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三十七节(上)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046 2006.02.01 10:23

    张牛角今天把几位首领都请到了大帐。

  李弘的大军已经到了两天。他把大营扎在距离瘿陶城三十里的双井屯平原上,天天派出十几支骑兵,日夜骚扰袭击瘿陶城的黄巾军大营,就是不再往前迈进一步。

  豹子军中的胡人彪悍骁勇,箭法又准,他们整日象游魂一样出没于黄巾军大营四周,逮到机会就冲上来杀死几个,然后立即逃之夭夭,气得黄巾军只有干瞪眼的份。

  白绕喝了一口水,慢悠悠地说道:“大帅,豹子将大军折成小股游骑,没日没夜的骚扰我们,士兵们都很紧张,也休息不好。时间一长,不但部队的战斗力会下降,估计也会影响攻城。”

  孙亲立即接上说道:“大帅,他们太可恶了,就象太行山里饿极了的野狼,盯上猎物就不放。只要我们稍一疏忽,他们立即就来突袭。现在各个军营都有损失。”

  “损失大吗?”张牛角问道。

  “几大军营加在一起,有两千多人被杀了,许多都是晚上值夜的士兵。”

  “我们应该主动进攻他们。我就不相信,我们二十万人打不过他一万多人?”王当气呼呼地大声说道,“这样给他咬下去,把人都气疯了。”

  张牛角冷冷一笑,“鱼儿上钩了。”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豹子用的这招,是草原上的野狼群攻战术。草原上的狼群猎杀野牛的时候,都是先采取骚扰战术,不停的骚扰野牛群,麻痹野牛群里的野牛,耐心地寻找突袭的机会。只要有一头牛失去警惕或者被激怒冲出牛群,他们就会一拥而上,一击而中。我看黑子就是那只被激怒的野牛。”

  王当不好意思地笑了。五鹿瞅了张牛角一眼,心想,你这只野牛也好不了那处,一只自以为是的野牛。

  杨凤神色凝重地说道:“豹子非常狡猾,他把大营驻扎在三十里外,只要我们有什么风吹草动,他立即就会发现。如果我们主动去包围他,他立即就会逃得无影无踪。但如果一直给他这样闹下去,我们的损失会越来越大,士气也会迅速低落。毕竟他杀了我们十几万人,士兵们对他还是非常恐惧的。”

  张牛角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褚飞燕望了他一眼,眼神很复杂,有疑惑也有一点失望。孙亲的脸立刻就红了,他垂下头,有些不敢对视杨凤的目光。五鹿暗暗窃喜,但又怕别人看见自己脸上的笑容,立刻低下头,借着喝水掩饰。

  “杨帅,你有什么建议吗?”白绕看到帐中的气氛很尴尬,赶忙出言问道。

  杨凤当然把各人的神色都看在眼里,他微微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看,我们还是集中主力,趁早夺取瘿陶城为上策。攻下瘿陶,不仅可以解决部队的粮食短缺问题,还可以缓解后方的补给压力。首先自己要立于不败之地,才可以打击敌人。白帅认为呢?”

  白绕捉着自己的短须,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风云铁骑不是一群狼,而是一群豹子。单以兵力来说,我们二十万人的确可以和他的一万五千铁骑血战一场,但我们的兵力至少折损一半不止。打郭典的部队,我们损失了七万人,基本上是二个士兵换一条敌人的性命。现在打豹子,如果我们六七个士兵能够换取敌人一条性命,就要付出十万人的代价。如此一来,加上攻城的损失,我们黄巾军的兵力基本上就打完了,剩下的也就是一些老弱残兵了。如果今年冀州再次集结几万人来打我们,我们怎么办?所以我同意杨帅的想法,立即全力攻打瘿陶。至于豹子,我们总有办法收拾他的。大帅和褚帅,你们怎么看?”

  张牛角和褚飞燕都没有回答。

  “怎么豹子军一来,两位就没胆了。”王当气愤地说道,“瘿陶城内只有五六千人,我们四十倍于敌人,完全可以迅速拿下。但是,没有瘿陶城做饵,豹子的骑兵军立即就会逃离。失去了这个机会,再想歼灭他们就很困难了。将来在战场上,以他们的机动灵活,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北征失败就是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如果杨帅和白帅的部队给豹子军突袭了,你们有把握全身而退吗?”

