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Ttyang书友对长安兵变的分析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19274 2007.12.17 10:36

    Ttyang书友对长安兵变的分析:

  兵谏的背后,没看到豹子的影子。那三个转调郡国的都是出身能让士人接受的,在将官里面智力高,属于文武双全一类的。张燕是豹子全心信任的人,每次危难时刻都放心将后背托付,正因为张燕的出身,张燕不负所托的一贯表现,豹子认为无论别人如何黄巾将领是最不可能背弃天下万民来换取自身利益的,军队绝不能乱,大规模调换黄巾系将领可以保证在大将军不在的情况下张燕能牢牢控制军队,并且对朝廷的议和政策造成威压。然而,朝廷能够完全不顾军中将领的反对盲目乐观到如此自大的地步,大概是豹子没有想到的,他低估了长公主和朝廷的失德程度,居然除了吕布没有一个人出来提醒一句解除大将军兵权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连徐荣都没有。

  如果豹子能及时赶回来,军中将领就不会死人,否则,吕布危矣。李玮会把襄阳人抓起来,估计得宰几个,但他需要吕布挡住张燕,等豹子回来,他不太可能会同意将长公主赶下台吧,小天子长大之前,这个过渡还是需要的,只是要加以限制罢了。

  一场不彻底并且还没有完全成功的革命,革命者手里掌控着军队,却没有掌握政府,基于豹子的一贯理念,他仍旧想把小天子培养成新一代革命者的领袖,让革命者慢慢过渡成为政府里面举足轻重的力量,那么他需要的是稳定,他就要以牺牲自身为代价取信于双方。将兵权交给革命者,让他们知道他们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然后自己走到朝堂上去,让旧势力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忠心于大汉,是不是还能祸乱大汉。

  如果豹子还要坚持他的忠诚,那么,他要付出自己的身家性命作为缓冲,如果最后革命失败了,他将同时失信于双方,就会当人不让的成为第一个牺牲品。至于成功,小天子有可能成为新一代的革命领袖吗?如果情节这样发展下去,那就真的是不以成败论英雄,豹子是大汉中兴的祭品,本书将在祭坛上成就一段神话。

  豹子的人格魅力之所以如此强大,正是因为他从来没做过让袍泽兄弟们失望的事,真正的忠义两全。他年轻时候所做的违律之事完全是为了让老百姓能活下去,这造成他的割据事实,却也因此让黄巾军真正信服于他;他此生唯一的私欲也是所有武人都怀有过的梦想驰骋塞外征服大漠,这虽然耗尽了大汉国库里的最后财富,却还是活了无数的百姓,让大漠胡族拜倒在他脚下,更凭借于此让北疆成为大汉中兴的基石;当所有士人都决定放弃天子的时候,是他力挽狂澜坚持勤王,向天下见证了武人的忠诚;当长公主逼死天子的时候,还是他将垢名一力承担,坚持不让无辜的人成为替罪羔羊。如此一位大将军,凡是长眼睛有良心的人,都不能指责他是奸佞,他没做过任何一件违背忠义之事,所有说他是祸患的人都只能用将来时的口吻指摘他。

  前文耗费无数浓重的笔墨才渲染出这样高大到让人心疼的人物,后文会减掉颜色为他添上凡人的私欲么?

  ===

  张燕的兵变害了豹子,却也成全了他,因为他现在已经不用选择了。他要保全长公主和丞相,更要保全自己的一众兄弟,他还能怎么做?唯一不死人的方法就是牺牲他自己。额滴大人哪,就让豹子当回来凡人吧,这也忒惨咧,凭啥每次都当收拾残局滴人,这要再有下次就只能拿命填啦,这不成了盘古了,身体发肤连精血都化作大汉中兴的给养。抓狂ing

  倒是筱岚姑娘赶紧提醒长公主啊,真正的此时不嫁更待何时,快快让小天子颁旨长公主下嫁大将军,好歹调节下沉重气氛。

  徐荣本来就是朝廷将领,可以说他在兵谏之前还是个纯粹的武人,他忠君爱国,他跟随豹子一路冲杀,他从来不怀疑豹子对大汉的忠诚,他认为他和大将军一样,都是在用自己的生命热爱大汉,在他眼里,皇权就是大汉的象征,所以勤王之举理所应当,他是大汉朝的官,当然要忠于朝廷,所以豹子说你要忠于天子,忠于长公主,他欣然允命,他觉得忠君与信服大将军完全不矛盾,大将军是守护神一样的存在,无论什么矛盾大将军都能化解,所以他信服大将军,忠于皇权。但张燕的话打碎了他的美梦-大将军是人,不是神。徐荣惊了,二者的矛盾不可调和吗?朝廷真要动手除掉大将军吗?大将军会象圣人一样认人宰割吗?

  鲜于辅在本质上与徐荣没什么不同,但他与豹子更亲厚,他几乎是看着豹子一路成长起来的,他亲眼看到豹子怎样在无数阴谋陷阱中九死一生,豹子的人格魅力动摇了他,于是,鲜于辅开始思考,长公主的朝廷和豹子的大将军府,我到底更信任哪个?豹子是忠于大汉的,这不容置疑,但长公主值得信任吗?

  赵云已经入朝,他是丞相的女婿,所以他为士人接受,他涉足政治,他不再是纯粹的武人。赵云当然信服豹子,但已经不再是那种盲目的崇拜与毫无理由的服从,他认识到大将军与朝廷之间的矛盾,他知道自己必将作出选择,但没料到这个时刻来临的如此之快。这背后会不会有大将军的影子?这想法让他痛苦,难以接受,在感情上他当然与豹子亲近,他决不愿意与大将军冲突,但是,大将军是神啊,是北疆军中的神,是完美的,忠诚的,十多年来的信仰一般的存在终究也不过是个虚幻的投影吗?张燕与贾诩都把握住了赵云的心态,利用他在政治立场上的摇摆来定计。

  吕布是个忠诚的纯粹的武人,真是点水之恩涌泉以报的典型。但他最大的缺点是大局观有问题,他也不是没有脑子,但他从来看不清问题的本质,因小利而失大义,他对豹子的信任程度在武将中可能也是最低的,这导致军中将领的不满,他被撇在武人集团之外,出了事他不第一个倒霉还轮到谁?

