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剑拔弩张 第三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511 2009.01.10 20:15

    黄昏时分,李弘心情沉重地站在雁门关上,望着暮色里逶迤起伏的山峦,久久无语。

  今天,他先是接到了黄巾郭太部攻占平阳城的消息。军议结束后,朱穆和宋文立即找到他,劝他暂停北上,看看形势发展再说。

  接着他又收到了护匈奴中郎将麴义的急书。麴义在信中说,自从天子下旨征调匈奴铁骑,左贤王率部出征后,谣言就开始在匈奴各部满天飞了,谣言说大汉天子还将陆续征调更多的匈奴士卒到幽州战场平叛,说大汉天子的目的是想把匈奴人彻底消灭掉,匈奴人因此而惶恐不安,人心浮动,各部族的首领经常聚会议事,气氛显得非常紧张。麴义还听大单于羌渠说,最近屠各族、右部落和鲜卑拓跋族来往密切,双方接触频繁,好象有什么阴谋。麴义的意思也是叫他暂停北上,再等等。

  但跟着天子的圣旨就到了。天子催他立即北上,幽州刺史刘虞已经集结两万大军出发了,正在向涿郡攻击前进,天子警告他不要贻误战机,以免让刘虞大军孤军深入遭遇不测。

  李弘既担忧并州的安危,又心悬幽州的战局,一时间难以取舍,在走与不走之间摇摆不定。

  “公定,雁门郡一直这样荒凉吗?”李弘突然问道。

  朱穆摇摇头,说道:“有一段时间这里很繁华,是本朝元皇帝时期。那时本朝用“和亲”之策换取边境的安宁,双方有几十年未起干戈,据说当时这里‘遥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百姓生活富足,安居乐业,可惜……”

  朱穆叹道:“前朝大秦始皇帝统一六国后,曾派大将蒙恬率兵三十万,从雁门出塞北击匈奴,悉收河南之地(即河套地区),把匈奴人赶到了阴山以北,并且修筑了万里长城,然而依旧没能阻止匈奴人的入侵。到了本朝,雁门之地更是风云多变。高祖皇帝时,匈奴人曾经多次南逾勾注,侵扰晋阳,出入我大汉疆域犹如无人之境,直到武皇帝时期,才有卫青、霍去病、李广等绝世名将驰骋雁门古塞,出击大漠,屡次打败匈奴,勉强稳定了北疆局势。”

  “但是,我等后辈无能啊。几百年过去了,匈奴之祸非但没有去除,反而增添了鲜卑之祸。如今正值我大汉国风雨飘零之际,这北疆……”

  李弘无奈的笑笑,问道:“如果匈奴人趁机叛乱,鲜卑人乘虚而来,我们守得住北疆吗?”

  朱穆和宋文相视苦笑。

  “走,还是不走,大人要早走决断。”宋文说道,“守住并州要远比幽州平叛重要,在我看来,目前根本不是北上平叛的最佳时机。”

  “大人,我们一旦首尾不能兼顾,可能两地尽失。”朱穆小声提醒道。

  李弘仰天长叹。

  “圣命不可违,还是北上吧。”

  ===

  吕梁山南麓有一个叫飞雁谷的地方,是白波黄巾军的聚集之地。这个地方很隐蔽,过去胡才,李乐做土匪的时候,是他们的老巢。郭太举旗起事的所有准备工作都是在这里完成的。白波谷起事成功之后,飞雁谷随即成了黄巾军囤积物资的据点。

