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十二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438 2005.08.06 00:27

    田静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大声问说道:“陈县尉,徐无城的援军为何今日才到?”

  “回大人,城里的人一听说蛮子打过来了,纷纷外逃,徐无城大乱啦。县令大人为了维持徐无城的治安,只好把支援一事一拖再拖。下官已经是连夜赶来了,路上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士兵们连续走了三百多里,非常疲劳,希望大人能让他们休息一下。”

  田静望着广场上的士兵,摇摇头,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

  “回大人,两百三十二人。”陈捷看到田静失望的脸色,赶忙补充道,“大人,我们县令大人已经竭尽全力了。县衙内所有能拿刀的都来了,就连给大人烧饭的伙夫,看守西城门的田老头,都来了。实在是找不到人了。现在整个徐无城,也就县令大人一个人带着几个不走的百姓在看着城门。”

  田静没有说话,心里非常感动。他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陈捷,轻轻说道:“去休息吧。”

  李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汉国还有这么老的士兵。

  田重抬头挺胸,站得笔直。他很瘦,中等个,花白的头发,翘翘的山羊胡子,身上的甲胄已经非常陈旧了。

  李弘迟疑了一会,问道:“您老多大年纪?”

  “回大人,六十二了。”

  李弘这次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突然发怒了。难道大汉国壮年男子都死光了吗?

  他左右看看,突然对着陈捷的背影大叫起来:“陈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捷赶忙跑过来。他看到田重,马上明白了。他笑起来:“李大人大概不了解情况。这个田……”

  李弘打断了他的话,怒气冲天地说道:“我大汉国的壮年男子都死绝了吗?他这么大年纪应该在家抱孙子,而不是来打仗。”

  “大人……”陈捷还想解释什么,被匆匆走过来的田静拦住了。

  田重看到田静,突然笑起来:“大人,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田静望着他,叹了一口气,“你一直还好吧?”

  “我结实着呢。总是死不掉,所以到这里来了。”

  田静走过去,把他拉出士兵的队伍,指着李弘问他道:“这小伙子不错吧。”

  田重连连点头,“不错,不错,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

  田静笑起来,把嘴贴到他耳边,小声说了两句。田重的眼睛随着他说完话,突然亮起来,“哦,是他。厉害,厉害。”

  李弘正在猜想校尉大人和眼前这个老兵的关系,田静已经喊他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大哥,田重田长敬,是个四十多年的老兵了。他做过大汉朝四位将军,五位中郎将的马夫。最后一位就是破鲜卑中郎将田晏。落日大战之后,田大人兵败归来,特意为他永久保留了兵籍。他戎马一生,孤苦无依,老了拿一封兵饷,勉强糊口度日,也算是大汉国待他不薄了。”

  “那个时候大人还是军候吧。”田重笑着说道。

  田静点点头,“这是李弘李子民,是个屯长。将来有出息的,就是他了。”

  李弘赶忙给田重行了个礼。田重大惊失色,赶忙要回礼,被田静拦住了,“小辈给你行个礼,是礼貌的事嘛。你不要上城楼了,到新月楼去吧。”

  田重不干了,“为什么?”

  “你能干什么?”田静没好气地道。

  “我可以帮忙送送箭,抬抬伤号,把死去的士兵驮下来。”

  田静沉默了。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如果我死了,记住把我驮下来。”

  李弘和姬明各自带着一百人走上了左右两边城墙。陈捷带着剩下的人被编入了一支五十人的预备队。

  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上缓缓升起,金色的阳关照在饱受战火蹂躏的卢龙塞上,给整个要塞上空镀上了一层耀眼的光芒。士兵们沐浴在温暖的阳关下,感觉又舒服又惬意。

  田静站在城楼上,望着密密麻麻走过来的攻城部队,心里沉甸甸的。乌延的援军终于在他们攻打卢龙塞第十天的时候赶来了,而且至少有三千人。

  士兵们站在城楼上,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昨天他们撤走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的人,今天却突然暴涨了许多人出来。这些胡族人到底还有多少后援呢?

