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二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530 2005.07.17 03:00

    一个月前,这种平淡的日子突然消失了。

  铁狼在马棚里找到李弘,神情悲愤不已,“大帅被柯最这个奸人抓住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柯耶的手下告诉我的。柯最花钱买通了大帅的一个朋友,设计将大帅抓住了。现在大帅就关在虎洞里。”

  李弘没有说话,他同情地望着铁狼那张几乎绝望的脸,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

  经过半年多的修养练功,李弘的神智恢复了许多,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过去是个什么样子,但他认为自己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正常人,除了不记得过去,已经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李弘认为是正常人就应该安慰对方一下,所以李弘终于想出了一句安慰他的话,“如果你有救他的办法,我一定帮你。”

  “真的?”铁狼那张绝望的脸立即有了精神。

  “真的,要我的命都行。”李弘看到铁狼惊喜交架,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冒出愿意为眼前这个人献出生命的念头。铁狼感激地看着他,眼里悄然涌出一层泪花。

  自从有记忆开始,自己就在各种各样的酷刑和无穷无尽的痛苦中艰难度日,后来自己又被鲜卑人当狗一样地呼来喝去,饱受折磨,直到在马房里遇上铁狼,自己才感受到什么是苦尽甘来。铁狼虽然是战败的俘虏,是虎部落的奴隶,但他在草原上的威名让他即使做了奴隶也依然是最风光最威风的奴隶。在这里,鲜卑人都尊敬他,把他当作一个勇士来对待。铁狼喜欢自己,其实也就是保护了自己,周围的鲜卑人因为铁狼的关系对自己和善多了。铁狼不仅仅把自己当作倾诉的对象,还把自己当作了他的孩子。铁狼爱护自己,关心自己,手把手教会了自己许多本事。自己正是得益于铁狼无微不至的照顾,神智才恢复的这样快。铁狼对自己的恩情这一辈子都报答不完,虽然自己从没有喊过他师父,可在内心里,铁狼就是自己的师父,自己可以为他做一切,甚至献出生命。

  铁狼好象早有计划,立即把他带到二人居住的小屋里。铁狼用小树枝在地上画了一张非常详细的地图。

  “这是哪里?”李弘轻声问道。

  “老虎洞,就是虎都的死牢。”铁狼指着地上歪歪扭扭的地图说道,“这是最里面的一个洞穴,大帅就被关在这里,这外面还有二十个卫兵,这个洞穴的门只能从里面打开,所以你要做的事就是把这二十个士兵统统杀光,然后把洞门打开。其他的事由我负责,你不要管。”

  李弘似乎不知道危险一般,他非常平静地看看地图,然后抬头望着铁狼,等着他继续说话。

  铁狼有些诧异地望了他一眼,问道:“你不害怕?”

  李弘摇摇头。

  铁狼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侥幸。幸好这小子神智不清,不知道虎洞的凶险,否则早就要吓得屁滚尿流了,还是白痴好啊。

  “我怎样才能进虎洞?”李弘问道。

  铁狼笑道:“逃跑啊!”

  李弘一大早就偷了柯耶的宝马黑豹。

  李弘是柯耶的马奴,负责饲养黑豹,和黑豹非常熟悉。李弘喜欢这匹身材矫健高大的黑马,它的毛发象黑色绸缎一样闪亮,跑起来象箭一样快。李弘骑上它,肆无忌惮地冲出了虎都。负责警戒的虎部落士卒都认识李弘,他们先是警告,后来发现情况不对了,那小子好象要偷马逃跑,随即报警的牛角号声响彻了虎都上空。

  李弘一口气跑了十几里,一路上打伤了十几个士卒,最后挡不住人多,被打下马来抓住了。柯耶对他严刑拷打,李弘就是一言不发,不过这次他倒是非常痛快地承认自己就是大汉朝派来的奸细,“我是来杀柯最的。”

  柯耶不敢自作主张杀了他,匆匆禀报了中部鲜卑大人柯最。柯最没在意这件小事,随手丢给手下去按常规办理了。按常规就是先不杀,关进死牢后再审,没有价值了再杀。

  (在鲜卑国里,部落联盟的首领叫大人,部落联盟里的大部落首领叫大帅或者豪帅,而一般普通的部落首领叫小帅。鲜卑大王檀石槐统一大漠诸部之后,将鲜卑万里疆域分成了东西中三部,分由三位大人管辖。柯最就是中部鲜卑大人,是中部鲜卑部落联盟的大首领。)

  李弘被打得遍体鳞伤,在虎洞里养了十几天后才恢复正常一点,心中对鲜卑人的仇恨到达了极致。李弘到了虎洞后,鲜卑人好象把他忘了,也没有审问过他,除了每天给他二餐食物外,无人问津。

