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风云再起 第二十三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897 2008.12.09 09:38

    灵武谷的战斗血腥而惨烈。

  董卓和牛辅的两支铁骑凶猛地扑向了鲜卑人的左右两翼。拓跋晦和拓跋寒各带人马,依托本阵,毫无惧色地迎了上去。双方士兵在几百步的战场上往来奔驰,奋勇鏖战。

  鲜卑人的前军由小帅朔翁统领,以五千人马冲杀汉军方阵。朔翁亲自为箭头,带着士兵们象榫子一样坚决而有力地冲进了方阵,大军持续向纵深挺进,力图撕开汉军的防守,杀开一条血路。

  拓跋锋坐镇中军,指挥人马四下策应。

  ===

  董卓虽然有三万大军,但其主要兵力是步卒士兵,实力上没有任何优势,面对两万顽强抵抗的鲜卑铁骑,他们只能靠以命搏命的拼杀来逐渐消耗鲜卑人的兵力。董卓希望以此来改变双方力量的对比,从而达到击败敌人的目的。

  然而,让他失算的是,鲜卑人根本无意突围,而是非常耐心的和汉军纠缠在一起。他们以百人队为密集队列,成排成排的来回冲杀,互相掩护,牢牢地牵制了汉军骑兵。如此同时,朔翁的前军却不顾伤亡地一路挺进,在中军骑兵的策应下,成功撕开了汉军的防守阵势,杀进了指挥整个阵势运转的中军方阵。

  杨定眼见鲜卑人杀了进来,于是亲自带着亲卫屯冲了上去,他打算把敌人杀出去,保持阻击阵势的完整。

  拓跋锋一心一意要击破汉军的步兵阵势。只要撕破中军方阵,汉军的阻击方阵就会陷入混乱。步兵阵势一散,汉军必败无疑。

  他命令号角兵吹响冲锋的号角,告诉正在前面血战的朔翁,就是把五千人打完了,也要击破汉军的中军。朔翁毫不犹豫,督军猛攻。

  ===

  杨定看到前面的长矛兵戳翻了敌骑,纵身扑上去,一刀砍下了敌人的头颅。就在这时,一支长箭射中了他的后腰。杨定疼痛难忍,踉跄后退。他的速度太慢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狂奔而来的战马撞飞了起来,他清晰地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他在空中翻滚着,鲜血从嘴中喷涌而出。

  他重重地跌落到血泊里,腰上的长箭霎时穿透了他的腹部。杨定听到了士兵们的叫喊,看到了围上来的亲卫。他冲着他们笑笑,从怀里掏出了那块血淋淋的玉佩,紧紧地攥在了手心里。杨定感觉到玉佩还是完好无损,松了一口气,缓缓阖上了越来越沉重的眼皮,死了。

  士兵们愤怒了,他们高呼着老大人,疯狂地杀向了敌人。

  ===

  拓跋牧带着一万铁骑突然出现在灵武谷。

  拓跋锋这次南下攻打大汉国,已经打定主意要把和连从弹汗山抹去,为了预防万一,他特意安排自己的儿子带着一万人马隐藏在灵武谷附近。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万人马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

  汉军要伏击他,他也想围歼汉军,所以交战后,他一方面命令拓跋晦和拓跋寒缠住汉军的骑兵,一方面命令朔翁击破汉军的步兵方阵,其目的就是为了重创汉军。临走的时候,他还想打一场胜仗,以便在大草原上,扬扬自己的威名。

  ===

  汉军的步兵方阵遭到了来自背后的迅猛一击,顿时大乱。李肃和胡轸虽然竭尽全力指挥士兵拼死抵挡,但此时已经回天乏术,只能且战且退。

  董卓和牛辅有心去救,却被拓跋晦和拓跋寒的骑兵大军死死缠住,欲罢不能。

  双方在战场上杀得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

  “大人,撤吧!再打下去,我们的人马就要拼光了。”李儒举着手中血淋淋的长剑,高声叫道。

  “不能撤!”董卓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珠子,嘶哑着声音大声吼道,“这时候撤下去,我们就完了,一个都活不了。”

