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十三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407 2005.08.07 00:01

    城楼上的敌人越来越多,士兵们已经逐渐抵挡不住,士气也在急剧低落,再不采取办法,主城墙马上就要失陷了。

  田静果断命令击鼓。

  如雷一般的战鼓声,响彻了卢龙塞。这一声声战鼓,激起了战士们继续顽强作战的斗志,驱散了战士们身体上的饥饿和疲劳,坚定了战士们必胜的信念。霎那间,欢呼声,怒吼声,喊杀声,呼应着惊天动地的战鼓声,汉军士兵突然之间就象出了笼的猛虎一般,一个个勇猛无畏,舍生忘死,奋不顾身的冲向自己面前的敌人。

  敌人被击退了。

  城楼上,敌我双方的尸体铺满了整个地面,当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惨不忍睹。不管是活着的,死去的,受伤的,都一个个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田静大吼一声:“还有多少活着的,给我站起来!”

  城楼上稀稀拉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两百多人,还有几十人因为受伤太严重,只能半躺在地上,高高举起自己的手。

  田静的信心被眼前的事实彻底击溃了。

  军司马柴挺还活着,王进和其余两个假司马(军司马的副职)均阵亡。八个军候和假军候只剩下三个。屯长一级的军官只剩下四个,这里面就有李弘和姬明。

  望着迅速退下来的士兵,乌延恨不得杀掉他们。

  他翻身跳下战马,拔出战刀,大步走出队列,迎着退回来的士兵喊道:“为了勇士的荣耀,为了死后的声名,跟我走。”

  阙机,熊霸随即一同跃下战马。

  “吹响冲锋号,所有预备队,随我杀上卢龙塞。”

  嘹亮的号角声霎时间响彻了冬日里的黄昏。

  乌延高举战刀,大声吼叫起来:“呼嗬……”

  士兵们被他的勇猛所激励,无不纵声高呼:“呼嗬……”

  乌延一马当先,冲向了卢龙塞。身后三千多名士兵象潮水一般,呼啸着,席卷而去。

  听到城下一声声低沉的牛角号声反复响起,如潮的敌军吼叫声由远而近,田静的心里突然平静下来。

  田静知道事情再无挽回的余地,卢龙塞主城墙即将失守已经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他缓缓走到士兵们面前。望着一张张毫无惧色的面孔,大声说道:

  “今天,卢龙塞就要在我们手上失去,这是我们的耻辱。”

  田静激动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声嘶力竭地叫道:“我们要以自己的血,告诉敌人,我们一定会夺回卢龙塞。”

  “杀……,为我大汉河山,杀……”柴挺站在田静身旁,高举战刀,纵声高呼。战士们同仇敌忾,义愤填膺,无不高举武器,齐声高吼:

  “杀……杀……”

  天色突然就暗了下来。黄昏悄然逝去。夜风在山野之间呼啸起来。

  双方短兵相接,彼此再无求生之意。杀,不死不休。

  李弘浑身浴血,左劈右砍,手下决无一合之将。姬明就在他旁边,状若疯狂,长剑所向披靡。

  伤兵们临死不惧,他们英勇的迎着敌人射出最后一箭,砍出最后一刀。死,也要轰轰烈烈。

  田静的钢枪上下飞舞,围在他身边的敌兵不时的被击死击伤。但是围在周围的敌兵不但没有少,反而越来越多,大家都看出来他是一个大官。

  一个被击伤的士兵躺倒在地,田静一脚踏在了他的身上,正准备抬脚移步,却发现自己的腿被敌人死死地抱住了。田静一时间身形大受影响,钢枪的灵活性立即大打折扣,身上随即中了两箭。田静气怒攻心,大吼一声,重重一脚踏在敌人胸口上。敌兵胸骨碎裂,两只手却象钢钳一样,依旧死死抱住他的小腿不放。

  田静的叫声惊动了周围的士兵。看到校尉大人身处险境,战士们随即各展神通,奋力向他靠拢过去。李弘和姬明冲得最凶,杀的敌人纷纷退避,更有甚者,无处可躲,刚才翻过城墙暂时在云梯上站着。

