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二十六节(下)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996 2005.12.23 09:22

    张牛角和褚飞燕带着一百多名侍从策马狂奔,密集的蹄声回荡在空旷的平原上。

  突然,他们看到迎面跑来十几匹快马。马上的骑士就象被人追杀一样,速度已经达到了战马的极限,疾风骤雨一般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转瞬即至。

  张牛角和褚飞燕放慢了战马的速度。

  在易水河以南尚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前面那些人肯定是自己人,估计又发生了什么急事。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发现彼此都有些紧张。这个时候就是有事也是坏事。

  褚飞燕渐渐看清了对面飞奔而来的人,脸色顿时难看至极。

  “那是谁?”张牛角立即发现了褚飞燕的异常,大声问道。

  “北新城出事了。”褚飞燕因为紧张,双手紧紧拉住马缰,颤抖着声音说道,“爹,北新城出事了。那是留守北新城的张奉。”

  张牛角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向迎面奔来的一群人。

  对方也发现了褚飞燕,纵声大叫起来:“褚帅,褚帅……”

  张奉浑身血迹,好象是受了重伤,一路强撑而来。此时见到自己要找的人,顿时支持不住,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

  褚飞燕立即从飞奔的战马上飞身而下,他依着战马的惯性飞跑几步,一把从地上抱起张奉,大声叫喊着。

  周遭几十匹战马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各自的主人强拉缰绳停了下来,一时间战马纷纷扬蹄长嘶,场面混乱不堪。

  张奉身上中了好几刀,刀刀见骨,背上还中了一直长箭。他竭力想说什么,但终因失血过多,死了。褚飞燕紧紧抱着他,心痛如绞,泪水悄然滚落。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张牛角端坐马上,用马鞭指着跑过来的士兵喊道。

  几个人一看是大帅,吓了一跳,赶忙跪倒在地。

  一个胆大一点的士兵大声叫道:“大帅,蛮子,蛮子的骑兵打进北新城了。”

  另外一个也喊道:“是豹子的骑兵,我看到黑豹战旗了。”

  “北新城被他们攻占了,兄弟们死伤惨重,就我们几个人杀出来了。”

  张牛角觉得自己好象被人狠狠打了一棍似的,一股巨大的疼痛霎时间冲击了他的全身。张牛角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接着气血上涌,一阵剧烈的眩晕随之袭来,他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差一点从马上摔了下去。张牛角抓住缰绳,极力稳住身形,面色变得异常惨白。

  褚飞燕放下张奉的尸体,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已经平静了许多。

  张奉的部下慌忙给他行礼。褚飞燕摇摇手,示意免了。

  “豹子军什么时候攻打北新城的?怎么打进去的?”褚飞燕冷静地问道。

  “回褚帅,就是中午,一个时辰之前。豹子军的人穿着我们的衣服,冒充我们的部队,一个个血迹斑斑的,说是大部队在樊兴亭遭到了伏击,要求进城。守城的士兵信以为真,急忙打开城门把他们放了进来。随后他们就抢占了东城门,豹子军的骑兵接着全部冲了进来,许多敌人都是髡头胡人,杀人不眨眼。”一个年纪较大的侍从赶忙回道。

  “他们有多少人?”

  “到处都是,大概有一万多人。他们在四个城门来回狂奔,逢人就杀,下手绝不留情。”

  褚飞燕用力摇摇脑袋,好象要从这些混乱的事情里理出个头绪来。

  他突然惊骇地大叫起来:“樊兴亭,谁有樊兴亭的消息?”

  十几个跟随张奉杀出北新城的士兵看着褚飞燕恐惧的眼睛,茫然地摇着头。

  褚飞燕猛地转身,和神情萎顿的张牛角面面相觑,一脸的震惊。

  好厉害的一招,致命一击。

  如今看来,上午出发赶到樊兴亭的部队十有八九都被豹子军伏击歼灭了,然后豹子军马不停蹄,再度杀进北新城,转瞬之间,易水河以南,尽为官军占据。黄巾军在毫无戒备之下,不但丢了北新城,也丧失了军队。更致命的是,易水河以北的三万黄巾军顿时成了瓮中之鳖,不但过不了河,还会被困死在易水河边。即使他们返身杀进范阳,也是一只死鳖。

  前几天褚飞燕秘密潜伏到九里亭,差一点就全歼了豹子军。没想到李弘立即采用他们的秘密潜伏之计,率部悄悄连渡两条大河,奔行六百里,埋伏到樊兴亭。他成功了,不但消灭了褚飞燕的军队,也彻底堵死了当初入侵幽州的黄巾军最后三万人的回撤之路。

  褚飞燕痛苦地垂下头。

  他有一股冲动,一股要骂人的冲动。他实在不想再和张牛角面对。

  当初自己极力劝阻张牛角,不要北征幽州,他不听。后来从涿城撤军,自己劝他尽快撤军,不要和豹子周旋,他还是不听。到了定兴渡口,他劝张牛角放弃粮草辎重,以最快的速度把五万部队撤出涿郡,他依旧不听。整个北征军,张牛角亲自率领的十五万人,孙亲押粮的一万人,自己带来接应他的两万人,总共十八万大军,竟然就这样被眼前这个固执的黄巾军大帅全部葬送了。

