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160 2005.07.19 15:07

    慕容风的二支偷袭铁骑为了防备敌人迅速组织起来展开反击,他们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大营中间,然后铁骑分成几十股小队,向大营四处穿插包围。

  铁骑大军速度奇快,士卒们个个以一当十,骁勇善战。柯最的大营很快陷入了疯狂地厮杀中,到处都是杀声,惨叫声,战马的嘶鸣声。在漆黑的夜里,根本分不清哪是敌人,哪是自己人。

  由于柯茸的疏忽,负责警戒下半夜的二千士卒虽然整装待发,但绝大部分士卒都睡在了马腹下。他们太疲乏了,夜里又被多次惊醒,人人浑身乏力,无精打采。要求士卒连续几个时辰站在马旁,的确不容易。既然柯茸不闻不问,其他首领自然是装作没看见了。

  柯最的随意,柯茸的纵容,最终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虽然依旧有一部分士卒及时发现了敌人的冲锋,但已经与事无补了。被惊吓的二千多匹战马首先炸了营,它们四处奔逃,肆意践踏。二千多名士卒死得非常惨,他们绝大多数是被自己的战马踩死的、撞死的。还没等侥幸生存下来的士卒找到东南西北,随后冲进大营的慕容风铁骑已经呼啸而来,更多的士卒被飞奔的战马践踏踩踹,惨不忍睹。柯最的大军很快就损失了一半,败局已定。

  在军帐内熟睡的将士们被厮杀和混乱的叫喊声惊醒了。他们有的抓起武器慌里慌张地冲出营帐,有的还在穿衣服找武器,有的三五成群向马圈跑去,大营里混乱之极。士卒找不到自己的首领,首领们也找不到的士兵,只好各自为战。相当多的士卒尚在睡梦中就被敌人砍下了头颅,割断了咽喉。

  慕容风的铁骑遵照军令不和敌人多做纠缠,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包围敌军,冲乱敌军,然后再予以歼灭。

  铁狼的箭就象长了眼睛一样又快又准,在黑夜里犀利无比,箭箭穿心。公孙虎高大魁梧的身躯在人群中特别显眼,他挥舞着硕大的斧头,将一个又一个无辜生命硬生生地夺去。乌豹矫健的身影在敌兵中象豹子一样灵活自如,右手长刀,左手短剑,件件都是招人魂魄的利器。宇文伤面狭上的刀疤在夜色里看上去分外的狞狰恐怖,他手上的狼牙棍有六十斤重,捱到了非死即伤,决无逃生的可能。骛梆因为杀了太多的人,从他的脸上已经看不出愤怒或者悲伤,他只是机械的用战刀左劈右刺,坚决而无畏的一直向前。

  铁骑士卒们往来飞驰,长矛大刀挥舞得象风车一般,敌兵头颅纷飞,鲜血四射,一个个狼奔豕突,哭爹叫娘,个个都象没头苍蝇似的乱窜一气,任人宰割。

  慕容风手里拿着一柄血淋淋的战刀,徒步在中军大营周围寻找柯最。当年柯最的倒戈一击,差一点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多少士卒,多少爱将,拼着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给他杀出了一条血路,护着他逃出了奔牛原。

  他恨柯最,恨得咬牙切齿。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爱那些忠贞不渝地跟着自己的将士,爱自己的妻儿老小,可奔牛原一战,由于柯最的背叛,让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所有忠诚于自己的将士,他恨啦。

  李弘上次在马嘴坡杀得酣畅淋漓,全然忘记了自己是慕容风的贴身侍卫,结果第二天被铁狼逮到骂了个狗血喷头,差一点没有挨拳头。幸好被公孙虎乌豹几个人撞见,他们威胁了铁狼几句,铁狼才悻悻作罢。这次他不敢乱跑了,乖乖地跟在慕容风后面,遇什么杀什么。慕容风半天没有砍倒一个敌人,十分生气,大声骂道:“人都给你杀了,我杀什么?离我远点。”

  柯最被惊天动地的厮杀声惊醒了。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慕容风劫营了,第二个念头就是逃跑。他从营帐的后面匆忙跑出来,看到了惨绝人寰的屠杀。慕容风的士卒在毫不留情的肆意屠杀着自己的族人。柯最的心在滴血,但他已经回天乏术,只有逃跑了。他知道自己一旦被慕容风抓到,会死得非常难看。他在战场上抢了一匹马,趁着大营里混乱不堪的时候,独自逃命去了。

