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二十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794 2005.07.24 00:19

    驹屯上空充满了此起彼伏的牛角号声。长声的,短声的,急促的,悠扬的,低沉的,高昂的,各种各样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把大战来临之前的紧张和繁忙一丝不漏的显现了出来。

  驹屯东南方向的小山上开始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骑兵队伍,他们紧张而有序的行进在高大茂密的树林里。远远看上去,就象小虫在绿色树叶下蠕动,更象草原上绿油油的小草被一阵轻风拂过,带起一圈圈荡漾的波浪,向四周传了开去。

  慕容风的大军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高大的火红色大雕帅旗在迎风飘扬,无数面五彩斑斓,色彩缤纷的旗帜簇拥着它。随即从天际之间慢慢走出一片长长的巨型骑兵队伍。

  铁狼,公孙虎,段松神情肃穆,三人在不同的位置同时望向远处那座不起眼的小山。阙居用了什么办法把这么多部队隐藏在这里而不被人发觉呢?他们忽视了,而侦察斥候也忽视了。慕容风说得对,是人就会犯错误。斥候是普通士兵,他们不是战场指挥,不可能事无巨细一一侦察无误。在敌人集中的区域,谁也没有能力到敌军内部去打探敌情。但指挥员思想上的忽视会导致他们直觉认为这个区域安全。结果是灾难性的。随即他们听到了熟悉而又非常遥远了的鼓声。

  “是牛头部落的风裂大人。”

  铁狼和公孙虎对这鼓声非常熟悉。他们曾经随着这鼓声冲锋陷阵。风裂大人是大帅的铁杆朋友。

  两人心中蓦然狂喜起来,大帅和风裂大人联手,这鲜卑天下还有多少对手?

  慕容风非常痛苦。他远远的就听到了牛头部落特有的牛皮鼓声。在鲜卑族中,同时用牛角和鼓指挥的只有牛头部落。因为风裂喜欢。他是在与大汉国人交战过程中学到的。风裂有智慧,聪明。大王檀石槐不止一次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夸奖他。他是慕容风生平引以为知己的几个人之一。他们是好朋友。

  慕容风不知道风裂为了什么背叛自己?他找不出理由。虽然他对李弘说风裂和阙居是亲戚,但他明白那是自己欺骗自己。风裂孤傲。这是风裂不能得到檀石槐信任的根本原因。檀石槐击败匈奴之后,与风裂在是否攻击北方丁零族的问题上产生了激烈冲突。风裂傲气十足,根本不拽檀石槐,而且出言不逊。檀石槐愤怒了,把他赶回到二千多里之外的牛头部落,发誓永不起用。但檀石槐错了。第一次攻击丁零族遭到了大败。虽然后来在慕容风,落置鞬落罗等人的精心策划下,第二次击败了丁零族人,但这却是檀石槐一生中非常窝囊的事。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之人,因此结下深仇。

  想起曾经与自己一起驰骋疆场的好朋友,现在却成了对手,他不由得黯然伤神。就在三天前,他还认为风裂是自己一生的好朋友。要不是豹子随口说出了他们这班阴谋者的漏洞,让他从中推敲出了风裂的背叛,自己将第二次遭受到奔牛原上的命运:部下突然背叛,倒戈一击,部队全军覆没。

  小山上的骑兵象潮水一般涌到了山脚下列队。

  风裂骑在马上,高声命令号手:“吹响全部号角,告诉他,好朋友风裂来了。”

  慕容风望着两里之外的牛头部落大军,听着他们传送过来的信息,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好朋友啊。他从心里感叹道。

  “大帅……”李弘突然在他耳旁大声叫了起来,“各部都在等待你下命令!”

  慕容风稳定了一下情绪,望着面前这个浑身充满了朝气的青年,心里涌出一丝温暖。就是这个白痴小子无意中的一句话,挽救了自己,挽救了成千上万追随自己的将士。

  慕容风指着帅旗对李弘道:“拿着它。”李弘不知道大帅要干什么,但他还是坚决的从掌旗兵手中接过了那面大旗。

  慕容风回头对传令兵下令:“立即以最快速度通知铁鳌,后厘两位大帅,风裂是敌人。和连的部队有可能从吠溪方向扑过来,叫他们背靠驹屯的南方布阵。即使我的帅旗倒下了,也不要发一兵一卒过来支援。”

  传令兵敬礼,打马,绝尘而去。

  慕容风随即命令号角兵:“告诉铁狼,公孙虎,叫他们坚持下去。”

  再指着三个传令兵道:“你们去找到铁狼或者他们三个人中间的任何一个,告诉他们风裂是敌人,没有援兵去帮助他了。让他们拖住长鹿部落大军。即使他们全部战死了,也不要让长鹿部落的士兵进入西南方向的战场。”

  三个士兵敬礼,各自用马鞭猛抽坐下战马,象三支射出去的箭一般奔向杀声震天的西北战场。

  “豹子,高举大旗,随我来。”慕容风猛的一鞭抽在马背上,纵马出列,沿着排成纵队的骑兵队伍,向大军左翼跑了过去。李弘高举大旗,紧紧跟在他身后。

  亡山部落的禽友小帅,苏木部落的非及小帅站在大军左翼的最前面,迎着奔跑过来的慕容风,一边施礼一边喊道;“大帅。”

