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三路平西策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805 2007.12.02 11:50

    《西征记》

  作者:血色珊瑚虫

  第六章三路平西策

  一拳打倒庞会的,是一个相貌堂堂,面皮黝黑,蓄着长髯的中年武将,容貌与庞会十分相似,但更增添了一份大将的威严。

  “庞伯父!”刘潭李信和走在队伍后面的赵广都是大吃一惊,都不了解这位平时喜欢大笑豪饮、和蔼可亲又没什么架子的叔父,刚一见面这是唱的哪一出?

  庞德一拳撂倒了儿子,仿佛不解恨的又踩了几脚,这才停了手,整整衣甲,转身一拱手道:“仲达,某家教子无方,使其不遵军令,肆意妄为,将来不知道要惹出多少祸来,今日我就把这逆子交由你军法处置,要杀要剐,随便你看着办啦!”

  司马懿饶有兴趣的看着庞德作为,满面春风。他少年时便得大司马李弘青睐,年纪轻轻身居高位,为免功勋老将所忌,平日里行事一直颇为低调。长身玉立,面带微须,腰佩长剑,一身普通的儒生布袍,若不是有一双苍鹰般锐利的眼睛,倒颇有一番名士气度。待众人都走近帐内站定,司马懿看着兀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庞会,笑着说:“令明兄何苦苛责令郎,庞都尉处置虽然有不当之处,但自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今粮草辎重平安运到,又立此大功,正应好好奖赏,何罪之有?”

  “不妥!”庞德摇了摇头,“军中最讲究令行禁止,为将者,怎能以国之利器任性胡来。此番若不惩处,岂不是滋长军中有令不遵的邪风,将来何以统军?”

  司马懿知道庞德此时这般不依不饶,是为了敲打下自己儿子的心性,其实满怀维护之意,便也不再坚持:“也罢,就罚俸半年,小惩大戒。”

  “下官领命!”庞会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爬起,跪倒领罚。“便宜你了!滚起来”庞德瞪了庞会一眼,吓得他赶忙缩了回去,与部下站在一起。

  司马懿环视众人,正色道:“此番庞都尉,李司马与众将士用命杀敌,擒获车师后部王特利耳,于西征战事,实有大功,本官甚是欣慰,不日自会论功行赏。将来西域平靖,此番功劳,也会一并报知皇上,另行封赏。望诸君继续努力,使我大汉早日震慑群夷,平定西域。”众人皆拜倒称诺,司马懿点点头,“诸君现在可自去城中休息,今夜本官将亲自设宴为众将士庆功洗尘,庞都尉和李司马留下。”众人领命出帐,赵广转身正要跟着走时,被司马懿在后面叫住:“你是子远吧?多年不见,如今已经长这么高了,可喜我大汉又多一员少年猛将。”赵广忙转过身来问司马叔父安,司马懿笑着拍着他的肩膀:“不错不错,大有令尊之风啊。我年前在长安时,还见过令尊一面,却不知道原来你也入了西征大军。前日伯通派人报功之时,才知你原已如此了得。好好干,将来大汉都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赵广出了大帐,与其他人一道随着都护府的掾吏进了高昌城,与辎重队众人见面。赵广悄悄问罗安海雅公主去向,罗安摇头回答说,自进城之后,公主车驾便交由都护府安排,想是住进都护府了。赵广听了,知道自己这一段愉快的旅程终告结束,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惆怅。

  掌灯时分,在高昌城内的临时都护府,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功宴。都护府院内摆开几条长桌的流水席,酒似河流,肉比山多,上千将士豪饮狂欢,热闹非凡。而在大堂之内,另一场宴会也正同时举行,西征军都尉以上将佐,西域都护府从事以上官吏,以及辎重队主要立功将士共聚一堂,推杯换盏,并有歌舞器乐助兴。上座左面,坐着以西域都护府长史、领戍己校尉赵行为首的一干文吏;上座右边,坐着以安西将军姜舞为首的一众武将。西征军两名主讲共坐了主席,频频举杯。

  司马懿量浅,除了开席祝酒外,并不多饮;庞德便自作主张,代了两个人的份——来者不拒,酒器也是越换越大,渐渐也坐不住主席,拎着酒坛,四处找人拼酒,与在座一群武将闹成一团。酒席的上座中,还有两个特殊人物颇引人注目:高贵冷艳,正认真地欣赏着歌舞的乌孙大昆弥公主海雅,以及一个劲埋头海吃胡喝,偶尔偷瞄几眼舞女胸部的车师王胖子特利耳。

