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297 2005.07.18 12:25

    铁狼被三个敌兵追赶着连续撞击,终于掉下马来。立即就有二把长刀,三把斧子招呼过来。铁狼奋力用脚踹倒一个,手上捉着的长箭顺势插进了一个凶狠冲上来的敌兵胸口。但依旧有三件武器往铁狼身上落去。铁狼大叫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长弓扫了出去。

  公孙虎从不远看见,对着己方的士卒大吼起来:“射死他,射死他……”

  有士兵随即瞄准围着铁狼的敌兵甩出了手上的利斧,同时有四支长箭呼啸着射了出去。铁狼的长弓挡住了刺往心脏的一刀,随即那个敌兵就被怪叫着飞过来的斧子削去了半个脑袋。剩余二个士兵背后中箭,高举起来的长斧拿捏不住掉到脚下,二具躯体轰然倒地。但为了掩护一人甩斧,二人射箭,公孙虎的四个手下随即被更多的敌人杀死。

  铁狼翻身坐起,手上的长弓就象变魔术一样已经上了四支长箭,“嘣……”一声闷响,四支箭离弦而去。正在飞马劈杀的二个敌人随即中箭,惨叫着从快速飞驰的马背上飞了出去。

  慕容风的亲卫已经全部牺牲,他手上的武器也已经变换了几样,现在拎在手上的是一把强弓。他的坐骑也被三四个敌兵不顾性命地杀死了。慕容风步行在布满死尸的战场上,组织失去坐骑的士卒形成二个圆形阵势,死命顽抗。他站在其中一个圆阵中心,一面指挥,一面准确无误地射出一支又一支的长箭,将准备冲击阵势的敌骑杀死。

  李弘在战斗一开始时就被虎部落的士卒打下了马。他的马上战斗水平的确非常差,但一到地上,那他就是招魂使者了。他拿着刀,从东杀到西,从南杀到北,也不知杀死杀伤了多少敌人,连背上中了一箭他都不知道。。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柯耶,杀死他。一路上他救下了许多士卒,大家都跟在他身后,形成了一支小队伍,在乱哄哄的战场上左冲右突,犀利无比。十几个伤胳膊断腿的士兵也被李弘这支小队救下。在李弘的指挥下,他们互相扶持着,由小队其他士卒在四周掩护,逐渐随着被挤压的方铁骑向后退去。

  敌人杀气高涨,步步进逼。

  李弘在很远的地方就看见乌豹正在浴血奋战。他被五六个如狼似虎的敌人围住了,嘴里的叫声嘶哑无力,已经是强弩之末,支持不了多久了。李弘立即带领这支小队伍转向,向乌豹那里杀去。

  李弘在前面挥舞着大刀,四下猛砍,手下无一合之人,后面的士兵以长矛逼退敌人骑兵,以弓箭杀伤阻击之敌,中间夹杂刀手,斧手,随时扫清冲上来的敌人。队伍很快接近乌豹。

  “大帅呢?”乌豹用手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血水,张口问道。如果李弘再救援迟一点,乌豹估计就要被砍成肉泥了。李弘摇摇头。在这样激烈的战场上,互相冲散是常有的事。

  “乌大人,我们抵挡不住了,整个战线都在往后移动。”一名百长气喘吁吁地大声叫道。

  乌豹往战场上望去。敌人已经蜂拥而上,士气如虹,反观己方,已经被敌人围成了几截,正在遭受敌人凶狠地围杀,失败已经是眨眼间的事。

  李弘突然看见了柯耶,他破口大骂,象发疯一般不顾死活地冲进了敌阵,根本不理睬乌豹的叫喊。

  大家都被李弘的气势震撼了。

  乌豹望着李弘雄壮的背影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举剑高吼道:“杀!”追着李弘就去了。

  士兵们齐声高吼:“杀……”随即再也不管生死,义无反顾地追随在李弘和乌豹身后,向敌军纵深杀去。

  “呜……”

  突然,沉浸在战场上血腥厮杀的双方,同时被一声长长且低沉的牛角号声惊醒了。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扭头望向发出号角声的山丘上。

  在马嘴坡两侧的山丘上同时出现了两支骑兵队伍。密密麻麻的骑兵占据了整个山头。那高高飘扬的大旗上,赫然是一只硕大的火红色大雕。

  正在苦战的慕容风和自己的士卒们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震天狂呼。

  那是慕容风的标志,那是慕容风的荣耀。慕容风的伏兵出现了。慕容风是鲜卑不败的战神。

  柯耶立即明白自己中了慕容风的诱敌之计。如今自己被包围,只有突围一条路了。柯耶猛地转身,张嘴就要命令自己的部下去传达撤退的命令,但他却没有叫出来,他看见李弘双手握着一柄鲜血淋漓的战刀,正踩在自己传令兵的尸体上,怒气冲天地杀了过来。

