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二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576 2005.08.17 07:36

    两天后,部队到达飞云山。此处距离鲍丘河五十里。越过鲍丘河,再向东北走一百五十里,就是渔阳城。

  “羽行兄,你说的援军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按照路程计算,他们应该比我们先到才对。”李弘望着正在逐渐变绿的大山,担心地说道。

  鲜于辅没有做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援军到现在还没有到达飞云山。这是他和阎柔当初约好的会合地点。

  “你说的那个广阳郡的兵曹掾史阎柔非常厉害吗?”

  “阎柔阎子玉和我一样,都是渔阳人。他自小父母双亡,随几个乡邻一起参加了马帮,在草原上讨生活。乌丸人,鲜卑人,匈奴人他都非常熟悉,会讲他们的话。阎子玉武功好,擅长骑射,可以左右开弓,箭无虚发。他为人仗义,讲信用,劫富济贫,是条好汉,在草原上人们都叫他火烧云。”

  “为什么叫火烧云?”李弘奇怪地问道。

  “阎柔喜欢穿一件火红色大氅,在草原上他带着自己的兄弟们象云一样的来去如风,所以有这么一个外号。”

  李弘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回头问站在身边的雷子:

  “你认识这个火烧云吗?”

  “在北疆他和胡子一样,非常有名气,手下有几十号人。几年前听说他突然不干马贼,带着弟兄们回大汉国谋生去了。原来是做了大汉国的官。”

  “胡子认识他?”

  “我不知道。马帮之间一般互相都不认识,各干各的。”

  李弘笑起来:“真想马上见到他。”

  阎柔果然是一条好汉。身躯高大魁梧,比李弘还高一点,一张棱角分明,坚毅刚强的脸,一双深沉的眼睛里闪烁着机智和凶猛。也许是自小就混迹江湖的原因,他比同年人明显的多了一份沧桑和成熟。

  李弘和他一见如故,彼此惺惺相惜,立即就熟悉起来。和鲜于辅比起来,阎柔的性格开朗豪爽,为人粗旷不羁。鲜于辅就显得内敛稳重,彬彬有礼得多。

  “潞城和雍奴的援军集结得太慢,步兵又多,实在是快不起来。”阎柔和李弘他们见面之后,立即解释来迟的原因。

  “子玉兄带来了多少部队?”李弘着急地问道。

  “广阳郡骑兵六百。潞城和雍奴城有骑兵两百。三地的步兵加起来有一千人。”随即阎柔把两城的带兵县尉窦峭,章循叫过来。两人看到传言中的豹子比阎柔还小,脸上都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

  “比不上你们右北平郡人多势大,一出手就是两千骑兵,厉害。”阎柔笑着说道。

  李弘苦笑,“为什么这么少?”

  “各地的郡国大人都不相信渔阳城能够守得住,所以把主要兵力都放在坚守各自的城池上。按惯例,胡人的部队深入到内地后,因为担心部队的补给跟不上,一般在内地停留的时间都比较短。一旦他们攻打城池受阻,就会在城池附近的乡村大肆掳掠一番,然后就撤回去。所以各地的大人对出兵支援一事,都不是非常积极。”鲜于辅在一边小声解释道。

  “难道乡村百姓就不是大汉子民吗?”李弘气愤地说道,“没有他们种粮食织布,城里人早就饿死了,冻死了。”

  “子民,还是想想如何渡河作战,不要生这些无谓的气了。渔阳城的百姓还在盼着救兵呢。”鲜于辅立即小声劝道。

  李弘愤怒地踢了一脚地上的杂草,大声吼道:“出发,到鲍丘河去。”

  郑信的斥候队士兵陆续返回。带回来的消息都不好。

  慕容绩的大军狂攻渔阳城南门。熊霸的部队已经到达渔阳城东门,正在展开攻击。裂狂风率领五千大军到达广平后,已经出城,正在沿着鲍丘河往渔阳而来。

  城内四千守军在刺史大人刘虞,渔阳太守何宜,都尉田楷的带领下,死守城池。双方损失都比较大。

  敌人的斥候密布在鲍丘河沿岸,要想悄悄渡河几乎就是不可能。

  由于刺史大人刘虞的授权,军司马李弘全权指挥这支四千多人的部队。李弘在部队行进途中,以阎柔的六百骑兵为前曲,以鲜于辅的四百骑兵加上雍奴城潞城的两百骑兵,六百骑为后曲。以里宋为军候,窦峭,章循为左右屯,领一千步兵跟在骑兵后面。

