辈们抗击胡人的丰功伟绩。

  天子说:“朕有个愿望,就是希望大汉朝的军队能够击败胡族,征服胡族,为我大汉朝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为我大汉朝立下盖世功勋,这样,朕就是历史上一个上上等的君王了,朕不但可以超越前朝武帝的功绩,还可以名垂青史,千古不朽。”

  他挺了挺瘦弱的身躯,兴奋地望着李弘,慷慨激昂地大声说道:“朕想彻底击败羌人,结束几十年的羌人之祸,然后远征西域,重新臣服西域各国;朕还想北上击败鲜卑人,吞并蓝眼睛的丁零族,然后占据整个大草原,把我大汉的疆土一直延伸到北方的雪原深处;朕还想攻打扶余国,他们虽然已经臣服但这远远不够,朕要征服他们,把他们彻底变成我大汉的子民。”

  “子民,你说朕的这几个愿望,能不能实现?”天子挥手问道,“朕的愿望,能在朕的有生之年实现吗?”

  李弘听得心潮澎湃,他翻身跪倒,信心十足地说道:“陛下,臣坚信陛下一定能够做到,臣愿意为实现陛下的愿望而浴血疆场,奋勇杀敌。”

  “好,好,这么多年来,朕对许多人说过同样的话,但没有一个支持朕,他们都把朕当作白痴看。只有你一个人赞成朕的主意,说朕能够做到这一切。”天子举手说道,“好,好一个神勇的豹子,将来,这征服胡人,拓展大汉疆土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天子旋即仰天轻叹道:“子民,只有子民了解朕的心思啊。”

  他伸手扶起李弘,笑道:“子民,你觉得小董侯将来的成就如何?”

  李弘沸腾的情绪霎时间冷了下来。陛下终究要和自己谈皇统的事了。忠于陛下和忠于皇统继承人虽然有区别,但对于陛下来说,很可能就是一样的。李弘知道自己不能犹豫,要立刻回答,否则,陛下会疑心自己别有想法。此时此刻,君臣感情融洽,彼此心意相通,志趣相投,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理由破坏这种和谐和快乐呢?

  “臣认为,小皇子聪明机智,谦恭温顺,将来一定是个明君啊。”

  天子顿时面显喜色,他一把抓住李弘,喜滋滋地问道:“子民当真这么认为?”

  “臣忠于陛下,绝无二心。”李弘再次跪倒于地,拱手说道,“臣之心,唯天可鉴,若有违誓,天诛地灭。”

  ====================

  李玮和赵云一帮人见李弘迟迟没有归来,心急如焚。

  半夜时分,李弘在小黄门蹇硕的陪同下,由旅贲令魏断带着一百骑兵护送,回到了漳月台。大家一窝蜂地迎上去,问长问短。

  李弘笑道:“陛下和我谈了很长时间,又留我用了晚膳,所以回来迟了,让大家担心了。”

  “大人,何止是担心啊,弧鼎和弃沉都要带人杀进皇宫了。”赵云笑道,“他们说你已经给皇上杀了。”

  李弘感动地拍拍弧鼎和弃沉的肩膀,说道:“我没事。谢谢你们了。”

  弧鼎和弃沉看到李弘平安回来,一颗心总算落了地,两人嘿嘿笑着,喜悦和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

  “大人见到皇太后了?”李玮焦急地问道,“陛下和你都谈了什么?”

  “见到皇太后了,我在永乐宫待了足足有一天,还见到了长平公主和小皇子。今天我算长见识了,在皇宫里吃一餐饭,竟然如此奢侈豪华,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大人,你给我们说说。”姜舞羡慕地说道,“皇上和太后怎么吃饭啊?”

  “先不要说这个。”李玮阻止道,“大人,陛下和你都谈了什么?这一趟进京,陛下的目的是什么?我们还有危险吗?陛下要把我们幽禁到什么时候?”

  “没有危险了。”李弘说道,“陛下召我进京,完全是为了皇统的事,他已经问过我了。”

  “大人怎么回答的?”

  “我答应了。”李弘说道,“那个时候,由不得我不答应。”

  李玮倒抽一口凉气。赵云和姜舞,庞德三人面面相觑。

  弧鼎和弃沉对这事不是很关心,在他们的思想里,谁的拳头厉害,谁就是老大,没有什么长幼的区别。他们更关心的是李弘的生命。

  “大人,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洛阳?”弃沉问道,“马上离开吗?”

  “要待很长时间。”李弘说道,“二月,天子和太后要回冀州河间国老家拜祭先祖,天子让我们随行。估计至少要到四月,我们才能回到西凉。”

  “那我们可以在洛阳好好玩玩了。”弧鼎说道,“大人,皇上说,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们随意走动?”

