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二十二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6843 2006.09.15 10:43

    桔苑东面战场上,万马奔腾,吼声如潮,战鼓声惊天动地,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粱兴和马玩带着上万铁骑,从东往西,奋力挺进。他们的任务就是一直杀下去,直到击溃敌人的中军。

  徐荣率领骑兵战士就象一把犀利的匕首,在敌人军中左冲右突,力图杀出敌阵,冲开一条血路。在徐荣这支箭头的后面,麴义,华雄带着部队在左翼冲杀,周慎带着部队在右翼冲杀。

  孙坚的后军终于坚持不住,频临崩溃的边缘,要求支援的战鼓声急促地响了起来。

  几乎如此同时,韩遂要求粱兴和马玩的骑兵部队撤出战场的战鼓猛烈地敲响了。正在酣战的叛军骑兵战士突然听到撤退的战鼓声,十分不解,但军令如山,不退也得退。粱兴随即组织士兵结阵防守,马玩带着冲在最前面的骑兵战士立即掉头,急速穿过后军的防守阵势,没入了夜色之中。

  徐荣听到敌人撤退的战鼓声在黑夜里响个不停,心里沉甸甸的,半点高兴的心情都没有。

  边章在完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突然下令骑兵撤退,让出东面的道路,其用意不言而喻。如今突袭战已经变成围歼战,官军战斗力强,叛军一时之间吃不掉对手,以叛军的实力即使打赢了,但损失一定惊人。边章当然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部队损失太大,所剩无几了,将来,他们在西凉怎么混。所以他立即改变了歼敌策略,准备在追击过程中歼灭官军。这时非常正确的一招,必杀的一招。

  徐荣看看四周的士兵,心里发出一声哀叹。以现在士兵的体力和士气,如果被敌人一直追着逃下去,要不了一百里,除了骑兵,步兵战士全部都要趴下,不要敌人打,自己就累趴下了。而且,今天部队断粮了,这是致命的。士兵们又要逃避敌人追杀,又没有吃的,不死才是奇迹。他仿佛看到撤退的路上堆满了士兵的残骸。徐荣心里一阵剧痛,顿感回天乏术,神情沮丧之极。

  跟在徐荣身后的士兵们看到敌人迅速撤离,高兴地纵声欢呼起来。

  徐荣立即命令部队减慢推进的速度,徐徐逼近敌人。对面的粱兴指挥结阵防守的骑兵部队缓缓后撤,直到战场上的骑兵全部撤离后,他才下令加快速度,带着最后一批叛军骑兵迅速没入了黑暗。

  麴义,华雄带着骑兵战士追了过来。

  “将军呢?”徐荣扫了一眼麴义和华雄道,“周将军呢?”

  “周将军受了重伤。”一名北军骑兵的军司马大声回道,“将军的侍从们正在后面看护着。”

  徐荣几人吃了一惊,在那名军司马的带领下,飞速赶到周慎受伤的地方。

  周慎的战马被敌人的骑兵一矛戳死,他随着惯性飞了出去,结果非常不幸地撞上了一匹飞奔的战马。他被战马撞飞了十几步之后,刚刚摔到地上就被其他的战马踩断了几根肋骨,伤了内脏。要不是他的侍从抢得快,他早被飞奔的战马踩成肉泥了。

  周慎浑身血迹,神情痛苦不堪。他看到徐荣,惨然说道:“部队由你指挥,撤……快撤……”

  徐荣默默地点点头,看了一下他的伤势,对周慎的亲卫侍从们说道:“立即找副担架,抬着将军随中军撤退。他的伤很重,不要太颠簸。”

  “子威……”徐荣站起来,转身喊道。

  “子烈兄……”华雄站在一帮军官中间,冲着徐荣挥挥手,大声应道,“什么事?”

  “立即重整骑兵,一队往东开道,一队留下掩护大军撤退。”

  华雄答应一声,飞身上马召集队伍去了。

  “云天……”

  麴义冲他躬躬手,大声回道:“请子烈兄吩咐……”

  “你带着部队,立即掩护后军撤退。”

  “命令孙大人,接手北军的指挥权,跟在骑兵后面,迅速撤出战场。”

  “撤……撤……”徐荣挥着大手,冲着围在周围的将领们大声喊道,“大家各回本部,立即撤军。”

