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743 2005.11.27 09:48

    张白骑带领部队一路狂奔。

  豹子没有按照他们的设想,率先发动对张白骑的围攻,反而攻打实力更为强大的张牛角,这让张白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不管豹子打哪一个,只要另外一支黄巾军迅速包抄过去,就能重创风云铁骑。这是黄巾军的目的。

  张白骑命令部队放弃辎重,轻装前进。二万黄巾军士兵在平原和山林之间飞跑。张白骑为了鼓励士兵,放弃了骑马,他和大家一样拿着武器,气喘吁吁地跑在队伍的最前面。现在时间太宝贵了。能早一点赶到战场,就能拯救更多黄巾士兵的性命,就能杀死更多的敌军骑兵。

  这支黄巾军过去都是张白骑的老部下,纪律严明,训练有素。士兵们在太行山上待久了,体力特别好,这种长时间的高速奔跑他们竟然也能勉勉强强的支撑下来。

  看到九里亭渐渐出现在视野里,大家兴奋地叫起来。

  张白骑实在坚持不下去,两条腿象灌了铅一样沉重。他在侍从们地催促下,艰难地爬上了白马。

  他驱马赶到一座小山包上,回头望去。部队就象一条着长长的粗壮的灰龙,看不见头也看不见尾,大汗淋漓的士兵们低着头大踏步地奔跑着。

  他激动地喊了起来:“兄弟们,九里亭到了。再赶一段路,我们就要和大帅会合了。”

  “杀尽豹子铁骑,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士兵们连续奔跑了四十多里,一个个面色煞白,手脚酸痛,疲惫不堪,体力严重透支。现在不要说去打仗,就是叫他们列队都成问题。

  张白骑看到士兵们摇摇晃晃,上气不接下气,好象武器都抓不住了,心里很发虚。这个样子赶到九里河战场,除了去送死还能干什么?现在全指望大帅了。如果他们和敌人打得激烈,一个多时辰下来,双方肯定死伤惨重,难以维计。这个时候突然冲过去,不论怎么打,都能收到奇效。

  “张帅,我们翻过这座山岗,是不是让士兵们休息一下?”司马黄庭小声问道。

  “不。“张白骑坚决地说道:“歇下来,大家可能气衰而竭,再也跑不动了。就这样一直跑下去,一直跑到战场为止。敌人突然看到我们援兵出现,士气会大减,而我军则会士气大振,此消彼长之下,敌人想不败都难啊。”

  突然,风中传来几声牛角号声。

  张白骑眉头深锁,转头望向九里亭方向。

  前面的山岗上,枝叶已经枯萎凋零的树木一行行排列整齐,在山风中轻轻晃动,就象无数的战士列队于山岗之上。在山风的呼啸声中,隐隐约约传来厚重低沉的轰鸣声

  张白骑疑惑地望了黄庭一眼。黄庭正在紧张地四处展望。

  距离战场还有七八里,号角声怎么会传到这里?

  紧接着张白骑坐下的白马忽然不安起来,随即扬蹄长嘶。

  张白骑面色大变,连声高吼:

  “擂鼓,擂鼓,准备应战……”

  黄庭立即想起风云铁骑劫营的那天晚上,黑暗里传来的恐怖声音。

  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大声叫起来:

  “袭击,敌人袭击……”

  正在奔跑的士兵突然听到结阵的战鼓声,有些茫然失措。但随即他们就听到了战马奔腾的轰鸣声,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抖动。

  不用说也知道是敌人来袭,而且还是大家恐惧的豹子铁骑军。

  最前面的黄巾士兵们心惊胆颤,发一声喊,掉头就往回跑。在战旗和鼓声的指挥下,大家竭尽全力,迅速往中军集中。中军的战士就地展开队形。后军的士兵还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前军士兵象潮水一样往回狂奔,本能地感觉到危险和血腥。大家争先恐后地加快速度,激起体内最后一丝余力,向中军跑去。