  他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愤怒,突然跪倒地上,高举双臂,歇斯底里地狂叫起来。

  十八万人,十八万大军,被一支一万人的骑兵,东打一下,西打一下,硬是打完了;这就好象一只庞大的野牛,被一只恶极了的野豹,左啃一口,右啃一口,竟然给活生生地吞吃了。

  再好的部队,再多的部队,给一个不会用兵的人,它都是人家的战利品。豹子李弘仅仅用一万骑兵,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全歼了黄巾军整个北征军,这个奇迹不是他一个人创造的,还需要一个给予他创造机会的人。这个人就是张牛角。

  褚飞燕用愤怒的吼叫代替了自己的骂声。

  而此时坐在马上的张牛角,恨不能用自己的眼光杀了跪在地上狂呼乱叫的褚飞燕。如果他按照自己的计划半夜赶到九里亭,袭击豹子的骑兵军,哪里会有现在全军覆没的事。

  现在他们彻底完了。所有进入幽州涿郡地境的黄巾军士兵全部被豹子李弘的骑兵蚕食一净。

  张奉的一个手下就站在褚飞燕的旁边。他看看天色不早了,假如城内豹子军的骑兵一路杀到易水河,恐怕自己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

  他赶忙俯身凑到他耳后说道:“褚帅,我们从这里往西北方向翻越熊耳山,可以直达中山国的北平城。褚帅你看……”

  褚飞燕从震惊中蓦然惊醒。

  他抬眼望向张牛角。张牛角神情木然,有点失魂落魄。这个时候什么翻本的机会都没有了,能够逃出涿郡就已经是万幸了。

  “谁愿意渡过易水河,通知孙帅,左司马,立即撤进范阳,据城死守。”褚飞燕目视自己的一帮侍从,大声问道。

  他的话音刚落,立即就有十几个人飞奔而出。褚飞燕眼眶有点湿润。此去,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好汉子。你们去吧,都去,一定要保护好张帅,知道吗?”

  十几个轰然答应。随即他们给张牛角和褚飞燕各行一礼,上马绝尘而去。

  “走……全体上马,走……立即赶到熊耳山。”褚飞燕纵声大叫。

  树林里,阎柔和几个军候围坐在篝火旁边,正在说笑。

  燕无畏喝了一口开水,难受地说道:“这么冷的天,如果能喝上一口酒多好。”

  拳头立即附和,大声叫道:“大人,马上我们就要打进范阳城了。进了城,能不能破一次例,给我们喝些酒?”

  阎柔舔了舔嘴唇,小声说道:“小声点。这种事要偷偷摸摸的,不能宣扬。”

  几个人看他故作神秘的样子,大声笑了起来。

  “你不要骗我们?”燕无畏说道,“还有,假如田老头知道了,你可要一个人承担责任。”

  “对。给田老头知道了不死也要脱层皮,那个马夫整人的花样特别多。你只能说你一个人喝了,可不能带上我们。”胡子赶忙严肃地对阎柔说道。

  阎柔气急,劈手拿起一根烧着的木头砸了过去。

  “不喝了。我怎么和你们这一帮马匪混在一起。”

  拳头立即跳了起来:“火烧屁股,你怎么说话象放屁,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阎柔虎吼一声,翻身跃起,拿刀就冲了上去,嘴里狂呼:“谁敢再喊……”

  拳头怪叫着,抱头狂窜而逃。其余众人顿时笑倒。

  “燕山小鸟……”阎柔冲着燕无畏挑衅似地叫道。

  燕无畏笑得泪水横流,哪里管他叫什么。

  这时众人看见拳头急匆匆地又跑了回来,一边跑,一边大叫:

  “不好了,坏事了,坏事了……”

  李弘带着颜良的亲卫队,射虎的黑豹义从,沿着通向易水河的大路狂奔。

  李弘带着部队一直向东南方向行军,直到冀州河间国的地界再转而向南北方向行军到达河间国的易城附近,到了这里李弘再次转向西北方向,秘密潜伏到樊兴亭,行程近千里。

  他们在樊兴亭成功袭击褚飞燕的一万五千部队,随后急行军四十里,出其不意,攻下了北新城。

  然而李弘想抓的人却一个都没有抓到。他在樊兴亭没有抓到褚飞燕,审讯俘虏之后知道他还在北新城。结果在北新城还是没有抓到褚飞燕。仔细审讯之后,才知道他带人去易水河边接张牛角去了。

  李弘大喜,立即带人沿路搜寻。抓住这两人,黄巾军立即就完蛋。

  “大人,这里的马蹄印记非常多,好象前不久有许多人在这里活动?”

  射虎突然指着身后的一段地面说道。

  李弘也注意到了,只是不敢肯定,对马蹄这一类东西的认识,他远远没有土生土长的胡人熟悉。

  “停……”李弘狂叫一声,拨马回奔。他们在附近仔细搜了一下,立即发现了被简单掩埋的张奉遗骸。李弘对搜寻踪迹,确定敌人逃跑方向非常有经验,他立即确定了敌人是往西北方向。

  “大人,往西北方向是熊耳山,翻过熊耳山,就是中山国的北平城。估计城中逃出来的敌人找到了张牛角,褚飞燕。他们得到消息,知道北新城被我们抢占,只好往熊耳山逃窜了。”颜良说道。

  “你可熟悉路?”李弘问道。

  “熟悉。”颜良点头道。

  “那你带路。”李弘立即说道:“大家上马。抓住他们,可以少打许多战,可以少死许多兄弟,可以更快地平定叛乱。大家务必穷追不舍,明白了吗?”

  骑兵战士们轰然答应。

  黄昏时分,临近熊耳山的时候,终于发现前面有一群人在策马狂奔。

  李弘兴奋起来,举刀狂吼:

  “兄弟们,急速,杀……”

  “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