  一个乌丸士兵看到田静强横无比,在身形不稳的情况下,依旧挥动大枪,连续杀死多名战友。他的凶残和仇恨终于被激发了,他失去了理智,狂吼着迎向田静的钢枪。田静抖手一枪刺进了他的胸口。这个乌丸士兵大叫一声,突然发力冲向田静,任由长枪刺穿了他的身体。鲜血喷射。田静想抽枪,但身体又没有办法移动。他想抛枪抽剑。就在这迟疑的一瞬间,五把战刀,三支箭,几乎不分先后砍在了他的身上,钻进了他的身体。

  李弘杀到,劈杀一人,一脚踢死一人,随即一刀剁掉了紧紧抱住田静的两只手臂。田静倒在了姬明的怀里。

  柴挺杀到。他咬牙切齿,一边与敌人搏杀,一边对身旁咆哮着的李弘大叫道:“快带校尉大人撤回卢龙楼,快!”

  李弘回手一刀劈死一个,一把拽住田静的铠甲领口,拖着他飞速后退。姬明紧紧跟在他旁边,一边掩护他,一边大声叫道:“撤,撤回卢龙楼,撤……”

  士兵们听到姬明的叫喊,立即三五成群,逐渐向后退去。

  正面压力突然一松,更多的敌人涌上了城楼。

  柴挺带着最后三十多人坚决守在了楼道前面,决不后退一步。

  乌延浑身杀气,倒提着血淋淋的战刀,带着一班士兵,如狼似虎,疯子一般的杀向了城墙上最后一批大汉士兵。柴挺和他的士兵们转眼之间就被一群杀红了眼的恶狼吞噬了。

  田重从李弘手上接过田静,半拖半抱着,飞快地向卢龙楼跑去。李弘望着主城墙上敌人已经蜂拥而下,而城墙顶上,敌人的弓箭手已经开始任意射击了。李弘对剩下的五六十人大声吼叫道:“留十个人下来阻击。公义,带他们撤,快撤……”

  姬明二话不说,对周围的士兵一挥手,以最快的速度向卢龙楼跑去。

  李弘战刀一挥,狂吼道:“杀……”率先冲向正气势汹汹顺着石阶飞速而下的敌兵。乌延冲在最前面,两人双刀相撞,迸射出耀眼的火花。李弘抵挡不住乌延顺势而下的一刀,被震得飞了出去。他在地上连滚了十几下,爬起来,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再次冲向迎面而来的乌延。其余的士兵已经被敌人团团围住,乱刀之下,很快就失去了身影。李弘双手握刀,一口气连劈了十一刀。只听得“叮叮当当”象打铁一样。十一刀之后,乌延战刀脱手,空门大口。李弘再劈一刀,雷霆万钧的一刀,势在必得的一刀。

  熊霸出现了。熊霸知道李弘在卢龙塞。乌延的士兵在草原上曾经碰到过他。熊霸登上城墙之后,就看到了李弘。他一直不远不近的跟着他。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但他知道李弘一旦出现危险,他要出手救下他的性命。为了铁狼,也是为了慕容风。

  当慕容风听到李弘和拓跋柬一起掉下悬崖生死不知时,慕容风好多天都郁郁不乐。自己向他辞行时,慕容风一再嘱咐他,务必查查他的下落。现在大帅肯定已经接到了自己的口讯。知道豹子还活着,大帅一定高兴。只要让大帅高兴的事,他都要做。

  熊霸出手接下了这一刀,只不过他救的是乌延。李弘的这一刀太厉害了。熊霸虎口巨震,战刀一歪,乌延的胸口立即鲜血四溢。他还是被战刀刀尖戳了进去。李弘看到了熊霸。虽然他们在一起时间非常短,只见过几次面,但李弘对他的印象非常深。一个叫熊霸的人长得竟然象一个普通的小猎户。

  李弘冲他一笑,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转身就跑。身后追杀的士兵疯狂的吼叫着,向他扑了过去。李弘且战且走,毫无惧色。

  乌延的攻城部队已经全部涌到了城楼上,随即向卢龙塞广场上杀来。牛角号声在望日楼上同时被吹响,那是胜利的号角声,巨大的声音回荡在卢龙塞的上空。士兵们受到号角声的激励,个个神情兴奋,士气大振。他们激动的吼叫着,高举着武器,象潮水一般卷向卢龙塞的广场,卷向卢龙楼。