  体力和士气都遭到沉重打击的虎部落士卒,面对夜色中滴着鲜血的大刀,往来奔驰的铁骑,凶神恶煞一般的杀红了眼的铁骑,多数人选择了跪地投降。只有少数负隅顽抗的士卒和铁骑进行着殊死搏斗,结果他们很快就被宰杀在了鲜血四溢的战场上。

  半个时辰后,战斗结束。

  慕容风没有找到柯最,虽然他非常遗憾,但柯最和他的虎部落算是彻底完了。柯最的军队前后被慕容风消灭了八千,虎部落的主力死伤殆尽,他这个中部鲜卑的大人手中没有了实力,离死也不远了。

  此役基本上全歼了柯最的五千兵马,只有柯最和几百名士卒趁乱逃脱了,而慕容风一方只损失了五百多人。

  慕容风迎着初起的朝阳,负手而立。

  李弘站在他的旁边,一脸的崇拜。他觉的英雄就是英雄,连站着思考的身姿都非常具有魅力。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象老狼,虽然据他自己说也是鲜卑人中响当当的角色,可他就没有慕容风的这种纵横天下,舍我其谁的气势。学都学不来。

  铁狼、公孙虎等人纵马飞驰而来。

  “大帅,还是没有柯最的踪影,估计是趁乱逃了。这个孬种,狡猾得象草原上的狼一样。”铁狼一边飞身下马,一边大声说道。

  慕容风高兴地笑道:“他失去了军队,已经无法在鲜卑国立足。暂且留他一条狗命。”

  “大帅神机妙算,天纵之才,柯最那只狼岂是对手?”宇文伤一脸的汗水和满身的血腥,眼睛里闪烁着大胜之后的兴奋和激动,“大帅,我真服了你,仗还能这么打,一夜下来,虎部落的大军被我们拖得精疲力竭,一战而亡。”

  “跟在大帅后面打仗,就是痛快。有大帅的运筹帷幄,我看很快就可以击败和连,重振我们鲜卑人的雄风。”乌豹自信地说道。

  慕容风笑容满面,对自己的几个部下摇了摇手,“不要吹捧了。这次能够取得大胜,豹子的功劳最大,扰敌的主意就是他出的。”

  铁狼几人先是迟疑了一下,好象要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然后几人把目光投向了面色微红的李弘,一脸的不相信。这个傻乎乎的汉人小子,怎么看,也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会想出这么绝的计策?

  “大帅,你说是他?”铁狼指着李弘道。

  慕容风点点头,“也许,你们有些不相信。不过回想当年,我给大王出谋划策的时候,也就这么大年纪。豹子很聪明,将来是个打仗的料。”

  “大帅,他只是乳臭未干的毛孩子,怎能够跟你相提并论?”铁狼急忙说道。

  慕容风望着窘迫的李弘,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眼神:喜爱,期待,同时也夹杂着一股忧虑和担心。

  “最初,我打算在野雁围阻击柯最部队,然后由今天到达野雁围的熊霸和灵狐部落的段松,各自率部从南北两个方向实施夹击。虽然战术上比较稳妥,但伤亡是无可避免的。虎部落的军队勇猛善战,要想吃掉它,非常不容易。豹子提议夜袭,这很有吸引力,我也不是没想过,但难度非常大。如何才能让柯最放松警惕?豹子想了个疲兵之计。这是一着险棋,一旦时机掌握不好,很可能就把自己陷了进去。这次如果不是柯最白天督军急行,造成士卒极度疲劳,我们成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大帅洞察先机,料敌如神啊。”铁狼衷心地赞叹道。

  “我一向不喜欢兵行险着,一旦赔进去,就是覆没的命运,但豹子非常有信心,所以我决定赌一把。结果我们赢了。赢了好啊,可以解决一系列棘手的问题了。许多摇摆不定的部落,看到我们轻松的击败了柯最,恐怕再也不敢对我两面三刀了,尤其是那个长鹿猪。”

  慕容风看到李弘疑惑的表情,随口解释道:“长鹿猪就是长鹿部落的大帅阙居。”

  李弘听到这个“猪”字,感觉非常熟悉,好象在那里听到过似的。忽然他想了起来。

  “大帅,当日在死牢里,那些自相残杀的士卒里有一个人在临死前说了一个字,就是这个“猪”子。原来阙居大人和你是商量好的,怪不得我们轻轻松松的就从虎洞里逃了出来。“李弘笑道,“那些士卒临死前一定非常痛恨阙居骗了他们,所以到死都记着他,骂他是猪。”

  慕容风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至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