  黄巾一系的武将都是革命者,他们到现在还没有被彻底腐蚀,他们信服的不是天子,不是大汉朝廷,甚至本质上并不是豹子,而是与民有利者,如今朝堂上的士人一直对他们保持绝对警惕,想大规模入朝为官?做梦!除了豹子决没有人会支持他们。

  至于北疆军一系中与豹子平辈以及比他更年轻的,完全由豹子一手带出来的胡汉两族将官,可以说,现在还留在战场上的都是纯粹的武人。这帮人更单纯,更忠诚,大将军指哪咱打哪,咱服大将军,在他们眼中,承托皇权的人不是长公主,而是大将军。

  豹子一直坚持要武人入朝,事实证明,他做的很成功。他的确慧眼识人,有思想的入朝去,留下带兵的除了黄巾军都是单纯的武人,这让军中可以保持只有一个声音,他能够绝对控制住军队。

  ===

  绝对的权利必将导致腐化。只要豹子不背弃天下万民,黄巾军就不会背弃他,这是一种监督,一个承诺,而张燕,正是作为监督者站在豹子的身边,豹子一直以董卓为前车之鉴,他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却还觉得不够,他需要一种更实际的监督,于是,他也给予了张燕足够的权利。

  这一回,恰恰是监督者出现了问题。

  豹子对贾诩这个人物的才能方向和厉害程度没有深刻认识,这人当年还是李玮给他推荐的,通过接触,他知道贾诩有才华,文武双全,政治上成熟,是个很谨慎很懂得自保办事很有分寸的人,这也是他将贾诩列为天子师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个贾诩他可不是一个只擅长阳谋的人才啊,这位大人比起阳谋可是更擅长阴谋这个方向,而且为求自保可是啥事都干得出来,他平常是隐忍小心,但前例可循这位大人讲求的可是一朝出手灰飞烟灭的效果啊。

  田筹小朋友娶妻甄氏,与长安旧臣一系关系亲厚了,与贾诩的关系也近了,大将军都要被夺去兵权了,那我还有几天好活?贾诩敏锐的意识到冲突不可避免,再不抗争必死无疑,于是他作出决断,这个时候田小朋友他一定要拉上,这可是大将军的心腹,死谁他也没事,田小朋友和贾大人那能是一个级别的?加上亲眼看到长公主是怎样排除异己,完全一副要对大将军赶尽杀绝的架势,于是也怒了,还饶上一个只对大将军忠心耿耿的祭峰,要成大事当然得找手上有兵对朝廷完全没有好感可言的,这人除了张大帅还能有谁?于是一切水到渠成,阴谋形成了。

  贾诩找到了豹子布局的漏洞,一击而中。但值得庆幸的是张燕并没有失去理智,他明白这姿态可以作,顶多比大将军想要做的激进一些,但兵却不能调,军队一旦调动就相当于开始奏响末日挽歌了。赵云也不愧是豹子选中的人,虽然不成熟,但最起码也能推测出调兵后果多严重,很聪明的知道找李玮去破局,李玮手里有豹子的手令,这是大将军的信任,关键时刻他必须要站出来,他清楚这种时候保护大将军的利益就是保全他自己,他要控制局势,与张燕一样,他知道绝对不能让兵马进入栎阳城,那就真坐实了兵谏的罪名,北疆和朝廷只能走向分裂,不死不休了。

  兵马会调动吗?豹子会不得不以自身为缓冲吗?在大人的笔下,大将军是神,不是人。

  ===

  很多年前,张温等一干老臣到北疆寻求豹子帮助的时候,坦率的提出了他们的改革目标“将天子置于律法之下”。必须承认,士人集团的理想非常远大,他们的改革目标也非常非常的先进,君主立宪啊,那个一千多年前的时代就已经有人提出了这个先进概念。但是,领先时代半步是天才理论,领先时代一步就只能被历史的车轮碾碎了。那个时候,年轻的豹子对于制度国策还只是一知半解,但是,也许是出于他野兽般的直觉,他敏锐的意识到了其中潜藏的风险,他委婉的拒绝了。豹子支持改革,但他改革的目的是要改善老百姓的生活,他要这天下人吃饱穿暖,他要求改革必须实打实能解决实际困难,他对于士人那个远大的官制改革理想表示精神上的支持。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历史上激进的理论家,改革者,终逃不过陨命的下场,妄图加速社会潮流的涌动就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豹子非常聪明,非常谨慎,这是个天才的军事家,一法通而万法通,他在政治上虽然没有完全成熟,但已经开始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要在保全自己的基础上最大程度的改良国策,这完全符合用兵之道。他非常有耐心,极为清楚改革这东西急不得,要想少流血就千万要刹住步子慢慢的,一小步一小步的来,每一次都是顺势而为。

  极为讽刺的,士人为了他们崇高的理想而让这天下浴于血火让生灵涂炭,他们认为一时的留血会换来万世的和平,他们愿为此抛头颅洒热血,百死不悔,正是士人亲手拉开这乱世的序幕。

  哪里会有完美的制度万世的和平?君主立宪在门阀不具备压倒性力量的情况下能够成功吗?社会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吗?

  豹子不看好士人的这种理想官制,他从头到尾强调一句话“我忠于天子,忠于朝廷”,他坚持扶持小天子,要靠拢皇权,而不是和皇权对着干,搞君主立宪。豹子是个温和的改良派,他固执的认定缥缈的理想现在与万民无益,美好的未来是画饼,不能为了将来的大餐而牺牲现在手中存有的粮食。他是武人,出身卑贱,他这二十年的杀戮存活了更多的百姓,他杀人是为了救人,他是真正珍惜天下生灵的性命。

  ===

  那个,何疯子冲到栎阳去保护长公主,李玮跑到北大营找张燕,大家都决定不出兵,而且保全长公主,但限制她的权利,要把青兖人士斩杀一空,北疆士人武人控制朝廷。

  还有,双方一致推举吕布当天子刺杀案的替罪羊。要在大将军赶回来之前把事情都办离索。

  再来看看李玮,这位同志绝对是个超级领先于时代的天才,激进的改革者,理想家,他第一次见到豹子就劝人家造反,他的激进程度比之一干老臣甚至更为激烈。老一辈的士人好歹还停留在制约皇权,认为皇权相权只要达到制衡就好了,而小李同志认为这还不是完美官制,他还要再进一步-直接推dao皇权,这样一来,外戚,宦官,多少年来衍生于皇权的危机一下都解除了,皇权作为象征保留就行,真正治理天下只要拥有相权足矣。这是多么天才的理论啊,都已经有了民主制的雏形,如果豹子能够恢复他后世的记忆,这绝对是个君臣两相宜的局面。但问题是,这个前提条件到现在都没有实现。

