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剑拔弩张 第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588 2009.01.10 20:14

    公元188年正月。

  ===

  在过去的一年里,大汉国的西疆北疆虽然战火纷飞,但大汉国的中原和南方却很安静,除了冬十月长沙郡爆发区星叛乱以外,其他州郡都是谷物丰收,赋税入库,大汉国这个遍体鳞伤的巨人终于缓了一口气。

  正月十五,天子大赦天下,名士蔡邕也在大赦之列。

  正月十六,天子下旨镇北将军李弘,令其征召匈奴铁骑,集结各地兵马,务必于三月底之前,率军北上幽州平叛。

  正月二十,圣旨送到龙山大营。同期到达的还有朱穆,他已被征募为镇北将军府从事中郎。

  ===

  李弘正月十八才回到龙山大营,此前他一直滞留在河东平阳的杨凤大营内。

  他和杨凤多次派人联系黄巾首领郭太,打算和他商谈招抚的事,但被郭太拒绝了。在郭太的眼里,张燕、杨凤和张白骑都是黄巾军的叛逆,十恶不赦,他还差点把前去联系的军司马梁百武给一刀砍了,要不是小帅杨奉,胡才等人拼死拦住,梁百武就回不来了。

  杨凤无奈,对李弘说:“大人还是先回晋阳吧。郭太的事,要慢慢来。他的手下意见不一,受抚的可能还是很大的。”

  李弘苦笑道:“郭太的事不解决,我如何放心北上?平叛事小,屯田事大。如果郭太频繁袭击水路两道,阻碍物资运输,极有可能耽误春耕。如果今年秋天民屯的粮食不能自足,屯田就支撑不下去。”

  杨凤英俊的面庞上闪过一丝苦涩,“大人还是不相信我?”

  李弘摇摇头,“栖之兄,你为了救出妻小,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杀到邯郸城,足见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我怎么会不相信你?我把二十万屯田兵交给你,我让你驻扎在河东,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李弘拍拍杨凤的肩膀,叹道:“栖之兄,问题是,你对郭太和他的黄巾军,下得了手吗?”

  杨凤长叹不语。的确,他下不了手。

  “我把射缨彤的骠骑营留下。”李弘考虑良久,说道,“骠骑营都是鲜卑人,如果有些事比较棘手,你和小懒,就是李朔交涉,他会帮你解决。”

  射缨彤和部下听说自己的铁骑要留在河东,纷纷找到李弘,要求北上。他们快两年没回家了,许多人都想回幽州看看。

  李弘好言劝慰了一番,他直言不讳地说道:“此次到幽州,对手不仅仅是张举张纯和乌丸人,还有鲜卑人,我有可能和大帅打起来,所以你们都不要回去,风云铁骑也不回去,我只带羌人和长水营北上。”

  射缨彤和射虎一听,不敢再说什么。骠骑营的士卒基本上都是西疆大战后被俘虏的鲜卑人,他们可不像舞叶部落的士兵那样忠于李弘,一旦临阵倒戈,麻烦就大了。胡子说,我和小懒不是鲜卑人,我们可以随大人北上。

  李弘也没有答应,“骠骑营没有汉人军官怎么行?和当地府衙要打交道,和屯田的黄巾军要互相照应,这些事都要你们出面,没有你们坐镇骠骑营,我怎么放心?”他看看胡子,说道,“你放心,这次北上,我一定打到卢龙塞,把你们的家眷都接到并州来。”

  “等弧鼎和弃沉回来,你们就赶到安邑驻扎,加紧训练,三月之后,开始攻击郭太的黄巾军,能抚则抚,不能抚,就坚决剿杀。”

  ===

  李弘回到大营后,立即命令护匈奴中郎将鲜于辅传旨匈奴大单于羌渠,要求大单于在匈奴各部征调一万铁骑随大军北上幽州平叛。匈奴铁骑集结完毕后,由鲜于辅统领,在三月初赶到雁门关会合大军。

  李弘上书天子,请求陛下以护匈奴中郎将鲜于辅为平叛大军副统帅,以讨逆中郎将麴义继任护匈奴中郎将,统领风云铁骑和度辽营镇守西河,以讨虏中郎将徐荣代理镇北将军事,坐镇晋阳。不久,天子回旨,同意李弘所请,迁鲜于辅为平北中郎将,迁麴义为护匈奴中郎将,迁徐荣为晋阳中郎将。

  李弘接旨后,立即命令徐荣回到晋阳,领狂风沙的武骑营坐镇镇北将军府。

  李弘安排好留守之事后,随即命令阎柔带着玉石的两万步兵大军,赵云的长水营迅速赶到雁门关,会合聂啸的越骑营组建北征大营,同时急书河东、河内和并州府,要求三府各自抽调三千郡国兵参加平叛,在二月底之前务必赶到雁门关北征大营。

  赵云向李弘举荐了河内府的吕布,恳求李弘下令征召河内府的吕布统兵到雁门。李弘听说河内府还有能和赵云战成平手的悍将,大为惊喜,立即再下一令,点名征调吕布赶到北征大营。

  “子龙,这不是平手,是你败了。”李弘听完赵云的叙说,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他长戟洞穿而过,你这一刀最多只能重伤吕布,却不能杀死他。这次你捡了一条命,你知道吗?”

