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十八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693 2005.11.22 12:30

    李弘被颜良从睡梦中推醒。

  他同时接到了两个消息。风云铁骑的斥候传回来的消息说黄巾军张白骑率领二万士兵突然离开黄巾军大营,快速向巨马水方向移动。鲜于辅从城中传来消息,城外黄巾军正在收拾东西,有撤军迹象。但是冀州方面没有任何消息传到幽州。

  “守言呢?”李弘坐在篝火边摊开地图,问颜良道,“是他送来的消息吗?”

  “郑军候急匆匆就走了,说亲自去看看。”

  “雷子有消息传来吗?”

  “没有。”

  “立即派人去找雷子,一定要他打探清楚,褚飞燕的部队是不是过河了。”

  颜良转身飞跑而去。

  田重从火堆旁边坐起来,指着颜良的背影说道:“子善脚步重,跑起来象牛一样,吵死了。”

  李弘笑道:“老伯,黄巾军要跑了。”

  “跑?往哪跑?”田重疑惑地问道,随即反应过来,兴奋地说道:“张牛角要撤军?”

  “是的。冀州方面肯定打起来了。褚飞燕只带来两万部队,显然是来接应张牛角撤过巨马水。”

  “我们打不打?”田重立即问道。

  “打,一定要打,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把张牛角的部队消灭在巨马水以东。”李弘笑道,“张牛角还剩下五万多人,如果他和定兴渡口的孙亲褚飞燕部会合,就会达到十万人。这十万人都是黄巾军主力,我们根本没有能力打,只能任由他们离去。所以,我们一定要在他们会合之前,打掉张牛角。”

  “吃掉张牛角,黄巾军兵力剧减,我们就可以兵不血刃地收回范阳和北新城。否则,今年冬天我们不可能收回这两座县城。没有几万部队,根本打不下来。”

  田重望着李弘被火烤得红扑扑的脸,担心地问道:“但是张牛角还有五万多人,很难打的。不会是张牛角玩什么花样吧?”

  李弘笑起来。他冲着田重竖起大拇指,“老伯高见。张牛角果然有花样。他想吃掉我们。他这个花样玩得好。”

  “哦。”田重奇怪地问道,“为什么?”

  “他的部队如果抱成一砣,时刻防备我们骑兵突袭,我们真还没有办法。这就象一群野狼围住一群野牛,野牛围在一起,都把角对着野狼,野狼也只好悻悻然调屁股走路。”

  “但现在张牛角想报仇,想挖个陷阱吃掉我们,机会就来了。”

  “子民,你肯定?”田重虽然很佩服李弘的才能,但看到他好整以暇地坐在火堆边,和自己随意地闲聊着,好象开玩笑一样,不禁有点怀疑。

  李弘大笑起来,非常开心的大笑起来。

  风云铁骑现在的位置就在巨马水和涿城中间的九里亭。

  九里亭是一处地势平缓的丘陵地带,山不大,树不多,既适合步兵展开阻击,也适合骑兵展开冲锋。

  李弘决定把战场放在这里。

  李弘认为,张牛角派张白骑带二万人先行,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诱使风云铁骑来攻。双方一旦纠缠,他的后续部队快速赶上,包抄围歼。二万黄巾军主力在准备非常充分的情况下,抵挡骑兵军一个多时辰的冲杀还是绰绰有余。

  斥候传来的消息也证实了李弘的猜想。张白骑的部队和张牛角的部队相距四十里,两军行军速度很快。

  “胡子和燕无畏的部队现在在什么位置?”李弘回头问道。

  郑信立即策马走到他旁边,说道:“胡子的部队在济坪,燕无畏的部队在墩屯。按照大人的要求,他们一个跟着张白骑,一个跟着张牛角,一路设置路障,迟滞两军的行进速度。”

  “涿城可有消息?”

  “没有。不过,鲜于大人,阎大人和我们交情不薄,他们一定会答应大人的请求,率军跟随张牛角出城。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两位大人应该看得出来。”郑信很自信地说道。

  李弘微笑点头道:“羽行兄和子玉兄一定会如期而至。雷子回来了吗?”

