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立马横枪 第三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6613 2007.01.15 09:11

    张温看看四人,笑道:“事情还没到那个地步,不要危言耸听,自己吓唬自己嘛。行事象李中郎这样鲁莽,嚣张的人,我们很少见到,所以,不管是朝中的奸阉,还是我们,都有些措手不及。其实,李中郎年轻,涉世不深,胸无城府,做事很冲动,手下也都是一批没有头脑的蛮夫,对付起来很容易。”

  张温手指桑羊说道:“伯信总是盯着李中郎手上的五万大军,心中总想着李中郎的骄人战绩,却忽略了我们自己的力量。李中郎现在手上哪里有五万大军?北军很快就要奉命撤到槐里,指挥权将由周将军移交给甄大人。西凉的军队只有董将军最有实力,他和李中郎正在略阳对峙,已经和李中郎翻脸,两人不存在联手的问题。徐荣和麴义虽然跟在李中郎后面,但实力微弱,和李中郎也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太尉府适当的时候可以把他们的军队调离。所以李中郎最多只有三万兵,加上槐里大营的伤兵,不过三万五千人。而我们至少有五万多人可供调用,实力强于李中郎。虽然他手握兵符,但只要天子下旨,我们完全可以置他于死地。”

  张温随即望着盖勋笑道:“元固兄似乎也过虑了。李中郎前期抓的不过是一些郡县属官,虽然和我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能提供多少有价值的证据?何况这些人也实在不象话,尤其象程球这种人,既贪婪又狠毒,西凉人反叛,和这些人的横征暴敛,敲诈勒索有直接关系,杀一批也好,西凉也该清理一下,否则将来还要出事。”

  “李弘抓两千石的官员,是自取灭亡。首先他违反了大汉律,仅这一点就可以诛他九族。其次就是陛下在我们铺天盖地的奏章,劝谏的围攻之下,他能坚持多久?陛下看到整个朝野都在反对李中郎,谁对谁错还不是一目了然。只要陛下松口,李中郎的死期就到了。即使他在西凉造反,也不管我们的事了。谁有本事谁到西凉来处理。”

  “我们再退一步说,即使李中郎抓了几个太守,那又能怎样?难道他能把整个西凉,整个关中,整个大汉国的官吏全部杀了。说句实话,他就是抓了几个太守也没有用,就凭他手下那帮人,想把所有的问题查清楚,永远都不可能。即使天子支持他,我们支持他,甚至我把整个太尉府的人全部借给他,他没个三年五年根本查不清。”

  “和这些太守牵扯在一起的人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世族故主,关系错综复杂,事情盘根错节,岂是他能搞得清楚的?恐怕就是天子亲临,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吧?”

  “李中郎不懂官场上的事情,很可惜啊。他以为有了陛下做靠山,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其实这是最错误的,最没有头脑的想法了。”他颇为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次是我们扳倒奸阉的最好机会,这么好的机会,可惜了。年轻人,太年轻了。”

  张温连连摇头,接着说道:“西凉的事情瞬息万变,朝堂上的事情更是变幻莫测,这种事,时间久了,变数就大了。现在李中郎抓了孟佗,奸阉们比我们更着急,尤其是张让。所以,我们稍安毋躁,稍安毋躁,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盖勋满脸堆笑,拱手赞道:“太尉大人就是太尉大人,处惊不变,深谋远虑,我等望尘莫及啊。”

  桑羊,陶谦,孙坚同时动容,显得钦佩无比。

  张温淡淡地笑笑,说道:“李中郎现在就象一只螳螂,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他自不量力,自取灭亡,我就是想帮他,也没有办法了。”

  “大人,那如今……”桑羊站起来,躬身问道。

  张温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给陛下上书,禀报一下西凉的现状,说说李中郎的所作所为,然后再弹劾他几句。”

  “另外再上一书给陛下,说考虑到大军缺乏军资,后继乏力,还是主动招抚叛逆为好,以争取早日结束西凉平叛。推荐李中郎前往金城郡招抚叛逆。”

  “这不是借刀杀人嘛。”陶谦激动地站起来说道,“大人……”

  张温冲他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这样做,虽然借刀杀人的目的太明显了一点,但却有几点好处,对李中郎也有好处。不管怎么说,他是我朝难得的人才,我不希望他还没有为国家出力,就早早地死了。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

