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四十四节(中)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207 2006.03.17 09:15

    他认为颜良看上杨凤的妹妹,如果不经对方同意直接占为己有是不应该的,自己也不会同意,更不会把人当做物品来任意赏赐。但现在给赵云直言不讳地指出自己的错误,李弘顿时感觉自己一点都不了解这个国家,对大汉律的许多条款更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的脑子真的坏了?

  李弘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大汉朝的人。难道说,一个人失去记忆,竟然失去的这样彻底,这样充满悖逆?

  他闭上眼睛,努力把思维深入自己的脑海里,妄图寻找过去的记忆。

  一团火,一团冲天大火在脑海里瞬间炸开。突然间,他失去了所有的听觉,失去了所有的意志,他好象看到了什么,好象听到了什么。他极力去听,极力去看,内心的期盼和兴奋令他浑身剧烈地燃烧了起来。

  他看到了铁狼,看到了公孙虎,看到了小刀,看到了姬明,看到了田静,看到了里宋……

  耳际突然传来轰然一声巨响,李弘霎时惊醒。

  赵云正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卷掉到地上的竹简。

  屋内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

  “子龙,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做?”李弘轻轻问道。

  赵云茫然地望着屋中的火盆,默然无语。

  ====================

  湛蓝色的天空上,洁白的浮云优雅地舒展着美丽的身躯。柔嫩的太阳终于露出了笑脸,和身边的白云欢快地嬉戏着。

  大雪在逐渐化去,大地就象一幅斑驳陆离的黑白泼墨画,意境深远而宁静。

  大军已经进入邯郸城三天了,一切井然有序。

  张郃悄悄地推开房门。

  李弘正在伏案疾书,闻声抬起头来,笑道:“俊乂(读义),你今日不是巡城吗?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快坐吧。”

  张郃站在桌案前,双手捉着马鞭,没有说话。

  “看到子龙了吗?他是不是又去蹓马了?你坐啊。”李弘一边写着,一边自顾自地说着。

  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抬头仔细看去。“有事吗?”李弘诧异地问道。

  张郃神情犹豫,半天没有说出来。李弘放下手中的笔,慢慢走到张郃面前,望着他。

  “大人,虎头……”

  李弘很耐心地等着他继续说完。

  张郃迟疑了一下,缓缓说道:“虎头刚才把杨凤的家小送出了城。”

  李弘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吱声。虎头瞒着自己把杨凤的家小送走,应该情有可原。他喜欢杨凤的一双孪生妹妹,偷偷把她们送走也未尝不可。他能理解虎头。自己也曾想过把所有黄巾将领的家小都放走,虽然这个主意给赵云义正言词地抨击了一番,但他念念不忘,总想换个方法把他们放了。

  李弘突然想到一件事,脸色大变。

  他立即问道:“俊乂,杨凤的家小是走出城的,还是子善用马车送出去的?”

  张郃吃惊地看了一眼李弘,说道:“大人也想到了?”

  “她们是走出去的?”李弘问道。

  张郃点点头,小声说道:“我怀疑城外有人接应,所以想来问大人一声,要不要围捕一下?”

  “你自己可以做决定的事为什么要来问我?”李弘返身拿起摆在案几上的战刀,大声问道。

  “我以为这是大人故意安排的,所以……”张郃小心翼翼地说道。

  李弘笑起来,他拍着张郃的肩膀说道:“俊乂做事稳健,思虑慎密,将来成就必定非凡。”

  张郃脸一红,赶忙说道:“大人谬赞了。”

  ====================

  赵云,弧鼎,弃沉三人带着六百黑豹义从飞一般冲出城门。

  李弘带着张郃,文丑以及一百巡城骑兵跟在后面。

  三里外的山包上,颜良面色悲伤,驻马而立。他望着旋风一般从身边疾驰而过的黑豹义从,双眼内竟然罕见地露出一丝柔情。

  李弘站在远处,指着颜良对身边的张郃,文丑说道:“子善尚是独身?”