  霎时间,撤退的战鼓声响彻了桔苑夜空。

  ===

  清晨,一轮红日冉冉升起,艳丽的朝霞光彩夺目。

  李弘驻马山坡之上,远远地看着士兵们沿着树林旁的小路,飞速前进。

  李弘是前天下午带着部队赶到平襄城的。当天夜里他就接到了周慎的书信,得知周慎已经在两天前,抛弃车仗辎重,从葵山小路撤军了。周慎在书信中说,叛军在牧苑一带阻击自己的可能性较大,假如李中郎已经到了平襄城,请务必援手,急速派遣骑兵赶到牧苑接应。

  李弘找来向导,仔细问了葵山小路和牧苑的情况之后,立即命令部队把辎重丢下,所有士兵轻装上路,赶赴牧苑。

  李弘看见郑信打马飞驰而来。

  “守言,昨天赶往牧苑的斥候,可有消息送回来?”李弘大声问道。

  “没有。这里距离牧苑有两百多里路,估计他们今天下午可以赶回来。”郑信回道。

  李弘没有做声。他抬头看看天空,指着天边红艳艳的太阳说道:“又是一个晴天。”

  “士兵们一天行军七八十里,路上还要顶个大太阳,非常辛苦。”郑信说道,“大人为什么一定要带着两万步兵同行?”

  李弘笑起来,“怎么?别部司马大人有意见?”

  “我们带着风云铁骑,日夜兼程赶到牧苑,时间不是更快吗?”郑信不解地问道,“带着步兵,我们要耽误一半时间。”

  李弘笑道:“守言,想不想早点回幽州?”

  郑信诧异地望了他一眼,笑道:“大人,你是不是想家了?”

  “想。”李弘说道,“可惜,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就是想也无从想起啊。”

  郑信笑起来,“大人的意思是想趁机吃掉边章,早一点结束叛乱?”

  “我就是这个意思。周将军很有办法,在那么恶劣的情况下,还能想到脱身之策,从榆中城安然撤离,非常了不起。叛军没有达到目的,定会恼羞成怒,一路狂追。”李弘笑道,“我们急行而来,叛军应该想不到,算是奇兵了。如果我们时机赶得好,和周将军的部队联手,完全可以重创叛军。”

  郑信摇摇头,很佩服地笑道:“大人的胃口越来越大,这种时候还想着算计人家。我们带着步兵,赶到牧苑最少要三天。按照路程计算,现在周大人就在牧苑,估计正和叛军打得热火朝天。”郑信瞅着笑嘻嘻的李弘,没好气地说道,“就怕我们赶到牧苑,周将军已经奄奄一息了。”

  李弘冲着他甩甩手,意思是你胡扯什么。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大人认为周将军的部队一定能顶住?”

  “当然。”李弘说道,“双方的实力和人数之间的差距可以互相弥补,只要不被伏击,周将军的部队肯定能顶住。关键是粮食。如果他们接到了傅燮大人送过去的第一批补给,他们就会安然无恙。如果他们没有接到补给,粮食在葵园峡给叛军劫走了,他们的情况就很危险了。”

  “不过。”李弘轻轻拍了一下手上的马鞭,笑道,“如果边章和韩遂为了保存实力,放弃了追击,我们这趟路就算白跑了。”

  “这个可能性很大。叛军刚刚损失了北宫伯玉和李文侯,还有五万羌人骑兵,这对他们的实力和士气都是个巨大的打击。如果他们想保存实力,可以趁机渡过黄河,直接撤退到湟中羌地……”

  郑信正说着,突然看见几个斥候纵马飞奔而来,立即高声叫起来:“有消息了……”

  斥候们带来了一个受伤的北军士兵,另外还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昨夜,边章带着叛军,在桔苑袭击了周慎大军。

  那个北军士兵是周慎部队的夜间流动暗哨,他遭到袭击后,没有被打死,打马狂奔逃了出来,路上恰好遇上李弘部队的斥候。斥候们知道之后,非常吃惊。他们留下一部分继续监视桔苑方向的动静,一部分立即回头向李弘禀报军情。

  “周将军如果能够突围而出,最迟今天中午,我们就能看到他。”郑信指着地图对李弘说道,“周将军突围之后,敌人会不会追?”