  看到汉军放弃了云楼,熊霸的心总算落了地。这说明汉人的援军还没有赶到。在伤亡剧增,人员无法补充的情况下,田静终于主动放弃了云楼,只是单纯的固守主城墙了。

  “我们要不要趁机占据云楼?”阙机问熊霸道。

  “不需要了。过去我们为了避免受到卢龙塞两翼的攻击,不得不想办法占据梅楼和云楼。现在梅楼被汉人一把火烧了,云楼被汉人主动放弃了,它的两翼已经折断了。攻吧,趁着他们的援军还没有赶到,一口气把它打下来吧。”

  胡族联军在援军到来后,士气大涨,攻击的猛烈程度尤胜昨日。乌延依旧采用左侧主攻,右侧辅攻的战术,士兵不休息,轮番强攻。

  要塞上下的士兵都在叫喊着,吼声震天。城墙上挤满了互相厮杀的人群,城上城下到处都是躺倒的尸体,震耳欲聋的战鼓声,牛角号声,响彻了整个卢龙塞。

  这次从白檀城赶来援助的鲜卑士兵都是从不同部落召集来的精英,一个个体力充沛,士气高涨,杀起人来就象屠猪宰羊一样,这对非常疲劳的汉军士兵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乌延把他们全部安排在主战场上,力求一战成功。

  李弘虽然勇猛过人,但现在也是强弩之末了。他挥舞着血淋淋的战刀,带领士兵一次又一次冲到城墙边阻击,杀人,然后再组织大家冲锋,阻击,杀人。直到没有人跟在他身后,李弘才觉得形势非常不妙了。但眼前的敌人却好象不知道疲倦,不知道死亡一样,依旧固执而顽强的翻越城墙,飞身跃下,举刀劈杀。李弘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鲜卑人,不是乌丸人,而是一具具没有生命,没有意识的僵尸。

  他仰天大吼起来:“支援,谁来支援我……”随即他就听到了奔跑而来的脚步声,听到了陈捷的吼叫声。陈捷挥舞着一丈长的大刀,怒气冲天的带着十几个人杀了过来。李弘心里一松,差一点就要跪在地上。他的确已经杀不动了。

  陈捷的大刀势大力沉,挨上的就死,碰上的就伤。十几个士兵护在他左右,就象一支张牙舞爪的猛虎,勇猛的往敌人杀去。他的刀长,挥动时留下的空间非常大。他很快就陷入了鲜卑人设下的陷阱。

  李弘的浑身上下剧烈地颤抖着,就连拿刀的手都在不自觉地跳动着。李弘看出了鲜卑人的诡计,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叫起来:“退回来……”

  陈捷没有听到,战场上的声音太大了。就是听到了他也不会退,他看见一个鲜卑士兵朝他冲了过来,他抡圆了长刀劈了下去,将那个士兵硬生生的开膛破肚,随即他就被旁边一个敌兵一把抱住了大刀。陈捷心中冷笑,抖手甩刀,意欲将他拖杀。没想到那人力气非常大,陈捷抽了三抽都没有把大刀拽出来。就是这三抽没有抽动的时间,三个鲜卑人分别从地上,侧面,正面飞身跃起,将三把战刀同时插进了陈捷的身体。陈捷发出一身巨大的吼叫,终于抽刀杀死了对手。随即他就笔直的摔倒在地上。后面的士兵吼叫着一拥而上,顿时将三个鲜卑人砍成了肉泥。

  王进已经多处受伤,一条手臂被砍断了,挂在身上摇晃。他浑然不觉痛苦,********要把敌人杀下城楼去。他的随从已经全部阵亡,周围的士兵在他的带领下,与敌人奋力周旋。他们被军司马大人的杀气所激励,一个个无畏无惧,勇往直前。