  赵云面色一红,但神情却不以为然。李弘看了他一眼,问道:“子龙,这几年你屡战屡胜,从无败绩,是不是有点目中无人了?”

  赵云笑笑,躬身说道:“和大人对阵,还是败多赢少。”

  李弘笑容渐敛,手指赵云,一字一句厉声说道:“这次如果你给吕布杀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吕布不杀你,就是因为他知道后果,你呢?你现在目空一切,恣行骄纵,竟敢拿士卒的性命开玩笑了,你眼里还有军纪吗?”

  赵云看到李弘突然生气了,吓了一跳,急忙跪下。

  “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下次再这样不顾后果,任性妄为,我砍了你。”

  “长水营暂时交给刘冥带,你在这里闭门思过,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是天下第一了,什么时候再去带兵。”

  赵云觉得很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掉头走了。

  李玮和颜良傻了,他们本来还以外李弘会夸奖赵云几句。

  “大人,子龙年轻好胜,偶犯军纪,也不是什么大事……”李玮笑道。

  李弘怒目而视,冷笑道:“仲渊,你年纪大了是吧?”

  李玮顿时想起自己也闯了祸,脸色霎时就变了。这几天李弘回来后忙于北上平叛的事,一直没有说,他还以为李弘不追究了。

  “当日让你去洛阳办三件事,你给我办了几件事?”

  李玮侧目看看颜良,意思叫他赶紧打打圆场,免得自己难堪。颜良头一低,跑了。李玮气苦,恨不得跟上去一脚踹死他。

  左彦看到李弘气大了,急忙说道:“大人下午要到晋阳看望蔡先生,是不是早点动身?”

  李弘看到左彦恳求的眼神,心里一软,没有再说了。

  “你大婚的那一天,我要你好看。”李弘站起来,指着李玮说道,“我走之后,你和左大人尽心辅佐徐大人,不要再闹事了。”

  李玮一听,急了,问道:“大人不带我去幽州?”

  “并州事情这么多,你到幽州干什么?”李弘一边往外走,一边摇手说道,“留下陪陪筱岚吧。”

  ===

  晚上,李弘赶到晋阳,在张燕、老大人赵岐和襄楷大师的陪同下,一起去看望蔡邕。襄楷大师和蔡邕也是挚交,当年蔡邕在吴郡和青州两地来回避祸时,每次都是大知堂的弟子负责护送,交情很深。

  “大师为稳定并州民心,带着弟子四下奔波,传经说道,非常辛苦。”李弘笑道,“大师要我如何谢你啊?”

  襄楷笑道:“等北疆稳定了,大人给我建一座法坛吧。”

  李弘问道:“要一座山吗?”

  赵岐大笑,“大人太慷慨了,给他一间小茅屋就行。”

  蔡邕先是遭受酷刑,后来又随黑豹义从连日奔波,身体极差,虽然经襄楷大师的精心医治,但依旧很虚弱,只能躺在病榻上给李弘拱手行礼,说了几句感激的话。李弘的年轻和随和给了他很深的印象。

  李弘坐在榻边安慰一番后,说道:“天子大赦天下后,先生已是自由之身,不知先生可否愿意出任祭酒,主持北疆的教化?”

  这事蔡邕早听赵岐说过,他很愿意,能为大汉国效忠尽力做点事,当然求之不得了。

  “大人有开学堂的钱?”赵岐问道,“依照大人的设想,学堂要广招寒门子弟,要汉胡同堂,要费用全免,那可是一笔巨资。”

  “我走之后,蔡先生有什么事就直接找镇北将军府,徐大人一定会帮助解决的。”李弘笑道,“和屯田比起来,这钱就不多了。”

  “对了,老大人,王剪先生什么时候能到晋阳?”

  “快了,下个月差不多。”赵岐说道,“他携家带口,还有上百弟子同行,需要一点时间。我已经派人去接了,大人不要担心。”

  李弘笑着点点头,问道:“仲渊过几天就要迎娶筱岚,老大人你看,婚事是在大营办还是在晋阳办?”

  赵岐捋须笑道:“晋阳,当然在晋阳了。想不到啊,公伟的女儿竟然就是镇北将军府的主薄大人,怪不得我向你借用一下你都不干,原来是怕露馅。”

  李弘大笑,望着张燕道:“张大人可否送一套宅院给仲渊?”

