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五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680 2005.09.18 01:17

    就在这个时候,刘虞突然病倒,而且是整日卧床不起的重病。在幽州战事尚未结束,百废待兴的情况下,他不能处理幽州政务,等于给急需治理恢复的幽州瓦上添霜。刘虞随即上书,请辞幽州刺史一职,回家养病。他命令手下以八百里快骑将自己的文书送达京都洛阳。此时,幽州的事情尚未在京都传开。天子随即御批,准其所请让刘虞回青州老家养病。

  同一时间,上谷郡太守刘璠以自己年老多病,难以继续在上谷郡主持军政为由,告老还乡。

  刘虞在辞官之前,说服右北平郡太守刘政,迁升李弘为卢龙塞边军的别部司马。

  这别部司马一职和军司马的秩俸是一样的,就是职权要大一些,他可以和都尉,校尉一样领军出征,有军队的指挥权,而且他可以率领一部人马,按照正常的边军建制,就是两曲人马,大约一千两百多人。但别部司马有个特权,他可以依据不同的情况统领更多的人马,甚至三曲,四曲。象李弘现在统率四千多人,就有五曲多人马了。但别部司马还是低级军官,没有下属掾史,比如管理兵事器械的兵曹掾史,主禀假禁司的禀假掾史,还有主管军法违纪的外刺、刺奸等。

  刘虞同时利用手中的权利,和刘璠两人在辞官之前,联名向朝廷举荐李弘为上谷郡都尉。

  过去那个都尉是当今朝廷司徒大人的侄子,从任命那天开始就没有看到过他,至今那个都尉是什么模样两人都不知道。这次鲜卑入侵,战还没有打,一纸公文就把他调走了。边郡的都尉一般有家世有权势的人都不愿来做,这里离中原太远,荒凉,危险,没有油水,生活条件差。在这里任职的大部分都是边郡当地人,或者得罪了朝中权贵被贬到这里的,再不就是挂个名,等待升迁。

  刘虞知道以李弘的资历,出身,无论军功多少,想坐这个比两千石的位子,根本就是天方夜谈的事。以公孙瓒来说,他的家世不错,是当代大儒卢植的门生,军功无数,在北疆声名显赫,但迁升到秩俸比两千石的辽东属国长史一职,前后也花去了他十几年的时间。虽然李弘的机会好,适逢鲜卑人入侵,连番大战,连番大捷,连番立功,在几位边郡大臣的照顾下,飞速迁升到别部司马一职,但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许多为官多年的从属已经开始愤愤不平。

  这次李弘率部先后参加了渔阳城解围战,陂石山夜袭敌人补给车队,鹿亭伏击慕容绩之战,桑乾河围歼拓跋韬部,葬月森林一战虽然折损了大量俘虏,造成拓跋锋再攻马城,但随后李弘率部坚守马城二十多天,逼迫拓跋大军无功而返,也算是一个胜战。在羊角山为救援入汉的舞叶部落,伏击魁头六千大军大获全胜。以上战斗加在一起杀敌逾万,俘敌逾万,为击退鲜卑人的入侵立下了汗马功劳,按军功应该嘉赏,不报未免太为不公。至于朝廷封赏不封赏,那就不是两个人所能决定的了。比两千石以上的官员必须天子亲批,谁都无权任命。

  李弘率部退回到野烽围。舞叶部落在仇水河西岸安营,他的军队驻扎在仇水河东。

  田重和小懒不久带着十几车财物和伤兵赶来会合。

  恒祭和鹿欢洋告别李弘及一班军候,率部回到桑乾河白鹿部落。

  幽州刺史刘虞一直没有派人来联系他。而上谷郡太守刘璠却已经卸任,正准备告老还乡。新太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上谷郡的大小事情都由五官掾窦弘在主持。窦弘给他们送过一次补给,然后就再也看不到郡府的人了。

  右北平郡太守刘政倒是记着他,派了个下属给他送来升职文书,嘱咐他在上谷好好待着,听从上谷太守的指令,直到把乌丸人赶出广宁为止。李弘率部在幽州战场上连打胜战,给右北平,也给刘政争足了面子,这让他非常高兴。现在北疆的人都在盛传右北平卢龙塞的边军是一支战无不胜的豹子军,声望已经超过了公孙瓒和他的辽东铁骑。

  护乌丸校尉箕稠见到玉石之后,非常客气,但言语之间多次露出不愿意李弘部插手广宁战场的意思。广宁是护乌丸校尉的治所,是箕稠管理居住在幽州各郡乌丸人的衙门所在。上次给鲜卑人和乌丸人联手赶了出来,箕稠视为生平奇耻大辱。这个脸面他一定要自己争回来。虽然李弘的官职比他小,资历声望更是不能比,但李弘一直在打胜战,这一点却是整个北疆都知道的事实。假如李弘的部队来到广宁,大家一起赶走乌丸人,夺回了广宁,按照现在幽州百姓的看法,这肯定都是李弘的功劳,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这是他私心里不能容忍的。