  小李同志的想法虽然没有明着说过,但豹子一清二楚,李玮是个天才的异类,在这个时代,一个士人居然完全没有忠君思想,实在是个异数。豹子一直想要阻止李玮将理想变为实际,这种激进的思想简直让人颤抖,这要留多少血,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但小李同志实在太能干了,他不单单是个激进的理想家,他还是个实干者,他努力了十多年,趁着豹子集中精力于兵事的空隙培养出了自己的势力,他终于有机会来实现他的理想了,他要控制长公主,抛开小天子,让皇权的影响降到最低,他要掌握内外朝,让相权控制一切。这位同志的危险系数节节攀高,已经超过了警戒线,这让豹子大惊,简直寝食难安,这要这么走下去,北疆会不会拖着整个天下一起灰飞烟灭啊。

  听起来很好笑,士人的改革居然能热血到这个地步,而身为武人的豹子却一步一个脚印的瞻前顾后。

  纵上所说,豹子是温和改良派,依旧支持君主制度,企图培养出贤明的君主,让君主掌握朝廷,支配天下;门阀士人要君主立宪,要相权制约皇权,让大汉即使碰到昏庸的皇帝也仍然能够传承万世;北疆士人以小李同志为首,隐在权臣支配朝廷的表象下内里实际上是民主制度的雏形,大汉自此千秋万代。

  真正是理想高于一切,由此可见,其实士人们一直都在高呼一个口号“没有死得最惨,只有死得更惨。”

  ===

  张温老大人,赵歧老大人,他们都对长公主说过,不要难过,你为大汉所付出的已经感动了上天,你一定会如愿以偿的。他们的话并不单单只是安慰,他们早已看清楚豹子对于皇权和改制的态度,只要豹子坚定贯彻他的理念,只要长公主真心还政于小天子,那么,这两个人之间就不存在原则上的对立,反而,他们才是立场真正统一的,对于长公主来说,豹子是她在这乱世中最强大的也是唯一的保护神。

  然而,长公主失去了对豹子的信任,或者说,她根本已经不再相信这个大将军了。被保护人本身进行反戈一击,生死相连休戚与共的链结被其中一方亲手解开,豹子怎么阻止才好,他怎么不心寒?于是,一切都开始失控。

  今日朝堂危机固然与一干士人推波助澜有关,但根本原因在于长公主态度的转变。

  豹子要将他的理念坚持下去,他可以对各种势力的挑衅都一退再退一让再让,但有一样是他半分都不能忍让一定要争到底的那就是天子的信任。如果保证不了这一点,那么豹子的作为不是在找死是什么?他带着一帮兄弟辛辛苦苦的将小天子拱上位,就是为了最后让小天子秋后算总账给一刀咔嚓了的?他怎么对得起与他同生共死的兄弟!

  长公主对他不再信任了,那么这种态度必然会影响小天子,他要怎么做才能排除影响?没有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先帝保佑长公主能醒悟过来最好,如果不行,万不得已只能全力扶持小天子打压长公主,而这还必须要考虑到小天子的反应,小孩子的信任是如此脆弱的东西,绝对经不起打击。就算一切顺利,这方法也是下策,因为日后小天子长大了,他为了拿回完整的皇权则必然会与自己的姑姑争斗一番,这一点是必然会发生的,姑侄相残,可以预料。

  豹子选择了一条最可能成功的改革之路,但同时也是最难的,因为这条路的基石是人心,是天子的信任。这基石不可能巩固,它需要如履薄冰的悉心呵护,为了这信任,豹子要在之后的十年付出他所有的精力,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要符合朝廷的利益天子的利益,他要时刻警惕有心人的破坏,一刻都不得松懈。这种生活豹子可能支撑的下去?估计天子长成之日就是他撒手西归之时。

  长公主的信任,是这条改革之路上豹子最大的臂助。这个总是自怜自艾的姑娘,在自己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其实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幸福还是悲惨,都在她一念之间。

  豹子总是说,我要做我能做到的事,就象对大漠胡族的政策,他认为一代人管一代人,没有谁能够永远占据大漠。有激进的理论认为杀光抢光就彻底解决问题了,这确实让人痛快,但真的是这样吗?胡人是个总称,汉人真的能够将外族人赶尽杀绝?而失去了外敌的汉人,会不会更快的堕落?历史证明,一味的杀戮解决不了问题,融合才是潮流,是趋势。而且咱说句老话,他爷爷的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命都快没有了还管那许多作甚。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在长公主心里还有些分量,还有可能去劝说的人就只剩下筱岚了。筱岚是个好姑娘,这绝对是个明白人,大将军的想法她清楚,她以前就对长公主说过,要相信他,你不能没有他,但问题是,她同时也是李玮的妻子,就小李同志那超凡脱俗的理想她这个枕边人有可能不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可是小李同志取得长公主信任的最好时刻,她还会象以前那样劝慰长公主吗?会的,一定会的,她的父亲无比忠诚,为了大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她自己从少女时代就到了北疆,跟着大将军一路走来,她绝不会为了那缥缈的崇高理想而不顾天下生灵涂炭,她在之前一段日子虽然保持缄默,但那只能代表她在犹豫,在回避选择,到了关键时刻,筱岚会站在大将军一边。

  大人笔下,大将军是神,不是人。这实在是个让人不得不感动的英雄,无论改革成败他这一生必将成就一段传奇。

  但是啊但是,这看得人简直太他爷爷的郁闷了!!