  柯耶的部队慌乱起来,有的想要撤退,有的准备逃跑,有的指挥部下重整队列进行抵御。虽然所有的士兵都还在舍命搏杀,但已经没有了先前必胜的信念。柯耶的几个手下非常奇怪,在这种紧急情况下,竟然没有看到柯耶传出指令。他们立即发出牛角号声,询问柯耶是否要撤退。

  山丘上的骑兵开始驱马下山,在响彻满山的冲锋号声中,发起冲锋。

  慕容风预先埋伏在这里的二千骑兵已经窝在山里好几天了。今天终于发挥作用,虎下南山,心情别提多爽快。马蹄身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震耳,终于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马嘴坡颤抖起来。

  柯耶此时正被李弘杀的心惊胆颤,汗流浃背。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勇将,即使在猛将如云的鲜卑,他也可以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可现在这点自信被李弘凌厉的攻势杀得烟消云散。

  “老子今天杀了你,割了你的头做尿壶。”李弘一激动,说的都是汉人的话,柯耶听不懂,他看到李弘那张因为仇恨而变得狞狰扭曲的脸,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离自己是这样的近。

  李弘用尽全身力气磕开了柯耶迎头劈下的一刀。二人一个马上,一个马下,李弘有些吃亏。柯耶双臂被震麻了,赶忙催马远离李弘,调整一下体力,再次圈马而回。随即他就发现李弘象鬼一样已经站在了自己的侧面,离自己只有三步。他看见李弘手上已经没有了刀,而是一支二丈长的长矛,矛尖上还沾有已经凝固的褐色血块。他眼睁睁地看着这支长矛象一支吐着舌信的毒蛇,由左侧肋骨进,由右侧肺部穿出,巨大的痛苦伴随着四溅的鲜血,由柯耶的嘴中撕心裂肺般地喊了出来。

  柯耶死了。

  周围的士兵惊呆了,一时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乌豹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地吼叫:“柯耶死了……”

  这个消息被战场上的敌我双方同时喊出时,所产生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慕容风的军队士气大振,柯耶的军队人心涣散,人人自危。

  慕容风的二支铁骑伏兵冲进了已经陷入混乱的战场。

  柯耶的军队和慕容风的士卒纠缠在一起,难以脱身,即使他们能调出一部分铁骑也没有时间组织有效的反击。柯耶的死直接导致虎部落的铁骑丧失了统一的指挥,他的手下各自为战,此起彼伏的牛角号声让士兵们无所适从,不知听那一个首领的指挥好,于是兵败如山倒,虎部落的铁骑崩溃了。

  随后的战场就是一场血腥的屠杀。慕容风的二千铁骑士卒一个个如狼似虎,手中的战刀和长矛肆意吞噬着敌人的生命。战场上密密麻麻的人群转眼间就变得稀稀拉拉的了。慕容风在追兵日益临近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容许收留俘虏的。

  战争的残酷与血腥让骑在黑豹马背上的李弘目瞪口呆,无所适从。

  慕容风命人把李弘叫到自己身边,当着几位手下的面,把他夸奖了一番,然后给他介绍了带领伏兵的二位小帅,一个叫宇文伤,一个就骛梆。

  慕容风过去手下有大将几十,但经过这么多年,除了死去的,一直忠心耿耿跟随他的也就公孙虎,乌豹,段臻,宇文伤,骛梆,铁狼,还有一个名闻鲜卑的勇士叫熊霸。除了熊霸,李弘都认识了。

  慕容风把柯耶的宝马黑豹赏赐给李弘。李弘谢过后离开他们,远远地站在一边,负起护卫慕容风的责任。

  部队在马嘴坡把缴获的马匹,刀剑等战利品收集整理后,立即出发了。

  李弘驻马站在马嘴坡顶,回头望着坡下凄凉血腥的战场。

  横七竖八的死尸躺满了方圆三里地的草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腥味,残破的旗帜和武器丢弃的到处都是,有的还插在士兵的尸体上。间杂有一些野花在风中摇曳,伴随着山丘上摇晃的小树,呼呼的山风,好象这天地也在为这些死去的灵魂哀叹。

  铁狼在他背后喊道:“走吧,豹子。没有什么好看的,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和他们一样死去的。”

  李弘收回目光,打马追了上去。

  “老狼,我们到哪里去?”

  “不知道。大帅带我们到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