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风云再起 第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704 2008.12.04 21:40

    律日推演指着激战正酣的战场,对拓跋寒说道:“汉军实力强劲,这样打下去,打到明天早上都打不进去,我们必须另想突破的办法。”

  “汉军用四个密集方阵堵住了谷口,防守的时候互相支援,打起来的确很难。”拓跋寒点点头,冷静地分析道,“这样缠斗不休,我们伤亡太大了。以我看,我们集中主力打开一个突破口,然后再迅速深入,先打掉一个方阵。”

  “对,先打掉一个。”律日推演挥手说道,“打掉一个,汉军的防守阵势就被我们突破了。然后我们猛攻其一翼,突破进谷。”

  “进谷之后,我们可以立即对另外一翼的汉军展开包围。”拓跋寒说道,“如果能彻底围歼这股汉军,对南下攻打长安城非常有利。”

  律日推演看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你还打算攻进长安城?”

  “如果大王的部队没有全军覆没,我们仍有足够的实力攻打长安。”拓跋寒自信地说道,“否则,这次南下,我们岂不要空手而归?”

  ===

  鲜卑人在芒正箕的指挥下,突然对准高览所在的方阵发起了狂风骤雨一般的猛攻。

  鲜卑铁骑以三十人为一队,连续不间断的撞击,突破,再撞击,再突破,他们在付出了三百人的代价之后,终于成功地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鲜卑铁骑蜂拥而入,双方随即展开了激烈的肉搏。

  阎柔看到高览的方阵已破,再坚持也不过就是徒增伤亡而已,于是命令鸣金,让高览率部撤退。

  高览无奈,只好带着残余士兵分左右两队,沿着玉石所在的方阵急速撤回大军后方。他们迅速重整队列,准备再战。

  ===

  律日推演看到己方成功突破,大喜过望,立即下令拓跋寒带着五千铁骑猛攻玉石的方阵。只要再破一阵,汉军败局即定。

  阎柔看出了鲜卑人的企图,随即下令左翼的华雄和鲜于银两个方阵缓缓后退,以策应玉石方阵的防守。

  步垂虹和烽乘趁着汉军移动之际,立即带着人马对华雄的方阵发起了犀利的进攻。华雄的手下绝大部分都是麴义的西部边军,对阻杀铁骑有丰富的经验,他们利用战阵迅速反击,给了鲜卑人重重的一拳。

  ===

  拓跋锋接到和连被围青石岸,律日推演被阻薄落谷之后,顿感不妙。豹子凭着自己敏锐的嗅觉,终于找到了歼敌的机会,和连危险了。

  他和豹子在北疆的上谷郡交过手,当时豹子处于极度的劣势,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但豹子刨开了桑干河的河堤,制造了一场洪水,让自己大败而归。豹子就是豹子,他不动则已,一动绝对是致命一击。

  如果消息是准确的,和连和暮盖廷的大军肯定凶多吉少。拓跋锋立即命令大军加快行进速度。现在即使有人不小心掉到山谷里,他也不管了,他要迅速赶到薄落谷和律日推演会合。

  ===

  玉石和士兵们顽强抵抗,终于顶住了鲜卑人的猛烈攻击,在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保住了方阵。就在他们暗自庆幸的时候,律日推演亲自出马了,他带着最后五千人马发起了最后一击。

  方阵轰然倒塌。

  张郃、高览、小懒等人带着几千败退的士兵一起冲了上去,誓死阻击。

  就在这个时候,阎柔断然下令鸣响金锣,收缩防守。

  他命令玉石、高览、张郃,小懒等人带着各自的部下迅速退入方阵,全军就地死守,绝不后退。

  律日推演的三万人经过几个时辰的鏖战,损失惨重,士兵们疲惫不堪,面对汉军铁桶一般的防御,已经无力发起最后的强攻。他们只好把汉军团团围住,以等待拓跋锋的大军赶来会合,然后合力歼敌。