  ===

  其实,大汉写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完全成功了,但大人可能还觉得不够,要把豹子写到生生累死才满意,这样本书才算彻底圆满了。估计那时候肯定得有人失去理智破口大骂的,咱报个名先。

  ===

  站在历史的高度来作出选择总是容易的,因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哪种改革方式真正适应社会潮流,但豹子他没有恢复后世的记忆,他并不知道这条路走不走得通,他凭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要知道,他这种理念在当时那个背景下叫短视,才是真正的不可思议。

  至高无上的皇权让士人经历党锢之祸付出上万条性命,大家深切认识到皇权必须加以限制,于是,门阀士人为此而战,他们亲手拉开乱世的序幕。北疆在战火中崛起,寒门士子在大将军的庇护下建立起乱世中唯一的净土,如果不是皇帝昏庸任由贪官污吏横行,大汉会有今天?这朝廷已经腐朽,根本不能信任,换句话说,祸国殃民的就是失道的昏君,皇权就是祸根。十多年后的今日,皇权已经式微到谷底,士人们已经迎来他们实现目标的最好时机。

  丞相大人坚决要求制约皇权,这位老同志虽说是奔八十的人了,但他血仍未冷,当年在洛阳的所作所为足以说明此人在紧要关头能有多么的光棍。蔡老先生是个伟大的思想家,几十年的政治生涯都没能磨掉这位老人身上的书生气,没能消减他追求理想的狂热。在这位老人眼里,豹子是个好孩子,忠诚,宽厚,但是不够聪明,毕竟是个武人啊,到今天还口口声声忠于天子,居然都看不到皇权的危害!豹子手中有军队,这让老人家很忌惮,你就算不帮我可也别来坏事,得想法子把他的兵权拿掉,刚刚好长公主殿下也起了这个心思,不错,他这兵权早晚都得交,这孩子肯定也愿意交,只要这小子没能力捣乱了这朝堂上再没人威胁到我的理想,这改制可是所有士人的共识,这是真理,这能换来万世的和平,这事干完官职修改就能提上日程,老人家热血上涌,赶早不赶晚,干了!

  小李同志的理想虽然更激进,但人家表达的方式非常巧妙北疆人打下的天下凭什么又交还给朝廷?十多年的****局面啊,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失道的皇权!大将军为什么这么看不透?北疆没有皇帝没有朝廷的时候我们也干得挺好的,大将军为什么巴巴的要把权利交还给并昏庸的朝廷?那北疆人的心血不都白费了!听听,这话岂不更贴合北疆人的利益?这其实是很大一部分人的心声,出身北疆的寒门世子能不以这位前辈为首?

  小李同志干得非常有分寸,他这话绝对不会到北疆军中去说,但他一直没有停止过潜移默化,他很清楚豹子的软肋在哪里,他下手的对象非常非常的有价值。忠君思想不能严重,政治上不能成熟,再要有头脑,有大局观,让大将军极其信任并寄以重望的出身门阀的司马小朋友掉入陷阱。他用这位年轻一代的帅才向长公主发难,看看,这是大将军的人,大将军也对你不满了。他一面努力削弱长公主对大将军的信任,一面挑起军方对朝廷的不满,他自己还能坐收渔利,这实在是个天才的权术家。

  性格决定命运,这话一点不错。

  很多年前,一干老大臣陪同长公主来到北疆,在豹子的支持下建立了长公主府,其实那个时候,豹子已经选择了他要走的路,他迈出了大汉中兴的第一步。这一步豹子之所以能够迈出去,恰恰因为他忠义两全的性情。时至今日,朝堂上下的大臣摸着良心都要说一句,今日大汉中兴之路,始于大将军足下。这是事实,不可辩驳的事实,而这条道路的起点,正是大将军的忠诚。

  十多年后,豹子居然没有变,他依旧忠诚。他还要用自己的忠诚,依托天子的信任继续走下去。

  可以看到,中兴之路走到今天,再往哪个方向走已经变得至关重要了。“不但不能制约皇权,而且大汉的中兴还要一直建立在你忠诚的前提之下?这绝对不可能!‘蔡老先生当然不可能相信豹子这样一个血腥的武人,这连长公主都动摇了。赶紧交了兵权,你也就可以休息了,仗打得差不多了,武人到了退居幕后的时候了,该是士人掌握权力治国的时候了。

  “大将军的选择实在是太短视,太异想天开了!天子的信任是个什么东西?如果这样走下去肯定落得个身死的下场。”小李同志也坐不住了,这位同志大概一直认为随着岁月的流逝豹子铁定能够走到他这一边来,但凡豹子有私心出现这两人就能走到一起去,然而事实出乎意料。看来不下狠手是不行了,他也作了决断。

  凭心而论,李玮他绝不是想要害豹子,相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在为整个北疆集团的利益奋斗,他的一切未雨绸缪都是在为挽救豹子作努力。大将军把一切都压在天子的信任上,这是在找死啊!这信念如此深刻,他毫不怀疑,他要救大将军,就要用尽一切力量让豹子放弃对天子的幻想,他很清楚,只要彻底切断长公主对大将军的信任,这事就成功一半,而这也并不难办,信任这东西建立起来千难万难但摧毁起来简直易如反掌。事实证明,这的确很简单,他干得非常漂亮。报有这种念头的李玮,对豹子的杀伤力是惊人的。只要想一下,如果小李同志喊一句“鸟尽弓藏,大将军危矣!”就朝廷目前这个态度,北疆得有多少热血男儿就敢立刻和朝廷翻脸,豹子辛辛苦苦建立的信任顷刻间荡然无存。

  这一条大汉中兴的道路,要以大将军的忠诚为前提,要以天子的信任为基石,还要用长公主的信任加以推动。

  就这话搁谁谁相信?可能也就北疆一系最最单纯的武人对此深信不疑。但凡对改制有一定认识的士人都要感叹一句“大将军毕竟是个武人啊,他想的太简单了。”

  豹子对自己的选择其实也没有信心。“我忠于天子,忠于朝廷,至于我自己,本来一无所有,站在权力的顶峰并不能让我感到快乐和安宁,我只要这天下百姓都能吃饱饭,我要大汉中兴,所以,我一定没有做错。”在这条改革的道路上,每次十字路口豹子都这样一次次思量,然后这样来坚定自己的信念,于是他每一次都做出让人瞠目结舌的抉择。

  治国比打仗更麻烦,国策的制定,制度的修改,这都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不断探讨,你一个武人读过几本经书?你有多少时间用在治理国家上了?善意的劝告恶意的讽刺,只换来大将军的沉默和微笑。

  事情复杂到极点的时候往往就变得简单了,这绝对是句名言,也实在太具有喜剧效果了。相较于一干士人绞尽脑汁得来的完美改制,让所有人痛心疾首的白痴选择却恰恰是最符合社会潮流的。如果豹子恢复了记忆,他就可以自己的选择而喝彩了。

  大将军一介武人,全凭自己的忠诚,摸着自己本心选择的道路居然是正确的?只要天子和长公主信任大将军的忠诚,大汉就能中兴?这有可能吗?有这么简单吗?

