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二十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579 2006.09.09 09:49

    随着高昂雄浑的战鼓声,杨秋和成宜各自指挥部队,飞速杀进了孙坚的后军。

  当麴义报警的战鼓刚刚敲响的时候,叛军就已经逼近了后军的阵地。孙坚的后军都是北军士兵,虽然训练有素,武器精良,但叛军来得太快,悄无声息的,还没等士兵们清醒过来,叛军已经冲进了营地,开始了血腥的屠杀。

  北军士兵遭到敌人猛烈地袭击,一时间抵挡不住,连连退却。孙坚眼看难以稳住阵脚,立即带着亲卫屯的士兵顶了上去。他知道不能退。此时前军还没有打开突围的缺口,中军还在原地等待出击。后军一退,直接就会冲击中军阵地。一旦中军阵势被冲乱,将会引发全军混乱。混乱一起,则大军指挥失灵,必定引发全军士兵的溃逃。到了那个时候,部队就是想突围都没有机会了。

  孙坚怒吼着,手上的战刀左右开阖,连劈数人。他的亲卫屯士兵紧紧地跟着他,大家聚在一起,就象一捆利箭同时射出一般,当者披靡。

  “杀……,杀死敌人……,挡住……”

  “兄弟们,杀回去……,杀回去……”

  孙坚一边奋力搏杀,一边不停的高声吼着,亲卫屯的士兵们大声附和,声震四野。一部分四散而逃的士兵被孙坚的勇猛所激励,他们纷纷调转方向,尾随在孙坚和亲卫屯的后面,英勇地冲了上去。双方士兵鏖战在一起,喊杀声震耳欲聋。

  叛军受到阻击,一泻而下的势头受到阻滞,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逃到后面的北军士兵在几个部曲军司马的大声呼喝下,迅速聚拢列阵。他们抓住敌人冲杀速度减慢的机会,立即在前方阻击部队的后面布下了几道防御阵势,展开了顽强的抵抗。

  密密麻麻的叛军士兵就象鬼魅一样,源源不断的从黑夜里涌了出来,孙坚和部下们刚刚抵挡了一阵,就被重重包围了。他们被敌人杀得手忙脚乱,连气都喘不过来,死伤惨重。

  孙坚一刀弹开两支从黑暗里射来的长箭,回头高吼:“退……,退……,杀回去……,大家杀回去……”

  士兵们发一声喊,立即掉头往回杀去。孙坚跟在部队的后面,左右击杀,掩护大家急速后撤。叛军奋力截杀。

  一个接一个的士兵被冷箭射倒,被长矛戳死,被血淋淋的战刀砍得血肉模糊。孙坚浑身浴血,战刀呼啸,嗓子几乎都喊哑了,但依旧难以抵挡象潮水一般扑上来的敌人。

  军司马胡奇看看第一道阵列已经略显雏形,立即挥刀狂吼:“兄弟们,杀……,给我杀……”

  几百个士兵放声高吼,大家毫无惧色,士气如虹,迎着敌人就冲了上去。

  孙坚感觉身后压力骤然减轻,随即就听到了冲天而起的吼声。

  ===

  桔苑南面的战场上,麴义策马狂奔在骑兵部队和步兵阵势之间,不停地吼叫着,大声下达着命令。

  候选站在树林外,高举战旗,放声狂吼:“兄弟们,杀……”

  “杀……”

  树林里突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吼叫,接着叛军士兵们象洪水一般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麴义的战马受到惊吓,顿时耸立而起,扬蹄长嘶。

  麴义紧拉马缰,右手举枪,高声断喝:“放……”

  “唰……“一声,长箭入空,发出刺耳的“咻咻……”之声。

  “射……,任意射……”

  麴义话音未落,第一批长箭已经射入了叛军的冲锋队伍里。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叛军士兵立即倒下了一大片。

  “杀……”候选一手执刀,一手举旗,象疯子一般跑在最前面,根本无视满天的箭雨。

  “兄弟们,冲啊……”

  程银一手举盾,一手挥舞着战刀,奋力高吼。

  叛军士兵神情激奋,一个个吼声如雷,冒着密集的箭雨,蜂拥而上。

  “擂鼓……”麴义纵声高呼,“击杀……全力击杀……”

  “轰……”一声巨响,两军相撞,激战开始。

  麴义的边军勇猛强悍,每一道阵列都有长矛兵、刀斧手、盾牌兵、弓箭兵共同组成,大家互相配合,协同作战,其杀伤力和防御力非常强大。士兵们层层堆叠,密集结阵,几道阵列组合在一起,就象一道密不透风的篱笆。

  叛军就象汹涌澎湃的怒潮,浪头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猛,攻击非常凶狠。麴义的步兵阵势守得密不透风,他们越打越厚,越打越密,最后就象是一道韧性十足的铜墙铁壁,叛军根本撼不动,反而被这道篱笆后面的弓箭兵任意射杀,死伤惨重。

  叛军久攻不下,推进的速度非常缓慢。

  候选,程银焦急之下,随即把所有的兵力都投到了战场上。战况空前激烈,杀声震天。

  “都尉大人,骑兵可以从两翼出击了。”