  ======================

  李弘的五万人马风驰电掣一般冲进了薄落谷。

  拓跋锋的大军走到了较为宽敞的山路上,铁骑再次加速,轰鸣声震撼了黑漆漆的山野。

  ===

  阎柔不知道青石岸的战斗是否结束,李弘是不是已经率军回援,但他知道鲜卑人的后续大军会陆续赶来,薄落谷的阻击已经失败,律日推演可以一边指挥大军围住他,一边派遣铁骑南下支援和连。

  他决定主动出击,紧紧缠住鲜卑人,不让他们有机会分兵南下,给青石岸战场争取更多的歼敌时间。

  “命令鲜于银、张郃、高览,带人向薄落谷南方出击,佯装突围,以牵制鲜卑人的兵力。”

  “命令华雄、玉石,指挥方阵向谷口中央挤压,拖住鲜卑人,缠住他们。”

  ===

  “大帅,汉军要突围了。”拓跋寒抹了一把胡子上的鲜血,大声叫道,“我们是继续包围,以待援军,还是拦截一部,全力击杀。”

  “大帅,汉军左侧方阵在向我们移动,右侧方阵在向薄落谷以南移动。”芒正箕焦急地说道,“汉军的意图很明显,左侧方阵是为了拖住我们,右侧方阵是准备伺机突围。大帅,现在怎么办,我们的兵力不够啊。”

  “拓跋锋为什么还没赶到薄落谷?”枭翱不满地叫道,“四十里路走了两个多时辰,他在地上爬啊。”

  “你小子嘴里给我放干净点。”步垂虹手指枭翱,怒声说道,“你再骂我家大人,老子一刀宰了你。”

  “不要吵了,不要吵了。”拓跋寒赶忙阻止道,“大帅,我们是继续围住汉人,还是截杀一部?”

  律日推演四下看看,神态自若地说道:“汉军还有两个完整方阵,一万多人,如果他们坚决突围,我们很难堵住,但到嘴的猎物,不能让他们又飞了。”

  他指指拓跋寒,说道:“豪帅带人抵挡汉军的左侧方阵,牢牢控制谷口,以便拓跋锋的大军赶到之后,可以迅速投入战场。”

  “其他各部,随我堵住汉人的突围。”

  “大帅,如果汉军左侧方阵突入谷口中央地带,就把我们拦腰截断了。”拓跋寒摇头说道,“我们还是集中所有兵力,围打汉军左侧方阵吧。”

  “怕什么?”律日推演笑道,“只要拓跋锋的大军一到,汉军立即腹背守敌,转眼就会被我们杀个一干二净。”

  “吹号,各部展开队形,围堵厮杀!”

  ===

  薄落谷口的厮杀顿时再掀狂潮,双方士兵都陷入了狂热的杀伐之中,不死不休。

  张郃带着三十人奋力突前,酣呼鏖战。小帅烽乘带着一彪人马突然从左右杀出,象钳子一样把汉兵紧紧地夹住了。

  跟在后面的高览和小懒大吃一惊,各带一队士兵扑上解救。

  站在阵前指挥的阎柔一把甩掉身上的火红色大氅,拿起了大刀。

  “兄弟们,随我杀上去……”

  汉军士兵看到主帅亲自上阵,无不士气如虹,个个奋勇当先,一路狂呼而去。

  ===

  张郃右手长枪,左手战刀,上下翻飞,连杀数人。

  烽乘飞马而至,举刀就剁。

  张郃大吼一声,刀抛空中,同时双手执枪,望空而刺。烽乘一刀剁到张郃的长枪上,竟然没有崩开张郃的长枪。他眼睁睁地看着血淋淋的枪尖刺入自己的肩胛,张嘴发出一声惊天惨叫,翻身滚落马下。

  张郃枪交左手,右手凌空抓住坠落的战刀,举步飞奔。

  烽乘一跃而起,迎着张郃的长枪再劈一刀。枪未动,他的战刀却倒撞而起。

  “扑哧……”