  “特利耳大王,我敬你此爵,这一路怠慢之处,还请海涵。”司马懿端起酒爵,淡淡地说。胖子惊的差点连嘴里的饭食都喷出来,连忙换上谄媚的笑容,双手举起酒觚道:“小王岂敢,小王虽长居化外,但心慕王化久矣。司马大人英雄事迹,小王也早听闻,心驰神往,恨不得背生双翅,早日投入麾下,朝夕侍奉大人。今日能得拜见,实在是小王之福,车师后部万民之福,小王感激涕零还来不及,又怎敢埋怨。”说着说着,喉头抽动,一副真要喜极而泣的摸样。

  “哦,特利耳大王倒是博闻强记。”司马懿听了这番法螺,神情仍看不出任何波动,一双苍鹰般的眼睛始终直视着对方双目,不一会儿工夫,只盯得胖子遍体生寒,冷汗直冒,口舌发干,终于连勉强的笑容也无法支撑下去,就地拜倒,连连顿首:“司马大人但有吩咐,小王必当效力,万死不辞,万死不辞啊!”

  司马懿放下酒爵,以手虚扶:“大王无须如此,仲达此次西来,全是为广播吾皇圣恩,泽被西域,造福西域苍生,并无他意。但却不知大汉恢复西域后,大王与车师国将要如何自处?”

  特利耳眼珠直转,心底已是雪亮:这位司马大人压根不相信自己现在掌握的实力,能够影响车师的政局走向——说穿了,自己连投降的资格都未必有。连忙抬起身来,爬到司马懿跟前说道;“小王虽然得天兵。。。。。。教训,但部众仍有兵数千,由得力之人掌管,藏在天山山麓。司马大人只要派一两员天将率兵将小王送回,以大汉天威,必能震慑群丑。到了那时,小王必帅车师全国投诚大汉,为皇上陛下效忠!”

  司马懿将自己的酒爵递给胖子,露出微笑说:“大王有这份心,何愁大事不成,仲达必将大王之心,禀告皇上。以后同殿为臣,还要大王多多照应了,就请满饮此爵!”

  特利耳大喜,立刻接过酒爵,一饮而尽,旁边马上有人续上美酒,胖子会意,立刻起身向在座其他文武连连敬酒,殷勤得如同一个酒寮的掌柜。一旁的海雅看他毫无一方王者的尊严,不禁投来一丝鄙夷的目光,司马懿捕捉到了这个神情,便笑着对海雅说道:“听闻公主乃是大汉孝武帝时解忧公主之后?”

  “是,岑娶军须靡死后,解忧公主与肥王翁归靡成婚,诞下长男元贵靡,元贵靡后被封为乌孙大昆弥,便是海雅这一支的先祖。”海雅答道。

  司马懿捻须笑道:“哦,果真如此,公主出身当真尊贵无比,请恕仲达无礼,敢问公主此次造访车师大营,意欲何为呢?”

  “司马大人有所不知,海雅也是身不由己。”海雅说到此处,面露苦色,“我大昆弥一支为大汉公主血裔,自大汉东归后,在乌孙国内倍受冷遇。至海雅祖父时,本族已人丁凋零,渐为小昆弥所乘,成为傀儡。如今的小昆弥乐光靡为人狡诈,对大汉素有不臣之心。此番挟我东去车师,正是要以海雅为质,连通车师后部攻击大汉。海雅不欲加刀兵于父母之邦,夜夜难眠,常欲就此自戗,幸为大汉将士所救,才残留性命。”说罢,两行清泪滚落下来,嘤嘤成声。

  美人垂泪,犹如西子捧心,我见犹怜,效果比刚才那个胖子不知好了多少。两旁众人听闻公主的遭遇,皆是嗟叹不已,个别性格冲动的武将甚至已是满脸愤慨。就算心如铁石一般的司马懿,也面露同情之色,连忙劝道:“公主既视大汉为父母之邦,公主之事,我等汉臣自不能坐视,现下就请公主安心在高昌休息,仲达自会上书皇上,尽快给公主一个交待。

  赵广位阶低下,勉强列于大厅之内,却只能坐在大门边墙角处。此时远远看着上座上的一幕幕,心中酸楚难当:一路上那个时而骄嗔可爱、时而刁蛮任性的海雅,已经离自己远去了,现在远处那个高高在上、美貌、贞洁和智慧并重的海雅,大概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吧?身份上的差异,让自己也许永远无法与她再有交集了。想到此处,更是郁闷,便一杯一杯狂饮起来。

  此时庞会,李信,刘潭正好走过来找赵广喝酒,见赵广一个人自斟自饮,象喝水一般的牛饮,三人茫然不知所以。庞会上去一把夺下了酒杯,笑骂道:“美酒虽好,可不是这么糟蹋的!你若要喝水,自己去外面水缸里喝个够,别他奶奶的浪费好酒。”

  赵广心中正自委屈,见庞会来了,一把搂住,有些哽咽地说道:“庞大哥,你以前说的对,男儿在世,最要紧的是功名,搏个封妻荫子,小弟无能,无法象父亲那样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这拜将封侯的日子,不知要等到何日!”