  是的,答案让人叹息,就是这样简单。

  ===

  大人笔下的情景让人多少次拍案欢呼“他爷爷的啥叫侠骨柔情,这才是!”虽然英雄大多死于背叛,但豹子绝对不会是其中之一。因为在充满了阴谋与背叛的乱世,豹子的手上居然从来没有沾染过自己兄弟的血,大将军的人格魅力就是这样强大,跟随他的人根本不会背叛他,北疆绝对是最后一片净土!

  但到了现在,大人动摇了这个信念。

  李玮与大将军的理念原则上是对立的,完全无法调和。目前对于豹子来说,以小李同志为首的北疆士人经成为他最可怕的敌人,已经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们无以伦比的破坏力。小李同志发自内心的高喊“大将军,我一定要救你”,他翻掌之间就破坏了长公主对大将军的信任,这位同志专门找大将军最信重的和最亲近的人下手,他清楚知道越是崇拜大将军的人就越容易被他挑动向长公主发难,而这反过来又可以最大程度打击长公主对大将军信任,这事他要做起来也很简单,因为事实就摆在那里。

  他只需要诚恳的指出长公主作了什么,分析两句,然后把自己如何担心大将军的将来说清楚,剩下的就是等着水到渠成。狂信者小李同志直接把自己推到了豹子的钢刀之下,这人绝对够决心,大将军你除非杀了我,要不我就要把这破坏干到底,我绝对会挑动更多的兄弟一起站出来,因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走上死路。怎么办?豹子会改了他的理念他也就不再是咱心中的大将军了,那他还能怎么办?难道必得杀了这位誓死要拯救他的兄弟以绝后患?大爱本无情,大义可灭亲。到了这个地步,眼看着小李同志死不回头,而且可以预期还会有更多兄弟被他牵扯进来,豹子逼不得已只能挥起屠刀。这一刀只要砍下去,虽然成全了豹子的忠诚,但也砍断了兄弟间的信义。大将军忠义两全的神话被打碎了,他会失去北疆士人的心“大将军背弃了我们北疆人!”而且杀戮一旦开始,北疆武人也会兔死狐悲,怀疑的种子一旦播下终会蔓延,沾上了自己兄弟的血,这个大将军了已经变了。

  杀了李玮,北疆必乱,不杀李玮,就要舍弃忠诚。到了这一步,豹子已经是陷入了僵局,小李同志这个狠人果然棋高一着,他谋算人心,玩弄权术,实在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然而,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在布局谋篇的时候,这个东西是个变数,没有哪个谋士敢拍着胸脯说这个咱保证百分之百。

  好了,大家应该可以看到唯一的生路在哪里,没错,这破局的关键就在于长公主!

  ===

  说到长公主了。

  可以看到,现在所有的冲突矛盾都集中到了长公主的身上,这位殿下已经成为了破局的关键。试想,如果长公主恢复了对大将军的信任,那么首先小李同志的口号“拯救大将军!”将变得毫无意义,他就不能再轻易挑动军方将领对长公主的不满,再进一步,如果他不能完全控制长公主,那么他要推到皇权的这个理想也就只能停留在理论阶段了。长公主的信任,能够让豹子走出这局死棋,让小李同志的天才谋划成为笑谈

  长公主是统治阶级,她的出身让她不可能和坚决支持改制的士人走到一起去,但这绝对是个悲天悯人的好姑娘,她深切体会到皇帝失道会带来什么样惨重的后果,百姓陷于血火,连她这个皇族公主也难免家破人亡的下场。这位殿下十三岁就到了北疆,师从老一辈士人,她虽然不能接受相权制约皇权,但她意识到皇帝的确不能无法无天,皇权要加以制约,但怎么制约呢?这位天才的殿下居然完全抛开了大汉建国四百年来的治国学说,提出“以法治国”,她拥护法治,而不是道家或者儒家所说的人治。

  就这超级先进的观点能有几个士人赞同?

  秦二世而亡,青史留书逃不过个“暴”字。以法家学说治国的后果是什么?前朝旧例,抬眼可见。高祖皇帝以仁义得天下,自汉初的黄老无为到武帝独尊儒术,大家都在强调要顺乎天理人情,要仁爱,要守义,皇帝通过任用贤明的大臣才能治理好国家,这是常识,这是真理!

  长公主她不是儒生,黄老学说的年代于她也已经久远了,这位殿下何止是不迂腐,这简直是个紧贴实际推陈出新的天才。当今天下大乱,皇帝失道绝对是主要原因,但是失去理智的士人们也必须要为此负上很大一部分责任。这点长公主看得非常清楚,用相权来制约皇权,且不说她不能容忍士人居然要抬高自己到与皇室齐平的位置,就实际情形来看,所谓贤明的丞相就真正值得信任吗?是人就会有私心,优良的国策因为侵犯了士人的利益而无法推行,贤明的君主遇到因私费公的丞相又该怎么办呢?相权根本成了执行皇权的障碍。

  行了,你不信任我,我又何尝信任你?仁爱信义在这乱世能起到什么实际作用?乱世用重典,一切交给大汉律。长公主认为,只有制定出能够抑制人类罪恶的律法,这乱世才能真正恢复清平。

  法家所说的法和老子所谓的道,二者虽然都在强调规则,但毕竟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黄老无为之治的这个“治”,讲究的毕竟还是人治,是人治统治的法律制度,法家的法虽然比黄老的道又进了一步,但这两种思想都是皇权用来统治社会的工具,确切的说,它们是法制,而不是法治。但是长公主追求的可是能够限制皇权的法啊,这可是已经初步具有了现代社会的治国理念了,这简直让人瞠目结舌啊。

  必须承认,这位殿下对于制约皇权有着深刻的理解,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较之门阀士人她是真的抓到了问题的核心。

  门阀士人要用相权制约皇权,这思维和做法还停留在帝王制和人治的基础上,但他们的理想是要达到“将天子置于大汉律法之下”,这君主立宪可是民主政体,要求的是法治!就这理想完全高于实际的情况他们能改制成功吗?那么,更加天才的长公主她能成功吗?“大汉律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任何人乃至天子、朝廷百官都要在律法之下遵照律条行事。”她这理想能实现吗?

  翻翻书就能看到,咱中国古代诸子百家的法和源于西方的现代法治理念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西方法治思想里面的法律指的是啥?那法律得是全体民众的意思,是全体民众自由意志相互妥协的结果,代表人类的正义、良知和文明。简单来说一句话“要法治,先决条件是平等”。

  就长公主这出身,她能认为法老大,皇帝老二,这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她还能接受人人平等的概念吗?这要真行的话,李玮同志岂不要活活笑死才能表达出对于自己理想实现而带来的喜悦?