  “我想知道天子的意图。天子的为人和个性我们都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到底是为了钱还是另有目的?如果陛下纯粹是为了钱,那就好办了,西凉肃贪的是对我们就构不成什么巨大的威胁。也许,我们还可以因势利导,打击一下奸阉。”

  “有了早日平定西凉这个借口,我们可以冠冕堂皇的上书劝谏陛下尽快派遣李中郎到金城。这个理由恐怕陛下不得不答应。只要李中郎暂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们就可以从容处理西凉肃贪的事情。该杀的杀,该放的放,迅速结案,彻底结束这个麻烦。”

  “这对李中郎来说,也是最后一个自救的机会。以他的能力,以我们对老边和文约先生的了解,招抚是绝对不成问题的。李中郎如果顺利完成这件事,等于又立了一功。这样西凉平叛结束,西凉肃贪也结束,他都有功劳。如此一来,他完全可以高高兴兴地带着军队回冀州,到卢龙塞去驻守边关,大家可以皆大欢喜嘛。”

  张温目视陶谦,笑道:“恭祖,这不算是借刀杀人吧。”

  陶谦冷冷一笑,说道:“大人说了这么多,李中郎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张温面上的笑容慢慢敛去,他严厉地望着陶谦,说道:“我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也做了最大的让步,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怨不得谁。”

  麴义在长安抓了五个西凉各郡的前任太守,有一个给长安令杨党截了下来,那人是杨党的亲戚。

  杨党是中常侍夏恽的儿子,当然是假儿子了,因为自己的爹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所以杨党格外的恃势贪放,横行无忌,是长安的一大恶霸。他指着麴义说道:“你抓别人我不管,抓我家的人就不行。要抓可以,拿圣旨来,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麴义大怒,高身叫道:“下官奉命捉拿朝廷重犯,谁敢阻拦?”

  杨党怒极而笑,骂道:“畜生,你不就是连祖宗都不要的鞠谭之后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耍威风。”

  鞠谭是前朝的尚书,因避难到凉州西平。其子鞠闷为免祸患,改鞠姓为麴,后代子孙遂以“麴”为姓,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杨党这一骂,就有点太过分了。

  麴义顿时狂怒,纵声高吼:“兄弟们,给我杀!”

  杨党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哪里知道惹恼了这帮边军的后果。结果双方大打出手,杨党带来的两百多人转眼间就被这帮如狼似虎的边军铁骑杀了个一干二净。麴义杀得性起,连这位杨姓太守和他的全家一起杀了,最后一把火连房子都烧了。

  麴义犹不解恨,又将杨党的两条腿打断了。杨党自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般痛苦,杀猪般的嚎叫不止,连连告饶。

  麴义的部下筒子等人眼见麴义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赶忙上前劝解。

  麴义怒不可遏,根本听不进去。他连抽了杨党几鞭,然后一脚踩在他脸上,大声叫道:“这种人一定是贪官,给我剥皮抽筋,把他的钱全部榨出来。”

  杨党吓得肝胆俱裂,连声叫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招,我招……”

  袁滂接到消息之后,人都气疯了。

  他带着几百骑先跑到那位杨姓太守的府邸。这位太守的家已经烧成了火海,到处都是死尸。有差役跑来禀报,说麴义带人杀到长安令杨党家去了。

  袁滂气得破口大骂:“蛮子,都是蛮子。这些人眼里哪里还有王法,统统的该杀。”他随即带人跑到杨党的府邸。

  袁滂怒气冲天地冲进杨党的家,却看到了堆在院中象小山一样的金钱珍宝,足足有六七千万钱,还有绢缯,堆满了一间屋子。袁滂想发火都找不到理由。他狠狠地瞪着跪在地上的麴义,半天都不知道骂什么好。

  袁滂指着倒吊在院中大树上惨呼不止的杨党,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麴义笑道:“贪官啊。”

  “呸!”袁滂骂道:“你们这些人目无法纪,一个个飞扬跋扈,死到临头还在这里穷吆喝。”

  “大人,他是谁呀?”筒子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闯祸了?”

  “何止是闯祸,你们马上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他是中常侍夏恽的儿子,知道吗?他爹是朝中的十常侍之一。”

  麴义冷笑一声,一副很不屑的样子。他的几个部下面色很难看。

  “一群白痴。”袁滂愤怒地丢下一句话,掉头就走了。

  “大人……”筒子看看麴义,怯生生地喊道,“我们……”

  “怕什么?”麴义狂傲地吼道,“不就是掉脑袋吗?有什么可怕的。”他指着杨党叫道,“这种人不杀,杀谁?你们说,杀谁啊?”