  这一天,他在食物里吃到了一块鸽蛋大的石头。这是他和铁狼约好的信号,见到石头就行动,所以他立即在洞穴里大呼小叫起来。

  一个守卫打开们,骂骂咧咧地冲进来,对着李弘就抡开了手上的牛皮鞭。那人一鞭还没有抽完就被李弘一脚踹在裆部一命呜呼了。李弘很奇怪,怎么自己对杀人这样熟悉?难道自己真的是大汉朝派来的奸细?更奇怪的是,杀过人之后,他一点感觉都没有,比如说害怕,恐惧,恶心,他发现自己很平静,就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毫无感觉。

  李弘没有多想,随即冲出了关押他的洞穴。外面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洞壁四周挂着许多火把,一群围在地上不知玩什么东西的守卫们都惊奇地抬头看着他。李弘突然看到外面有这么多人,心里一紧,冲出去的步子立时停了下来。

  接着发生的事却让李弘目瞪口呆,他看见了最夷非所思的一幕。

  那些守卫们忽然象发了疯一般各自抽出战刀互相残杀起来,一时间洞穴里血肉横飞,吼声四起,转眼间,那群守卫就没有站着的了。

  李弘惊呆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这里有阴谋。他跑到那群守卫前查看可还有活口,结果发现只有一个人还在哼哼。李弘把他拖出死尸堆,俯身想问问。那人嘴中冒血,艰难地说了一个字:“猪。”然后就咽气了。

  李弘急忙找到关押慕容风的洞穴。他总算看到了慕容风。李弘很是叹服,英雄就是英雄,即使做了囚犯,那气势都与众不同。

  李弘找了一把刀,帮助慕容风把手镣脚镣取了下来,然后坐在地上,一心一意替自己去掉手镣脚镣。

  慕容风就着火光打量他。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充其量不会超过二十岁,棱角分明的脸上还有一股不成熟的稚嫩,神态看上去憨憨的。身躯很高大,体格非常健壮,一身肌肉好象要从衣服里蹦出来一样。二个人闲聊起来,很快就熟悉了。李弘非常惊讶慕容风的镇定,他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既不关心李弘是怎么进来的,也不关心他们将怎么出去,他只是和李弘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过了很久,有人按照李弘知道的暗号在叫门。后来的事,李弘更加难以理解了。李弘用一块生牛皮包着慕容风,把他驮在背上,由二个护卫一路押送着,经过几道盘查,有惊无险的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虎洞。然后李弘驾着一部停在虎洞外的牛车,趁着漆黑的夜色,不慌不忙地走出了七八里路之后出了虎都,这时慕容风才叫李弘停下来。二人开始了徒步逃亡。

  事情显得扑朔迷离,任李弘想破了脑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李弘倒也豁达,不想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久,他被一阵由远而近,急骤奔驰而来的密集马蹄声惊醒了。

  李弘一骨碌坐起来,紧张地四下张望。旁边的慕容风象是睡着了一般,没什么反应。李弘看见一支有几十人组成的鲜卑骑兵飞驰而来。

  “大帅,大帅,有追兵来了,我们是不是躲一躲?”

  慕容风睁开眼睛,微微笑道:“不要紧张,是我的人。”

  李弘远远地看见了铁狼。这一支骑兵有三十多人,个个都非常强悍,装备也很精良,人人都是强弓长刀,三丈长矛。(汉时,一尺相当于现在的二十三厘米,一丈相当于现在的两米三寸。)

  骑兵们到了慕容风面前,纷纷下马行礼。铁狼上前把李弘用力搂到怀里,用劲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好小子!干的不错。”

  慕容风指着一个满脸虬须的大汉说道:“段臻,给这小子武器。这小子不错,是块好料。”

  一行人急急忙忙向濡水方向赶去。

  李弘骑着一匹棕色战马紧紧跟在铁狼身后。铁狼一反常态,寡言少语,表情严肃。李弘几次想跟他说话,但看到他杀气腾腾的样子,把话又咽了回去。铁狼象知道他有话要说一样,故意把马速降了下来,与李弘齐头并进。

  “我杀了一个人。“李弘对铁狼说道。

  铁狼严肃地望着他,点点头。

  “我杀了一个人。”李弘对铁狼喊道。

  铁狼没有理睬他,依旧点点头。

  “我真的杀了一个人。”李弘在马上叫起来。

  “怕吗?”铁狼终于开口问道。

  李弘摇摇头,“我过去好象杀过人似的,没有任何感觉,而且我觉得杀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杀人之前我也知道怎样才能杀死对方。你说我过去大概是什么人?”

  铁狼望望他,大声说道:“刺客,大帅说你是刺客。”

  李弘一时间感觉自己好象抓住了什么,一股非常熟悉的东西涌上心头。刺客。他好象对这二个字非常熟悉,就如同知道自己有几个手指头一样的熟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