  郑信飞马赶来。

  “大人,据此二十里有一个地方适合部队渡河。那里地形比较隐蔽,水流也缓,只是河面稍宽一些。但敌人的斥候对那里看得很紧,不可能做到秘密渡河。”

  李弘点点头,随即对传令兵喊道:“把长敬老伯请来。”

  阎柔望着田重,眼睛瞪得多大。李弘的部队里还有这么老的兵。鲜于辅赶忙小声对他解释了一下。阎柔收起轻视之心,眼内闪出对田重的敬佩之色。

  “老伯,渡河的船只你们后卫屯已经找到了吗?”李弘笑着说道。

  “大人请放心。船是有,但数目太少。部队人多,至少需要一天的时间。”田重很慎重地说道。

  “渡河时间这么长,肯定会暴露形迹。突袭恐怕很难实现。”鲜于辅对李弘说道。

  “我们可以先派两三百名士兵,在河岸一带对敌人的斥候实施攻击,肃清他们的暗桩。”阎柔在一边出主意道。

  李弘没有吱声。他从怀里掏出地图,看了又看,然后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问身边的郑信道:“守言(郑信的字),这里可有渡口?”

  “有。此地距离渔阳城六十里,胡人非常注意这里。”

  “请里军候来。命令部队,进入山林驻扎休息。老伯准备船只,我们明天渡河。斥候队立即散开,肃清二十里范围内的敌人。”李弘随即连续下达命令。

  里宋飞马赶来。

  “长忆兄,你立即带部队连夜赶到这个渡口。”李弘指着地图说道:“到了那里之后,把声势造大一些,把帐篷多扎一些,积极做出准备渡河的姿态,吸引敌人斥候的注意力。只要敌人的斥候汇集到你那里,大部队就从这里开始渡河。”

  里宋连连点头。

  鲜于辅赞叹地说道:“大人这个调虎离山之计确实高明。附近的敌人会被里军候的部队诱离这个区域,这比派部队搜杀他们容易多了。”

  “此次救援渔阳城,主要靠骑兵偷袭,步兵暂时没有用武之地。但是如果步兵参予渡河,过河时间会更长,这会严重影响部队的行进速度和隐蔽性。所以我想让他们去诱敌,去麻痹敌人,转移敌人的注意力,掩护大部队秘密渡河。你们认为怎么样?”李弘问站在四周的鲜于辅,阎柔和赵汶,田重几个军官道。

  大家都信服的连声赞同,无人提出异议。

  “可有什么要补充的?”李弘再次问道。

  “明天骑兵全部过河之后,后卫屯是随主力前进,还是带着船只逆水而上,与里军候会合?”田重问道。

  “随主力走。现在部队人数少,多一个骑兵战士都是好的。长忆,你派一个百人队留下。我们过河后,让他们带着船只去和你们会合。”

  “大人,我们什么时候渡河?”里宋接着问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后天凌晨我们将展开行动。一切顺利的话,后天下午鲍丘河附近就看不到敌人的斥候了。到那个时候,你们立即渡河,连夜赶到渔阳城和我们会合。”

  李弘望着里宋,笑着说道:“长忆,立即出发吧。六七十里路,部队急行军也要三个多时辰。你要切记,声势一定要大,一定要让敌人误认为你们是援兵主力。”

  “大人放心。下官告辞了。”里宋躬身施礼,飞身上马而去。

  慕容绩望着杀声震天的渔阳城城楼,眉头紧锁。

  部队自从围城以来,断断续续已经连续攻打了七天,损失达到了两千多人。而熊霸的部队却拖拖拉拉,磨磨蹭蹭,直到昨天才赶到渔阳城。

  “熊霸在东门攻击如何?”慕容绩问身边的小帅慕容麟。

  “回大人,猛烈,非常猛烈。熊霸大人今天把所有的部队全部调了上去,好象今天打不下渔阳城誓不罢休似的。”

