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四十八节(下)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202 2006.04.10 14:35

    李弘轻轻打了文丑一拳,对他们说道:“都进大帐吧,子龙把晚饭都准备了。”

  文丑叫道:“算了吧,那也叫晚饭?一个大饼外加一碗米汤,那也叫晚饭。我在襄国城的时候,天天晚上都是六七个小菜,虎头的小夫人那个手艺……”

  话还没有说完,李弘一脚就踢了过去,“你嘴都吃油了。虎头欠你的帐还了?”

  文丑嬉皮笑脸地闪身躲过,连连摇手道:“大人莫动脚,莫动脚,你那脚威力太大。咦,大人,你怎么知道虎头没还钱?”

  “他晚上都吃得那么奢侈,可想其他两餐了,他那点俸禄肯定不够。”李弘笑道,“你就不要再指望虎头还了,权当吃饭了吧。”

  文丑顿时气苦地说道:“那可是我几个月的俸禄,他不还我,我亏大了。”

  众人狂笑。

  “老拐来了吗?”李弘问高览道。

  “来了,他找田老伯去了。”高览回道。

  “你们进帐吧,我去找老朋友说件事。”李弘飞身跳上张郃的战马,打马向田重的帐篷跑去。

  ======================

  李弘看到老拐,高兴得紧紧握着老拐的手说道:“老伯都和你说了吗?”

  老拐点点头,非常感激地说道:“谢谢大人的关心。但兄弟们的想法肯定和我一样,没有人愿意离开风云铁骑,也没有人愿意离开大人。”

  李弘缓缓说道:“老拐,你不要意气用事。你要想想,走几千里路到西凉,其辛苦可想而知。到了西凉,战斗肯定激烈,以羌胡和西凉人的勇猛,我们很难占到什么便宜。你们有必要跟我们受这样的苦吗?你们拿着钱,回到卢龙塞或者徐无山,自耕自食,勉勉强强,还是可以生活下去的。”

  老拐沉默不语。

  “我们都是生死兄弟,有些话我也不瞒你。我们胜战打多了,锋芒太露,已经成了京都某些权势人物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即使我们到了西凉,会有什么样的遭遇,我也无从预测。一旦我们在西凉出事,战败或者被朝中权臣陷害,都是灭顶之灾。”李弘苦口婆心地劝道。

  老拐眼睛有点湿润,不做声。

  “现在卢龙塞的老兵还有多少?”李弘问道。

  “瘿陶大战后,只剩下七十多人了。”老拐说道。

  李弘放开老拐的双手,紧挨着他坐着,一时默然无语。

  “你们回去吧,好歹也要留几个人给田大人,给卢龙塞的兄弟看看坟,扫扫墓。赵汶赵大人的墓在渔阳郡的长青湖,里宋里大人,伍召伍大人的墓在上谷郡的恒岭,记着有时间去把他们迁回来。回去吧,我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们了。”李弘长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我从鲜卑国回来,只想找到自己的家人,找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并没有想到会把你们带到无穷无尽的杀戮中。兄弟们死得太多,太多了……”

  “大人……”老拐抹了一把眼里的泪水,大声说道,“你当初答应我们的,要和我们生死相依。我们没有家,没有亲人,只有风云铁骑,风云铁骑就是我们的家,我们的亲人,可你现在要赶我们走,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守信用?”

  李弘再也忍不住,泪水滚了下来。

  “我们在卢龙塞,在渔阳,在上谷,在涿郡,条件那么艰苦险恶,大人带着我们,不都坚持下来了吗?为什么到了西凉我们就不行?为什么?”老拐叫道,“我们这些缺胳膊瘸腿的回到卢龙塞干什么?如其可怜地活着,不如随着大人一道战死。”

  老拐猛地站起来,冲着李弘喊道:“我们绝不离开,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说完掉头冲出了大帐,上马绝尘而去。

  李弘抱着头,痴痴地坐在地上。

  “子民……”田重轻轻喊道。

  李弘慢慢抬起头来望着他。

  “当日你手持战刀,从鲜卑一路杀回来的时候,所向披靡,豪气冲天,那时大家都觉得你是条顶天立地的汉子,所以大家信任你,愿意跟着你征战天下,愿意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你。如今你那种纵横四海的豪气哪里去了?为什么当初你答应老拐的承诺要反悔?你到底担心什么?”田重不解地问道。