  卢龙塞,永远都不会攻陷的卢龙塞,终于被他们攻占了。

  卢龙楼上的战鼓再次敲响,巨大的鼓声好象在回应入侵者胜利的号角,告诉他们自己必将夺回卢龙塞的决心。

  战鼓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击鼓手们吼叫着,用尽全身的力气,挥舞着手上的鼓槌,疯狂的擂着卢龙楼上的十几面大鼓。

  卢龙楼上巨型的大纛在夜风中飞舞,巨大的旗面在风中剧烈的抖动着,发出沉闷的“噼噼啪啪”声,让人感受到它的愤怒和力量。

  乌延浑身无力,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上身。他倒在熊霸的怀里,一手紧紧的按着自己的胸口,一手指着卢龙楼,笑着说道:“今天,我们终于如愿以偿。”

  李弘面向蜂拥而上的敌人,看着他们兴奋的几乎疯狂的脸,他除了飞速后退,没有任何办法。他突然想到自己在汹涌的濡水河里奋力挣扎的情景。他现在就象濡水河里的一片树叶,无助的随着波涛翻滚,随时都有灭顶之灾。

  姬明和几个士兵推翻了广场中央的几口大锅,沸腾的油被倾泄到地上,四下流溢。他们抬起尚在燃烧的灶桶,丢进了火油里。火油碰到四散的柴火,“轰“一声暴燃,烈焰腾空,霎时照亮了整个卢龙塞广场。

  站在城楼上的士兵在阙机的指挥下,发出了一次齐射。几百支箭呼啸着冲向了夜空,冲向了卢龙塞广场中央的火场。

  李弘被大火所阻,只好奋起余勇,再度杀进敌阵。但他真的就象是一片被狂风挟带的树叶,立即就被肆虐的狂风吹得晕头转向,随即就被人流裹挟着,绕过广场中央的大火,向卢龙楼奔去。

  李弘看到了姬明。姬明趴倒在地上,向空中挥动着求助的双手,痛苦的叫号着。大火正慢慢的逼近了他。

  李弘只觉的自己象是一堆被点燃了的干柴,浑身都被怒火燃烧了起来。突然之间他浑身迸发出无穷的力气,嘴里发出一声象野兽一般的嚎叫。他杀向了火场,一步步向自己的战友靠去。

  李弘浑身浴血,砍翻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最后一个敌人,纵身跳进了火海。大火已经烧到了姬明的身上。李弘双手托起姬明,怒吼一声,将他扛到自己的肩上。

  李弘冲出了火海。他一手抱住肩上的姬明,一手抡刀,嘴里的吼叫已经不成人身了。他冲进了敌兵中间。敌人看到一团火从后呼啸而来,纷纷闪身让开,任由这个披头散发的疯子一路杀了出去。这个疯子一开始就是他们的死神,战都快打完了,他还没死。和他照过面的敌人都被他杀怕了。让他跑吧,反正很快也要死了。

  姬明忍受着锥心一般的巨痛,竭尽全力,嘶哑着声音对李弘叫起来:“答应我,你要照顾小雨一辈子,一辈子。”

  李弘疯狂的跑着,“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

  “你……发誓……”姬明的声音越来越弱,越来越小。

  “我发誓!”李弘用力吼起来,“我发誓!”

  李弘感觉到姬明死了。他疯狂地奔跑着,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神经质地一路叫喊着:“我发誓,我发誓……”

  李弘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卢龙楼城下。

  卢龙楼的巨型城门紧紧的关闭着。李弘心如死灰,已经毫不关心自己的生命。他放下姬明,奋力拍打着他身上的火苗。

  “公义,公义……”李弘将他抱进怀里,大声叫道。姬明被一支长箭自背后贯胸穿透,已经死了。他的手里紧紧的抓着那个绿色的香囊。香囊已经被姬明的鲜血浸透了,染红了。

  背后的巨型关门发出巨大的“吱嘎吱嘎……”声,关门在开启。

  迎面跑来的上千敌人看到关门有打开的迹象,无不齐声高吼,加快了奔跑的步伐。

  关门在慢慢打开,越开越大。

  突然,敌人的脚步慢了下来。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