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四十五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7021 2008.11.03 18:02

    何风笑道:“公路兄,你拿了人家的好处,当然要帮人家做事了。真是没有想到,这一趟冀州之行,你还会发大财。”

  袁术哈哈一笑,说道:“你可看仔细了,这钱可不是我伸手向他们要的,是他们要给的。王芬给我钱,我为什么不要?不就是那么点破事嘛,反正我们都要做的。”

  “何司马来信说,叫我们听许攸的安排。”何风说道,“你看周旌来,是不是带来了许攸的消息?”

  “差不多。”袁术点头道,“过去这么多天,香雨山大营的事也应该解决了。”

  周旌显得很疲劳,胖胖的圆脸上堆满了紧张之色。他刚刚坐定,立即就对袁术说道:“大人,李弘和他的部下颜良私通黄巾蚁贼,可能要图谋不轨。”

  “李弘和颜良私通黄巾蚁贼?李弘图谋不轨?”袁术疑惑地问道,“你家大人可有确凿证据?”

  “当然有了。”周旌随即滔滔不绝地讲了一番,然后说道,“陛下马上就要启程回乡祭祖,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错,否则大家都要掉脑袋。”

  袁术和何风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眼神,笑而不语。

  周旌继续说道:“刺史大人的意思,是希望大人能够在三天之内擒杀李弘,斩尽黑豹义从,以确保陛下的安全。”

  “那香雨山大营里的颜良呢?”何风问道,“大营里有两千黑豹义从,实力非常强劲,你们对付得了吗?”

  “杀那几个蛮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周旌不屑地撇撇嘴,望着袁术道:“只要大人能够捉拿李弘,这首功自然是校尉大人的。”

  袁术犹豫不决,在那里哼哼哈哈的,半天没有说句话。

  “上次校尉大人帮了忙,刺史大人非常感激,答应给校尉大人的东西,都让我带来了。”周旌说道,“这次如果成功,校尉大人肯定会名利双收。”

  袁术精神为之一振,高兴地笑道:“代我谢谢刺史大人。既然李弘图谋不轨,意欲加害陛下,那就是一个十恶不赦之徒,我们不但要抓,还要立即抓。我看这样吧,长水营刚刚入城,人生地不熟,许多事必须要得到信都府的帮助,周大人……”

  “大人请放心,信都的事我们已经全部办妥,就等校尉大人下令了。”周旌赶忙回道,“事不宜迟,大人还是早点出手为好,免得事情泄漏了,遭到李弘的反噬。”

  袁术笑道:“他那么点人马,还不够我们杀的,你紧张什么?”

  ====================

  李弘是下午到达安平国的郡治信都城的,长水校尉袁术,信都令田丰率领一帮府衙掾史出城迎接。

  信都令田丰三十多岁,中等身材,额头较宽鼻梁很高,一把长须,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相貌虽然谈不上英俊,但自有一股儒生的文雅和稳健。

  双方见面寒暄一番之后,田丰邀请李弘率军入城,李弘笑着摇手道:“谢谢田大人的好意,我的部下几乎都是外族士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在城外驻扎吧。”

  站在旁边的袁术突然笑容顿敛,心脏猛烈地跳了起来。他急忙用手模了一下脸,以掩饰心中的恐慌。难道李弘发现了什么?他让我先带五百人进城安排歇息之地,难道是有意为之?他为什么不进城?

  袁术迅速用眼角扫视了一下长水营的五个军司马。他们和李弘的部下站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袁术紧张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点,他立即冲着李弘拱手笑道:“大人早上不是说要进城吗?怎么又改了主意?这两天天气寒冷,城外风又大,还是进城吧。”

  “我突然接到从河间国传来的消息,说陛下的临时行宫至今没有建好。”李弘脸色一沉,大声说道,“明天早上,我们直接去河间国,路上不要停歇了。”他停了一下,看看田丰,冷声说道,“如果此事千真万确,那么冀州府上至王芬,下至掾史,等着死吧。”

  袁术恍然,心情顿时轻松起来,他连忙笑道:“大人得到的消息未必准确,无须动怒。我看还是进城吧,信都的田大人盛情邀请,我们也不能太抹了主人的面子。”

  李弘摇摇头,坚决地说道:“不进城了,谢谢田大人的美意,就算本官失礼了。”

  田丰不慌不忙地躬身笑道:“大人,河间国的事,一定是误传。”

  李弘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问道:“田大人有什么确实证据?”

