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山雨欲来 第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490 2008.12.30 12:59

    公元187年10月。

  ===

  大汉国这一年的战乱虽然遍布黄河以北,尤其是下半年,叛乱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然而在九、十两个月,河东通往并州的驰道上和紧依驰道的汾水河上,却出现了百年未见的货运大潮。

  从关中和关东两地运往并州的粮食和屯田物资装满了马车和船舶,长长的运输队伍绵延千里而不绝。两地商贾在关中巨富徐陵和麹忠的鼓动和带领下,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到了并州屯田的大潮中。并州屯田所蕴涵的无限商机让精明的商贾大户们趋之若骛,唯恐落于人后,错过了赚取盆盂皆满的天大良机。

  百万人戍边屯田,这在本朝历史上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大汉国日渐衰落的时候,天子和朝廷的这种决心和气魄,令天下人为之一振。大家仿佛在落日的余晖里再次看到了绚丽的未来,无数人为并州屯田而欢呼雀跃,无数人满怀希望,翘首以待大汉国奋发雄起的一天。

  太学祭酒马日磾和太学吏舍人、太学吏军谋、太学诸博士以及游学京中的各地大儒欣喜之余,还特意组织了由万名太学弟子和朝中大臣的对坐论辩,就并州屯田对振兴大汉国的帮助和意义进行了数次交流,激动的太学诸生们还做了数篇歌功颂德的长赋献给了天子。

  天子一高兴,带着三公九卿诸大臣亲自跑到太学做了一场重振大汉天威的精彩演说,然后他还意犹未尽的和太学博士、京中大儒、诸生们为如何重振大汉进行了探讨,竟夕达旦,通宵不眠,兴致非常高涨。太学的学士们看到天子圣明,一时间激动不已,就着欢送天子回宫的机会,在洛阳一连游行了三天,以庆祝天子的丰功伟业。天子高兴啊,天天坐在云台上接受诸生和百姓们欢呼,激动地就差没有跑到宫外与民同乐了。

  ===

  洛阳和天子都沉浸在大汉雄起的欢乐里,但冀州的刘虞却掉进了兵败安平国的深渊里。

  张纯为了尽快和白绕会合,放弃了攻打安平国的治所信都城,率军直插广宗。他准备从广宗城西进,由冀州牧杨奇的官军侧翼攻打邯郸,然后和白绕会师。张纯这次南下只带了五万大军,其中三万步兵,两万乌丸铁骑。乌丸人峭王苏仆延统帅的两万铁骑势如破竹,一路无人可挡。

  刘虞为了拖住张纯,只好率领一万兵出城尾随,准备找个机会突袭一下叛军。不料到了经县城附近,却反被叛军的骑兵偷袭。平原郡的兵曹从事刘备率部阻击,校尉邹靖拼死护着刘虞突围而逃。张纯和苏仆延督军猛攻,刘备的三千平原兵寡不敌众,全军覆没。刘备重伤诈死,藏在死人堆里,侥幸拣了一条性命。

  叛军来去如风,转眼退尽。天亮之后,被冲散的士兵三三两两回到战场,刘备的部下关羽和张飞从死人堆里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刘备,然后找了部马车驮着他,带着百十号残兵,一路追赶刘虞去了。

  刘虞退回信都城后,一面召集残兵,一面向驻守河间国乐成城的幽州军公孙瓒和田楷求救,同时向洛阳送出了告急文书。

  ===

  并州西河郡的白波黄巾聚众叛乱,虽然可以暂解天子的催逼,但李弘也不敢太大意,他当心西河北部的匈奴人会趁机反叛,所以立即命令护匈奴中郎将鲜于辅迅速率部赶到度辽河驻扎,以镇匈奴。

  李弘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让鲜于辅带着风云铁骑北上西河。

  “羽行,屠各胡的虎王虽然没有举旗反叛,但他派遣九原旗王暮盖廷攻打北地,背叛我大汉已是事实。目前我大军驻扎并州,他很忌惮,短期内可能不敢公开叛乱,但私下他可能会鼓动唆使匈奴其他部落与我对抗,所以你到了度辽河之后,立即去美稷见见大单于羌渠,问问匈奴部的近况。”

  李弘转头看看坐在一边的赵岐,问道:“老大人可有什么交待?”

