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风云再起 第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693 2008.12.07 13:15

    公元187年5月。

  ===

  黄巾军首领张燕率军攻占晋阳城。

  天子接到告急文书之后,大怒,立即召见大将军何进。

  “朕上个月就让爱卿率军北上并州,但爱卿以各种借口,百般推托,迟迟没有渡河。如今蚁贼张燕已经攻占晋阳,并州形势愈发危急,爱卿还有什么话说?北军到底何时渡河?”

  大将军何进不慌不忙地躬身奏道:“陛下,大军随时可以渡河。”

  “那爱卿还等什么?”

  “陛下,臣在等粮草武器,还有十万民夫。如果现在渡河,大军还没走到太行山就要饿肚子了。”

  “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这些事怎么还没办好?”天子愤怒地叫道,“这些事都是谁在办?朕要罢了他。”

  何进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爱卿为什么不说?是不是爱卿的大将军府在督办此事?”

  “陛下,这些事本来都是太尉大人和太尉府督办。”何进奏道,“自从陛下罢了太尉张大人之后,太尉府的事就由尚书台掌管,所以……”

  天子神情一僵,顿时哑口无言,脸色非常难看。尚书台直接听命于天子,要降罪就是给自己降罪。大将军不阴不阳地顶了天子一下,让天子十分难堪。过去有什么事,天子可以找太尉顶罪,但现在没有太尉了,天子有什么过错,就找不到替罪羊了。

  天子恨恨地看着朝堂上暗暗窃笑的众臣,肺都气炸了。

  “崔爱卿,从今天起,你就是太尉。”天子猛地站起来,指着一脸惊愣的崔烈说道,“五天内,爱卿要保证北军渡过黄河。”

  ===

  天子怒气冲冲地走进尚书房,当着皇甫嵩和卢植等人的面,把大将军何进骂了一通,然后他指着皇甫嵩问道:“爱卿,为什么北军所需的粮草辎重至今还没有备齐?大司农拨给你们的钱呢?”

  “陛下,筹措五万大军的粮草辎重和征募十万民夫,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皇甫嵩回禀道,“从陛下下旨到北军启行,至少需要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一个月?”天子吃惊地说道,“如今才过半个月,晋阳就丢了,如果再过半个月,朕看不但太原郡,就连上党郡都要丢了。”

  卢植劝道:“陛下,此去并州有千里之遥,蚁贼张燕有数十万之众,大军的粮草和武器无论如何都要准备齐全,否则……”

  “那李中郎呢?李中郎不是带着十万大军直接北上了吗?”天子打断卢植的话,反驳道,“李中郎可以北上抗敌,大将军为什么就不行?”

  “陛下,正因为我们仓促迎战,粮草武器不济,才有三关之失啊。”皇甫嵩痛心疾首地说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操之过急。”

  天子给皇甫嵩顶得怒气上涌,他愤怒地拍了一下案几,大声说道:“这事你们不用操心了,让太尉府去办,你们只管打仗。”

  皇甫嵩和卢植互相看看,眼内掠过一丝忧色。两个人私自作主,暗中把调配给北军的粮饷和大量武器全部送到了西疆战场,如果此时把兵事移交给太尉府,这事立即就会暴露,两个人和尚书台的一帮侍郎马上就要丢官获罪,严重一点,可能要掉脑袋。

  “陛下打算让尚书台交出兵事权?”卢植瞅了瞅小脸涨得通红的天子,试探着问道。

  “不交。”天子叫道,“朕绝对不交。”

  “那这事……”卢植迟疑着问道,“陛下让太尉府督办,不是打算交出兵事权?如果双方要移交,恐怕还要耽误一两天时间。”

  “朕给你们气糊涂了,说错了,说错了。”天子挥手说道,“你们继续办,人手不够就从大将军府抽调。”

  “陛下,如果太尉大人极力要求……”皇甫嵩小心翼翼地说道,“依照大汉律,这兵事权由太尉大人和太尉府掌管,尚书台是不能插手的,如今情况特殊,陛下可以临时变通,但战事结束之后,陛下还是要把兵事权归还……”

  “朕上次就对你们说过,朕不会再把兵事权交出去。”天子冷冷地看着两人,威胁道,“你们最好不要劝谏朕,朕听着不舒服,心烦。”

  “至于崔爱卿那里,朕自会应付,最多不过免了他的买官钱。”

  天子不再理睬他们,拂袖出门。走到门口,他突然想起来什么,转身对两人说道:“你们私下带个话给大将军,他不到并州,我就不拜丁宫为司空。”

  =====================

  旭癸刚刚接到青石岸和薄落谷大败的消息,和连就到了凡亭山。

  “大王,你没事吧?”旭癸又惊又喜,把他扶进了大帐。

  “你还有多少人?”和连一句寒暄都没有,张口就问道。

  “我还有七千多人。”旭癸回道,“大王想干什么?”

  和连冷笑,“你说我还想干什么?”