  “按计划,他的部队四天前就应该到渔阳,会合我们同时攻打渔阳城的东门和南门。但他行动迟缓,延误战机,害得我们白白损失了许多人马。回头拿下渔阳城,看我不找他麻烦。”慕容绩怒气冲天地说道。

  “大人,守东门的是渔阳郡都尉田楷。这个人非常厉害,过去和乌丸人,和我们都打过战,彼此互有胜负。熊霸碰到他,肯定是一场激战。不用大人找他麻烦,田楷就够他麻烦的了。他去年在卢龙塞被一个姓田的打得全军覆没,这次又碰到一个姓田的,估计也讨不了什么好。”慕容麟心灾乐祸地说道。

  “汉人在平原上打不过我们,就龟缩在城内死守,没出息,一群窝囊废。早知到渔阳城这样难打,我就不来了。死乞白脸地求慕容风,就讨了这么一个好差使,真是晦气。”慕容绩想起自己低声下气,厚颜无耻地求着慕容风,想起慕容风那张盛气凌人的脸,他就气不大一处来。

  骄横跋扈的,神气什么,落魄的时候还不是象一条狗一样,被人打得四处逃窜。要不是知道这趟入侵大汉国油水足,谁会去求你?等我打下渔阳城,财物女人捞足了,看我拽你个屁。

  慕容绩和慕容侵对慕容风非常有意见。他们三人都是同一个部落,都是一个祖宗。在去年的内乱中,两个人在最后关头都倒向慕容风,联合东部鲜卑大人弥加,一起干掉了红日部落的大军,对鲜卑国的稳定出了大力。可事后,不但大王和连没有赏赐他们,就连慕容风都对他们爱理不理。两人虽然心里有鬼,不好明着去要赏赐,但心里却恨透了慕容风。

  这次慕容风发动对大汉国的入侵,中部鲜卑上千的部落都积极要求参加。这可是美差。每次鲜卑人攻打大汉国,都能满载而归,大发横财。大汉国富裕啊,随便烧杀抢掠一番,得来的财物就够一个普通部落生活一年半载的。所以慕容绩慕容侵忍受不了巨大财富对他们的诱惑,厚着脸皮,亲自到火云原拜访慕容风。

  慕容风总算给了他们一个同宗的面子,答应补偿他们去年在星梦原大战后失去的损失,让他们组织大军率先攻占渔阳城。城内一切财物,女人小孩都是他们的战利品。兴奋,兴奋啦。两人高兴得眉开眼笑,乐呵呵地回到部落,各自召集和自己关系密切的部落首领,凑起了六千部队。随即他们和土狼部落的两千大军在白檀城会合。八千人一路狂奔,直接杀到了渔阳城。

  没想到事情远远出乎他们的预料。失去了战马的草原骑士,也就失去了赢取战斗胜利的优势。虽然他们也做了准备,预备了大量的攻城器械,但马背上的民族对攻城的确不是非常擅长。结果久攻不下,士兵们士气大损,成了僵持之局。

  慕容绩心中有些不安。

  去年卢龙塞的惨败彻底击碎了鲜卑人不败的神话。

  自落日大战,鲜卑国大胜以来,这是八年来鲜卑人首次遭到的惨败,而且是全军覆没的惨败。虽然卢龙塞的汉人守军也是全军覆没,但人家才两千多人不到,而己方是乌丸族和鲜卑族的联军,一万一千人。实力如此悬殊,胜负却如此令人难以置信。难道上天已经不再眷顾勇敢的鲜卑人?

  卢龙塞大战,不但重重打击了鲜卑人的自信,同时也造就了一个横空出世的英雄。这个人汉人叫李弘,胡人叫豹子,就是这个人在已经败走的鲜卑人身上,狠狠地剁了一刀,让鲜卑人第一次尝到了全军覆没的痛苦。

  慕容绩熟悉他。去年慕容风逃离虎洞时,他的名字就开始出现在鲜卑人的嘴里。等他逃离鲜卑时,他已经是轰动北疆的传奇式人物了。

  这个人已经成了鲜卑人的噩梦。难道就是他夺走了上天对鲜卑人的眷顾?

  “大人……”

  突然一个急促的声音打断了慕容绩的胡思乱想。他霍然惊醒,回头望去。

  “大人,卢龙塞的豹子已经率军到达鲍丘河,距离渔阳城六十里。”

  慕容绩脸色大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