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五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426 2005.07.21 11:20

    对于阙居的反常表现,让慕容风一时捉摸不透他的真实意图。他与铁鳌反复商量,始终不明白阙居继续在原地驻扎的意图是什么。如果不向和连靠拢,在柯最人马已经被全歼的情况下,包围慕容风的推进面上已经出现了漏洞。也就是说,阙居放弃与铁狼等打着慕容风旗号的主力交战,事实上意味着拱手让慕容风从包围圈中脱身而走。

  “是不是阙居或者和连在柯最的推进路线上尚有后着?”慕容风迟疑着对铁鳌道。

  “如果有后着,也就是预留一支援军。”

  “但我们的斥候一直在这条路线上观察,百里之内并无骑兵。”

  铁鳌不做声。因为他对这种复杂的战局指挥没有任何心得。他都是上面指挥,自己带上队伍就去拼杀。

  鲜卑人没有文字,没有教育,只有一种母语。有什么大事传达,也就是在一块木板上画上几个符号,由部落中负责传达消息的所谓智者或者说比较聪明一点的人翻译给部落首领听。在这种原始文明,落后文化中生存的方式往往都是凭着经验或者直觉本能的意识去做事,甚至于打仗。所以象慕容风这种有大智慧,无师自通但学问高深的人在鲜卑族中,人们都把他们当作半个神灵一样的膜拜和信任。

  慕容风过去是给檀石槐这种世间罕见的一代枭雄出谋划策。在檀石槐身边,这种人才有不少,慕容风在军事上更为突出而已。檀石槐死后,这些人被和连杀的杀,逃的逃,反叛的反叛,变质的变质,基本上生存下来的已经不多了。慕容风自从逃亡之后,一直力图东山再起,但很少遇见象自己这样学识渊博,谈吐不凡的高明之士。

  他常常一个人呆在大帐中苦思冥想。每逢这时他就想起过去。一班人围在檀石槐身边,说说笑笑,就能集思广益,解决许多问题。可惜没有人能够帮助他。熊霸已经非常不错了。慕容风却认为他缺少灵性,难成大器。至于最近跟在自己身边的李弘,一来是个汉人,终究是个麻烦,二来他曾经受过伤,脑子一时好使一时糊涂,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人都说不上,勿论高明了。

  慕容风站在夜色中,默默的想着阙居的问题。这时他看见了李弘。

  李弘被围在一群鲜卑士兵中间,正大声吼叫着,挥舞着一根一尺(相当于现在二十三厘米)粗的树干。在李弘周围的地上插着长短不一七八把战刀。李弘****着上身,把树干舞得呼呼生风,却没有碰到一柄战刀。围观的士兵发出一阵阵惊叹和欢呼。

  慕容风对站在身后的侍卫说道,“去把豹子叫回来。”

  李弘用衣服一边抹着身上的汗珠,一边大步走到慕容风身后,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大帅……”

  慕容风皱皱眉头,“把衣服穿上。你以为自己这身横肉好看吗?”

  李弘立即用力做了一个举刀劈砍式,鼓起身上象小山丘一样的肌肉,好整以暇的问周围慕容风的侍卫们::“好不好看?”

  侍卫们忍不住大笑起来,就连慕容风也忍不住踹了他一脚,笑骂道,“别丢人显眼了。”

  李弘穿上衣,随着慕容风走在大营中。看见大帅巡营,一路上周围的士兵纷纷站起来,给大帅行礼。

  慕容风一边招手回礼,一边大声和士兵们说着话。在间歇中,慕容风对李弘说出了心里的忧虑。李弘总是盲目的认为大帅一定早有计划,胸有成竹,只是考考他而已,所以非常随意地说道:“大帅的目的就是要弥加和慕容的三个部落都参战。既然二人已经渡河,其参战决心已经昭然若揭,何必再有顾虑。我们反正迟早都要吃掉阙居,何必在意他是否有援军。干脆发动全军,以最快速度包围阙居,消灭阙居。再把他的援军吃掉,再把和连吃掉。我军一路势如破竹,看天下,谁是大帅对手?”李弘越说越是兴奋,后来已经差一点举臂高呼了。

  周围战士们只听到了李弘在大声说“看天下,谁是大帅对手”,顿时觉得这个披头发的汉人说得极有道理,立即就有机敏的战士高声叫了起来:“大帅无敌!”