  旭癸随即明白了和连的意思。鲜卑国的事,他一清二楚。和连在鲜卑国不得人心,想杀他的人多如牛毛,想夺他王位的人就更多了。如今和连大败,势当力孤,拓跋锋和律日推演、宴荔游三个鲜卑大豪随便哪一个都可以一口吃掉他,另立新王。

  既便这三个人不杀和连,但和连大败的消息马上就会传回弹汗山。现在和连不在弹汗山,手上又没有兵力,弹汗山不乱才是奇迹。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谁肯错过?

  旭癸迟疑不语。

  他是东羌人,虽然和和连的关系一向不错,但最照顾他的还是拓跋锋。他和匈奴的屠各族一样,都是拓跋锋的邻居,明里暗里都受到拓跋锋的威慑。就说这次出兵,名义上他们是接受了和连的邀请,但暗底里他们都受到了拓跋锋的威胁,不敢不出兵。屠各族的大首领虎王一心想做大单于,他借助此事还趁机和拓跋锋达成了一个密约,要不然他也不会派自己的亲弟弟九原旗王亲自出马。

  旭癸当然清楚拓跋锋心里想什么,所以他坐在和连的对面,茫然失措。

  和连想干什么?不就是想借助东羌人的力量迅速回到弹汗山,在失败的消息没有传回弹汗山之前赶回王廷,召集弹汗山所有忠于他的部落,捍卫王权。

  旭癸望着和连冷森森的眼睛,心里掠过一阵寒意。和连的厉害,他是知道的,说到心计和手段,草原上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这次失败,是不是和连的又一个诡计呢?拓跋锋虽然是一头狼,但和连却是狼王,他心里想什么,谁知道?和连大败之后,直接跑到凡亭山,跑到自己的大帐里,一副待人而噬的样子,是不是他早有准备呢?

  “旭癸,你是不是当心拓跋锋报复你?”和连忽然露齿一笑,问道。

  旭癸看到和连面露笑容,心跳得更厉害了。

  “拓跋锋心里想什么,你知道,我也知道。”和连泰然自若地说道,“我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信任他呢?”

  旭癸心跳遽然加速,眼睛里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丝怯意。

  “你把我送到灵武谷,我给你想要的所有东西,甚至拓跋锋的脑袋都可以。”

  =====================

  李弘听完郑信的禀报,俯身仔细看了看地图,一言不发。

  “鲜卑人正在急速后撤,我们应该追上去,一直追到凡亭山,不让鲜卑人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同时给鲜卑人造成我后续援军源源不断赶来的假象。”鲜于辅说道,“鲜卑人损兵折将,士气低落,看到我大军衔尾猛追,也许会一直撤过黄河。”

  “鲜卑人此时坚守凡亭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难道他们还想整军再来?”麴义不屑地笑道,“虽然我们的士兵连番大战,疲惫不堪,但鲜卑人也是一样,他们深入我大汉腹地一千多里,应该比我们更加疲惫。”

  “大人所顾虑的无非是我们的粮草和武器难以接济。”李玮说道,“我们两战过后,缴获了鲜卑人大量的牛羊和武器,短期完全可以保证大军需要。”

  “大人,下令吧,三万骑兵可以立即出发。”狂风沙大声叫道,“大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李弘抬头看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如果想全歼,我们现在就不能急于出兵。”

  “要全歼,只能指望董卓将军占据灵州,切断鲜卑人的退路。”徐荣指着地图上的灵州说道,“但董卓将军肯定还没到灵州,这个前后夹击的计策已经无法再用了。假如鲜卑人急速后撤,我们可能会失去尾追歼敌的机会。”

  “我觉得徐大人说的对。”谢明说道,“我们这么早就击败了鲜卑人,谁都不会想到,董卓将军也许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攻击灵州更合适呢?如果我是鲜卑人,现在想的就是怎样安全撤回草原,而不是继续留在黄河以南迟疑观望,难道他们还有什么指望吗?”

  李弘久久地看着地图上的灵州,惋惜地说道:“假如董卓将军此时占据灵州,鲜卑人就会全军覆没,和连也休想逃过黄河。”

  “出发吧。”

  ===

  “羽行,这里的事都交给你了。”

  李弘回头看了一眼整装待发的李玮,笑道:“仲渊,你留下,不要随军出发了。”

  “不行,我要跟你去。”李玮气愤地说道,“歼敌六万,我竟然连一个鲜卑人都没杀死,太窝囊了。你让弧鼎和弃沉离我远点,不要总跟着我,人都给他们杀了,我杀什么?”

  周围的人大笑起来。

  弧鼎伸手打了他一拳,笑道:“好,好,这可是你说的。大家都听清楚了,将来仲渊出了什么事,筱岚要是找我拼命,你们可要替我作证。”

  弃沉轻轻拍了他一下,劝道:“仲渊,你还是留下吧,筱岚到了薄落谷,如果没有看到你……”

  李玮心里一颤,犹豫了,旋即他坚决地摇摇头,飞身上马,打马而去。

  “这个混蛋……”李弘张口骂道,“真不应该帮他去抢人。”

  ===

  “俘虏怎么办?”鲜于辅突然问道。

  “当然是押到洛阳献给陛下了。”麴义笑道,“当年段颎段将军平定东羌西羌之乱后,将五万羌俘押到洛阳献给陛下,后来皇甫嵩将军平定黄巾之乱后,也献俘于洛阳夏门,两位将军的盖世功勋此次名扬四海,天下皆知,大人也应该效仿两位将军……”

  “对,对……”众人闻言大为兴奋,纷纷出言赞同。

  狂风沙、聂啸和恒祭等一般胡族将领冷眼看着兴高采烈的汉族将领,神色冷漠,眼内隐含怨气。

  李弘面色一沉,指着薄落谷里的新坟,十分不满地问道:“这功勋是谁的?这地上的血又是谁的?”