  杨凤和白绕面上神色一紧,没有接腔。

  “但是豹子现在采取这种游斗骚扰战术,一再袭击我们的士兵,打击我们的士气,迟滞我们的进攻,就是不和我们正面作战,我们就是想围而歼之,也找不到机会啊。黑子小帅,你可有什么办法?”五鹿故作无奈地说道。

  王当黑脸立刻苦恼地干笑起来,“大师,你都没有办法,我就更不行了。不过,大帅这次着意制造地消灭豹子的机会非常难得,放弃了,的确可惜。下次,也许就是豹子围歼我们了。”

  大帐内陷入一片沉默。

  “拿下高邑城之后,我曾向在座诸位解释过这个计划。今年我们的确可以不打瘿陶,但我们今年冬天缺粮。如果我们打下瘿陶,可以解决部队和各地难民的粮食紧缺问题。”张牛角开口说道:“但我们打瘿陶,不可能一帆风顺,因为旁边还有一只虎视眈眈的豹子。所以我们才有这个一箭双雕的计划,这也是歼灭豹子的最好时机。”

  “我们立即拿下瘿陶之后,就象黑子说的,豹子跑了,将来我们非常麻烦。白帅的担忧也不无道理,但燕子为了消灭骑兵做了不少准备,应该可以减少我们的伤亡。而且消灭了豹子,冀州就没有大部队了,这样我们可以喘息一段时间,大量征招人马补充部队。所以现在的问题不是打不打豹子的问题,而是怎么打豹子的问题。希望大家不要说错了话题。”张牛角说到后来口气冷冰冰的了。

  白绕立即接上说道:“请大帅明示。”

  张牛角严肃地望了大家一眼,冷峻地说道:“大家全力攻城,保持攻击节奏,不要太猛,也不要太软,要大量有效的消耗敌人的士兵。对于豹子的群攻骚扰战术,大家不要理睬,不就是死一点士兵吗?大家佯装麻痹,任其袭击,日夜做好被豹子军大部队袭击的准备。只要豹子军来袭,任何一部都要死死拖住他,等待大部队赶到围歼。一旦合围,以燕子的部队主攻,其他部队夹击,务必要求全歼。”

  杨凤突然问道:“如果下雪了,怎么办?”

  张牛角大声说道:“如果下雪了,第一个撤退的就是豹子的骑兵。冰天雪地的,骑兵的灵活性要大打折扣,他留在这里,就是自取灭亡,所以豹子会立即撤退。他跑了,我们这个计划自然取消。我们立即攻城。瘿陶城已经被我们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二十万人同时攻打这样一个城池,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拿下。所以,只要下雪,大家立即攻城,不要有任何犹豫,也不要再等我的命令。”

  “都明白了?”张牛角冷目四望,无人再出声反对。

  “大帅,如果我们粮草不够,即使不下雪,我们也要放弃围歼豹子的计划,开始攻城。”五鹿望着张牛角冷峻的面孔,毫无惧色地问道,“大帅可以告诉我们,如果一直都不下雪,我们哪一天攻城吗?”

  张牛角冷笑一声,“八天之后。”

  这时王当忽然笑了起来,他大声说道:“还有八天,现在我们看看谁的运气最差,被豹子看中的猎物一定要担心喔。”

  ======================

  高览因为不能骑马,一直躺在装运马草的大车上跟随部队行军。李弘因为不太熟悉冀州的情况,部队驻扎下来以后,就叫高览一直待在中军大帐内,帮助自己甄别和分析斥候送来的各类消息,研讨军情。

  李弘丢下手上的朱砂笔,接过赵云递过来的一块烘热的干饼,一边用力啃着,一边笑着说道:“这些军候大人都干得不错,日夜轮班活动,张牛角估计要气疯了。”

  高览半躺着,面带忧色,担心地说道:“已经六天了,不知道瘿陶城怎么样?”

  赵云递给高览一碗热水,笑着说道:“张牛角现在就怕我们跑了,想攻又不敢猛攻,肯定憋得难受。正清兄,瘿陶城暂时应该没有什么事,估计冯大人正站在城楼上,盼望着下雪呢。”

  李弘把手上那块干饼用力敲击着案几,发出清脆的“咚咚”声,嘴里大声叫道:“下雪,下雪,一定要下雪啊。”

  突然他脑海里跳出一张绝美的面孔,金发蓝眼的风雪好象就在他的眼前冲他甜甜地一笑。李弘心里顿时一痛,竟然再也喊不出来,一屁股坐到了牛皮缛上。那种消魂蚀骨的思念,在那一刻,竟然那样的清晰,那样的痛苦。

  “大人……”赵云突然发现李弘神色异常,赶忙喊道:“大人,你怎么了……”

  高览也发现了,马上紧张地问道:“有什么不对吗?大人,你发现敌人有什么不对吗?”