  赵岐笑道:“大人既然找我来商议出兵镇守匈奴部的事,我当然要说两句,免得白吃了你一顿饭啦。”

  帐内众人哄然一笑。

  “匈奴人目前分布于西河、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门和幽州的代郡等地,人口近三十万,有铁骑近十万,实力还是很强的。”赵岐说道,“匈奴各族经过多年的征伐吞并,现有三大势力,最强的是右部落舆篷王须卜骨都侯,其次就是屠各部落的虎王白马铜,大单于羌渠属于匈奴左部落,不是最强的。其它的一些小部落不提也罢。”

  “屠各部落一向不安分,匈奴人每有叛乱,必定少不了他,这族人彪悍野蛮,不好对付。但匈奴的最大忧患不是屠各人的叛乱,而是左右两大部落的仇恨。”

  李弘和鲜于辅等人吃了一惊。

  鲜于辅急忙拱手说道:“请老大人明示。”

  “历代以来的大单于,以右部落里的诸王为多,谁的实力最大,谁就是大单于,我大汉国向来不干涉他们的内部事务,但今日的大单于却是我大汉国强行干涉后,逼迫匈奴各部接受的。”赵岐叹道,“这事情的起由就是熹平六年的落日原大战。”

  “熹平六年,天子遣护匈奴中郎将臧昱,护羌校尉夏育,护乌丸校尉田旻率部出塞,北上征伐鲜卑。匈奴大单于屠特若须卜被天子征,率部随行。鲜卑王檀石槐一路退却,将我大军诱至落日原,双方大战,我军惨败,几乎全军覆没。大单于重伤逃回后,不久就死了,他的儿子呼征随即被拥立为新单于。”

  “继任的护匈奴中郎将张修到任后,屠各人叛乱,张修要求大单于呼征出兵相助,但呼征以部落元气未复,屠各人叛乱事出有因为由,拒绝出兵。不出兵也就算了,但他私下帮助屠各人,给屠各人通风报信。张修大怒,擅自作主将呼征杀了,拥立了左部落王羌渠为新的大单于。”

  “两大部落的仇恨就是由此而来。”赵岐说道,“如果没有当年的落日原大战,大单于屠特若须卜就不会受伤而死。他不死,屠各人也不会反叛。他们不反,当然也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现在这个大单于羌渠和我们的关系处得非常融洽,他的领地靠近长城,和我大汉国的关系一向很亲近,张修挑选他做大单于的确也没有什么错,但坏就坏在他破坏了规矩。他不但因此把自己的一条命送掉了,也挑起了匈奴人的内乱。匈奴人内部不和,对我大汉国的边郡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忧患。”

  赵岐指指鲜于辅,笑道:“风云铁骑之名,天下皆知,彪悍如匈奴人,也未必敢挡其锋锐,所以鲜于大人到了度辽河之后,首先就要扬我大汉的天威,兵逼屠各部,命令其部落王上贡谢罪,否则,你就打他一下,看他敢不敢动。”

  李弘和鲜于辅惊讶地望着赵岐,眼中尽是崇拜之色。这老大人真有胆子,这个时候,还敢主动出兵挑衅匈奴人,厉害。

  “屠各人都不敢动,右部落王须卜骨都侯自然不敢随便捋将军大人的豹须,这叫敲山震虎,吓都能吓死他。”