  大家看到李弘面色不善,笑容顿敛,一个个赶紧闭上了嘴。

  李弘想说什么,但想了半天,终究没有说出来。

  不错,仗是大家打的,功劳也是大家的,但大家流血流汗为了什么?当真是为了活着为了吃饱肚子吗?死去的战友已经掩埋了,他们带着各自的荣耀和希望归于尘土,但活下来的人呢?活下来的人难道不应该享受更大的荣耀和功勋吗?自己有什么权利要求他们和死去的人一样,一无所求呢?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们和自己一样,一无所求呢?自己可以不要这份功勋,但他们呢?他们为什么不能享有自己的功勋?

  自己不过是个一无所知的鲜卑奴隶,因为机缘和运气,才有了如今这个身份,自己因为过去的低贱而总是认为自己在为活着而打拼,但其他人呢?他们从军为什么?他们拼杀为什么?难道仅仅为了大汉国?为了活着吗?不是,他们还为了荣耀,还为了扬名天下,还为了像段颎和皇甫嵩一样,名垂千古。

  李弘苦笑了一下,对鲜于辅说道:“你再写一道奏章给陛下,历数诸位大人的功劳。几十年来,我们大汉国的军队不停地和胡人作战,但一战歼敌六万,应该算是辉煌战绩了,陛下应该重重赏赐大家。”

  鲜于辅躬身领命。

  李弘面对众人,缓缓说道:“我在鲜卑国的时候,认识一个老人,他叫慕容酉。他年轻的时候因为战败被大汉国俘虏了,后来被押到洛阳做为战利品献给了大汉国的天子。他在洛阳待了将近二十年,一直是个奴隶,直到快死了,他才被檀石槐用换俘的办法救回了故土。他对我说他非常幸运,和他一起到洛阳的五千鲜卑人最后只有他一个人回了家,其他的人都死在了洛阳,都死得很惨。”

  “我这么说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把他们送到洛阳,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士兵,都应该死在战场上,都应该死得象一个人,而不是一头牲口。”

  李弘突然大声吼道:“我只希望他们死得象一个人,即使被斩首,那也是一个人。”

  狂风沙泪流满面,跪倒于地。

  聂啸和恒祭、楼麓等一帮胡族将领也激动地跪下,拜伏于地。

  鲜于辅和徐荣、麴义等人若有所思地望着长发披肩的李弘,默然不语。

  “射缨彤、射虎,你和舞叶部落的兄弟都留下,这些鲜卑人都是你们舞叶部落的俘虏,你们去解决吧。”

  =====================

  薄落谷大捷的消息传到洛阳,举城欢庆。

  天子连下三道圣旨犒劳赏赐前线将士。

  李弘由护羌中郎将迁升为讨虏将军,关内侯。鲜于辅、徐荣、麴义迁升为平虏中郎将。阎柔、颜良、鲜于银、玉石、华雄、郑信、田重、狂风沙、聂啸、恒祭、楼麓迁升为校尉;其余将官各升一级,士卒多赏绢帛。

  天子非常兴奋,在众臣的歌功颂德之下,有点飘飘然,随即拜许相为司徒,光禄勋丁宫为司空。

  ===

  天子喝了不少酒,坐在尚书房内笑嘻嘻的和皇甫嵩,卢植等人闲聊。

  “诸位爱卿,你们看,这薄落谷大捷之后,鲜卑人是不是掉头要跑了?”

  “鲜卑人折损了将近八万大军,肝胆俱裂,估计早已逃出三关了。”皇甫嵩笑道,“李将军智勇双全,用兵如神,乃我大汉之鼎柱啊。”

  “他还不错。”天子笑道,“他率军一路追到北地之后,朕打算让他直接到并州,平定太原郡的黄巾蚁贼,两位爱卿以为如何?”

  “臣也是这么打算的,正准备向陛下建议。”卢植说道,“现在黑山蚁贼蠢蠢欲动,意图骚扰河内,威胁京畿,所以北军还是留在洛阳为好。西疆后事,可以交给董卓将军负责。”

  “李将军一支大军到并州平叛,可以节省大量军资。”皇甫嵩补充说道,“何况,西凉叛军一旦受抚,我们还要花一笔钱。”

  “何颙有消息了?”天子问道。

  “马上就有消息了。”皇甫嵩笑道,“李将军一战歼敌六万,估计把王国和韩遂吓坏了,这个时候,他们什么条件都会答应。”

  “经此一役,我大汉要安稳几年了。”卢植高兴地拱手说道,“臣先恭喜陛下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