  密集结阵。只有密集结阵才能对抗骑兵的冲锋。

  士兵们都快累瘫了,人人几乎都喘不过气来。但心中对风云铁骑的恐惧,对生存的渴望,让大家无不歇斯底里地吼着,奔跑着,为自己寻找最后一线希望。

  部队为重结阵势,陷入了一片混乱。二万人拥挤在山岗下的平原上,东奔西窜,大呼小叫,乱成一团糟。

  巨大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转瞬即至。

  张白骑看着自己乱成一团的部队,目瞪口呆,一脸地绝望。

  快。这是他第二次感觉到豹子军的快。太快了。自己的士兵还没有集中到中军形成最基本的阵势,急骤的马蹄声已经在耳边象*一样震响了。

  他没有想到李弘胆大如斯,在自己和张牛角近在咫尺的时候,他会拼尽全力伏击自己。难道他不怕张牛角一路打过来,抄他的后路?难道官军另外来了援兵?但是,李弘这一着狠辣无比,恰恰打在自己的要害上。为实现张牛角内外夹击豹子军的目的,自己率部长途跋涉一路飞奔四十多里赶到了九里亭,但此时士兵们精疲力竭,部队已经是强弩之末。

  就在这时,李弘杀出来了,必杀的一着。

  张白骑由绝望而愤怒。

  他高举长刀,纵声狂吼:

  “兄弟们,杀……啊……”

  话音未落,巨大的牛角号声突然自山岗冲天而起,激昂嘹亮的冲锋号声直接撞击到战场上每一个人的心底,重重一击。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无数的骑兵战士冲出了山岗,冲出了树林,冲向了乱糟糟的敌军,直冲云霄的喊杀声震耳欲聋,遮盖了战场上一切。

  “杀……”

  张牛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转头看向左彦。左彦的一双眼睛瞪得比他还大。

  铁钺高举着一杆白旗,从山岗上飞奔而下。

  “鲜于辅是不是疯了?”左彦大声说道:“他竟然派人来劝降。”

  张牛角的嘴角漾起淡淡的笑容。

  “鲜于辅动作很快,跑到了我们的前面。但你看山岗上,他最多也只带来了五六千人,还包括一直待在方城的代郡鲜于银的部队。加上豹子的一万骑兵,这基本上就是圣水河以西官军的全部兵力了。”

  “我们有三万人,即使他有铁骑,若想通过阵地战击败我们,恐怕他的部队也要死伤殆尽。”

  张牛角冷冷一笑。

  “好。他既然想劝降,我们就和他好好谈谈。”

  “大帅,鲜于辅一定知道四十里之外的张白骑随时可能支援过来,官军应该着急进攻才是,怎么会有闲功夫和我们在这里扯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左彦望着越来越近的白旗,担心地说道。

  “他们的兵力就这么多,任他有天大的本事,又能变出什么花样。”张牛角望望远处的骑兵,十分不屑地说道:“派个人迎上去,能拖多长时间拖多长时间。只要张白骑即时赶到,今天这战我们就赢定了。”

  牛角号声突然自天际之间响起,远处的风云铁骑吹响了准备进攻的号角。

  正在和铁钺谈判的左彦吓了一跳。

  “什么意思?想偷袭啊?”

  铁钺一脸的坏笑,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左司马,左司马,稍安毋躁,稍安毋躁。你知道豹子军里胡蛮子多,许多人不听号令,很难管教的。”

  左彦没理他,仔细看了远方一样,确定对方骑兵没有移动之后,这才回身继续说道:

  “你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这个军候是不是假的,骗我们?”

  铁钺一听,大怒。

  “左髭,不要给脸不要脸。我们大人是心痛黄巾士兵无辜冤死,多造杀孽,这才好心劝降。你是不是成心找打?”