  “正是。”田丰捋须笑道,“大人先进城歇一下,然后下官就向大人禀报其中的详情。”

  李弘盯着田丰看了一会,突然笑道:“好,进城。”

  袁术大喜,暗暗地长吁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他就被李弘的下一句话哽住了。

  “命令各部曲,城外扎营。”李弘回身对传令兵喊了一句,然后他转身面对袁术,笑着问道,“公路兄的长水营也在城外扎营吧,反正明天早上就要走,没有必要城里城外的来回折腾,浪费时间。你看呢?”

  李弘把话都说出来了,袁术怎么好当着众人的面开口反对,他肚子里骂着,脸上却在笑着,嘴里不停地说着客气话:“大人作主,大人作主。”

  李弘笑道:“那就谢谢公路兄了。”他随即对站在身侧的一帮部下说道,“子风,你带着兄弟们在城外扎营。子龙,带上一百义从随我进城。”

  “长水营的几位大人,是不是也随我们进城歇息一下?”李弘指着长水营的几个军司马笑着问袁术道。

  袁术显然被李弘的临时变计弄得有点措手不及,他犹豫了一下。

  他任职长水校尉的时间很短,也就是长水营的骑兵从西凉返回之后。他也很少到军营去,他甚至可以数得出来自己进了几次长水营的营地。他除了和长水营的五位军司马较熟以外,其他的人他都不认识。说白了,他在长水营士兵的心目中没有任何威信。

  北军五大营的校尉因为军职显赫,一直都受到朝廷的关注,担任校尉的人就象走马灯一样,一年要换好几个,所以士兵们只认识统军的军司马,至于本军的校尉,士兵们都把他们当作空气,有,但看不见也摸不着。

  这次长水营被天子指定随李弘出巡冀州,朝中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天子的故意安排。原因很简单,长水营士兵最近两年一直在西凉征战,军中的士兵当然知道李弘是什么人了,那些乌丸士兵和匈奴士兵对李弘只有信服和崇拜,根本不会有二心,李弘在士兵中的威信那是无人可及的。说起来这长水营是袁术统率,但一旦有什么事,只要李弘举枪一呼,士兵们还不都跟在李弘后面跑,那个时候,谁还认识袁术啊?

  大将军何进正是担心这一点,才临时让何风进了长水营,他总要让袁术有一帮自己的心腹。在长水营中,军司马都是胡人,汉人很难立足的,所以何风这个军司马其实就是个闲职,他带着一百名从大将府带出来的卫兵给袁术充当亲卫屯。

  最近一段时间,长水营和黑豹义从的士兵相处得很融洽,大家毕竟都是胡人嘛,说话习俗都一样,又都远离家乡,当然亲热了。本来,这是好事,但袁术接到何颙的信件之后,这就成了坏事了,所以袁术这几天都很头痛,想不到一个好办法。

  现在,长水营士兵不能进城已成事实,如果再把几个领兵的军司马带到城里,这长水营不就成了李弘的囊中之物了?袁术皱了皱眉,心里非常后悔早上听了李弘的话先跑到了信都城,如果他知道大军驻扎城外,他至少要带一千人先进城。虽说刚才李弘命令手下只带一百人进城,但如今他的行程改变,要想在事出仓促之下杀死他,难度要大多了。

  袁术看着李弘脸上的笑容,心里一阵发虚。他一个养尊处优的门阀子弟,既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亲手杀过人,只不过在洛阳耀武扬威而已,真要他去杀一个名震天下的沙场悍将,要说心里不发虚,那是假话。

  他对着李弘勉强假笑了一下。这城外的军队无论如何都要留人统领,如果事情闹大了,就要动用大军,否则黑豹义从在李弘死后极有可能造反。五个军司马里有三个是乌丸人,两个是匈奴人。留乌丸人肯定不行,李弘就是从北疆出来的,黑豹义从里也有许多乌丸人,要留只能留匈奴人。

  “刘大人和鹿大人辛苦一下,你们二位留在大营吧。”袁术指着刘冥和鹿贤说道,“两位大人意下如何?”

  刘冥二十多岁,身高九尺,魁梧健硕,一张方方正正的大脸,一双虎虎生威的大眼,站在那里鹤立鸡群,就象一座小山一样;鹿贤比他年长一点,也长得高大英武,但身材略显单薄,皮肤也较黑。两人躬身领命。

  李弘笑着摇头调侃道:“公路兄,你很偏心啊。”

  袁术笑道:“大人如果命令他们进城驻扎,事情不就解决了。”

  李弘大笑道:“那不行,军令如山,岂能更改。”

  他接着又对李玮说道:“仲渊,如果子时我还没有回来,你坐镇大营,让子风进城接我。”

  “公路兄,田大人,走吧,我们进城。”

  =====================

  颜良冷冷地看着许攸,竖起了大拇指。

  “好,你还有胆子敢来军营,好。”他猛地一拍案几,大声吼道:“来人,拖出去,砍了,把人头送给王芬,快!”