  “叛军如果损失不大,一心想吃掉周将军,他们肯定会追。但是,如果他们损失太大,而周将军的部队也所剩无几,继续追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李弘说道,“现在我们对桔苑的事一无所知,只有指望留在桔苑的斥候早点把消息送回来了。”

  郑信担心地说道:“如果周将军的部队已经被叛军消灭了或者还在桔苑顽强抵抗,我们……”

  “依照实力来说,双方相差无几,很难一口吃掉对方。现在叛军采用这种突袭的办法,就很难说了。”李弘眼睛看着地图,头也不抬地说道,“如果周将军突围了,叛军趁胜追击,我们就打叛军一下;如果周将军还被困在桔苑,我们就大摇大摆地走过去,露露脸。这种时候,不要打,叛军也会老老实实地撤走。”

  郑信点点头,满怀希望地说道:“最好他们能追上来,我们可以狠狠地打他们一下。”

  李弘笑道:“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谁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好事。”

  “命令各部曲加快前进速度。”李弘冲着传令兵大声叫道,“快一点,再快一点。

  ===

  临近中午的时候,李弘接到了最新的消息:周慎将军的部队已经突围,叛军紧随其后,一路尾追而来。

  李弘心中狂喜,咧嘴大笑。

  “距离我们还有多远?”郑信问斥候道。

  “回大人,大概还有三四十里,周将军的部队下午就能赶到这里。”

  “周将军还有多少人马?”

  “估计还有两三万人。”斥候回道,“他们非常狼狈,许多士兵跑不动,都做了叛军的俘虏。”

  郑信转目望向李弘。

  “命令部队立即回头。”李弘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

  “回头?”

  “对,回头。我们就这么冲上去,叛军一定不会交手,掉头就逃了。命令部队回头,赶到小牛山设伏。刚才经过时,我看那里的地形不错,适合伏击。”

  郑信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大声叫道:“大人,我们只有三万人,而追击的敌人至少有四五万,一口吃不掉的。我看我们还是先救下周将军……”

  李弘摇摇手,笑道,“叛军人多,我们吃一点是一点。敌人跑累了,好打得很。”

  “立即请鲜于大人和恒大人到我这里来一趟。快一点。”

  小牛山地势平缓,连绵起伏的几个小山头也不大,但山上的树林非常茂密。

  文丑站在山脚下,指挥士兵们迅速上山。他远远看到玉石带着几个侍从飞马赶来。

  “玉大人,都尉大人怎么说?我们后军干什么?”文丑急忙迎上去,大声问道。

  玉石飞身下马,笑道:“伏击,这次是伏击战。俊乂呢?”

  “俊乂上山了。”文丑笑道,“从义兄,我没有猜错吧。部队一调头,我就知道李大人要打叛军的伏击了。”

  玉石赞赏地拍拍他的肩膀,夸道:“非常不错。下次遇见李大人,我一定告诉他,中军的战鼓一响,我们的子俊就知道部队要干什么了。你和俊乂都有天赋,将来一定都是大将之才。”

  文丑俊秀的面孔顿时就红了,他非常腼腆地笑笑,问道:“军情如何?”

  “很不好。”玉石用马鞭轻轻地拍了几下大腿,小声说道:“昨天夜里,周慎将军的部队在桔苑被袭,现在正被叛军一路追杀而来。”

  “那就很惨了。”文丑说道,“周将军的部队肯定损失惨重。”

  玉石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接着说道:“都尉大人说,李大人不仅要击败敌人援救周将军,他还想重创叛军,所以李大人命令我们在小牛山伏击,打算趁敌人没有防备的时候,吃掉他们一部分。”

  “中军和前后两军的任务是出击之后,迅速将叛军切断,一分为二。然后我们牢牢地守在这里,一方面截断敌人的退路,防止敌人突围逃走,另一方面阻击叛军后续部队的援救。”

  “风云铁骑和步兵的左右两军负责围歼包围圈内的敌人。”

  文丑兴奋地笑道:“西凉叛军碰到我们家中郎将大人,死定了。从义兄,如果李大人带着我们剿灭了叛军,朝廷会不会封他做个将军?那样的话,我们……”

  玉石笑吟吟地望着他,不怀好意地叫道:“子俊……”

  文丑两眼发光,犹自沉浸在升官发财的美梦之中。

  玉石的马鞭劈头盖脸地打了下去。

  ===

  李弘站在山头上,望着山下笔直的延伸到天际之间的大路,看看蓝天白云,心里非常舒畅。

  这一战假如自己能够重创叛军,董卓将军也能在陇西,武都击败羌胡铁骑,西凉的形势基本上就扭转了,西凉的危机很快就会消弥于无形。如此一来,自己带着部队回冀州的日子就快了。

  郑信气喘吁吁地一路狂奔而来,后面跟着赵云,弧鼎,弃沉,几个黑豹义从架着一个受伤的胡兵紧随在后。

  李弘远远看到郑信那张因为极度愤怒而扭曲的面孔,心里吃了一惊,急忙迎了上去。

  接着他看见了那个受伤的鲜卑士兵,李弘顿时心脏剧跳,一阵痛苦的窒息感霎时掠过全身。李弘惊慌地停下脚步,生怕自己头重脚轻摔倒在地。兄弟,又是自己的兄弟。

  那是自己黑豹义从营的屯长砍刀,是自己留在平襄大营保护粮草辎重和行军司马左彦的。他怎么到了这里?怎么受了伤?难道敌人劫了大营?