  去年秋天黄巾军先是被阎柔击败逃到了吕梁山,接着位于汾河下游的白波谷又被麴义占据,无奈之下,他们只好躲到了飞雁谷,力图东山再起。

  上个月底,郭太得知镇北将军李弘在雁门关组建北征大营,集结大军北上平叛,非常高兴,认为东山再起的机会已经来临,随即命令大军做好下山攻打河东的准备。

  果然没多久,驻扎在安邑的骠骑营就匆匆北上雁门了,而尤其让他感到惊喜的是,河东的郡国兵竟然也走掉了三千。

  李弘在河东忙了半年,突然把所有的兵力都抽走了,十分反常。郭太有点不放心,特意派人下山秘密联络了杨凤军中的几个老相识,想证实一下自己的消息是否准确。探听消息的人很快就回来了,说李弘把河东的防务都交给杨凤了,自己带着大军到幽州去了,消息都是真的。

  郭太大喜。杨凤的二十万屯田兵怎么说都还是黄巾军,只要自己不主动和杨凤发生冲突,杨凤不会管他的,何况杨凤只要两万士兵有武器,不一定敢惹自己。郭太的野心很大,他不仅仅想占据安邑,掳掠河东,他还想切断通往并州的运输,逼迫张燕和他的黄巾军再次造反。只要张燕反了,他还怕杨凤这个九头鸟不反?

  三月上旬,他带着五万大军倾巢而出,率先攻打平阳城。驻守平阳的是杨凤手下小帅李尧,这人长相英俊,武功也不错,就是好色,没有女人他好象活不下去似的。李尧没事就带个武功高强的婢女到处沾花惹草,有时还顺便干点坏事。郭太投其所好,送了他几个姿色出众的女人,他马上就乐滋滋的带着兵马跑回临汾大营了。

  郭太兵不血刃拿下平阳城之后,随即留下杨奉带着五千人守城,自己和韩暹(读xian)等人率军渡河,攻打襄陵城,同时切断了通往并州的水陆两道运输。各地商贾一看河东有蚁贼为祸,立即停止了物资运输,以免自己受到重大损失。

  守襄陵城的是梁百武。这小子好象吃错了药,根本不卖郭太的帐,他不但不让出城池,还和郭太打了起来。郭太很生气,指着胡才骂道:“当日要不是你和杨奉拦着,把他一刀宰了,哪有今日的麻烦?”胡才不敢回嘴,心里想,你把他宰了,今天跟你打的就是杨凤了。

  郭太的黄巾军刚刚起事就被阎柔打败了,一直没有机会得到武器补充,所以攻城很吃力,几天都打不下来,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拖下去了。

  郭太哪里知道,他的老巢飞雁谷现在正被骠骑营围得水泄不通。

  ===

  上个月骠骑营驻扎在安邑的时候,李弘三番两次催促射缨彤尽快做好攻击白波黄巾的准备,要求他务必在三月底解决这股黄巾军。

  射缨彤天天和几个部下商议,几个人都认为直接围剿吕梁山不现实,那么大山,到哪里找黄巾军去?即使找到了,骑兵也无法发挥特长,在山区作战,吃亏的肯定是骑兵。要打,还是把黄巾军诱过汾河,在汾河南岸的平原地带歼灭他们为好。

  这时一直带着斥候四下寻找黄巾军主力的小懒回来了。他是猎户出身,又做过斥候,做这事轻车熟路。他在吕梁山周围发现了几个猎户,随即咋称自己是黄巾军士兵,旁敲侧击之后,就知道了飞雁谷。他带人摸到飞雁谷,查清了情况,立即赶了回来。

  射缨彤把诱敌南下的事对他说了,问他的意见。小懒说,诱敌南下是可以,但需要杨凤的配合,没有他的配合根本不行,但问题是,杨凤和他的手下会不会通风报信呢?另外,如果我们吃不掉郭太,他又跑回吕梁山了,那怎么办?

  胡子笑道:“射缨彤他们几个都是鲜卑人,不熟悉我们大汉国的事,你小子有主意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小懒想了一下,说道:“黄巾军待在吕梁山,对水陆两道的运输始终是个威胁,所以,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赶出吕梁山。要把他们赶出吕梁山,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毁掉飞雁谷,从黄巾军的背后打他们,把黄巾军往南赶,往中条山方向赶。”

  小懒把自己的计策说了一遍,几个人合计了一下,随即决定依计行事。

  “要不要把我们的计策告诉镇北将军府?”射缨彤问道。

  “不需要。”小懒笑道,“只要完成大人交待的事情就行了,如果事事都征询,还要我们这些人干什么?”