  先是一小群人在喊,后来是一大群人在喊,再后来就是全军营的人都在喊了。

  “大帅无敌……”

  其声震云霄,激动的士兵们扯开嗓子,尽情地吼叫起来。顿时所有的人都觉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即跃身上马,驰骋疆场。

  慕容风被士兵们的高涨情绪所感染,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李弘只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气,叫喊的声嘶力竭。

  慕容风在半夜把铁鳌等大帅小帅叫到了大帐。大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在大营中飞马赶来。急促的马蹄身惊醒了许多刚刚入睡的士兵。

  “明天清晨,我们赶往驹屯,围歼阙居。”慕容风等大家都坐好,随即开口说道。

  “大帅,明天天蓝部落,土狼部落将要到达。还有一些路程比较远的部落正在陆续赶来,我们不等了吗?”

  “不等了。我派人留在这里。一旦他们赶到,就叫他们急速往驹屯支援。”

  “阙居有五千人马,我们只有八千,不能保证一口吃掉他。大帅是不是再等二天,等所有援军都赶到,是不是更稳妥一点。”先齿部落的大帅后厘轻声说道。

  “铁狼段松的五千部队会比我们更早一步到达驹屯。由他们从西北方向率先开始攻击。铁鳌后厘率四千铁骑从东北方向切入,我率亡山部落的禽友,苏木部落的非及,力坉部落的犁铧,西枸部落的荼嚣四位小帅从西南方向切入。一万三千对决五千,应该有把握速战速胜。”

  慕容风望了大家一眼,缓缓说道,“吃掉长鹿部的阙居,加上虎部落的柯最已经基本完蛋,在中部鲜卑就只有濡水河南岸的二个慕容尚有实力与我们一搏。此战过后,各位可以从这二个大部落中得到大量的战利品,应该可以补偿各部的损失。”

  以铁鳌为首的部落首领赶忙给慕容风施礼,“多谢大帅的厚赐。”

  天尚未大亮,野雁围上空就响起了一声声洪亮的牛角号声。

  部队在集合。战士们已经吃完早餐。在号声的催促下,大家有条不紊的收拾帐篷,熄灭火堆里的余火,牵马系鞍,慢慢向各自部队的大旗下集中。

  黑鹰部落的神鹰在野雁围上空展翅翱翔,嘴中发出清脆的鸣叫声。从野雁围上空向地上望去,有五股不同颜色的人流正在向大营外面的草场上流动。

  慕容风骑马站在自己那面火红的大雕旗下。他神色严峻,望着面前川流不息的士兵队伍,眼睛里装满了兴奋,浑身散发出一股高昂的斗志。

  慕容风回头望着坐在马背上四下张望的李弘。李弘的黑豹大概感受到了即将来临的大战,不安的在原地小步走动,不时的仰头嘶鸣着。李弘不好意思的踢了踢马腹,“这小子不老实。”

  “还紧张吗?”慕容风亲切地问道。想起在马嘴坡战斗中的紧张,李弘的脸立即就红了。他连忙摇摇头,挺起胸膛大声喊道:“回大帅,不紧张了。”随即得意的小声说道:“怎么样?我这次说对了吗?有战打,真的令人兴奋。”

  慕容风被他逗笑了,“你是天才,我不是说过吗?”随即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忧虑和担心。他在担心什么?望着李弘满头黑发在晨风中微微飘动,慕容风突然觉得这世界真的不公平。懦弱的大汉国人才济济,随便抓住一个白痴都是天才。反看诺大的一个鲜卑国,自己竟然就找不到一个象李弘这样的年轻人。大汉国人才多却国力弱,常常受到人才缺乏但剽悍的鲜卑国肆意侵略。这世界或许又是公平的。但李弘是一个大汉人,他一旦记忆恢复了或者遇到什么刺激,他还是要回去的。这样的人在大汉国一旦手握兵权,对鲜卑国,会意味着什么呢?

  李弘却不知道慕容风在想什么,他还在得意洋洋的向慕容风卖弄他的小聪明,“大帅的计划真的是完美无缺。消灭了阙居,再以最快的速度包围和连,这样整个中部鲜卑战场的主动权已经被大帅牢牢的抓在了手中。不论弹汉山成败与否,大帅都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慕容风惊奇的望着他,“豹子,你把整个鲜卑局势都记在心里?”

  “大帅不是说,为将者必须心中掌握全局,才能在局部战场上得到最大利益吗?”

  慕容风赞赏的点点头,“说到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各部传令兵纷纷纵马驰来,高声向慕容风汇报本军已经集结完毕。

  慕容风向身后号手做了个出发的姿势。

  “呜……”

  一声悠长的号角声惊醒了沉睡中的朝阳。它微微睁开眼,朦胧中看见千军万马,在一面火红的大雕旗帜带领下,象破堤的洪水一般,发出惊天动地的雷鸣声,一路咆哮着,向自己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它大惊失色,骇然睁大了双眼。

  霎时满天的万丈红霞突然就射出了地平线,罩在了汹涌澎湃的怒潮上。

  朝阳初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