  “还没有。不过好消息是褚飞燕的军队一直还在巨马水对岸。”

  “守言,你可派人反复查看了?”李弘追问道。定兴渡口的四万黄巾军一直是李弘的一个心病。如果他们其中有一部分部队悄悄离开渡口,东上接应张牛角,从背后突袭风云铁骑,那就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了。

  郑信肯定地点了点头。

  “褚飞燕和孙亲两军分驻巨马水两岸,相比较两军行动的隐蔽性而言,褚飞燕的部队更好一点。所以你务必派最好的斥候悄悄渡河,密切注意他们的动静。”李弘心里总是隐隐约约不安,于是再次嘱咐道。

  “你放心,我会派人盯牢的。”

  “伯玉……平山(铁钺的字)……”李弘看到鲜于银和铁钺纵马飞驰而来,举手叫道。

  “大人,这里就是我们燕赵曲的战场?”铁钺问道。鲜于银驻马而立,四下张望。

  “对。这地方不错,我们的脚下就是九里亭的入口处,一个小山岗。前面三百步是九里河,现在是枯水季,河里没有什么水。这里整体上形成了坡形地势,适宜阻击。”

  “我们一个步兵曲阻击张牛角三万人,是不是太少了一点?”鲜于银问道。

  “鲜于大人和阎大人的部队马上就会赶到。你们占据地形优势,把张牛角死死地缠在这里。我们骑兵主力在十里之外的九里亭出口突袭张白骑,一旦将其彻底歼灭之后,我们就从九里河两侧包抄过来,围住张牛角,让他插翅难飞。”

  铁钺高兴地打了鲜于银一拳,大声叫道:“伯玉,这下子你可以过足杀人瘾了。”

  鲜于银没好气地笑道:“除了你们马匪,谁会杀人为乐。”

  李弘还是把马城的事告诉了鲜于银。他觉得鲜于银是兄弟,这些容易产生误会的事还是说清楚的好。假如因为这些小事影响了军候们的团结,耽误了打仗,那就不好了。

  鲜于银对铁钺的印象很深,过去鲜于银带部队剿匪时两个人还交过手。因为李弘的关系,加上他也立了不少战功,鲜于银也勉强接受了。对于匈奴人拳头,鲜于银就颇有微辞了。拳头做马贼的时间长,在代郡地面上做了不少案子,罪大恶极。李弘很伤脑筋,解释了半天。虽然拳头是个罪人,但他彪悍勇猛,如果一直在军队里杀敌建功,也算是赎罪了。现在这样的士兵到哪找去。没有士兵,怎么打败黄巾军?鲜于银就是不高兴,认为李弘失去记忆后,脑子有点不正常,为了扩充部队什么事都敢干,疯了。

  张白骑的部队快速越过九里河,进入九里亭地境。

  士兵们排成长长的队列,整齐而快速的行进在大路上。因为要离开这个越来越冷的北方,大家的神情都很轻松愉快。走在中间的几十部辎重大车,在士兵们的连拉带拽下,艰难地翻上了山岗。

  “张帅,风云铁骑的骑兵就在八里之外。”一位斥候飞马赶来,停在张白骑身边禀报道。

  “他们可曾设置路障?”张白骑问道。

  “没有。”

  张白骑皱了皱眉,挥手示意斥候再探。

  昨天,豹子军的前哨骑兵随处刨坑,在路面上丢弃巨型擂木石块,严重滞碍了部队的行军速度。到了夜里,黄巾军为了防备风云铁骑突袭,二万人分成两军,轮流值守上下半夜,轮流睡觉休息。

  今天,豹子军的前哨骑兵却突然改了性子,不但不设置障碍,还离他们远远的。

  张白骑心里有点犯嘀咕,但他还是命令部队悄悄加快了速度,和后面的主力部队拉大了距离。

  要做诱饵,就要做得象一些。

  对于张牛角设计要消灭风云铁骑,张白骑和左彦是坚决支持的。不仅仅是因为报仇,这还直接关系到黄巾军的生存问题。

  如果能在撤离涿郡之前,消灭幽州实力最强劲的风云铁骑或者重创它,幽州就没有可以威胁黄巾军的军队了。

  这样不但可以继续守住范阳和北新城,也可以堵堵手下的嘴,回到常山中山以后也不至于遭到许多人的冷嘲热讽,保留一点大帅的颜面。其次,因为幽州没有足够的兵力发动或者夺取范阳和北新城,黄巾军只需要留下少数军队就可以守住范阳和北新城,中山国也就无需派驻重兵把守,部队的主力就可以支援其他战场,可以专心致志,一心一意的和冀州的敌人周旋,进行决战。