  ===

  小懒立即拜会了河东太守王瀚,把剿杀之计稍稍透漏了一点,然后说道:“我们明天就要大张旗鼓地回并州,还说要北上幽州平叛。如果大人听说了什么,不要奇怪,心中有算就行。”

  骠骑营经过临汾时,小懒和杨凤打了个招呼,说骠骑营要到并州去,要把郭太诱出吕梁山,希望杨凤能派人在襄陵城守几天,以便配合骠骑营击败郭太的黄巾军。杨凤不好不答应,但他要求骠骑营尽可能包围郭太,然后再由自己出面进行招抚,不要肆意杀戮。小懒满口答应。

  谁都不知道他要突袭飞雁谷。

  骠骑营进入并州地境后,立即掉头沿着往上郡的驰道赶到了西河郡,然后再从吕梁山的北麓缓缓南下,悄悄包围了飞雁谷。此时,郭太已经率领黄巾军攻打襄陵城了。

  斥候回报,说飞雁谷除了一两万老幼妇孺外,只有五千黄巾军士兵。射缨彤等大喜,围在一起商议如何攻打飞雁谷。小懒早已胸有成竹,从容安排。

  ===

  第二天上午,胡子、小懒和射虎带着七千大军突然出现在飞雁谷谷口。

  黄巾军大惊失色,谷内混乱不堪。

  小懒不慌不忙,命令骑兵士兵全部下马,在谷口列成三个攻击方阵,最前列的攻击方阵由木桃木李兄弟的两千人组成。

  木桃木李兄弟被抓后,知道回不去,如其砍脑袋,还不如投降舞叶部落,好歹捡一条性命,于是就成了骠骑营的两个军侯。

  三个方阵静静地站在谷口,等待攻击号令,其庞大的阵容和森严的气势令谷内的黄巾军恐惧不已。

  攻击的号角迟迟没有吹响,笼罩在飞雁谷上谷的杀气却越来越凛冽,许多黄巾军士兵忍受不了这令人窒息的杀气,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双方就这样对峙了足足有一个时辰。

  这时飞雁谷上空突然射出了一支鸣镝,小懒顿时大吼一声,霎时万箭齐发,攻击开始。木桃木李两人左手执盾,右手举刀,各自率队呼号向前。

  黄巾士兵高声呐喊着从谷内树林里冲了出来,他们高举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有的甚至就是一根树棍,但大家悍不畏死,一拥而上。

  双方刚刚进入混战,谷内后方就传出了密集的马蹄声,射缨彤,弧鼎和弃沉带着三千骑兵绕到了飞雁谷的后方,从黄巾军的背后杀了过来。黄巾军腹背受敌,顿时狼奔豕突,死伤遍野。

  “杀,全部杀死,一个不留。”小懒一边挥刀猛砍,一边高声叫道,“凭脑袋领赏。”

  骠骑营的士兵听到上官的呼叫,浑身来劲,杀得更加血腥了,一个个红着眼珠子,逢人就砍,见脑袋就抢。

  不久,躲藏在谷内东南角山洞内的黄巾军家眷被发现了,铁骑士兵早就杀红了眼,那管是不是老幼妇孺,冲进去就砍。

  射虎飞马找到射缨彤,大声叫道:“那是流民,是流民,不能杀。”

  射缨彤转头看看小懒。小懒冷笑,用力一挥手,“杀,一个不留。”

  “小懒哥……”射虎惊骇地望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没时间,杀了了事。”小懒面无表情地说道,“杀完之后,烧了山谷,连夜攻打平阳城。”