  “牛头部落的风裂背叛了。马上开始决战,你们带领左翼部队冲锋。”禽友和非及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但看到大帅脸上坚定不疑的神色,两人赶忙连声答应,各自纵马向自己的部队跑去。

  慕容风说完以后立即拨转马头,向右翼部队飞马而去。力坉部落的犁铧小帅,西枸部落的荼嚣小帅迎了上来。

  “牛头部落的风裂是我们的敌人。决战开始后,你们带领部队在右翼冲锋。”

  “是,大帅。”两人立即拨转马头跑回自己的部队。

  慕容风再次回头,打马在阵前奔跑起来。李弘落在他马后一丈的地方,紧紧跟着。由于马速快,大旗的阻力非常大,需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举起它。他知道这是大帅用他的帅旗,在告诉排在后面的士兵们,大帅正在排兵布阵,马上就要开始大战了。

  慕容风猛地抽出他的战刀。

  他用尽全身力气在马上高举起战刀,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对着一张一张望着他的面孔,大声吼道:“呼嗬……”

  旁边的士兵听到大帅高喊冲锋前的战斗口号,立即高举武器,同声应和:“呼嗬……”

  慕容风突然拉紧马缰,止住狂奔的战马。战马止不住脚步,只好全身耸立而起,两只前腿尚还是弯屈着在半空中作势,好象要在虚空中飞跃而去一样。愤怒的嘶叫随着高昂的马头响彻平原。慕容风人随马势,整个人都悬在了半空中。他再一次举刀高吼:“呼嗬……”

  更多的士兵听到了主帅的叫声,更多的战士举起了各自的武器,随同主帅高声吼了起来:“呼嗬……”

  慕容风骑马站在原地,面对着自己的战士,挥舞着手上的战刀,把自己心里的愤怒和深情一起随着叫喊爆发了出来:“呼……嗬……”

  所有的战士,包括最后排的战士都已经听到了呼叫,他们神情激奋,热血沸腾,用尽全身力气高举武器,发出了地动山摇一般地怒吼:“呼嗬……”

  慕容风拨转马头,战刀前举,“士兵们,杀啊……”

  站在他身后的十几个号角兵同时吹响了冲锋号角。

  “呜……,呜……”

  四千名士兵,每排五十人,八十排,就象一块坚石巨铁。这块巨铁在慕容风的带动下,一字排开,开始缓缓移动。

  风裂的五千大军还有一部分在山上。大约三千多部队已经在山脚下列好阵势。山上的部队在川流不息地迅速往山下集中。

  “大人,前军,中军,左军都已经就位。右军正在急速集结。后军还在山上。”

  风裂不耐烦地怒骂道:“混蛋,快一点,快一点。”

  慕容风非常异常的没有向他发出回应,这让他产生了一丝强烈的不安。难道被慕容风识破了计谋?风裂认为不可能。所有的计划都由他一手安排,绝对不可能出错。

  “出错了又怎么样?慕容风识破了又怎么样?我的计划完美无缺,至此全部铺开,再无更改的可能。这鲜卑的天下已经面目全非了。”风裂几乎疯狂地叫了起来,“来吧,都来吧,杀死我吧!”

  站在他周围的部下个个面色忧郁,不知自己的大人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昨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你们不要管我,去忙你们的。我要死了。我快活,我高兴,所以我疯了。大帅是天下无敌的。在战场上没有人是大帅的对手。我们都会死,都会死的!”风裂声嘶力竭地叫起来。

  慕容风的大军里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吼叫声。这吼声冲入云霄,就象炸雷一般,震动了整个驹屯上所有的生灵。

  铁狼和他的部下们知道慕容风的大军即将发动,不由的人人兴奋,个个突然之间好象增添了无穷的力气一般。铁狼举刀高呼:“兄弟们,援兵来了,杀啊。”

  长鹿部落的士兵们虽然惶恐不安,不过,他们的主帅既然没有发出撤退的命令,那也就只好一拼到底,决不言退。

  公孙虎的身上已经中了两支长箭,但他不能停下,周围全部都是敌人,稍一疏忽,就是性命之忧。远处的段松也已经被打下了马,他奋力挡住一支敌人射来的箭,对公孙虎大声喊道:“老虎,大帅开始进攻了。”

  公孙虎耳中传来远处惊雷一般地吼声。他激动地大声叫起来:“顶住,顶住。结阵待援,结阵待援。”

  段松和他的部队虽然已经把内圈敌人解决了,但他们自己也遭到严重损伤,只剩下七百多人。而敌人尚有一千二三百人。谁都想吃掉对方,因此只有损耗,再损耗,直到其中一方人数剧减到不足以抵抗为止。

  风裂被这一声闷雷惊醒了。他立即中止了疯狂的表演,恢复了他一贯的冷静和沉着。

  “命令部队加速集结。前军前移一百步。”

  “大帅,慕容风的军队已经开始起动了。”一名千夫长一直在观察敌人大军的动向,他突然回头对风裂惊叫起来:“天啦,他冲着我们来了。”

  风裂头都不回,随手指着号角兵说道:“吹响集结号,准备冲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