  ===

  鲜卑人虽然在西疆大败,但他们还有一个赢家,那就是拓跋锋。

  魁头和拓跋韬率领两万大军,在匈奴人的默契配合下,成功占据了朔方、五原、云中、定襄四郡,上郡长城以北的大片疆土也成了东羌人的草场。

  汉军经此一役后,目前连冀州幽州的叛乱都无力平定,更不要说出塞作战了。在这种情况下,扼守长城要塞和勾注、雁门等关隘就成了头等大事。

  已经卸任的度辽将军刘博已经等不及了讨虏中郎将徐荣了,他在圣旨的催逼下,回京出任卫尉一职。

  李弘考虑到西河的黄巾叛乱和晋阳的镇守都需要兵力,所以他和徐荣商量了许久,决定让徐荣带着狂风沙和燕无畏的武骑营到雁门关去。如今雁门关有度辽营一万人,郡国兵一万人,加上武骑营就有三万大军。以三万大军扼守长城和各处关隘,自保绰绰有余。

  ===

  讨逆中郎将麴义的大军也出动了。

  李弘不敢不出兵,在这个关键时候,惹恼天子一点好处都没有,还是做做样子得好。

  李弘命令射缨彤的骠骑营随同麴义南下。

  “云天,你率领大军赶到河东郡之后,沿着驰道和汾河在临汾和永安一带驻扎。”李弘指着地图说道,“根据到晋阳的商人们说,吕梁山东南麓一带经常有盗匪出没,严重威胁了水陆运输的安全。你到了那里之后,立即组织人手,沿着汾河两岸,展开剿杀。”

  麴义心领神会,笑道:“大人,要不要上书陛下,说白波黄巾已经开始侵扰河东?”

  李弘想想,说道:“你看着办吧。如果冀州方面形势危急,陛下一催再催,你就带着射缨彤的骠骑营迅速南下,主力赶到安邑一带,前锋曲赶到风陵渡口。”

  麴义皱眉问道:“不过黄河?”

  “解决冀州危机的关键是阻止张纯和白绕两军会合,而焦点是邯郸。”李弘指着地图说道,“你的铁骑即使日夜兼程赶到河内,也解决不了冀州的任何问题。”

  “大人难道另有解救之策?”

  “我已经命令赵云和刘冥带着长水营赶到上党郡的壶关了。”李弘笑道,“只有时机一到,赵云的长水营就可以沿着大道,迅速越过太行山,直插邯郸,一击而中。”

  麴义仔细看了一下,笑道:“怪不得大人为了招抚杨凤,把老大人和襄楷大师都请了出来,原来你心中早有定策。”

  “这是两回事,你不要胡扯。”李弘笑道,“你要做的事,不是南下去河内,而是……”

  “做强盗抢盐池。”麴义笑道,“我知道,大人想钱想疯了,现在竟然连皇帝的钱都抢,哈哈……”

  李弘大笑,搂着麴义的肩膀说道:“不是为了钱,是当心你啊,你要是被那些桀骜不逊的鲜卑兵杀了,我的损失可就……”

  “大人还是为了钱,哈哈……”

  “对了,笑归笑,大人什么时候把白波黄巾赶到河东?”

  “快了,我已经让阎柔带着聂啸的越骑营赶到西河了。如果不出意外,郭太会迅速撤兵上山。”李弘拍拍麴义的肩膀,说道,“你可要保证河东驰道和汾河水路的安全啊,这可是重中之重。”

  “大人自己也要当心,如今五万铁骑倾巢而出,就剩下两万步兵军了。”麴义担忧地说道。

  “现在流民蜂拥而来,黄巾军已经焦头烂额了,哪里还有时间再叛?”李弘笑道,“你放心,我这里没事,只要保证各类物资畅通无阻地运到晋阳,我就很安全。”

  ===

  太尉崔烈匆匆走进御书房。

  尚书令皇甫嵩、尚书卢植,小黄门蹇硕等人跪在地上,同情地望着崔烈。找骂的主儿来了。

  崔烈一看气氛不对,有点莫名其妙。最近天子不是很高兴嘛,谁又惹他了?他赶忙行礼。

  天子把手上的文书仍给他,冷笑道:“太尉大人,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看看李弘都写了什么?”