  “擂鼓……擂鼓……誓死血战……誓死血战……”

  董卓迎着敌人纵马飞奔,举刀狂呼:“兄弟们,杀啊,杀……”

  ===

  汉军将士们在激昂而猛烈的战鼓声里高声呐喊,士气如虹,一个个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绝不后退。

  随着步兵方阵的溃散,战场被分割成了两块。左侧是董卓的骑兵和胡轸的步兵,右侧是牛辅的骑兵和李肃的步兵。步骑士兵经过凶狠的厮杀之后,迅速会合,大家互相掩护,逐渐形成了步兵居中阻击,骑兵两翼攻击的战阵。汉军不待稳住阵脚,立即展开了反攻。

  鲜卑人连番战败之后,心中积累的仇恨终于在血腥的杀戮中得到了彻底的释放,他们疯狂的喊叫着,尽情地挥动着手中的武器,他们就象大漠上饿极了的狼群,发誓要把眼前的猎物屠杀一净。

  大战愈发激烈。

  ===

  黄昏时分,李弘带着三万铁骑以风卷残云之势一路杀来。

  拓跋锋断然下令,全军撤退,鲜卑骑兵仓惶而逃。

  灵武谷大战就这样结束了。

  董卓以折损将近两万人的代价击毙了鲜卑人一万二千铁骑,这个结果是他事前没有预料到的,谁能想到一场伏击战会变成一场惨烈的血战。

  ======================

  李弘看到董卓的时候,董卓正在专心致志地擦拭杨定脸上的血迹。

  “他是我的兄弟。”董卓抬头看了一眼李弘,算是打了个招呼,“我当年做兵曹掾史的时候,他和其他二十七个兄弟就跟着我打仗。我们在一起打了三十五年的仗,他是最后一个倒下的。”董卓神色平静地说道,“我把他们都埋在了战场上,埋在了他们死去的地方。”

  董卓抱起杨定,走向了士兵们挖好的墓穴。

  “当年,第一个兄弟死去的时候,我痛哭流涕。后来,死去的兄弟越来越多,我的眼泪却越来越少。现在,我已经没有眼泪了,甚至,我连一丝悲伤都没有。打了一辈子的仗,能死在战场上,未尝不是一件高兴的事。”

  董卓把杨定轻轻地放到地上,拍了拍他的脸,小声说道:“兄弟,休息吧。”他从胡轸手上接过杨定的战刀,放到了杨定的身上。

  董卓坐在土坑里,久久地看着杨定,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你死了,还有我把你埋,将来我死了,谁埋呀?”董卓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

  李弘望着董卓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黑暗里,心里一阵痛楚。失去兄弟的时候,谁会不伤心。

  “将军心情不好,失礼的地方,请大人多多包涵。”李肃走到李弘身边,轻声说道。

  李弘喟然长叹,没有做声。

  “今天,谢谢大人及时来援,否则……”

  李弘拍拍李肃的后肩,摇头道:“我来迟了。”

  两人不再说话,并肩而行。

  “西疆战事已经结束,大人要回北疆了?”

  “并州。”

  “并州?”李肃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问道,“大人不回北疆?”

  “张燕攻占了晋阳。”李弘叹道,“我要去打黄巾。”

  ===

  第二天,董卓带着大军离开了灵武谷,奉旨往汉阳郡去了。

  李弘本来想送送,但出了山谷之后,他又迟疑了。说什么呢?他打了胜仗,在关键的时候又支援了董卓,这个时候去送行,难道还想讨老将军一声谢谢吗?

