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六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498 2005.07.22 00:25

    长鹿部落的首领大人阙居在鲜卑有个闻名遐尔的外号:长鹿猪。不是他长的胖,而是他的性格象野猪一样凶狠。

  现在他正坐在柯最对面恶狠狠地笑着。柯最败了,败得非常惨。他曾经也是鲜卑国的名将,也曾为鲜卑国的统一立下过汗马功劳。但他人生最失败的一件事就是为了权势地位而背叛了慕容风。背叛谁都可以,背叛鲜卑人心目中的战神慕容风就是不行。他遭到了整个鲜卑部落的嘲讽。和连兑现了他的承诺,让他做了全国仅有的三个封疆大吏中的一个,中部鲜卑大人。但从此中部鲜卑的反叛部落就最多,占到整个中部部落的一半还多。

  现在他终于遭到了慕容风对他的惩罚。虎部落虽然在中部鲜卑部落中是大部落,但也只有一万兵。如今给慕容风歼灭了八千。中部鲜卑大人这个位子是做不了几天了,但最主要的是要保住虎部落的几万老少和女人。一旦慕容风消灭了虎部落,所有的幸存者都将是战胜部落的奴隶,所有的部落财产都将被瓜分。虎部落从此就从鲜卑国土上消失了。

  柯最在请求阙居伸出援助之手。阙居当然答应,他们是亲戚。但是亲兄弟,明算帐,报酬要讲好。报酬非常昂贵,柯最不能接受。他对着阙居那张丑脸发疯般地叫道:“我们虎部落的人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受你的虚情假意。”

  阙居得意的大笑起来。但随即那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整个驹屯上空,突然响起了凄厉的报警牛角号声。柯最一听到这个声音,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一个寒颤。

  阙居冷冷的望着柯最,“你想报仇吗?慕容风来了。”

  铁狼公孙虎段松三人骑着马,站在驹屯外的草地上。

  驹屯是一个小平原,本来有十几户虎部落的居民,现在都逃到别处去了。小平原后面是一座不大的小山。但走进看,也有三四十米高,方圆也有两三里。阙居把大营就扎在山脚下。

  此时,从大营里陆陆续续跑出一对对整齐的骑兵,正在平原上列成阵势。各种不同的牛角号声从大营的各个角落里响起,显示部队首脑正在频繁调动军队,发出一道接一道的指令。

  “铁狼,我们怎么进攻?”公孙虎转头望向铁狼问道。

  “我们不能进攻太早,免得自身损失较大。也不能太迟,我们必须把对方的阵行打乱,让大帅的骑兵能够比较容易的击溃他们。所以……“铁狼抬头望望天上的太阳,”我们先休息。“

  “大帅说了,他们大概在下午晚一点的时候赶到,并没有说晚到什么时候。如果他们一口气跑来,我们还没有进攻怎么办?”公孙虎迟疑着说道。

  铁狼不理他,自顾拨马而去。

  “大帅说了,让我们听铁狼的,我们听他的就是了。”段松在一旁笑道。

  公孙虎冲着铁狼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这小子在虎都做了几年奴隶,脾气还是不见好。”然后对段松说道,“你不知道,他对豹子不是骂,就是打的,简直就是一个暴徒,哪里象一个千夫长。”

  中午,慕容风命令大部队在燕尾谷休息。士兵们纷纷下马,各自找地方吃东西,喝水,给马喂草料。井然有序,忙而不乱。侦察斥候往来飞驰。整个燕尾谷除了偶尔的战马嘶鸣声,士兵走动时发出的兵器碰撞声,就没有其他声音。

  驹屯上空的气氛非常紧张。不时从空中飞过的无名小鸟却没有感觉,依旧自由自在在半空中翱翔,嘴里欢快的叽叽喳喳叫着,伙伴们互相纠缠在一起,你追我赶的嬉戏着。茂密的草丛中,不时有昆虫在其中跳跃穿行。几只彩蝶扇着五彩斑澜的翅膀,轻灵飘逸,停在青青的小草尖上摇摆。

  一只大大的马嘴突然闯入这群彩蝶的世界。彩蝶们惊慌的四散飞逃而去。那草随即被卷入了马嘴中。

  铁狼骑在马上,手指四百步之外的敌军阵势,对公孙虎,段松道:“看不出阙居还有几手。这种纵深防御阵势,看上去中间力量稍弱,其实反弹之力极大。两翼保护丰厚,可守可攻。在两军实力相当情况下,这种消耗战实在是损失巨大。”

  公孙虎对铁狼道,“不知道阙居把主力隐藏在左翼还是右翼。不如我先带一支千人部队突击,杀到阙居军的中心。他要是发动强势反弹,主力必定要参加。你在确认后,带主力去冲击它。”

  “也只有这个办法。不找到阙居的主力并且缠住它,就无法保证大帅的全歼计划。段大人率一千预备队押阵,发现敌军左右两翼谁先向中军移动后,立即吹号告诉我。然后我率部攻击敌军主力,你带领部队沿着公孙虎的左右两侧插入,继续攻击中军和阻击敌人辅助侧翼。明白了吗?”