  如果不打风云铁骑,就这样灰头灰脸地撤回去,大帅的颜面是小事,几万军队滞留在范阳,北新城是大事。因为黄巾军一旦撤过巨马水,李弘的铁骑,幽州其他郡国兵就会衔尾追来。他们不但要收回范阳,北新城,还要南下打中山国,给冀州官军以支援。所以黄巾军只能以重兵守在范阳,北新城,中山国一线,忍受腹背受敌之苦。没有重兵支援冀州战场,恐怕赵国,常山的黄巾军也要遭到重创,这样一来,黄巾军的处境就非常非常糟糕了。

  所以必须要和李弘的骑兵军决战一场,即使损失惨重也在所不惜。

  因为没有阻碍,也没有敌人骑兵骚扰,士兵们心里想着早点赶到定兴渡口和友军会合,又怕豹子军会随时出现袭击自己,所以越走越快,越走离后面的主力越远。

  中午士兵们也不休息,从口袋里掏些干粮,边走边吃。

  张白骑估计了一下部队和后军的距离,心里不由得非常着急。

  现在盼着风云铁骑出现,它却象幽灵一样,看不到影子。

  “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列队休息。” 张白骑大声喊道。

  你不出来,我还不走了呢?

  就在这时,从部队的后方,几个黄巾军的斥候打马飞奔而来,一路上不停地大呼小叫着。

  张白骑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窒息的感觉顿时充斥了全身,粗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他瞪大双眼盯着越来越近的斥候。

  “大帅在九里河被围。”

  张牛角站在九里河河堤上,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豹子李弘的风云铁骑到底出现了。

  对面的山岗上,几千官军依照地势,列队组成了一个纵深很长的巨大的防御阵势。全副武装的士兵们各执武器,严阵以待,密密麻麻的,一直排到山岗的后面。

  张牛角在迎风飘扬的五彩缤纷的战旗中看到了几面熟悉的战旗,有鲜于辅的,有阎柔的,他甚至看到了阎柔。阎柔骑在一匹火红的战马上,穿着一身火红的衣服,非常易于辨认。

  在九里河两侧的河堤上,河床上,河谷里,二里以外的地方,在隐约可见的无数面战旗的掩映下,在此起彼伏连续不断的号叫声的指挥下,数不清的风云铁骑军的战士们列成了八个冲锋方阵,做好了对黄巾军攻击的准备。

  黄巾军的传令兵骑着战马,在河堤,河床,河谷之间往来穿梭。

  “大帅,车阵已经布列完毕。”

  “大帅,密集防御阵势已经列队完毕。”

  “大帅,突击分队列阵完毕。”

  ……

  张牛角转目四顾。

  三万麻衣黄巾的黄巾军战士依托辎重车阵,在九里河两岸的河谷上,九里河的河床上,列成三百多个不同现状的小方阵,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防御阵势。在这块长宽各不足千步的狭窄地带,各个兵种的战士们按照不同的方位列队组合,显得既拥挤而又错落有致,稳丝不乱。

  士兵们虽然被围,但除了略现紧张之外,一个个精神抖擞,士气如虹。如果人有死志,的确无所畏惧。

  左彦从河床上驱马上岸,跑到张牛角身边,笑着说道:

  “大帅,一切准备妥当。”

  张牛角指指四周,感慨地摇摇头,望着左彦说道:

  “我们都说,如果这一战在九里河打,就非常完美。今天我们如愿以偿。”

  停顿了一下,张牛角又说道:

  “不知道李弘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们想着打他,他也想着打我们,就连战场都选在同一个地方。”

  “他很了不起。”

  左彦会心地笑了起来。

  “大帅是不是想见见他?”

  张牛角抬起头来,望着对面的山岗,望着山岗上火红色的黑豹大旗,摇了摇头。

  他高举双手,纵声狂吼:

  “擂鼓……”

  几十面大小战鼓霎时间同时敲响,低沉,猛烈,浑厚,激昂的鼓声冲天而起,犹如惊涛骇浪一般惊天动地。

  一直望着对面山岗的左彦,突然面色大变,他睁大了一双眼睛,发出了一声狂呼:

  “大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