  李弘冲他们摇摇手,示意自己没事,然后躺到在褥子上,满脑子都是风雪的笑容和泪水。

  李弘突然知道,原来思念一个人,是这样黯然伤神,不但浑身疲软无力,浓浓地惆怅还象冰冷的水一样浸湿了全身,侵人心魄地寒气直往骨髓里钻去。

  李弘就那样想着,眼眶红红的,心里酸酸的,时间不长竟然沉沉睡去。

  郑信掀起帐帘,大步走了进来。赵云赶忙向他示意李弘睡着了。

  郑信立即轻手轻脚地走到火盆旁边坐下,小声说道:“正清,好消息。”

  高览赶忙问道:“快说,守言,你快说。”

  “虎头他们袭击了黄巾军的粮草大营,发现他们的粮食储备已经非常少了。”

  高览吃了一惊,立即问道:“子善兄可把它们烧了?”

  郑信摇摇头,高览长吁一口气。

  郑信笑道:“正清,你不要看虎头杀气腾腾心狠手辣的样子,他其实人很好,也会打仗。子民非常欣赏他,认为他头脑冷静,处事果断,执行命令一丝不苟,对战术的理解也很透彻。现在看来果然不假,面对堆积如山的粮食,他能知道不烧,可见他对这场战斗的理解真的非常透彻。”

  郑信随即问赵云道:“子龙,你说说,虎头为什么不烧粮食?”

  子龙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高览笑着鼓励道:“说说。你读书多,文采也好,还会音律,对兵法肯定也有涉猎。我看你这几天对战局分析的头头是道,一定有自己的看法。说说。”

  子龙赶忙递给郑信一碗水,小声说道:“烧了粮食,张牛角立即就会放弃围歼我们的计划,转而全力攻打瘿陶。这个时候他对我们高度戒备,我们很难找到攻击的机会。瘿陶得不到我们的帮助,自然也就丢失了。”

  “不烧他的粮食,继续维持原状,张牛角肯定还是想着吃掉我们,他会继续留着瘿陶城诱我们。瘿陶不失,我们还有机会。大人已经说过许多次了,只要下雪,机会就来了。”

  “一旦下雪,大雪纷飞,冰冻三尺,骑兵还不如步兵灵活,我们只有撤回。黄巾军看到我们撤走,只好放弃诱击我们的计划,这个时候他们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自然要全力攻城,要抢在冰冻之前拿下瘿陶。”

  “机会就在下雪的这几个时辰。我们在大雪刚下不久之际,飞速赶回,趁其不备,大举突袭。黄巾军措手不及,必定要抽调兵力阻击我们,这样攻城的力量就减弱了。城内冯大人得到我们的帮助,只要死守,等到夜间城墙全部结冻,黄巾军就无法攻城了。到了那个时候,黄巾军不但要面对我们骑兵的纠缠攻击,还要顾虑自己部队的粮草即将告罄所带来的危险,这时他们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撤退了。”

  “但是大人的这个计划不确定因素太多,非常具有冒险性。会不会下雪?什么时候下雪?我们突然回头袭击,敌人会不会有准备?冯大人能不能守住?如果瘿陶城失守,我们能不能及时脱离战场?如果张牛角眼见攻城无望,转而全力围攻我们,我们能不能突围?”

  “大人为了解救瘿陶,为了这非常渺茫的一线生机,而如此大胆,兵行险着,实在令人敬佩。”

  高览和郑信同时点头,面显赞许之色。

  赵云脸红红的,小声问道:“两位军候大人认为我说的对吗?”

  郑信和高览连连点头。高览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小声赞道:“透彻,说得透彻。”

  郑信更是竖起大拇指道:“你这话基本上就是校尉大人的原话,还真是小瞧你。不过他就是一疯子,而且是个运气不错的疯子,所以他每次都能打赢,这次也不例外。下雪,现在就盼着下雪。再有四天,只要下雪,我们就赢定了。”

  看到郑信信心十足的样子,赵云和高览互相望望,心中俱都感到非常的不安。

  “小雪……,小雪……”睡梦中的李弘突然叫了起来,随即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你们看,大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都在念叨着下雪。”赵云指着李弘,笑着说道。

  郑信脸色一暗,半天没有做声。

  “那是一个女孩的名字。”郑信突然对赵云和高览说道,“一个鲜卑姑娘的名字。”

  赵云和高览吃了一惊,望着李弘半天没有做声。

  “她漂亮吗?”赵云问道。

  “鲜卑最漂亮的姑娘,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一双蓝色的眼睛。”

  赵云和高览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相信。

  “你认识?”高览问道,“亲眼看见的?”

  “不认识。”郑信小声说道,“燕无畏和胡子都认识。”

  ========================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