  麴义看了一眼筒子。筒子叫高耕,高大健硕,圆圆的一张胖脸,是边军的军司马,负责统领边军的两千骑兵。

  “都尉大人,步兵伤亡太大,我要求出击。”筒子再次大声叫道。

  麴义不敢杀出去。骑兵杀出去之后,部队和中军就拉开了距离,两军之间必定要露出空当。假如敌人利用空当成功穿插,切断自己和中军的联系,自己的部队就有可能被叛军包围歼灭。

  “你的骑兵部队再往后退一点,和中军靠拢,务必靠拢。”麴义指着中军的方向大声叫道。

  “大人……”筒子怒睁双目,大声吼道。

  “退……”麴义神色坚决,面目威严,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

  北军和边兵的士兵训练有素,他们在极度的混乱当中坚决地服从号令,在战鼓地指挥下从容应战,顽强战斗,暂时挡住了南面和西面敌人的冲杀。但是桔苑北面的华雄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华雄的部队尚未摆好阵势,李堪和张横就带着部队铺天盖地地杀了过来。

  华雄的部队都是郡国兵,人数少,战斗力不强。士兵们看到满山遍野的敌人,吓得肝胆俱裂,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他们根本不做任何抵抗,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华雄制止不住士兵们的溃逃,只好手执战刀,带着五百名骑兵断后,且战且退。

  北面战场上的官军一败涂地。

  桔苑的夜空,漆黑而深邃,天上混混沌沌的圆月好象被桔苑战场上的血腥吓坏了,匆忙地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零散的几颗星星心惊肉跳地望着战场上捉对厮杀的双方士兵,惊惶失措,紧张地眨着眼睛。

  战鼓声,喊杀声,惨叫声,金铁交鸣声,战马嘶鸣声交织在战场上,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声浪,直冲云霄。

  “将军,左翼的金城郡国兵已经溃逃,正在向着中军阵地冲来。我们要不要让开通道,把他们放到阵中?”

  周慎看看前来禀报的部下,摇摇头,冷声说道:“不要自乱阵脚。命令中军,阻杀逃兵,一个都不准放进来。”

  华雄看到北军战士在阵前连续射杀自己的士兵,根本不允许逃兵靠近中军阵势,气得破口大骂。

  “向东……,向东……”

  华雄一边在逃兵中策马狂奔,一边高声大叫:“兄弟们,往东跑,一个劲地往东跑,不要冲击中军,自寻死路了。”

  金城的郡国兵随即调转身形,沿着中军阵地,发疯一般向东,向前军阵地逃去。

  ===

  桔苑的东面战场上,战况尤为惨烈。

  粱兴和马玩带着骑兵大军象旋风一般卷进了前军阵地。他们纵马奔驰,横冲直撞,肆无忌惮。徐荣的士兵在敌人的铁蹄之下被肆意地砍杀,践踏,毫无还手之力。

  叛军来得太快。虽然报警的战鼓提前擂响了,但敌人的骑兵还是象闪电一样杀了进来,他的部队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遭到了叛军致命的打击。步兵们就如同树林里的落叶,被象飓风一般呼啸而来的敌人席卷而去。

  徐荣命令骑兵部队火速集结。现在要想稳住阵脚,掩护自己的步兵逃到安全地带,只能利用手里的两千骑兵去阻击敌人了。虽然两千骑对阵敌人一万多骑,实力差距明显,但徐荣和士兵们毫无惧色,战意激昂。

  骑兵战士就睡在战马的旁边,他们在报警的战鼓擂响之后,迅速跳上战马,早就做好了随时投入战斗的准备。

  “咚咚……”战鼓轻响,部队列阵完毕。

  徐荣高举长枪,纵声狂呼:“杀……啊……”

  “杀……”

  两千骑兵吼声如雷,气势磅礴,义无反顾地杀进了敌阵。双方随即展开血战。

  逃亡的步兵在骑兵的帮助下,终于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他们在战鼓的指挥下,迅速集结列阵。士兵们用最短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集结了几个方阵,勉勉强强地挡在了中军的前面,扎下了阵脚。

  徐荣的部下随即命令敲响战鼓,通知徐荣带着骑兵赶快撤回来。再打下去,连骑兵都要打完了。

  周慎看到徐荣的部队死伤惨重,根本没有能力展开反击了。

  “命令右翼的麴义收缩防守,速速向中军靠拢。”周慎指着桔苑右侧的战场,大声下令道,“告诉麴义,带着骑兵立即赶到前军阵地。”

  “中军骑兵,随我出击。”

  北军两万人,有三千是骑兵。周慎决定集中部队里的所有骑兵,不惜一切代价反击叛军,争取在天亮之前击退敌人,为部队打开突围的通道。士兵们连日以来长途跋涉,又累又饿,战斗时间如果持续过长,肯定难以坚持。一旦士兵们坚持不住,大军就要崩溃,就会被敌人全歼。