  “我们在边关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西凉的百姓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你再看看他们,有钱,有女人,有房子,什么都有,这是哪来的?啊,这都是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偷来的,抢来的。他们没事,我们倒要死无葬身之地,这天下还有公理吗?”

  “北疆的人都敢在我们西疆挥刀杀贪,我们西疆的人难道就没有胆子吗?”

  筒子无奈说道:“大人说得好。不行我们就投靠老边去。”

  李弘接到了圣旨,陛下同意他全权负责西凉肃贪的事。

  周慎也接到了圣旨,回京养伤。周慎的动作相当快,立即带着自己的亲兵起程了。李弘带着众将送出了十几里。周慎很担心李弘的将来,一再告诫他要小心谨慎。

  麴义的长安之行虽然惹出了巨大的风波,但却取得了惊人的收获。他们拿到了一份非常完整和详细的贪污证据,而且后面的主谋就是十常侍之一的夏恽。杨党怕死,什么都说了。为了整理杨党的供词,左彦和几个下属熬了几个通宵。

  李弘一面将有关情况禀报太尉府,一面命令鲜于银,文丑和燕无畏带着第二批钱财和证据秘密上京了。

  马腾的辞呈被拒绝了。他因为平定安定郡有功,被太尉大人张温临时任命为凉州边关的南部都尉,正式任命等天子御批后即可下达。马腾随即带着军队赶往南部都尉的治所陇西郡的临洮,守护边关。陇西郡太守李相如和一帮郡府官员要返回陇西郡的治所狄道,正好和马腾同行,太尉张温于是安排马腾顺路护送。

  马腾一走,董卓和李弘都没有理由对峙了。太尉大人张温随即命令董卓率部退回槐里大营待命。北军的一万多人由前去传达命令的孙坚率领同期撤回槐里。李弘的军队奉命驻扎在子秀山大营。原驻扎槐里的伤兵营赶到子秀山和李弘的大军会合。俘虏营也迁移到了子秀山,由李弘的冀州军看守。徐荣的军队隶属于凉州刺史府,因为战事没有完全结束,所以暂时还归李弘节制。麴义是凉州的西部都尉,他的军队原来驻扎在凉州西部金城郡的湟中边城龙耆(读qi)城,现在那里被叛军占领,他回不去,只好暂时也归李弘节制。华雄是金城郡的兵曹从事,手下兵少将微,金城郡府暂时也没有成立,所以只好跟在李弘后面混日子了。

  这是张温的特意安排。假如李弘和西凉的军队要造反,也是在凉州地境,暂时不会危及到长安。

  周旺奉诏见驾。

  天子刚刚从朝堂上下来,心事重重的,很疲倦。

  “李中郎在西凉抓的人越来越多,朝堂之上各位大臣纷纷指责,言辞激烈,上奏弹劾的文书也堆得象小山一样。”天子担忧地说道,“朕虽然沉默不语,但看这架势,朕如果再不给个意见,好象有人要以死相谏了。”他皱着小短眉,鼻子眼睛都挤到了一起,脸色忧郁地说道,“朕快抵挡不住了。”

  周旺抬头小心地看看他,轻声说道:“陛下,李中郎又送了一批东西。”

  “哦。”天子平静地点点头,好象早就知道是的,随意问道,“什么时候送来的?”

  周旺悄悄地瞥了他一眼,回道:“前天。陛下这两天一直在……”

  “朕知道了。”天子脸上乏起一丝笑意,说道,“这两天朕是忙了一点。”

  周旺递上一个锦盒。天子打开之后,仔细地看了又看,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个李中郎不错,既会打仗为朕守卫疆土,又会挣钱为朕增加收入,不错,不错,比那个皇甫嵩要乖巧懂事多了。”

  “恭喜陛下得到一位良将贤臣。”周旺赶忙趁机奉承了几句。

  天子小心的将锦盒收好,说道:“你派人告诉李中郎,那些钱帛绢缯,除了调拨一部分做军资外,其它的都要收好,等北军撤回洛阳的时候,一起带给我。”

  “还有……”天子望着周旺道,“那些大臣们吵死了,朕躲着不上朝都不行,你给朕想个办法。”

  周旺笑道:“李中郎应该派人送一些证据过来。陛下有了证据,就可以堵住他们的嘴了。”