  李弘摇摇头。李玮严肃地说道:“陛下绝对不会让我们在洛阳随意走动。”

  “为什么?”弧鼎奇怪地问道,“那我们不白跑了洛阳一趟,什么都没有看到。”

  “天子为了保证大人的想法不出变化,最可靠的办法就是不让大人接触洛阳的任何权贵。”李玮说道,“从这一刻起,大人真的被幽禁了。”

  “大人,你明天还进宫吗?”庞德问道。

  “明天早上,我要上朝述职,接受天子和诸位公卿的质询。”

  ==========================

  腊月二十五,被称为“赶乱岁”,这是因为送走灶神后要到除夕才把灶神重新迎回,所以这一段时间人间无神管辖,百无禁忌,民间多把这一天定为嫁娶之日。

  朝议。

  今天朝议的内容非常多,先是护羌中郎将李弘述职,然后是太常刘焉向陛下陈述过年前后诸如祭祀庆典等活动的安排,宗正刘虞禀报关于天子回冀州事情的操办情况,大将军汇报北军扩建和冀州刺史王芬的募兵情况等等,大大小小大约十五六项。

  李弘第一次站在巨大的嘉德殿内,第一次参加朝议,第一次看见所有的三公九卿,第一次感受到权利和荣耀,他既兴奋又紧张。

  李弘磕磕巴巴地开始说话。大殿内百官静立,庄严,肃穆,只有李弘那个单调而生硬的声音在大殿四处回响。李弘说了一会儿之后,紧张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他的语气开始越来越流畅,声音也越来越大。

  李弘细说了西凉的状况和翼城大战的得失,随即话锋一转,开始痛斥西凉贪官,历数西凉吏治腐败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他在朝堂之上大声疾呼,声色俱厉,发指眦裂,气势惊人。

  “臣请奏陛下,凡牵涉西凉腐败的贪官,严禁以钱赎罪,一律斩首示众,以抚西凉六十万百姓,此举方可断绝西凉祸乱再起啊。”李弘大声奏道,“贪官不杀,则西凉之乱永无平定之期。”

  一石激起千重浪。

  站在他附近的宗正刘虞恨不得冲上去踢他一脚。这个白痴,到了洛阳,到了朝堂上,他还这么猖狂,不知死活的东西。他气得吹胡子瞪眼,干着急没办法。

  朝堂之上,一时间“臣有本上奏……”之声冲天而起,中常侍,三公,九卿,大小官僚,争先恐后的要说话。

  天子冷冷一笑,猛地站起来,小眼一瞪,低声吼道:“谁再吵,拉出去斩了!”

  霎时,朝堂上安静下来。

  “诸位爱卿是要弹劾李爱卿吗?朕知道,明天,明天的朝议就一个内容,弹劾李爱卿,怎么样?今天事情多,就不要说了,诸位爱卿早点把事情议完,大家也好早点回家准备过年。”

  天子随即换上一副笑脸,冲着李弘挥挥手,说道:“李爱卿说得对,为了大汉的江山社稷,朕的确要杀掉这些人。”他指着司徒崔烈道:“崔爱卿,这事就由你去操办。”

  天子话音刚落,朝堂之上顿时再掀波澜。

  天子出尔反尔,收了赎罪钱,他又要反悔,要把人抓起来再杀了,这都是什么皇上?众臣气怒之极,说话可就不好听了。李弘真是不知死活,此时都是众矢之敌了,他还在抢着唱反调,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皇上杀贪官,立即杀,大臣们恨不能围上去把他一顿拳脚打死。李弘大概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谁都不怕,他甚至和瘦巴巴的中常侍张让吵了起来,看李弘那气势汹汹的样子,好象随时都要把张让打死似的。太尉张温和宗正刘虞慌忙把两人拉开。

  刘虞小声埋怨道:“子民,你这都是干什么?你以为你有皇上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这样胡闹下去,还想不想回西凉?”

  李弘看到刘虞气恼的样子,心中很感激,他俯身凑到刘虞耳边说道:“大人,这都是陛下吩咐的,我敢不做吗?”

  刘虞愣然。李弘返身紧走两步,举手高呼:“陛下,贪官不杀,西凉没有安定之日啊!”

  太尉张温俯身跪倒,极力劝谏道:“陛下,陛下乃金口玉言,怎可出尔反尔,徒招天下人的耻笑……”

  天子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说道:“太尉大人,那你说怎么办?”

  张温急忙奏道:“陛下,臣以为此事复杂,一时很难稳妥处理,何况此事也不是今日朝议的内容,还是容后再议吧?”