  庞会觉得好笑,对刘李二人道,“你看这小子,从军没几日,心思倒这么着急,已经惦记上拜将封侯了!”

  “子远有如此抱负,这是好事,”李信蹲下,轻轻拍着赵广的背帮他顺气醒酒,笑着说,“既然如此,我们刚才谈的那件事,子远应该是求之不得了。”

  赵广痛快地打了个酒嗝,酒也醒了一半,听到这句话,忙问:“李大哥,是什么事情。”

  “嘿,是这个恶狼一样的人,上我们这里挖肉吃来了。”庞会指了指刘潭,“别藏着掖着了,有屁快放吧。反正我们辎重队是小庙供不了大神仙,你堂堂北军长水营校尉亲自要人,我们还有啥好说的?”

  刘潭哈哈一笑,在赵广身边坐下,扶着他的肩膀说:“子远,我想让你那队人进长水营跟我干,由你领我的先锋队,你看怎样?另外别听你庞大哥乱扯,这家伙马上就要自领一营,独当一面了,还一个劲的装可怜。”

  赵广听到此处,打了个激灵,酒几乎全醒了,忙问道:“赵大哥,我不过区区一个百人将,怎么能在天下锋锐的长水营里自领一队?”

  刘潭三人听到此处,哈哈大笑,庞会拍着赵广笑道;“你这小子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这次你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能还当个百人将,我们几个私下里替你打听过了,司马大人对你特别欣赏,把你的军功列为一等,直接拔擢你为军司马,连升两级啊,怎么样,这事还对付得过吧?”

  赵广听了也是大喜,一般象赵广这样的新晋百人将,若要积功升为军司马,最快怕也要两年时间,如今自己立了这么一个功劳,竟然能直接升为大汉中级军官之一的军司马,实在是喜出望外。他怕庞会拿玩笑话逗他,忙用置询的眼光望了望李信,见李信微笑着点点头,连忙向三人一拜:“赵广多谢三位兄长提拔。”

  “起来起来,我们能提拔你什么,那全是司马大人慧眼识人,对你青眼有佳。”刘潭一把扯起赵光。“我说的那件事,你以为如何?”

  赵广忙道:“只要能与三位兄长并肩作战,赵广万事全听三位兄长吩咐。”

  “这。。。。。。只怕是不行。”刘,庞,李三人面露难色,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终于由李信沉声说道:“此事涉关机密,但你即将担任要职,告诉你也无妨。但你须紧记,此事绝不可张扬!”见赵广点了点头,李信继续说,“司马大人与庞大人等将军权衡各方情报,终于定下了一个三路平西策。第一路,由庞大人率领,包括长水营等共一万二千人马,依次向西进攻焉耆(今新疆焉耆*自治县)、龟兹(今新疆阿克苏地区等地);第二路大军,由司马大人亲自率领,包括越骑营等共一万人马,依次向西南进攻鄯善(今新疆吐鲁番地区鄯善县)、于阗(今新疆和田县附近)、莎车(今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以上两路大军,最终会合于疏勒城下(今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第三路,便是我和老庞统领新建的平虏营,大约四千人马,向北进攻车师,并兵压乌孙边境。赵行赵大人领四千人马留守高昌城,居中保障几路补给。”

  庞会看着一脸惊诧的赵广,嘿嘿一笑,“司马大人这个局,布的极大,各中巧妙,我等一时半会儿实在无法领会。子远,这件事情你不必多有顾虑,按你的想法去做就是!”

  赵广听了点点头,为刘潭斟满酒杯,低头一拜道:“下官不才,愿在刘大人帐下效力!”

  几日后,司马懿亲自来到辎重队宿地升帐,将袭破车师大营等一并功劳的嘉奖传下:

  庞会迁为平虏校尉,李信迁为行讨寇校尉,黄笙迁为别部司马。。。。。。赵广迁为军司马,罗安,拓拔封迁为牙门将,赵能迁为百人将。。。。。。并各有钱帛赏赐,辎重队自自即日取消编制,编入新组的平虏营,庞会为主,李信为副,赵广一部划拨长水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