  “当所有的兄弟都把性命交给你时,你就不会这么说话了。“李弘悲伤地说道,“我已经太累了,你知道吗?我太累了。我现在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的脾气越来越大,我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

  田重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他。

  “你要为兄弟们的生命负责,为他们的现在和将来负责,为他们的生活负责,还要想着国家,想着可怜的百姓,想着天下的形势,想着面前的敌人,想着正在进行的战斗,想着马上就要付给士兵们的军饷,还要想着谁会害我们,老伯啊,你天天生活在这样的日子里,你会怎么样?你撑得下去吗?”

  田重摇摇头。

  “前年秋天我回到卢龙塞的时候,什么都不是。现在呢?现在我都是中郎将了。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发生了这么多变化,就象做梦一样。许多我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一个接一个,接踵而来,让我应接不暇。我有那么大本事吗?”李弘苦笑道,“就象这次左丰来邯郸,左丰说得好啊,我哪里知道官场这样阴险,黑的可以说成白的,死的也可以说成活的。”

  两人相视无语,都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玩这一套的料。没有这个本事,迟早都要被别人玩死的。

  “你要撑下去,否则我们怎么办?”田重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慢慢来,挺过这一阵子,也许就好了。”

  随即想起什么,脸上变色道:“子民,你让羽行两手空空地进京,是不是……”

  “怕什么?”李弘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他们都要陷我于死地,干脆一个子儿都不送,谁怕谁?”

  “那你让羽行上京干什么?”田重奇怪地问道,“不贿赂京城的权贵,谁帮你向皇上说情?”

  “当然不是。”李弘说道,“要做这事,贿赂一下左丰不就行了。”

  “他已经给你杀了。”田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活了六十多年,还没有见过你这么大胆的,竟然敢杀朝廷内臣,天子御使。你还担心人家玩死你,我看人家要担心被你砍死才是真的。”

  李弘笑了。这一笑,顿时冲淡了他心中的许多悲伤。

  “燕无畏这个马贼,就是改不了本性。一听说要杀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田重笑道,“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吧?”

  “不会。我叫他在魏郡境内动手,一个不留。左丰的人头,带回来喂狗。其实,是谁杀得并不重要。你想想,我都是鲜卑人的奸细了,还在乎他们说我杀了左丰吗?”

  “那不一样。”田重道:“我们不能留下把柄。你让羽行上京到底干什么?找刘大人?”

  “对,找刘大人帮我递一个奏折。”李弘说道,“我们到了西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在范阳大营里,曾经答应张白骑,带着他们一起上边境戍边屯田。现在不行了。我们离开之后,他们的处境会变得越来越艰难,如果他们被全体格杀或者再次叛乱,都是我违背诺言造成的,是我欺骗了他们,所以我一定要给他们找一个出路。”

  “你给他们找出路?”田重惊讶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我建议皇上大赦天下。”

  李弘说道,“大赦之后,他们就无罪了,不会再待在俘虏营里等待自己的命运,也不会再被发配到边疆戍边屯田,大家都可以返回家乡耕田种地了,而且,这个时候大赦天下,对走到穷途末路的黄巾士兵也是个拯救和解脱,大家都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丢下武器,走下太行山,回到家乡。这种对大汉国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皇上应该可以接受的。种田的人多了,州郡就会安定下来,国家的赋税也会增加,黄巾余孽也就失去了招纳士兵的机会。这个办法这么好,皇上会不答应吗?”

  “子民真是天才!”田重赞道:“恐怕你的主要目的还是幽州的五万黄巾俘虏吧?”

  李弘笑而不语,站起来说道:“我走了,俊乂和正清他们还在大帐等我呢?”

  “子民……”田重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李弘走到帐帘旁边,见田重还没有说,随即停下来问道:“老伯,到底什么事?”

  “小雨怎么办?”

  李弘心里一痛,顿时呆在了那里。小雨怎么办?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