  长公主的理想终究只能是理想,她只要再深入一步就会清楚的知道这完全不可行。

  长公主要法治不要人治,因为她看清楚了人心的丑恶,世人有几个没有私心的?她不再相信什么人之出性本善的鬼话。正是这种观点影响了她对于豹子的信任。

  长公主爱恋大将军,这不容置疑,朝廷上下基本上已经人尽皆知了。但是看一看,十多年来豹子一直征战天下而长公主留守朝堂,这两个人有几天是一起渡过的?这种深刻的感情不是日久天长慢慢衍生出来的,而是源于崇拜,起于少女天性中对于英雄的憧憬。而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一种感情。

  长公主已经三十岁了,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个年纪的女人已经可以作祖母了,她怎么可能还会象小姑娘时候那样单纯,怎么可能毫无理由的信任豹子?“大将军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将来如果变成权臣怎么办?”长公主不理解豹子,这姑娘都已经支持人性本恶了她还能相信这世界上居然真的会有永恒不变的忠诚?“我这一辈子注定孤苦到老,如果大汉也亡了,那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要保证大汉中兴,最现实也是最保险的做法就是牢牢抓住权利!”对于长公主来说,她现在能够真正抓在手里,让她感到稍微踏实的,也只剩下这个了。

  大将军十几年来兢兢业业,呕心沥血,除了他这条命还没全搭上还剩下半条,他的一切都已经双手奉上。还要怎样来证明他的忠诚,难不成真要死在长公主面前才能博取这位殿下的信任?可现在这个情况,他连死都死不得,他死了,长公主还有谁来保护?

  他爷爷的这姑娘咋就这么不知道好歹呢!大人写到这份上,但凡心疼豹子的都得这么感慨的来一句。

  在李玮的设计下,豹子身在局中,但他没有坐以待毙,他敏锐判断出要有长公主的信任才能走出困境,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努力。这位兵法大家的反应非常迅速,他这回剑走偏锋“当殿下发现朝堂上的所有势力都对她有深切威胁的时候,她就有可能回到我的身边来。”

  李玮啊,你如此不遗余力的破和长公主对我的信任,那么,如果殿下同样不信认你呢?豹子在努力自救的同时反戈一击。这是他的兄弟啊,跟他同生共死二十年的兄弟,李玮一直要救他,他又何尝放弃过救李玮的念头?“你不放弃你的理想,你一定要走到我的对立面去,你堵上性命让我走到你那边去,但是,殿下的信任是你这一局的最终目标却也同时是最大的变数,如果你控制不了殿下,那么情形就不会糟到一定要我杀你的程度。”

  ===

  汉末分三国,英雄辈出风起云涌,这一段历史实在太波澜壮阔,多少三国迷将胸中热血诉诸于笔下,纷纷化身历史人物加入其中。

  大汉这本书之所以吸引人,当之无愧被看作一股清流,很大的原因在于大人不仅仅塑造了一个完美的大将军,而且在主线人物身上耗费了足够的笔墨,这些人物同样让人感动。要制约皇权的门阀士人,要推dao皇权的寒门士子,这些人都是因为理想而战,不同理念的碰撞引发了争端。我们看到这些人为了权势争斗的你死我活,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都舍弃了身为人类最基本的感情,阴谋背叛简直信手拈来,但这些人一直都没有动摇自己的理念,他们很清楚自己是为什么而争斗。当然,空想家在咱东方历史上还是凤毛麟角,这些人的理想,起点都是为了能够让自己这个群体得到最大的利益。

  “实现自己的理念就等于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而且还能惠及天下百姓,这事当然要干到底!而这事要成功就必须要拿到足够大的权利!”于是怀抱不同理想的不同群体为了权势开始争斗,更要命的是大家都********的认定只有自己的理念才是最先进的,才是真理,固执己见的后果只能是头破血流,斗争愈演愈烈。

  理想高于一切!这口号一喊出来,再丑恶的嘴脸也立马变得可爱几分,是啊,要成大事,怎能拘于小节?管他阴谋阳谋,达到目的才是要紧的,下手越狠就越能说明决心之坚定。朝堂上的纷争到底是源于理念之争,国策之争,几个主线代表人物的热血精神其实仔细想想还挺让人感动的。

  制约皇权也好,推dao皇权也好,两派士人都以人性本恶的、怀疑的眼光来看待统治者,于是他们不约而同转而将相权放在了至高点,将士族这个群体放在了统治者这个高度。必须承认,他们这个理念超越时代,很先进,但是,他们的理念摆脱不了人类的私欲,因为他们的理想根源于对自己这个阶层利益的保护。所以当这些人摆出一副百思不悔的架势愿为理想献身的时候,我们最多觉得感动,感叹一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啊。

  而万恶的统治者,所有人眼中的荒唐皇帝在大人的笔下却展现出无以伦比的魅力,事实证明这个恨不得拿金子把自己活埋了的灵帝陛下居然是个有大智慧的人!他怎么就敢选这么一个当时所有人眼中的白痴来托孤?

  一道遗诏,一个“汉”字,深深扎尽了豹子的心,以前到底为了什么而战,他茫然过,他也没有想清楚,但是,先帝的托付为他指出他今后要走的路“为大汉中兴而战。”

  年轻的豹子居然在那个年纪就摆脱了人类的私欲了?修为堪比大德高僧啊?不是,当然不是,实际情况是根本从来就没有过自然也就没啥摆脱可言,这世上居然真的有人头脑如此简单,简单到从没想过要为自己谋取利益?这种人已经不在正常人的范围,这真的是个只知道打仗的白痴吧?

  “武皇帝时期的大将军卫青就够穷了,我朝居然出了个比他还穷的大将军!”大臣们在八卦的时候多少都得感叹两句吧,岂不知读到这里的人已经心酸的要开始骂人了,我靠,这还是凡人吗,这他爷爷的是圣人吧。

  这样一个根本已达无我之境的大将军,其人格魅力何人能挡?他的兄弟,他的下属,他的晚辈,能够不用仰视的目光来看待他吗?杀人好说,但弑神,这得有多大的勇气多么盲目的自大才有可能作出这个决断?