  许攸大惊失色,连连摇手道:“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我是送钱送粮来的,大人怎么能杀我?”

  坐在一边的文丑笑道:“当然可以杀了。杀了你,我就不信王芬敢不送钱送粮来。”

  几个卫兵冲上来抓住许攸就望外拖。许攸急了,大声喊道:“大人,我真是送钱送粮来的。”

  “东西呢?”颜良瞪着双眼问道,“东西在哪?”

  文丑冲着卫兵招招手,示意他们把许攸放开。

  “钱粮都在库房里,要拿你们自己去拿。”许攸生气地说道,“我们没有马车,也没有人。”

  “马车呢?人呢?难道城中的人都死光了。”文丑笑嘻嘻地问道,“许大人,你不是拿我们寻开心吧。”

  “没人就是没人。”许攸歪着脑袋大声叫道,“我来只是对你们说一声,要拿你们自己去拿。”然后他指着颜良说道,“另外,我想告诉你,王大人已经上书弹劾你了,你等着下大狱吧。”

  颜良没有理他,命令卫兵把他拖下去关起来,“你如果骗我,我把你煮了喂狗。”

  他随即让射虎带人进城取粮。射虎带着五百士兵跑到粮库,却被告知需要颜良亲自前来才能发粮。射虎无奈,只好派人回营通知颜良。

  颜良闻讯后,冷笑道:“这个王芬,想方设法诱杀我,欺人太甚。”

  “暂时不要去。”文丑笑道,“你一去,他肯定不给你,他的目的无非就是要逼着你私自开仓取粮,然后他好名正言顺地杀你。这个王芬,他把我们当白痴嘛。我们不去。”

  “哼,我当然不去了。”颜良说道,“我就不信,他敢饿死这些黄巾军。这事拖的时间越长,士兵们就越恨他,我倒要看看他最后如何收场。”

  ======================

  袁术陪同李弘进了府衙,大家闲聊一会之后,袁术寻了个借口,匆匆返回馆驿。何风和周旌已经在屋内等了很长时间了。

  “你们接到我的消息了?”袁术进门就问道,“可有计策?”

  “李弘在子时之前就要离城回营,距离现在只有四个时辰,时间太仓促了。”周旌说道,“如果我们要杀他,就要临时想办法,临时做准备,这太危险了。”

  “你们过去定下的几个方法现在一个都用不上?”袁术问道。

  周旌点头道:“一个都用不上。”他看看两人,谨慎地说道,“我怀疑李弘已经听到了什么风声。他把长水营留在城外是什么意思?”

  “他说明早就走,所以把军队驻扎在城外。”袁术说道,“我留了两个匈奴人在大营坐镇,不会出事的。但是今夜不杀他,就再也没有好机会了。李弘到了河间国,颜良他们被杀的消息肯定会传到他耳中,到那个时候再围杀李弘,代价就太大了。以我看,要杀他,就在今夜信都城内。”

  周旌沉默不语,凝神沉思。

  何风走到袁术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何大人在信中一再交代我们要务必击杀李弘,他说这关系到天下的兴亡。何大人说得这么严重,是不是他们有什么大事瞒着我们?”

  “谁?”袁术警觉地问道,“大将军?”

  “王芬要我们杀李弘,何颙也要我们杀李弘,大家都要杀李弘,但到底为什么要杀他,你知道吗?”何风说道,“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名堂,不会就是为了看他不舒服吧?”

  袁术想了一下,凑到何风耳边说道:“反正大家都想他死,那就杀了吧,想许多干什么?杀了他,我们不但可以拿到王芬的钱,还可以得到大将军的赏识,还可以升官发财,有这么多好处,为什么不干?你想许多干什么?”

  何风狐疑地看了袁术一眼,将信将疑地问道:“你没有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袁术笑眯眯地说道,“我不过是个校尉,你不过就是个小小的军司马,我们能知道什么?听何颙那个党人的,总不会出什么错。”

  “你们看这个办法怎么样?”周旌忽然抬头说道,“半夜里,我们在城门袭击李弘。”

  “半夜动手,我们还有四个时辰的准备时间,虽然太仓促了一点,但也勉强可以应付。大人手上的五百人加上信都城田大人的五百人,城内现在总共有一千人,而李弘只有一百人,在实力上我们zhan有绝对的优势。”矮矮胖胖的周旌皱着眉头,慢慢解释道。

  “城外的黑豹义从呢?”袁术问道,“那边何时动手较为合适?”