  ===

  骠骑营一夜之间就把平阳城团团围住了。

  射缨彤和胡子带着大军在西门发起了猛攻,措手不及的杨奉率军死守。这时小懒带人潜水砍开了东门水闸,把杨奉认为最安全的东门占据了。东门正对汾水河,东门失陷,连渡河而逃的希望都没有了。弧鼎、弃沉和射虎随即带着两千铁骑从东门冲进了城内,肆意砍杀,血流成河。

  杨奉看到大势已去,跳进护城河逃了。城内五千黄巾军被砍杀一尽。

  骠骑营仅用半天时间就打下了平阳城。

  “渡河,立即渡河,突袭郭太。”小懒根本不让士卒休息,立即下达了渡河的命令。

  射缨彤看看疲惫的士兵,迟疑了一下,说道:“郭太一定已经知道我们在攻打平阳,他会立即赶来支援,此时渡河……”

  胡子捋须笑道:“你小子这么急干什么?你不是说把郭太堵在汾河以南就行了吗?”

  “郭太绝对想不到平阳半天就丢了。他得到我们攻打平阳的消息后,一定要想想,我们攻打平阳的目的是什么?是把他堵在汾河以南还是诱他回援然后趁他渡河之际实施突袭,所以今天晚上他绝对不会赶到汾河,要救援也是明天的事。”小懒十分冷静地说道,“我们现在渡河,凌晨袭击他的大营。”

  胡子拍拍他的脑袋,赞道:“你小子天天抱着兵书,原来还真学了点本事。缨彤,你看呢?我觉得小懒这主意不错。”

  射缨彤稍一沉吟,点头道:“好吧,让射虎留下守城,我们带六千人过河。”

  ===

  小懒这次失算了,郭太远比他想象的要聪明。

  郭太接到骠骑营攻打平阳城的消息后,立即知道自己中计了。杨凤已经不是黄巾军,而是彻彻底底的黄巾军叛逆,是一个拿刀砍杀自己兄弟的十恶不赦之人。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撤退,往东南方向的中条山撤退。只要上了山,只要还有人马,只要自己不死,黄巾军的大旗就不会倒。到了中条山,如果和河内的黄巾军取得联系,自己还能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坚持下去绝对不成问题。他指挥人马连夜拔营起寨走了。

  凌晨,当射缨彤和小懒等人纵马赶到襄陵城下时,一个黄巾军都没有了。骠骑营由于连续作战,士卒们疲惫不堪,不得不停下休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郭太带着黄巾军士兵飞奔而逃。

  “休息一天,明日开始追击,我就不信四条腿追不上他两条腿。”小懒恨恨地说道。

  ===

  骠骑营击败白波黄巾军的第二天,河东太守王瀚就得到了消息,他立即四处张榜通告,运送并州的物资随即再次汇成了两条长长的运输巨龙。

  杨凤非常不高兴,小懒不但没有对他说实话,还欺骗了他,把飞雁谷和平阳城黄巾军杀了个干干净净。他怒不可遏,写信大骂小懒,说你李溯李大人现在杀人比皇甫嵩还厉害,连老幼妇孺都不放过,镇北将军怎么会教出你这个血腥屠夫。小懒看到信后嗤之以鼻,当着杨凤手下的面把竹简丢进了山沟里,“你回去告诉九头鸟,叫他自己想想,他当年在冀州杀人的时候,杀了多少老幼妇孺?是他杀得多还是我杀得多?”

  骠骑营一路狂追,死死咬住郭太的黄巾军不放。郭太无奈,只好命令韩暹、李乐和胡才各带一部人马,大家分路而逃,但小懒是猎户出身,他的嗅觉太灵敏了,他准备判断出了郭太的逃亡方向,带着骠骑营衔尾狂追。

  本月末,骠骑营在析城山附近包围了郭太和他的五千士兵,郭太率部突围,被乱箭射杀而死,全军覆没。

  韩暹和其他人成功逃到中条山,韩暹成为这支残余白波黄巾的首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