  左彦微微一笑,摸着唇上的大胡子,慢悠悠地说道:

  “我不和你谈。你资格太差,找一个和我差不多,说话有分量的人来。比如你们校尉大人。”

  铁钺一撇嘴,挑衅似地说道:“校尉大人说了,他不愿意谈。他要进攻。”

  “鲜于辅也可以。”

  铁钺哈哈一笑。

  “好。我这就回去问问。”

  鲜于辅看到铁钺打马如飞而回,笑着对身边的阎柔,鲜于银说道:“子民这个主意不错。如果我们和张牛角就这样纠缠下去,拖一个时辰都行。”

  “恐怕我们愿意,张牛角不愿意。”阎柔笑道,“时间一长,张牛角肯定怀疑其中有鬼。”

  “如果张牛角突然醒悟中计了,他马上就会发动进攻,以最快的速度突破阻截,快速向张白骑靠拢。”鲜于银看看身后的士兵,接着说道:“我们人少,虽然占据地形优势,但想挡住黄巾军,恐怕非常困难。”

  鲜于辅很自信地说道:“只要子民围歼了张白骑,任他张牛角如何厉害,这九里亭都是他的葬身之地。”

  “这次张牛角输惨了,十几万主力一次赔了个净光。此战过后,冀州黄巾军的败亡之日也就不远了。”阎柔感慨地说道:“自子民兵渡圣水河开始,形势就直转急下。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古人诚不我欺。子民一到涿郡战场,胜战一个接一个,十几天下来,黄巾军竟然落得要撤军而逃,实在不敢想象。”

  鲜于银立即接道:“本朝高祖曾经盛赞淮阴候韩信,一人可抵十万大军。但淮阴候这种兵法大家几百年我们都遇不到到一个。现在子民以一人之计歼灭黄巾军十万以上,我看他就是一个几百年一遇的兵法大家。加以时日,他的成就肯定非常了不起,也许能超过淮阴候。”鲜于银由衷地赞叹道。

  “子民听到了,一定高兴死了。俊义,看不出来你箭射得好,这奉承的功夫也不错嘛!”鲜于辅大笑起来。

  鲜于银白净的俊脸立即涨得通红。

  “不过你说的也不错。自从卢龙塞大战之后,子民带兵打仗也有一年多了,但一战未输,这就是个奇迹。我记得战国时期大秦国有个名将叫白起,就是在长平坑杀赵国四十万大军的白起。他一生领兵打仗无数,共歼灭其余六国军队一百余万,攻六国城池大小七十余座,一生从未打过败仗。我想子民将来的成就超过淮阴候恐怕不太可能,但超过白起倒是非常有希望。”

  阎柔指着鲜于辅,望着鲜于银道:“俊义你听,羽行兄的奉承话就比你说的含蓄多了,水平明显高一截嘛。”

  三人大笑。

  “事前我曾担心你们不能赶来,但子民非常信任你们,丝毫不怀疑你们对他的信任。”鲜于银接着说道,“他能连续打胜战,和他真诚豁达的性格有很大关系。如果你们一直和他在一起,恐怕军功已经很多了,最起码羽行兄可以升到都尉。”

  鲜于辅无所谓地摇摇头。

  阎柔却连连点头,颇为惋惜地道:“年初,要不是何太守一再挽留,我肯定和他一起去上谷了。升不升官是次要的,关键是可以打仗,而且连续打胜战,过瘾。”

  鲜于辅佯作诧异地望了阎柔一眼,说道:“子玉到郡府许多年了,还是改不掉嗜杀的毛病吗?”