  天子苦着脸摇摇头。

  “大臣们都以祖宗律法,国家社稷来说事,朕说不过他们。”

  “陛下,这几十年来,陛下给了西凉多少钱?有哪一位大臣给陛下从西凉挣钱回来?谁忠于陛下,谁忠于大汉朝,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吗?这些人骗陛下的钱,偷陛下的钱,最后还说陛下的不是,根本就不把陛下……”

  天子小眼一瞪,把周旺吓了一跳,立即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李中郎在西凉替陛下整治吏治,肃杀贪官,给陛下大大的争取了民心,百姓都说陛下好啊。如今,陛下既把别人偷去的钱收了回来,又让李中郎杀了那些盗取陛下钱财的小人,还因此取得了天下人的民心,这种好事,哪里去找?”

  “朝中的大臣都是陛下的子民,陛下要他们死他们就不能活,陛下要他们生他们就不能死,陛下为什么要看他们的脸色?这天下可是陛下的天下。”

  周慎看看天子手中的锦盒,笑道:“如果陛下把李中郎调离西凉,陛下不但收不到钱,恐怕万金堂里的钱还要让他们搬走吧。”

  “对。”天子轻轻一拍桌子,说道,“对,爱卿说得对。想做官的人多了。我明天就告诉他们,不愿意做官的立刻滚蛋。这样,我马上就可以再卖一批官职,挣点小钱花花。好主意。”

  周旺前脚刚走,太常刘焉和尚书刘虞就奉诏来了。

  刘焉字君郎,江夏竟陵人,是鲁恭王的后代。他五十多岁,高大结实,长脸长须,气质儒雅,保养得非常好,红光满面的,脸上连皱纹都没有。

  因为都是宗室重臣,天子特意赐座。

  “今日朝堂上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诸位大臣没有一个不是义愤填膺的,恨不得将李中郎煮下去吃了。不就是抓了一个刺史嘛,有他们说得那么严重吗?朕的江山因此就要丧失了?这也太夸张了吧?”天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很担忧,想问问你们的意见。我看朝堂上,两位爱卿一直都沉默不语,肯定有不同意见。你们说说?”

  “陛下,前日,我已经把李中郎的密奏呈递了,前凉州刺史孟佗贪污受贿,盗窃国库,截留军资等违法证据都很清楚。尤其是那几封侯爷的书信,比什么证据都要管用。他们的胆子太大了,这和当着陛下的面从万金堂里抢钱有什么区别?”

  “朝堂之上,几位侯爷也好,司徒,御史大人也好,其他大臣也好,他们虽然引经据典,说得天花乱坠,但他们的说法理由都很牵强。其实,不管是谁,只要他偷了国库里的钱,收了贿赂,以权谋私了,谁都可以依大汉律抓他杀他,哪有那么多理由可以免罪的。现在给他们这么一说,这贪污的好象还有理了,还是为了大汉国长治久安了,倒是肃贪的人没有理了,祸国殃民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刘虞气得连连摇头,叹道:“都是私字当头啊。这朝堂之上,到底还有几人是真心实意的为了陛下,为了我大汉的江山社稷啊。”

  刘焉接着说道:“李中郎虽然许多事情都做得不合我朝律法,但西凉吏治的腐败,贪污的盛行,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没有李中郎这种一清二白,不谙世事,头脑简单,血腥残忍之人根本不能治理。要想在西凉肃贪,要想把西凉贪官手里的钱都拿回来,只有他最合适。陛下无须多虑,还是应该鼎立支持李中郎。”

  天子想了好办天,问刘虞道:“他过去是你的部下,你看他对朕忠心吗?”

  刘虞起身跪下道:“李中郎脑子坏了,除了会打仗,运气好一点,他就是一白痴,对陛下,对我大汉,那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我可以拿自己的脑袋担保。”

  天子赶忙把他扶起来,拍拍他的脑袋说道:“伯安兄的脑袋要是掉了,朕找谁做事啊。你和君郎都这么说,朕就放心了。”

  “朝中大臣的谏言,陛下是不是也要适当的采纳一些,安抚安抚大家的情绪?”刘焉小声说道。

  天子挥挥手,冷笑道:“朕只听说过不能失信于民,还没有听说过不能失信于官的。他们要是不高兴可以不上朝嘛。伯安啦,你去告诉众官,明天上朝,有本上奏的,有言劝谏的,先交三千钱。不交钱的,谁要说话,就先打五十大板,打完之后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