  神一样的英雄啊!这样的人物出现在眼前,长公主她当然会爱慕,这是女人的天性。但是,这个不幸的姑娘被她心中的英雄托上了权利的顶峰,她从一个小女人转变成了代领皇权的长公主,这个称号是一道枷锁,从此禁锢住她少女的梦想。

  更加不幸的是,这个姑娘如同她在汉初时候代理朝政的曾曾曾……祖母一样,实在是太有责任心了。

  “男人征服天下,而女人可以征服男人。”如果这位殿下能够真正理解了这句大草原上的金玉良言,她也许才会让自己变回那个爱哭泣的小女人吧。

  ===

  可以看到,豹子忠义两全的性情让他理所当然选择了“守卫皇权”这样一条大汉中兴的道路,那道遗诏就是他为之奋斗的根源。

  他是武人,头脑简单的武人,他没有士人那么先进的理念,他凭着自己的直觉,摸着自己的本心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

  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过于单薄,他要守卫皇权,仅凭他一个人又怎样和高喊“制约皇权”“推dao皇权”的士人集团相抗衡?要是他死了怎么办,大汉还中不中兴了?豹子要寻找帮助,然而举朝上下有谁能够赞同他的理念?武人,单纯的武人,忠诚的武人,他看到了与他一起浴血沙场的兄弟。

  士人为什么排斥武人入朝?因为武人血腥?武人没有头脑?武人不懂治国策略?这是真实的表象,这也是让士人理直气壮的借口,但归根结底在于理念的不同。

  忠诚是武人的天性,是武士的美德,相较于士人,武人是以人性本善的、信任的眼光来看待统治者,只区别于纯粹的武人对于统治者报以盲目的信任,而转化为士人的武人不再毫无理由的去信服。

  武人入朝的目的是守卫皇权,这相当于往天子的手中塞了一把刀啊,这对于一心要制约皇权推dao皇权的士人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威胁?这武人要是入朝了,士人集团的理想还有实现的那一天吗?要是真********和皇权抗争到底,灰飞烟灭岂不成了必然的结局?就这情况,哪一派的士人愿意让武人入朝?

  豹子对手下的大小将领说你们要忠于天子忠于长公主,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对大家耳提面命一番,这都快成了催眠了,只恨不得往所有人脑门上刻个忠字让大家时时刻刻谨记为大汉而战,为天子而战,他要把守卫皇权这个理念深深刻进武人的心。

  豹子将黄巾一系的武人定位为监督者,他发自内心的信重他们,尊重他们,在他眼里,这些士人眼中的“暴民”是天下百姓的代表,黄巾武人的利益其实就是天下百姓的利益,他们的目的最单纯“活下去”。

  我选择的道路是不是正确的?如果我在这条路上走岔了怎么办?到底谁能下这个判断?天下百姓,只有这天下的百姓才真正有资格,所谓的大汉中兴说穿了就是让这天下安定,让百姓吃饱传暖,而守卫皇权扶持天子,是他采取的手段,选择的道路。

  执扭的要将超越时代的理想变为现实,必将付出无数的鲜血与惨痛的代价。

  老一辈的门阀士人在临死之前抛开了自己这个阶层的私利,这让他们站在客观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理念,这些可敬的老人意识到“相权限制皇权”并不是完善的理念,他们以不信任的眼光看待统治者,却用信任的眼光来看待自己这个阶层,这本身就不公平,人类的私欲啊,这个根基上的缺陷注定他们的理想终究只能是理想。怎么办?如何补救?在门阀士人的努力下,皇权已经折了腰,再不复至高无上的统治地位,这个时候要怎么办才能重建皇权的威仪?“武人入朝,武人必须要入朝守卫皇权。”这认知想必让他们懊悔不已吧,当年的黄甫嵩老大人,曾经为此百般劝说,但大家的反应是什么?“武人毕竟是武人,头脑太简单了!根本理解不了士人的梦想!”大家被私欲蒙蔽了双眼,一边鄙夷武人简单的头脑,一边沾沾自喜将创下万世和平的时候,可曾想到会有将武人当作救世主力挽狂澜的一天。

  时至今日,大汉百姓还剩下多少?到底还要再死多少人,才能让士人放弃他们那祸乱天下的理想?到底还要流多少血,才能让士人抛却那一点点私利?

  大将军站在血海中痛心疾首,他不要这天下再这样乱下去,他不要百姓再易子而食,他一直试图用自己的无私唤回士人的良知,但结果是什么?他愤怒,简直怒不可遏,他已经忍不住要挥刀砍人了。

  大人笔下的大将军是神,是人性中至真至善的化身,他能够跨越千年本来就是一个神话,那么,他也许可以为这乱世带来奇迹,他这一股清流也许真的能够荡涤人性的私欲,让人与人之间多几分信任,多几分理解,让这乱世纷争不复存在。

  ===

  太阳已经黯淡了光彩,天空被血色浸染出缺口,

  亡者的叹息逆转了时间的轮盘,有人从虚空中走来。

  单纯,澄澈,耀眼,那人是以太阳碎片铸就而成。

  无数生灵在挣扎,苦苦追寻着一丝生机,悲凉的哀鸣犹如号角一般响起。

  他倾听呼唤,跟随指引,义无反顾投入血火,陷入凡人的苦难,

  愿以雄壮的身躯为众生劈出一条生路,愿以炽热的血液让太阳重新焕发出金色的光彩,愿以不灭的精魄填上苍天的裂缝,

  我要还这世间一片清平,我要众生重新沐于阳光。

  这是带来温暖的慈悲圣者,这是立誓补天的英雄。

  咱中国几千年来都停留在帝王制也就是人治的治国理念上,也就是说,所谓的相权制约皇权之类的顶了天也不过是相对制衡,他不是彻底制约,皇权肯定居于统治地位。

  那么真正能够彻底制约皇权的到底是啥玩意儿到底有没有?有,当然有,这东西是“民心”。

  这种制约非常特别,因为你正常情况下根本看不到,但他非常极端,一旦成功了就是个彻底推dao然后重新建立的模式,根本不存在啥温和妥协。

  所以咱中国老百姓苦啊,要过好日子就得盼逢着个好皇帝,等到碰上了失道程度令人发指的昏君,忍无可忍实在活不下了就开始盼望能出现个“圣王”来改朝换代,说到底还是将希望都寄托在统治者身上。

  而“圣王”这称呼到底是个形容词,老百姓要求很低,但凡比那个被推翻的皇帝贤明了就有可能被冠以这种称号,所谓的“圣王”说到底是人类啊,最后能为王者的人有可能是没有私欲纯是为了天下百姓而战斗的?可以说,有那个决心走上改朝换代争霸之路的就不可能是单纯要为了天下生灵争那一丝生机,说到底是为了自己而战,“反正我成功了就能惠及天下百姓”,大家都是以泽被苍生的眼光来看待自己,以满足自己的私欲为根本目的。