  张郃赶忙答道:“是的。子善兄弟死得早,家里就剩下他一个儿子,他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一直没有娶亲。”

  “他不是做过亭长,里长,有秩嘛,在这之前也是中山国府的门下贼曹,怎么连房媳妇都娶不起?”李弘奇怪地问道。

  “虎头大哥的父亲生病卧床多年,他的一点秩俸都给他父亲治病了。去年他父亲去世,也花了不少钱。他除了那把刀,身无分文。这次我们离开奴卢,留给他母亲的钱还是我们兄弟几个给他凑的。他还欠我钱呢?”文丑答道。

  李弘笑起来,远远喊道:“子善,子善,你过来,随我们一起到前面看看,免得出什么意外。”

  颜良打马跑过来,下马跪下请罪。李弘看他一脸沮丧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

  张郃和文丑本来都十分担心李弘会处罚颜良,现在看到李弘很高兴,根本就没有处罚颜良的意思,顿时放了心。

  “子善,起来吧,我又没有怪罪你,请个什么罪。快起来。”

  张郃,文丑翻身下马,把颜良拽了起来。

  李弘问道:“子善,听子龙说,你喜欢那一对孪生姐妹,为什么不把她们留下?”

  颜良脸一红,没有做声。

  张郃趁机说道:“那日子龙已经代子善向大人说了此事,但大人迟迟没有回音。子善担心两个姑娘会被砍头,所以一起放了。”

  李弘立即听出张郃的弦外之音,他用马鞭指着张郃说道:“俊乂,你这是怪罪我了?”

  张郃笑道:“下官绝无此意。”

  “你们几个家伙,整日泡在一起,不是打架就是闹事,这次还给我捅篓子。回头找点事给你们做做,免得闲得慌。”李弘无奈地摇头苦笑道。

  几个人上马带着部队一起往前飞驰。时间不久,就看到一个黑豹义从飞速赶来。

  “大人,我们围住了杨凤家小。”

  李弘立即问道:“可有动手?”

  “按照大人的命令,只围不攻。”

  “可有接应?”

  “有三十多骑,实力不可小觑。”

  李弘随即对后面的士兵招招手,大声说道:“我们速速前往。”

  突然他想起来什么,对张郃,文丑说道:“把子善绑起来,我们耍耍苦肉计。”

  张郃,文丑,颜良都不解地望着李弘。后者大声问道:“耍什么苦肉计?”

  张郃马上明白过来,他促挟地看了一眼文丑,小声道:“快绑,快绑,等一下有热闹了。”文丑随即醒悟过来,两人随即合力将颜良捆了个结实。颜良马上反应过来,他哭丧着脸对李弘说道:“大人,给个面子吧,这事传出去笑死人了。”

  李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你私放朝廷重犯,触犯天条,是死罪,你知道吗?这算便宜你了,兴许还能给你赚两个媳妇。快走。”

  张郃和文丑大笑起来。

  ====================

  杨凤没有跟随张燕回真定城。

  张燕为了结束黄巾军的权利争斗,消除黄巾军的内部矛盾,摆脱黄巾军所面临的危机,在杨凤,王当等人的帮助下,很快坐上了黄巾军大帅的位子,但他为了牢牢抓住黄巾军的大权,竟然出手杀死了黄巾军的元老级人物五鹿大师,捕杀了五鹿大师的几十个太平教弟子,这令白绕,杨凤和一些首领非常不满。他们拒绝跟随张燕回常山,纷纷率残部抄近路撤回了太行山。

  杨凤的部队在瘿陶大战中损失巨大,仅仅撤出了两万四千多人。他命令手下带着部队迅速进驻距离太行山最近的中丘县城,自己带着几十骑昼伏夜行,赶到邯郸城外,准备伺机解救自己的妻儿家小。

  在城中流民的帮助下,杨凤的手下顺利混进邯郸城,找到杨凤的妻子和两个妹妹。杨凤的孪生妹妹叫大凤小凤,都很聪明。她们知道官军看得紧,根本没有逃出府的可能。两人看到颜良很喜欢她们,总是主动来找她们聊天,安慰她们,于是有心利用他。两人主动找到颜良,跪求他的帮助,只求能把嫂子和两个侄子送出城,事后姊妹两人任由颜良处置。颜良等了几天都没有等到李弘的赏赐,心里正没底。眼见姊妹两人泪水涟涟的可怜样子,心里一软,就答应了。颜良把她们送出城外三里之后就和她们分手了。两位姑娘遵守诺言要留下。颜良说,算了,都走吧。事到如今大人更不会把你们赏给我了。如其留下来砍头,不如回太行山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