  田重从马城带回的伤兵陆续伤愈,编入了各曲部队里。代郡,上谷郡的一些日子越来越难过的马贼,纷纷跑到野烽围投军。部队的人数扩充到了大约五千人。李弘把每曲部队的人数扩大到八百人,辖四屯。斥候屯和后卫屯一样,也扩充到了三百人。这样一来军候,屯长的人数急剧增加,军饷的按时发放成了问题。

  李弘和军候们商议之后,开始动用拓跋锋送来的那笔财产发放军饷。虽然食物由舞叶部落和白鹿部落提供,但五千人的军饷不能不发。李弘按大汉的军律足额发放,军候比六百石,屯长比两百石。

  到了中旬,李弘觉得士兵们的单兵训练效果不理想,随即邀请白鹿部落,舞叶部落各自出兵赶到野烽围东岸,联合进行战术,兵阵的实战演练。两个部落的首领欣然答应。鹿破风依旧让恒祭和鹿欢洋带着一千士兵赶到野烽围。射墨赐让射虎,自己的侄子射璎彤带着两千人渡过仇水,参加李弘军的训练。

  李弘随即带着八千人的大军在仇水两岸,方圆百里的草原,山林里,展开了艰苦的拉练。士兵们被李弘这种新颖别致的训练方法吸引了,大家天天精神饱满,兴趣盎然地参加一个又一个的伏击,冲锋,对阵,没有人觉得辛苦或者疲劳。

  遄结飞快地跑进大帐,打断了提脱的午睡。

  “大人,李弘的部队已经接近宁县。”

  提脱猛地站起来,面色大变。

  “昨天他不是在牛角山吗?怎么过了一夜他就到了宁县?”

  “大人,这十几天以来,豹子军神出鬼没,来往飘忽,行踪不定,实在难以准确找到他们的位置。”遄结为难地说道,“不过,今天所有的斥候都禀报说,豹子军在狐屯出现,距离宁县六十里。”

  “宁县一旦丢失,我军最多失去了一条退路,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但想继续占据广宁已经不太现实。大人,我们趁早撤军吧?”

  提脱的一双眼睛闪烁着诡异的神色,面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大人,我们就给黑翎王一个面子吧,他老人家已经派人跑了几趟了,早撤迟撤都是要撤的,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汉人对他逼得太紧,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现在给他一个人情,将来有什么事也方便些。”遄结小心翼翼,以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提脱冷冷一笑,阴阴地说道:“那个老鬼为什么不干脆一些,直接把位子让给我,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还是和老头子走近一点吧。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再****他。”遄结沉吟着,缓缓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豹子的问题。”

  提脱在大帐内走来走去,焦躁不安。

  “大人,和连最近回到弹汉山,已经把魁头监禁了。我们少了弹汉山的支援,还是小心一些好。”遄结小声说道,“那个豹子善打夜战。慕容绩,慕容侵都死在鹿亭的夜袭中,魁头这次也差点死在滴水围。鲜卑人统统回家了,我们还守在这里干什么?趁早带着东西回白山算了。”

  “我要杀了箕稠?”提脱恶狠狠地说道,“我就是走,也要杀掉箕稠。想起他我就想杀人。他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指手画脚的,屁大的事他都要管。不杀了他,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豹子的部队借着训练的名义,不断地接近我们,给我们施加压力,其目的非常明显,就是想赶我们走。他这个办法的确不错。明处有箕稠的五千大军,暗里有他的部队,一明一暗,不打,也能把我们吓走。”

  “好,我们就遂了他们的心愿。我们走,不过要显得大难临头,慌慌张张,非常匆忙的样子,把贵重财物都放在大军后面,诱使箕稠上当来追。”

  “我们在白桦谷伏击他。这次一定要他死得难看。”

  箕稠是依靠军功逐步迁升到校尉的一个原则性很强的军人。他这个护乌丸校尉比一般的校尉级别要高,甚至比一般的郡国太守的级别都要高。他的职权较大,手下从属官吏较多,是个很有实权的职位。

  他为人比较和善,对待胡人的态度很宽容,也讲原则,尤其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部落。他和大多数汉庭官吏一样,喜欢钱财。但他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不主动伸手要,他喜欢人家巴结他,主动送给他。

  他前前后后娶了七房妻妾,家里开销大,靠他的秩俸和收受贿赂自然不够。于是他又有另外一个兼职,上谷郡的马帮都要向他定时交纳“孝敬”,否则不出三月,必叫其抛尸荒野。

  所以鲜卑人和乌丸人的入侵对他的打击非常大,几个月下来,使他损失了许多财产。

  提脱和他之间的仇恨有不少年了。原因就是箕稠觉得他有富有,每次都暗中指使马匪抢劫他的部落。抢了就抢了,他还欺负提脱。提脱派人跑去告发,他就把人抓起来说是诬告,还要提脱拿贵重东西去赎人。提脱受气不过,就买通刺客去暗杀他,结果差一点把箕稠杀了。于是两人之间的仇怨越结越深。

  “你说什么?提脱弃城跑了。”箕稠瞪大双眼,声音大得象打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