  在大人笔下除了大将军李弘,还描绘了一个没有私欲的圣人,那人就是黄巾军眼中的神,大贤良师张角。

  在华陀老先生眼里,豹子和张角一样无私,眼中看到众生悲苦,心中充满了对百姓的怜悯,这俩人纯都是为了给百姓争条活路而扬起了血腥的屠刀。

  但张角这个圣人实在太有学问太有追求了,他不是要推dao皇权取而代之而是要让人类走向平等,他居然要彻底结束帝王制然后建立民主政体。

  这个光辉灿烂的理念实在太超越时代了,大贤良师在这条先进的道路上迷失了自己,完全不再着眼于实际,这位同志的确是个无私的圣人,但他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从而葬送了无数的生灵,然后当他意识到了自己错误承认了自己失败的时候,他痛苦的不能自已,最终选择了自我毁灭。

  豹子对自己选择的道路并没有信心,“我这样走下去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万一错了,失败了怎么办?”他一直在惶恐,他背负着天下生灵的命运,胜利只能是唯一的结果,因为失败就意味着大家一起灰飞烟灭。

  中原大战,成败一线,眼看胜利的天平一点点翘起,豹子的惶恐达到极点,好心办坏事的司马小朋友成了那最后一根稻草。

  他那里轰然倒下,吐血不止,这里看书的心都快碎了,“老大,不是吧,干啥啊这是?看看,看看,终于要把自己累死了!”

  华陀老先生这个心理医生出现的好啊,果然是神医啊,他出现本身就代表了对豹子的一种肯定,老人温暖的手真挚的开解让豹子走出了死胡同。

  虽然依旧没有把握,但豹子不再自苦,能走一步是一步,能走多远走多远,问问自己的心是不是仍然无私,看看天下的百姓是不是越活越好,这就够了。他坚定了自己的理念,并且开始不遗余力的将自己的理念在军中推广。

  “你们要忠于天子忠于长公主,就算我死了,你们也要为大汉继续战斗下去。”这话大将军不止说了一次,他那里每说一次,这里就有人无限感动一次,然后冷汗直流的开始琢磨“咋回事?铺垫咋的?要结文啦?”

  这其实是豹子的心声,他要作的就是让大汉中兴,他选择的就是要守卫皇权,大将军一直清清楚楚的告诉天下所有人他的选择,他的目的。

  但是看一看,有几个人相信他的话只是单纯的表面意思,有多少人不曾怀疑他包藏祸心,口不对心?

  单纯的武人盲目崇拜大将军,所以对他的命令没有二话绝对服从,然而涉足政治开始自己思考的武人呢?非常无奈,武人向士人转变所踏出的第一步就是先开始对人性无私的质疑。站在朝堂上要作的第一件事就是保全自己,所以要抛却盲目情绪转为有理由的信服,当看到所有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争斗不休的时候,大将军的话在他们眼里就开始变得不再单纯了。

  “如果朝廷威胁到大将军权势的时候,大将军还会象他说的那样做吗?为了自己的利益,他还会这样忠于天子忠于朝廷吗?”这种怀疑开始了,也就代表他们那不再是单纯的武人了,大将军在他们心理开始从神向人转化了。然而当他们真正成熟了,真正理解大将军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大将军的确是神,不是人”。

  而黄巾一系的武人终会发现在这世上除了他们的大贤良师,真的还有另一个神存在。

  无私的大贤良师早早就死去了,所以确切的说他只停留圣人这个阶段,但是同样无私的大将军却还活着,因为他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所以能守护无数生灵一起活下去,所以他成了神。

  ===

  ===

  鲜血逐渐漫过祭坛,召唤的仪式已经启动,

  黄泉的大门慢慢敞开,湿冷的风夹带着不祥的阴影在世间蔓延,

  人类的私欲终于引来了魔鬼。

  光明消失了,曾经辉煌无比的帝国正在失去生机,即将与她的人民一起走向灭亡,

  年幼的公主惶惶的向上天祈祷,“苍天啊,请佑我大汉,请降下金甲战神,为我家国而战!”

  勇士从火光中走来,黑发飞扬,长刀雪亮,身披血色铠甲,

  公主张大了稚嫩的双眼,紧紧注视,

  光芒闪过,那是勇士慈悲的泪水,炽热,滚烫,灼伤了公主的眼睛。

  长刀所指,黑暗退却,刀光闪过,恶鬼伏诛,勇士用他金色的血液辟出一条希望之路,

  公主茫然四顾,依旧惶恐不安,“天神在哪里?难道苍天真的舍弃了大汉?”

  公主啊,为什么你看不见勇士的真身?

  那红色的铠甲其实是无数生灵的鲜血,那遮挡住的是太阳碎片铸就的金身!

  用什么才能化解你眼睛的灼伤,怎么样才能让你眼中恢复清明?

  一定要用英雄的鲜血吗?只有为你流下的血才能涤清你的双目?

  公主啊,请闭上眼,听听你的心声吧,

  苍天早已应你呼唤,金甲战神一直护佑在你身前,

  你的英雄在为你的家国燃烧生命,你一定要他为你流尽最后一滴血吗?

  ===

  “绝不能抛弃战友,就是死,也不能抛下兄弟独自逃命。”这是豹子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念头,他遗忘了自己的过去,但这信念已经融入他的骨血,成了他在这世上与生俱来的记忆。

  这让看书的人有理由认为与其说他可能是个杀手,特种战士这个身份才更符合他的性格。

  真正的忠义双全,正是这种性情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也正是这种性情赋予他这乱世中最强大的力量。

  慕容风,鲜卑人的大帅,这位老人为了鲜卑奋斗一生,其忠诚之心天地可鉴,但他为了忠诚却抛却了信义,所以最终被兄弟所背弃。他失去了兄弟的支撑,也就等于失去了战斗的力量,仅仅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能够让鲜卑重新崛起?

  “大帅没能完全他的心愿,他为了鲜卑国的大利而一次次牺牲兄弟的生命与利益,他将忠诚放在信义之上,所以他最终失败了。”豹子将大帅视为他这个世界上的父亲,大帅的言行教诲深深刻在他的心中,他亲眼目睹了大帅如何悲凉的死去,这让他更加坚定忠义二字一个都不能少。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