  李弘望着飘扬在空中的烟尘,心里感慨万千。

  在朝廷看来,董卓延误了军机,即使不处罚,将来也是责斥他的一个借口。董卓大概意识到了这一点,带着大军过了黄河,准备在灵武谷伏击鲜卑人的败军,以求将功折罪。然而,他没有成功,反而被狡猾的鲜卑人狠狠地咬了一口,损兵折将。

  “仲渊,你写一道奏章,把灵武谷大战的事情详细奏明陛下,为董将军讨要战功。”

  李玮点点头,笑道:“大人,我听说董卓将军和朝中的奸阉关系非常密切,灵武谷之战他虽然没有打赢,但也不至于获罪,我们……”

  “你还是写一道奏疏吧。”李弘说道,“现在兵事权都在尚书台,主掌尚书台的是皇甫嵩大人和卢植大人,在这件事上,陛下肯定信任他们,而不会听信奸阉的胡言乱语。”

  李玮摇摇头,凑到李弘身边说道:“大人,你好象不是这个用意吧?”

  李弘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既然知道,还说什么废话?他是朝廷重臣,改善一下关系,对我们没有坏处。”

  =====================

  天子背着双手,在尚书房来回走动,小脸上挂着一丝怒色。

  “这个豹子,总是抗旨,他是不是脑袋长得太多了,要砍掉几个才会听话?”

  皇甫嵩笑而不语。卢植佯装没有听到,伏案疾书。

  “叫他不要过黄河,他非要过。”天子恨恨地说道,“上次叫他坚守六盘山,他竟然跑到青石岸歼敌,根本不把朕的话当作一回事。你们看看,大臣们弹劾的奏章接二连三的递上来,朕都烦死了。”

  “陛下不都搪塞过去了吗?还有人上奏?”皇甫嵩笑着问道。

  “朕说他是蛮子,是个白痴,未受教化,结果上奏的更多了。”天子瞪着卢植说道,“都是你出的好主意,平白无故地招惹是非,现在就差没骂朕是昏君了。”

  卢植赶忙跪地谢罪,“陛下,和连的人头都不能平息这场风波?”

  天子摇摇头,骂道:“这些人打仗不行,嘴皮子一个比一个厉害。要是他们再在这件事上纠缠不休,朕就开始收钱,谁要上奏朕就扣谁的当月俸禄。”

  卢植笑道:“陛下,明日朝议,该赏赐的还是要赏赐,西疆大捷,大家都有功劳嘛。”

  天子想了想,点点头,随即又忿忿不平地骂了几句。

  ===

  “陛下,李将军来书,详细说明了灵武谷之战的前后始末,对董将军很是推崇……”

  “他是什么意思?”天子问道,“是想说董卓有功吗?”

  皇甫嵩和卢植没有说话,显然对李弘的说法非常不满意。

  “这两个人,一个抗旨不遵,一个延误军机,还互相吹捧袒护,太不象话了。”天子气愤地说道,“要不是打了胜仗,哼……”

  “董卓这一仗打得莫名其妙,毫无必要,白白损失了两万人马。”皇甫嵩略微有些激动地说道,“如果他早一点占据灵州,切断鲜卑人退路,鲜卑人怎么会逃?他们早就在清水河一带被我们包围了。董卓延误军机是一罪,擅自出兵灵武谷是二罪,哪来的战功?”

  “算了,算了,朕说过,算了。”天子说道,“朕也不能太刻薄,何况西疆还要靠他去守,升他一级官职吧。”

  “陛下这样赏罚不明,会让这些人恃宠而骄,越来越目无法纪。”卢植劝谏道,“自古以来……”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就这么办了。”天子一看卢植有长篇大论的趋势,急忙挥手打断了卢植的话,“何颙可有消息传来?”

  “有。”皇甫嵩回禀道,“昨天何颙就送来了奏章。”

  “有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朕?”天子不满地问道。

  “陛下……”皇甫嵩苦笑道,“这个何颙,一看李将军打了胜仗,立即翻了脸。”

  “翻了脸?”天子惊讶地问道,“翻什么脸?和叛贼闹翻了?”