  “朕看不要议了。你说得对,朕不能出尔反尔,失信于天下人。这样吧,让他们按照个人罪责的大小,再出双倍的赎罪钱,立即上缴,否则,过了正月十五,一律砍头。”

  一片哗然。说到最后,陛下还是为了要钱。众臣顿时明白了,怪不得前几天陛下突然很爽快地答应了由自己出钱回家祭祖,原来他早有安排。他和李弘一唱一和,耍了众臣一次。大家心中气苦,一个个面色铁青,恨不得吃了李弘的肉。不能恨皇上,只好恨李弘了。

  大将军何进出列赞道:“陛下英明,这个办法果然一举多得,既堵了天下人的嘴,又重重惩治了贪官,还可以警告其他的贪官污吏,陛下高明啊。”

  天子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说道:“大将军这话朕听得舒服。京兆尹和北地郡府都来奏章,说鲜卑人正在边境蠢蠢欲动,有可能入侵国境,所以朕打算征调李爱卿的西征大军,入驻长安,以为支援,大将军意下如何?”

  何进面色一滞,随即笑容满面地大声说道:“陛下高瞻远瞩,深得兵法之要旨,陛下英明啊。”

  天子微微一笑,脸上闪过一丝嘲讽之色。

  =====================

  冀州刺史王芬的属下,主簿书佐许攸匆匆赶到了青州平原郡的高唐城。

  高唐这地方很出名,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名都。

  许攸表字子远,是荆州南阳人,南阳许氏世族子弟。他奉刺史王芬之命,前来邀请华歆(读xin)和陶皋到冀州共谋大事。华歆字子鱼,陶皋字丘洪,都是平原名士。

  华歆为人稳重,不爱出风头,很能把持中庸之道,人缘很好。华歆和同郡的管宁、邴原俱以颖川陈寔为师,三人号为“一龙”,华为龙头、邴为龙腹、管为龙尾。不过,有一天,管宁与华歆断交了。因为这天他俩一起读书,有个大官做着豪华车子经过门外,管宁看都没看一眼,而华歆不仅看呆了,还大为赞叹。管宁马上用刀将他们同坐的草席从中间割开,他认为华歆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之人,不配做自己的朋友。

  许攸和陶皋,华歆都是同窗好友,很早就熟悉。陶皋听完许攸的介绍,欣然答应。他们一起去找华歆。华歆却毫不犹豫的断然否决了。

  华歆说:“这废立天子的事,岂是我们这等小人物所能参予的,你们难道没有看到伊尹、霍光的下场吗?王芬王大人受到襄楷大师的诱惑,胆大包天,竟然敢做这种事。你们看着,他这回死定了,搞不好要被诛九族。依我看,丘洪兄不要去了,子远也最好离开冀州府,回南阳避祸去吧。”

  两人笑华歆胆小,没有勇气,立即启程往冀州去了。

  ======================

  大将军下朝后,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到了将军府司马何颙的府上。

  何颙把大将军何进迎进书房。书房内,袁氏门阀的家主袁隗正在和侄子袁绍闲聊。

  大将军和袁隗寒暄一番,彼此施礼后坐下。

  “你们也坐,都坐吧。”何进招呼自己的幕僚坐到自己的周围。

  “李弘年轻,非常年轻。”何进说道,“本初的话没有错,这个人除了打仗,的确是个白痴。”他随即把今天朝堂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老大人的话没有错,陛下成功地拉拢了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蛮子。如今陛下废嫡立庶的决心之大,非你们所能想象。他已经决定把李弘的七万大军移到长安驻扎了。”

  “哦。”袁隗惊讶地说道,“陛下可同意北军扩建?”

  “不同意。他说国库没有钱,保持北军有三万人足够了。”何进说道,“太尉大人,司徒大人和杨彪,卢植他们读书太多,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劝谏陛下及时回头,避免在洛阳发生血腥屠杀。迂腐啊,还是老大人清醒,看到此事已经无法挽回,只有殊死一搏了。”

  袁隗笑道:“大将军不必担心,真要到了生死关头,门阀世族还是能够权衡利弊,支持大将军的。”

  “世族官僚们既不愿意看到奸阉擅权,也不愿意看到外戚主政,所以想极力维持这个平衡,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袁绍说道,“但是陛下自己不愿意被人所左右羁绊,他想改变现状,所以他们的劝谏和努力最终都是白费力气。”

  何颙说道:“杀了奸阉,大将军就可以完全控制洛阳,掌握国家权柄,那时,陛下从冀州回来,想不立太子都不行了。只是,这好象违背了陛下的意愿,**阉比起来,他好象更不愿意看到大将军。”

  “哪有事事如意的?”何进微笑点头道,“我们不能小瞧了奸阉们的力量,更不能轻视京中的门阀世族,还是那句话,我希望老大人能够说服京中门阀,包括司空许大人,免得牵连太大,伤了我大汉的元气。”

  “我尽力去说服他们。”袁隗笑道,“刚才本初已经对我说了大将军的离间之计,我希望他们把眼光都放远一点,这样也可以避免正月十六的祸事。”

  “尤其是许相许大人,烦劳老大人要多跑几趟了。”何进叮嘱道。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