  战鼓声惊天动地。

  周慎一马当先,带着三千铁骑迅速向前军阵地移动。

  桔苑的东面战场上,西凉叛军首领李堪、张横亲率部队,开始攻击周慎的中军。北军士兵以密集阵形迎敌。双方激战。

  桔苑的西面战场上,后军的防御阵势正在逐步瓦解。在叛军连续疯狂地攻击之下,北军的阻击阵列一道接一道被击溃,被解体。士兵们虽然奋勇作战,誓死不退,但这种不计代价地死守,造成了人员的大量伤亡。

  桔苑的南面战场上,麴义的部下军司马曲路、杨淳领着边军战士,和叛军首领候选、程银的部队陷入了混战。激战双方的士兵顽强而凶猛,打得难分难解。

  桔苑的东面战场上,徐荣带着骑兵被叛军团团围住,正在奋力厮杀。

  麴义和华雄先后带着部队赶到了前军阵地。

  “子威,你是逃过来的吧?”麴义迎上华雄,大声笑道,“这下你脸丢大了。”

  华雄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部队不能和你的边军比,大家能逃到这里捡一条命就不错了。”

  “看老边这个架势,好象要一口吃掉我们。”麴义接着说道,“可惜他部队人数不够,对手又是北军和边军,虽然伏击地点和伏击时间很理想,但奈何实力不济啊。”

  华雄笑笑,两道粗眉在脸上抖了几下,好象都要掉下来了。他毫不在意地说道:“还好我们是在桔苑中伏,要是在葵园峡,我们早就完了。”

  麴义笑道:“这次多亏子烈知道葵山小路,否则我们就是老边的座上客了。”

  “还座上客呢?”华雄笑道,“老边不杀我们就不错了。”

  麴义放声大笑。他枪指前方,纵声狂呼:“兄弟们,杀……”

  华雄高举战刀,回身面向骑兵战士,声嘶力竭的高声狂吼:“杀……”

  “杀……”

  骑兵战士们放声高呼,其声若惊雷,猛然炸响在漆黑的夜里。

  两千多匹战马加速,加速,再加速,它们以无可比拟的磅礴气势,象一把怒吼的战刀,迎着敌人的骑兵大军狠狠地劈了下去。

  轰然一声巨响。

  周慎带着北军骑兵随后杀到。他们紧紧地跟在边军铁骑的后面,象一柄犀利的长箭,狠狠地射进了敌人的心脏。

  ===

  距离战场三里远的山坡上,韩遂正坐在火堆旁边,全神贯注地吹着那支黑黝黝的横笛。笛声苍凉而深沉,随着阵阵夜风,飘散到远处的战场上。

  从战场各处飞奔而来的斥候不停地把最新的战况禀报给凌孺。凌孺是韩遂的学生,三十多岁,稳健而儒雅,是军中司马。

  韩遂一曲终了,好象意犹未尽,依旧默默地坐在篝火旁边,轻轻地抚mo着横笛,似乎还想再奏一曲。他长时间地凝望着火堆中跳跃的火焰,面上的表情平淡如水,仿佛忘记了桔苑战场上的厮杀和战斗。

  老边的伤势开始恶化,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被剿灭,西凉反叛大军突然之间,连续遭受巨大损失,前景一片黯淡。如今这支十几万人的大军已经伤痕累累,再也没有往日的威风了。自己带着他们,能支撑到什么时候?支撑的下去吗?现在,要想再度恢复实力,占据西凉州郡,困难重重,最好的可能也就是继续占据金城郡,维持生存。生存,现在已经成了头等大事。投降?怎么样的投降,才能保证这些兄弟可以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凌孺慢慢走过去,轻声喊道:“先生……”

  韩遂心中黯然一叹,抬眼望向他。

  “先生,南面和北面的战场都陷入了混战,我军损失较大。北军和边军的战斗力非常强悍,大大出乎我们的意外。这些士兵连续行走三天,行程三百多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体力,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孙坚所率的后军还在苦苦支撑。杨秋和程银派人来说,再给他们一个时辰,一定解决问题。”

  韩遂稍稍皱眉,问道:“粱兴和马玩的骑兵冲破了徐荣的前军阵地吗?”

  “周慎的骑兵全部出动了,双方正在混战。”凌孺回道,“先生,官军的士兵一直顽强坚持,至今没有溃逃,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麻烦。先生,现在突袭已经变成了决战,这完全违背了我们的初衷,我们……”

  韩遂站起来,无奈地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划算。命令粱兴和马玩,带着骑兵退出战场,任由敌人突围逃出。”

  凌孺紧张的神色顿时一轻,他恭敬地施了一礼,笑着说道:“先生这一计高明。”

  “敌人突围之后肯定要全力逃窜。命令士兵们随后追击,要追得又狠又猛,要追得官军连喘气喝水的时间都没有。”韩遂微微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和杨秋,成宜留在后面,一路收容俘虏,不要杀得太多。”

  “是……”凌孺说道,“先生亲自去追敌吗?”

  “先生……”

  韩遂没有理他,带着一帮亲随,纵马飞驰而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