  “大人,这战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郑信神情激动,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大叫大嚷。

  “大人,我们的兄弟没有死在敌人的刀下,却被自己人砍死了……”

  “大人,我们要杀回去,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大人,我们在前线卖命,后面竟然有人查抄我们的大营,捉拿我们的士兵……”

  “子民,给我黑豹义从,我要杀回去……”

  李弘没有理睬众人的叫喊,急忙蹲到地上查看砍刀的伤口。他被人砍了三刀,中了两箭,硬是没死撑了下来。李弘看他的伤口都不在要害,心里一松,坐到了草地上。

  “你们不要吵。”李弘用力地挥了挥手,对周围的一群人大声喊道,“不要吵了。守言,你是别部司马,不是刀斧手,你叫什么?”

  郑信满脸杀气,兀自大声叫道:“你让我回去,我要杀了他们,杀……”

  他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赵云拦腰抱起来,拖到一边去了。

  “砍刀,怎么回事?”

  砍刀是个三十多岁的鲜卑大汉,孔武有力,满面虬须,看上去非常老实。

  “昨天下午,凉州刺史府的长史程球程大人突然带着一千铁骑冲进了大营,说是奉太尉大人之命,要查抄大营里的所有财物。我们两百人措手不及,被一千骑兵包围在大帐内,没收了武器,无法对抗。左大人上前理论,被程球指挥手下抓住绑在了大纛旗杆上,严刑拷打,死活要左司马交出钱财。”

  李弘顿时大怒,浑身热血上涌,杀气暴烈而出。

  他咬牙切齿,大声吼道:“你们可看到太尉大人的手书?”

  砍刀摇摇头,气愤地说道:“我们都被关押在大帐内,哪里看到什么手书。左司马向那个程球索要,结果被暴打了一顿。那个程球说大人私自侵吞了叛军的钱财,违反了大汉律。还说是北宫伯玉告发的。那个北宫伯玉真不是东西,那条狗命还是大人救的,没想到竟然恩将仇报,诬陷大人。程球说此事已经上禀天子,太尉大人已经下令追查赃物了。只要查到赃物,就要把大人打入囚车,押解回京受审。”

  “他刺史府的长史竟敢抓我的司马,扰我的大营?”李弘吼道,“他即使有太尉大人的手书,也没有权利搜查我的大营,拷打军吏。这个人是不是疯子?”

  随即他指着砍刀身上的伤问道:“你这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我带了七个人,半夜溜出大帐,夺了敌人的战马逃了出来。他们那帮人死命追杀,六个兄弟都被他们砍死了,就剩下我逃到了这里。可怜兄弟们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自己人的刀下,这……这……”砍刀气的泪水夺眶而出,泣不成声。

  “他们是谁的骑兵?是刺史府的?”李弘就象一头红了眼的豹子,疯狂了。

  “是马腾的骑兵。”

  “你肯定?”李弘咆哮道。

  “是他们自己说的,还嘲笑我们风云铁骑是蛮子,还骂了公孙大人,说他们都是一群骑在白马上的白痴。”

  “子民,还说什么,杀回去,杀回去,这战还打什么?再打下去,我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大人,这事要是让大家知道了,这一战就难打了,说不定还会闹出大乱子,大人……”弃沉低声说道,“这事必须要立即解决掉。”

  “我们在前线,那个什么程大人竟敢扰乱大营,那是死罪,大人,那是死罪啊。”弧鼎怒声说道。

  李弘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子龙……”

  赵云急忙跑到李弘身边。

  “你带上黑豹义从,所有的黑豹义从全部带上,弧鼎,弃沉你们都回去,有铠甲的全部穿上铠甲,带上弩弓,现在赶回去,明天凌晨袭击大营,所有相关人员,格杀无论。”

  赵云胆怯地看了一眼李弘,小声说道:“大人,没有太尉大人的手书,在西凉没有人敢这么做。你是中郎将,论官职,除了太尉大人和两位将军,就是你了,谁敢动你?大人……”

  “太尉大人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做这种事。”李弘虽然气疯了,但还没有泯灭理智,他看着赵云说道,“这个疯子一定另有后台。你把他们抓住,严刑拷打,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西凉平叛这么关键的时候,做这种事,他到底想干什么?”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