  “何止闹翻了。”卢植叹道,“他和西凉叛军打起来了。”

  =====================

  十天后,鲜于辅带着大军赶到灵州,和李弘会合。

  鲜卑俘虏已经习惯于战败后成为战胜方的奴隶,无论是弹汗山的士兵还是鲜卑西部北部的士兵,听说自己从此以后归属于舞叶部落而且可以留得性命都很高兴。射缨彤和射虎成了这两万多人的新主人。

  李弘看到俘虏的情绪很稳定,非常高兴,重赏了射缨彤和射虎两人,同时上书天子,希望迁升舞叶部落的小帅射缨彤为校尉,因为这两万多人的鲜卑大军需要一个首领。

  安定郡兵曹从事段炫随军而来。做为李弘节制下的安定郡郡国兵,他和一百多名士兵也应诏来到了讨虏将军帐下效力。他伤势未愈,本来可以向太守请辞的,但他毅然带伤来到了灵州。

  李弘随即在灵州城整军。

  ===

  五万骑兵大军分为前后左右中五营,由中郎将徐荣统帅,中郎将麴义副之,宋文为行军司马。

  中营为风云铁骑。风云铁骑用鲜卑骑兵扩充到一万人,校尉恒祭统领,校尉楼麓副之。下设五部,分别由楼麓、铁钺、鹿欢洋、雷子、筒子领军。

  前营为湟中铁骑。前营以湟中羌士兵为主力,一万人。校尉聂啸统领。下设五部,由姜舞、九羊皮、斩马、骆驼,百里杨领军。

  后营为先零铁骑。后营以先零羌为主力,一万人。校尉狂风沙统领。下设五部,由燕无畏、心狐、高耕、杨淳、段炫领军。

  左营为长水铁骑。左营以长水营骑兵为主力,加鲜卑骑扩充到一万人。都尉赵云统领。下设五部,由刘冥、鹿贤、雁无心、红柏、纵流领军。

  右营为舞叶铁骑。右营尽为鲜卑铁骑,一万人。校尉射缨彤统领。下设五部,由胡子、射虎、弧鼎、弃沉、小懒领军。

  ===

  两万步兵大军分上中下三营,由中郎将鲜于辅统帅,校尉阎柔副之,谢明为行军司马,余鹏为佐军司马。

  上营由校尉玉石统领,校尉鲜于银副之。下设三部,分别由何风、林讯、潘塔领军。

  中营由校尉颜良统领,都尉文丑副之。下设三部,分别由张郃、陈好、廖磊领军。

  下营由校尉华雄统领,都尉高览副之。下设三部,分别由樊篱、张萧、丁波领军。

  ===

  讨虏将军营。

  长史左彦,司马李玮,从事中郎唐云、尹思。刺奸卫政。主薄筱岚。(这是李弘自己想的主意,虽然李玮和卫政多次表示反对,但李弘坚持己见,谁说都不听。在李弘看来,筱岚文武双全,不比李玮差,为什么就不能在中军任职?小女子?小女子有什么关系,这年头,到哪里找这么有学问的小女子去?有人就要用,不能浪费。军营不能有女子?李弘指着一身铠甲的筱岚说,谁说她是女子,我说不是就不是。)

  校尉郑信统领斥候营,陈鸣副之。校尉田重统领兵曹营,纪惟副之。

  黑豹义从营三千人,由庞德统领,砍刀、檀奴副之,苌弓和陈践为假司马。

  ===

  士卒田重的事经过李弘的亲自过问,最后得以免罪。李弘随即迁升他为军侯,随在颜良军中。

  壮节侯傅燮的儿子傅干坚决要求留在军中,不愿意到大儒王剪府上学习。李弘无奈,只好将他带在身边,让左彦和李玮教授其学业。

  本月下,李弘在朝廷圣旨的催促下,带着七万大军,三十多万头牛羊等牲畜,沿着长城,向并州而去。

  ===

  慕容风到底棋高一招,他抢在拓跋锋之前,率着三万大军赶到弹汗山,在西部鲜卑大人落置鞬落罗和东部鲜卑大人弥加的支持下,推举魁头为鲜卑大王。

  拓跋锋大怒,率五万大军攻打弹汗山。

  慕容风被迫让步,他和拓跋锋经过多次商谈,最后四个鲜卑大人达成了一个协定:十年之后,和连之子骞曼成人,魁头将鲜卑大王让给骞曼。这十年内,鲜卑国由魁头监国。

  一场浩大的鲜卑内乱就在慕容风的谈笑之间悄然化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