  王进终于一剑刺进了最后一个敌人的胸膛。长剑洞穿了敌人的尸体,顶在坚硬的城墙石块上。王进回头对着士兵们高声吼叫:“杀……”随即他就觉得自己的背心被刺进了一件利器,剧痛使他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狂吼。他猛地一回身,右手长剑抽出,顺势就插进了准备扑上城墙的敌人咽喉。那人临死之前,刀势不减,狠狠的剁在长剑上。敌兵无声无息的坠下城楼。王进的虎口巨震,长剑把持不住,随着战刀一起弹向了空中。城墙上再一次冒出一张脸,一把弓,三支长箭。一弓三箭,三箭齐发,这是一个神箭手。王进听到一声响,接着就看见三支箭穿透了自己的身体。

  王进突然觉得死亡原来如此简单,没有痛苦,没有恐惧,浑身轻飘飘的,象羽毛一样轻若无物。王进倒在了士兵的怀中。

  李弘象疯子一样在城墙顶上冲进杀出,终于力竭被敌人一脚踹倒在地上,三个鲜卑人瞪着血红的眼珠,举起战刀就砍。李弘大吼着,战刀劈在一个敌人的大腿上。那个人惨吼一声,摔倒在地。李弘的小斧呼啸着斩进正中一人的胸膛。还有一把刀挡无可挡,直奔脖子而来。

  李弘突然觉得自己完全解脱了,卢龙塞,杀人,放火,一切都和自己再没有半点关系了。他冲着那人笑起来,睁大了眼睛。他好象看到了风雪,看到了风雪宜嗔宜喜的面孔,白衣如血的身影。接着他看到了一支长箭,一支插在敌人胸口的长箭。那人不甘心地狂吼着,被长箭的余力带的连退两部,仰面摔倒。

  李弘大笑起来。难道连死都这么难吗?又是一把刀,一把血淋淋的刀。躺在李弘旁边的敌人,忍着大腿被剁伤的剧痛,顽强地爬了起来,举刀砍向他的脖子。这个人杀死了自己数不清的战友,无论如何都要杀死他。

  田重的身影出现在李弘身旁,他急促的呼吸着,对准举刀的敌人近距离的射出了必杀的一箭。

  李弘望着田重花白的头发,笑声嘎然而止。他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和这个老人比起来,他做了什么,他为大汉国做过什么,死了,现在就想死了,是不是太自私了。他突然来了精神,一骨碌爬起来。

  “您不是抬伤员吗?”李弘问道。

  田重冲他一笑,把手上的弓箭往地上一丢,“太老了,跑这么点路都气喘。”说完急急忙忙朝城墙对面跑去。田重扶起一个浑身血迹的士兵,背到自己瘦弱的背上,一溜小跑的消失在人群里。

  李弘望着他的背影,突然之间泪如雨下。他捡起地上的战刀,从敌人的尸体上拽出小斧,向人多的地方杀去。

  田静坐在王进的尸体旁边,他痴呆呆的坐着,望着跟随自己十几年的部下,任由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他仿佛已经忘记了眼前血腥的战场,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一起聚首欢笑的岁月。

  乌延望望杀声震天的卢龙塞,望望逐渐西沉的落日。他转头又看看已经烧成一片焦黑的梅山,他想到了胖子素利。这个白胖子一直不给他好脸色看。如今死了,随着一把大火烧成了灰烬,他倒有点想他了。

  “传令,今天大军连夜攻城,誓死拿下卢龙塞。”

  熊霸赞赏的点点头。这个乌延的确有勇有谋,胆识过人。那个大王倒不是白叫的。如今汉军疲惫不堪,根本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士兵得不到休息,给养得不到补充,饭也吃不上嘴。反观己方,士兵士气高涨,体力尚可支撑,人员预备充足。今天如果不趁机拿下主城墙,的确有些浪费机会了。

  “传令,在城下点燃三十堆篝火,杀牛烤肉。”

  “命令全军士兵轮流吃肉休息,轮番攻城,今天不拿下卢龙塞,我们就都死在这里算了。”

  突然,卢龙塞上空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战鼓声。鼓声犹如惊涛骇浪一般,重重的撞击在攻击者的心上。

  乌延和熊霸顿时紧张起来,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惧和震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