  长枪厉啸着穿过他的身体,带着四溅的鲜血继续飞射,强大的冲击力带着他连退数步。张郃大吼一声,一刀枭首,狂奔的身形霎时间冲过烽乘的无头尸体,一把抓住了血淋淋的枪柄。

  “杀……”

  ===

  鲜卑人的主力为防止汉军突围而逃,都跑去阻击汉军的右侧方阵,放松了对左侧方阵的围攻。

  华雄和玉石趁机指挥士兵们快速推进,迅速占据了谷口的中央地带。如果鲜卑人的后续援军赶到,他们可以暂时堵住谷口,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拖得一时算一时。只要能迟滞鲜卑人的援军南下,即使全军覆没,也在所不惜。

  拓跋寒抵挡不住,只好带着人马退进了拒马阵。

  鲜卑人为了争取攻击时间,并没有动用人手清理这片长五百步,宽三百步的拒马阵,他们只是在拒马阵的中央开辟了一条宽约三十步的通道。

  拒马阵内到处都是士兵和战马的遗骸,即使要清理,也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和大量人力,这对鲜卑人来说,根本不可能考虑。

  =====================

  大地在抖动,黑夜在战栗,战马的奔腾声由远而近,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了整个薄落谷。

  律日推演霍然回头望向深邃的黑暗。是大王和连突围了还是豹子的大军赶来了?

  鲜卑人恐惧了,进攻的浪潮在震耳欲聋的奔腾声里悄然退去。

  ===

  欢呼声蓦然冲天而起。

  拓跋寒举头向后望去。在漆黑的夜空里,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点点红星,火红色的星光在天际间飞烁闪动,越来越密,迅速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火烧云。火烧云就象一头嗜血猛兽,咆哮着,怒吼着,呼啸而来。

  拓跋寒心中狂喜,他举起战刀,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吹号,吹号,援军来了,拓跋锋大人来了。”

  ===

  律日推演和鲜卑士兵们已经听不到号角声了,他们的耳中充满了战马的奔腾声,战鼓的惊雷声,他们的眼前除了排山倒海一般汹涌澎湃的汉军铁骑,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了。

  鲜卑人毫不犹豫地打马狂奔,他们要逃出薄落谷,逃出死亡的杀戮。

  律日推演发出一声绝望的嚎叫,随即就被汹涌的人流裹挟着,淹没在了逃亡的大军里。

  兵败如山倒。

  ===

  华雄和玉石指挥士兵浴血奋战。

  方阵前有穷凶极恶的逃兵,后有拓跋寒的拼死攻击,一时间被打得措手不及,防守阵势一度被鲜卑人攻破。但汉军士兵此时士气高涨,大家以一当十,无不奋勇鏖战,誓死不退。他们知道李弘的铁骑已经赶到了薄落谷,鲜卑人不但败局已定,而且只要自己堵住这个唯一的缺口,鲜卑人就全军覆没了。

  方阵在上万人的发力攻击下,越发悍勇坚固,它就象一块高耸的岩石,任由风吹浪打,岿然不动。

  ===

  “攻击,任意攻击……”李弘举枪狂呼,“任意攻击……”

  冲锋的战鼓声和牛角号声响彻夜空。

  汉军铁骑席卷而至,顿时将鲜卑人打得鬼哭狼嚎,死伤遍野。

  鲜卑人情急之下,随即放弃攻打方阵,改从拒马阵逃跑。但拒马阵弯弯曲曲,迫使战马速度骤减,想快都快不了,而紧随其后的逃兵却还在蜂拥而入,大家互相挤推,互相践踏,更有甚者提刀猛砍,造成了更大的混乱。