  段松点点头。三人打马向已经整齐列队,准备进攻的部队跑去。

  “老狼,你带来的一千虎部落俘虏兵是放在突击队伍里,还是放在冲锋队伍里?”

  “当然是冲锋队伍里。他们过去都是小部落的人,被柯最消灭后沦为奴隶兵。说起来和柯最,阙居都有血海深仇。给他们这个报仇的机会,感激都来不及。原来是虎部落的士兵我都让骛梆带走了。”

  “精灵鬼。”公孙虎笑着夸道。

  看到对面火红色的大雕旗下接二连三飞驰出数匹快马分别向队伍左右后方跑去。柯最举手对阙居示意,吹响准备应战的牛角号。

  阙居比起柯最,上战场的次数就显得非常可怜了。但临战经验不足并不代表他不能打仗,不会利用手上的优势去赢得战斗的胜利。柯最战败只身逃到阙居大营,阙居就热情接待并且百般安慰。他需要柯最的战斗经验,同时也需要柯最的部落。柯最无脸回家,只好搏一把,如果帮助阙居打败慕容风,功劳好歹有一些。如果大王开恩,不一定还能保住虎部落的老家虎都做为栖身之地。

  长鹿部落的士兵从中午开赴战场到现在,已经有二个时辰了。在九月的阳光下,士兵们被晒的汗水直冒,心里一直在恶毒的诅咒着首领大人。但谁都不敢动。慕容风的袭击让柯最把军纪记得刻骨铭心。没有严厉的军纪,等待士兵的就只有死亡。有几个士兵试图冒犯一下试试。结果刚一下马,就被柯最派人杀了。

  谁都不准动。

  听到敌人已经开始出动的号声,士兵们压抑已久的闷气终于喷发了出来。

  “呼嗬……,呼嗬……,呼嗬……”

  犹如一阵炸雷,重重的砸在了空旷的原野上。吼声刺激的士兵身下的战马一个个不安分起来,或仰首长嘶,或蹬腿咆哮,或摇头晃脑。空中飞舞的小鸟受到惊吓,呼啦一下四下飞逃,转眼渺无踪迹。

  铁狼好象没有听到长鹿部落士兵的吼声一样,依旧在按部就班的调配军队。士兵们依照号角声的安排,逐渐布置好队形。公孙虎带领一千最强悍的士兵排在最前列。铁狼居中。段松带着慕容风的大旗,与一千士兵压住阵脚。

  前进的号角声终于在期待中吹响了。慕容风的大军开始缓慢移动,速度在逐渐加快,马蹄声由稀疏而渐至密集。

  柯最把一条条指令飞快的传达下去。传令兵就象笼中的鸟突然被人打开了窗户一样,四散而去。紧跟在柯最身后的号角兵立即把最新的指令轮番吹出。

  “长矛兵上前,准备截击。”

  “弓箭手居中,准备射击。”

  “命令中军铁骑,准备阻击。”

  “命令左右两翼,准备以弓箭掩护中军。”

  长鹿部落大军开始在号角的指挥下,紧张有序的调整。

  双方距离三百步(大约相当于现在四百二十米)。段松的后军停止了前进。

  铁狼高举手中战刀,大声吼道:“雁行队列。加速前进!”激昂的嘹亮号角声在密集的马蹄声中显得异常突出。

  战马飞奔的速度突然加快。密集的马蹄声立即变成了轰鸣声,随即犹如奔雷一般,震撼着整个战场。

  四千人的巨大队伍突然由公孙虎为雁头,成人字行急速在高速奔跑中变阵。雁头越来越长,越来越犀利。远远望去,就象一把闪着杀气的利剑,随时要噬人而食。而厚重的底部却象一把铁锤的锤头,感觉只要有人拿起了锤把,他就会象下山猛虎一般呼啸着砸下,砸碎任何事物。

  柯最就象被这把利剑刺中一样脸上显出痛苦的神色。

  他原来以为慕容风会以一千大军做试探性攻击,所以只命令中军全力压上。现在看来他又错了。慕容风的四千大军一起压了上来。慕容风的雁行队列是专门用来撕开敌军防线的。它的雁头会象榫子一样一寸寸钻进敌军心脏,直至敌军崩溃。

  他用力拔出战刀,用尽全身力气吼道:“左翼向中军靠拢,右翼掩护,中军出击,全速前进!”

  他用力猛踢马腹,战马受痛,象箭一般射了出去。中军一千人立即把他裹进了队伍,淹没在怒潮一般的洪流中。

  阙居站在小山上俯视着整个战场。看见柯最不顾死活的带头杀了出去,不由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对站在身边的一个精瘦大汉道:“柯最疯了。”

  “他已经没有了尊严,没有了权势,没有了部落,只剩下这最后一点勇气了。死就死吧。死在战场上均归是死得起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