  “不是嗜杀,是好战。“阎柔纠正道:“所以这次我们接到子民的求援,立即赶来参战。和他一起打仗,痛快。”

  “这次恐怕够你痛快的了。”鲜于辅指指密布在九里河周围的黄巾军,神色凝重地说道:“阻击敌人,而且还是这么多敌人,血战啦。”

  “对了,子民有消息传来吗?”他突然想起什么,问鲜于银道。

  “没有。估计张白骑距离九里亭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那小子先前过九里亭的时候,跑得飞快。现在又要飞快地跑回来,累死了。”阎柔笑着说道。

  “正是要他筋疲力尽,否则打起来以后纠缠不休,半天解决不掉,事情就麻烦了。时间拖长了,如果给张牛角冲过去,死的就是我们。”鲜于辅说道:“这九里河战场,就看我们可能守住这个山岗。守住了,堵住了张牛角,我们就赢了;守不住,我们不死也要脱层皮。”

  铁钺打马而回,破口大骂。

  “派人告诉田老头,没事的时候不要瞎吹什么号。他是不是想我死啊?”

  鲜于银赶忙迎上前,幸灾乐祸地笑道:

  “你死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怎么,黄巾军的人要杀你?”

  “那倒没有。不过吓了我一跳。田老头突然一吹号,假如黄巾军的人以为我们要进攻,举箭就射,我不成了靶子。”

  鲜于辅和阎柔颇有兴趣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现在在风云铁骑军里,象他这样年轻的军候有五六个,小懒和射虎的年纪最小,只有十六七岁。鲜于辅和阎柔都很佩服李弘,刚刚长大成人的毛孩子他都敢用,他还有什么人不敢用。当鲜于银告诉他们,铁钺就是代郡有名的马贼头子时,两个人丝毫不奇怪。

  “鲜于大人,黄巾军的司马左彦说要和你谈谈。”

  “可以。你再跑一趟,告诉他我要和张牛角亲自谈。”

  铁钺答应一声,拨转马头,高举白旗,再次冲下山岗。

  李弘带着黑豹义从冲在最前面。

  颜良紧紧地贴在李弘的左侧。

  督亢亭一战,让自负的颜良赶到自己的武功实在不值得炫耀。看到李弘杀人不眨眼,犹如疾风一般残杀人命,他自弗不如,差距太远。当日要不是战友和李弘拼死救助,他恐怕已经命丧黄泉。在战场上,个人的武功再厉害也没有用。所以他现在非常注意和战友之间的配合。颜良开始时不喜欢黑豹义从的鲜卑士兵。但自从鲜卑战友救了他性命,他就开始主动结识他们,熟悉他们,渐渐和弧鼎,弃沉成了朋友。黑豹义从的骁勇彪悍深深震撼了颜良。虽然他不会鲜卑语言,义从们也不会说大汉国的话,但他们照样可以在一起交流,说笑。战友之间的感情深了,战场上的配合自然也就默契了。

  他是李弘的亲卫队首领,应该时刻护卫在李弘的身边,但上次却是李弘和战友们救了他的命,他并没有尽到一个贴身侍卫的职责。所以这次他告诫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守在李弘身边,绝不乱跑。

  李弘看到眼前混乱不堪的黄巾军,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顿时放了下去。

  他最怕给黄巾军缠上。一旦黄巾军阵势严整,士气高涨,和左校的部队在督亢亭一样,大家誓死鏖战,与骑兵展开血腥厮杀,那就糟了。当日斩杀左校部三万人花去了两个时辰,假如今天遇上同样的情况,恐怕也要这么长时间。这样一来九里河方向的张牛角就有充裕的时间突破步兵的阻击,翻越九里亭,直扑自己的背后。在黄巾军的前后夹击之下,歼敌已经不可能,能保证部队安然无恙地撤出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切如他所料,黄巾军由于心急赶路,一路飞奔,造成体力严重透支。士兵们疲惫不堪几乎丧失了战斗力。虽然黄巾军的士兵们还在奋力奔跑,列阵,但他们身心俱疲,心力交瘁,在这种情况下,失败已成必然。

  本来他们是诱饵,一个精心准备,非常危险的诱饵,但给李弘这么一折腾,成了一个任人宰割,手无缚鸡之力的猎物。

  李弘高举黑色钢枪,用尽全身力气,纵声高呼:

  “杀……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