  长水营和风云铁骑率先杀到拒马阵。

  拥挤在拒马阵内的鲜卑人终于爆发了,他们恐惧的叫着喊着,四下逃亡,其混乱的场景令人瞠目结舌。

  有的纵马冲入拒马被扎死,有的弃马而逃却被后面的人踩死,有的在拒马阵内慌不择路被乱箭射死。律日推演在一帮侍从的保护下,一路砍杀,踩着自己士兵的尸体逃了出去。

  ===

  律日推演回头望向薄落谷,神色惨然。

  汉军铁骑在谷内往来奔腾,肆意砍杀。拒马阵内的自相残杀和肆意践踏还在继续,而汉军的长箭更是象下雨一样在往拒马阵内倾泄,能够勉强逃出来的寥寥无几。拓跋寒抵挡不住汉人的反攻和箭阵,狼狈不堪地带着三千多人逃出了拒马阵。

  ===

  拓跋锋一马当先冲到了薄落谷口。

  他目瞪口呆地望着谷内的血腥杀戮,一时间茫然失措。痛苦和仇恨交织在一起,剧烈地冲击着他的神经,让他肝肠寸断,悲痛欲绝。

  “豹子……”他高举双臂,纵声狂呼,“我要杀了你……”

  ===

  枭翱连杀数人之后,终于突出了重围。

  他带着几个手下,纵马冲向了守在拒马阵附近的几个长水营士兵,意图逃出天生。

  何风看到部下接连倒下,怒不可遏地飞马杀到,“老子劈了你……”他战刀飞舞,转眼间连杀三人。

  枭翱趁机跃马而起,一头冲进了拒马阵。

  何风怒吼一声,对准枭翱的战马劈手掷出了战刀,同时顺手拔下一支插在敌人尸体上的长矛,随后狂奔。

  战刀笔直地贯入了战马胸腹。战马痛嘶一声,踉跄两步,轰然倒地。枭翱猝不及防,飞身坠落。

  何风眼见枭翱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亡命飞奔,气得睚眦欲裂。

  “老子杀了你……”

  他大吼一声,以矛驻地,矫健的身躯凭借长矛的弹性,腾空而起。

  “去死吧!”

  何风一脚踹到枭翱的背心,顿时将枭翱踢得凌空飞起。

  枭翱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四肢在空中无力的挥动着,然后直直地砸落到一只拒马上,巨大的拒马尖带着一丝腥红的血肉“扑哧”一声冲出他的胸膛。

  何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朝着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

  “竟敢杀老子的人……”

  ===

  步垂虹负隅顽抗,他凭借着自己的勇猛,带着几百人结阵自守,和汉军往来冲杀,夷然不惧。

  颜良飞马杀到,两马相错间,手起刀落,硬是活生生地剁下了半截马屁股。

  步垂虹翻身跃起,举刀四顾。颜良勒住战马,拎着大刀就跳了下来。

  步垂虹顿时战意盎然,举刀长啸,“杀……”

  颜良看着步垂虹飞奔而至,鼻子里哼出半声冷笑,眼内暴显杀气。

  步垂虹连进十三步,连劈十三刀,颜良从容不迫,一一封架。蓦然,颜良狂喝一声,刀如流星,划空而过,步垂虹斗大的脑袋霎时间腾空而起。

  颜良看都不看,飞身上马而去。

  步垂虹无头的尸体再进一步,举刀而倒。

  ===

  律日推演看到拓跋锋,突然猛跑几步,迎面就是一拳。

  拓跋锋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大声叫道:“老牛,你冷静一点。”

  “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为什么?”律日推演神经质地举手狂吼,“我的人都打光了,都死了。”

  “你为什么还不进攻?为什么?”

  拓跋锋冷冷地望着他,脸上的肌肉痛楚地抽搐着。

  “大王呢?可有大王的消息?”

  律日推演打了一拳,喊了两嗓子之后,激动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他摇摇头,望着火光冲天的薄落谷,凄然无语。

  ===

  李弘驻马立于拒马阵,望着远处山坡上杀气腾腾的鲜卑大军,心里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擂鼓,准备再战!”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