  “子时。子时士兵们基本上都睡熟了,正好动手。”周旌说道,“关键还是时间,我们准备的时间太少,如果时间再充足一点就好了。”

  “那还等什么?”袁术催促道,“你快去找田丰商议。拙言,你立即带着我的手令去大营坐镇,命令刘冥和鹿贤悄悄做好袭击黑豹义从的准备。”

  “城门附近一定要派人看看?”周旌提醒道,“所有的出路都要堵死。”

  “我马上派人到城门查看地形。”袁术笑道,“你们都忙吧,我到府衙陪李弘聊天去了。”

  ====================

  李弘笑着问田丰道:“田大人,你刚才说河间国的事是误传,你可有什么证据?”

  田丰点头道:“大人可否随下官到书房详谈?”

  “好啊。”李弘笑道,“可要让我的侍从都退下?”

  “那倒不必。”田丰笑道,“你的侍从站在屋外就可以了。”

  李弘走进田丰的书房,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屋中迎接他的宋文。

  “长风兄。”李弘惊喜地喊道,“原来你躲到了这里。”

  “大人可知自己身处险境?”宋文躬身行礼道。

  “还好啊,我没有感到什么危险啊。”李弘笑道,“多谢长风兄的关心了。”

  宋文和田丰对视了一眼。“大人不相信我们。”田丰笑道,“我给大人看两样东西。”

  田丰从案几上拿了两卷书简递给了李弘。这是两封书信,是审配和沮授写给李弘的书信。

  李弘抬头看了一眼田丰,高兴地问道:“原来两位大人的回信都送到了田大人这里。我这几天正在奇怪,怎么两位大人迟迟没有回信,是不是把我李弘忘记了。”

  “怎么会忘记大人?”田丰笑道,“你先看看书信,然后我们再细谈。”

  审配和沮授都在书信中揭发了王芬的一些不法行为,两人不约而同地怀疑王芬和襄楷要在冀州搞什么阴谋。

  “大人现在信任我们了吗?”田丰看到李弘放下书简,问道。

  李弘拱手笑道:“这事关系重大,我不能不小心。既然审大人和沮大人都很推崇二位,和二位的关系也很亲密,我当然应该信任你们了。”他随即问宋文道,“长风,你刚才说我身处险境,是什么意思?”

  “王芬和袁术要在信都杀你。”宋文说道,“大人现在只有一千黑豹义从随行,实力微弱,情况非常危险。”

  “王芬在年前曾经派周旌携重礼来收买我。”田丰接着说道,“我和周旌是老朋友了,不好驳他的面子,另外,我也想知道王芬到底想干什么,如是我就收下了这份重礼。三天前,周旌突然从邺城来找我,说你的部下颜良私通黄巾蚁贼,准备趁着陛下回乡祭祖之机劫杀天子,他还拿出了一些证据,说你和朝中的奸阉是此事的主谋。周旌对我说,王芬要我调动信都的郡国兵,配合袁术的长水营,捕杀大人和黑豹义从。”

  “他们都有了详细的计策,准备明天晚上在筵席上动手杀你。”宋文苦笑道,“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进城了。”

  李弘非常感激地再次拱手,连声称谢道:“田大人为什么要把这等机密的事告诉我?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东西?”

  “对。”田丰道,“就是河间国的事。此事王芬虽然极力遮掩,但我还是听到了风声。我几次派人去看,结果都是一样,王芬除了买了一些木材和石头堆在现场之外,根本没有动手修缮宗庙,临时行宫更就不要提了。王芬想干什么?”他愤怒地挥手说道,“王芬想图谋造反,杀你,不过就是为了掩饰他们的罪行罢了。”

  “大人虽然临时改变行程,打乱了他们的安排,但我想,他们一定会在今夜杀你,所以……”

  田丰的话还没有说完,庞德突然在屋外喊道:“大人,田大人的主薄有急事求见。”

  田丰闻言赶忙对李弘说了声“告罪”,然后匆匆走出了书房。时间不长,田丰一路小跑着赶了回来。

  “大人这么着急干什么?”李弘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笑着打趣道,“难道袁术带人杀进来了?”

  田丰神情紧张地说道:“大人,他们今夜在城门动手。”

  李弘微微一笑,泰然自若,好象事先就知道似的,毫不奇怪地问道:“田大人可有破敌之计?”

  田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有。现在无论城内城外,大人都处于极度的劣势,除了逃走之外,别无他途。”

  李弘摇摇头,笑道:“我不走。”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