  李弘为了筹措屯田钱财,终于把以商补农,放开盐铁的建议送到了洛阳。

  李弘在奏章中说,为了安置流民,他以镇北将军部的名义,已经向关中富贾赊借了二十亿钱的粮食和屯田物资,但由于陛下把招抚屯田之事遍告天下,造成各地流民云集而来,现在镇北将军部已经不堪重负,难以为继。然而,流民还是越来越多,流民危机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如今,如果屯田不能继续,流民暴乱,不但有损陛下的圣明和大汉的天威,还有可能让并州之地尽数沦陷,严重危及京畿的安全。但大司农府没钱,少府空虚,陛下和朝廷皆无力支持并州屯田,这也是事实。

  因此,李弘提出了重开盐铁,让私商介入经营之策。李弘说,并州的盐铁由于胡人入侵和黄巾祸乱,已经多年没有开采,陛下和少府因此大受损失。现今大军坐镇并州,黄巾已经受抚,并州暂时稳定,陛下是不是可以考虑先行放开并州的盐铁经营。

  盐铁一旦重开,镇北将军部可以再次出面向关中关东之地的富贾商户筹借屯田钱财,然后再用并州的盐铁之利来逐年偿还所借之资。这样一来,陛下可得利,少府可得利,大司农府可得利,私商可得利,而并州屯田也就有了持续的钱财来源。如此一举多得利国利民之事,还请陛下尽早诏准,以便并州屯田得以继续,流民安稳,大军也可以腾出手来北上幽州平定叛军。

  崔烈看完之后,大喜道:“陛下,这是好事嘛。”

  “是吗?”天子怒极而笑道,“太尉大人不是说李弘在并州骗人吗?你还出什么馊主意,要朕诏告天下,号召天下流民都到并州去屯田,你想干什么?你想让朕丢掉江山社稷吗?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你是何居心?”

  崔烈吓得扑通跪倒,惊慌地说道:“陛下,臣愚钝,臣实在没有想到并州的形势会如此恶化,臣有罪,不过……”

  天子小眼一瞪,望着他。

  崔烈偷偷地瞥了一眼天子,小心翼翼地说道:“陛下到太学的时候,为什么不借机向天下人解释一下,反而……”

  “混帐东西!”天子猛地站起来,一掌拍到案几上,大声叫道,“朕就知道你要这么说,朕又上了你们这些人的当,朕……”

  “陛下,陛下,陛下息怒……”崔烈连连摇手说道,“陛下,这重开盐铁也不是什么坏事,这对陛下而言,既能得利,又能得天下人之心,陛下为什么要责怪于臣?”

  “你不要再装糊涂,你看看李弘的这道密奏。”天子拿起案几上的一卷竹简,狠狠地砸到崔烈身上。

  崔烈粗略一看,就知道是赵岐写的。赵岐的文风他太熟悉了。这个老家伙,到了并州不享福,跟在那个不知死活的豹子后面瞎掺和什么?这事能掺和吗?

  “你们看看李弘密奏所言,这事能行吗?朕要杀多少人才能诏令天下放开盐铁?”天子大声叫道,“你们是不是和李弘合起伙来骗朕?”

  “这大汉律能改吗?这祖宗的法度能改吗?”

  “陛下,这大汉国是陛下的大汉国,陛下说改,还有谁敢说不改?”崔烈说道,“骗陛下的是那些送钱给陛下的人,不是我们。那些人拿大头,陛下拿小头,损失的是少府,陛下难道不知道?少府的钱难道不是陛下的钱?”

  天子若有所思地望着崔烈。

  “陛下如果重开盐铁,臣愿意承担违背祖制之罪,引咎请辞。”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