  “宅院已经给李大人准备好了。”张燕笑道,“至于是送是卖,那就是大人的事了。”

  “送给他。”李弘说道,“这次如果没有仲渊出力,盐铁之议恐怕很难通过。将来北疆稳定了,富裕了,仲渊居功至伟。只是赏赐这么少,只怕有人骂我吝啬。”

  赵岐笑道:“那大人就再赏他两个夫人。”

  屋内顿时哄堂大笑。

  “壮节侯傅燮傅大人的夫人安顿好了吗?”李弘小声问张燕道。

  “傅夫人只要了一个独门独户的小跨院,没有接受老大人给她安排的宅院。”张燕回道,“傅夫人很坚决,所以……”

  “安顿了就行。”李弘说道,“能找到她,我已经感激老天了。最近西凉和冀州两地的将领奉命把家眷都接到了晋阳,城中的房屋很紧张吗?”

  “暂时有点紧张。等沿河一带新建房屋竣工了,解决上百户都行。”

  “大人,你这么关心自己的下属,什么时候关心一下自己?”赵岐笑道,“大人二十多了,也应该考虑考虑。”

  李弘摇摇手,心里却想起了风雪,接着就想到了小雨。这次到北疆找到小雨后,无论如何都要把她接到自己身边,再也不让她独自一人孤单地生活了。

  “大人难道……”

  李弘笑笑,说道:“收复了北疆四郡之后,如果我还没死,再考虑吧。不过,我的许多手下常年征战在外,大都孤身一人,老大人可以多多关心一下。”

  ===

  深夜,李弘在张燕的平难中郎将府召集典农都尉府和护田校尉府议事。

  听完三府主要官吏的汇报后,李弘又仔细询问了一下四月春耕的事,接着他话锋一转,说了一句令人震骇的话:“诸位大人如果有贪赃枉法者,立即把赃物上交三府,我看在诸位大人很辛苦的份上,既往不咎,否则,不要怪我出手无情,诛杀九族。”

  举坐皆惊。

  李弘这次在河东的时候,数次听到押运物资的小商贾抱怨说并州各地的官僚索贿受贿,中饱私囊,更有甚者,还私下和商贾勾结,倒买倒卖,从中牟取暴利。一个气愤的商人甚至当着李弘的面说,大人在西凉肃贪,在河东肃贪,为什么就不在并州肃贪?

  赵岐、张燕、张白骑坐不住了。手下人干违法的事,他们自然也听到不少,但如今这种事见怪不怪,只要违法者不过份,他们也就睁只眼闭着眼,谁也不想撕破脸,毕竟具体的事还要这些人去做。

  李弘这句话已经给足了三人面子。他也不想做得太过份。并州穷,官僚少,官僚的俸禄也少,屯田又辛苦,大家都很累,这种贪污腐败的事不能杜绝也正常,但李弘考虑到自己率部北上后,没有一年半载回不来,假如此风愈演愈烈,导致屯田失败,自己的努力就全部付之东流了。

  满堂的官吏看着李弘杀气腾腾的眼睛,一个个惊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我只给五天时间。五天后,如果你们继续执迷不悟,我就开始抓人。谁都不要心存侥幸,我不把并州的贪官杀完,我绝不会北上。”

  但心存侥幸的人太多了,虽然赵岐、张燕和张白骑回去后,苦口婆心地劝说自己的部下早点交赃谢罪,还派出快马通知散布各地的从属掾史,但真正交赃者寥寥无几。

  正月二十八,镇北将军府司马李玮迎娶新娘,各方宾客云集晋阳城,热闹非凡。

  ===

  公元188年2月。

  ===

  本月的第一天,三千黑豹义从分成三十队,冲出了龙山大营,飞奔各地抓人去了。先是抓了几个证据确凿的官吏,接着黑豹义从连打带逼,又牵扯出了几十个,甚至还有几个是赵岐的门生。黑豹义从押着这些人陆续赶回了晋阳,一路上,百姓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镇北将军府仔细审讯了所抓官吏,查清了每个人的贪污情况,然后经李弘一一核实,全部押到汾水河旁砍了。

  当日,围观百姓人山人海,叫好声惊天动地。

  赵岐气倒了。他数次找到李弘求情,说你一下子杀掉这么多,我到哪里征募掾史官吏去?有些贪污数额不大的,可以让他们戴罪立功嘛。李弘坚决拒绝。李弘说,我宁愿要一个清官,也不要一百个贪官,我宁愿失去天下贪官的心,也不要失去并州所有百姓的民心。张燕和张白骑很惭愧,他们没有去向李弘求情。他们的下属许多都是黄巾出身的穷人,这些人当初都是被贪官逼得没有活路了才造反的,但现在呢?这才过了几天,他们自己就成了贪官了,那还有什么说的?还求什么情?砍一百次脑袋都不够。

  本月底,李弘召集全军将领议事。

  李弘北征大军共六万士兵,三万铁骑,三万步卒。

  骑兵军由阎柔为统帅,赵云为副,下辖聂啸的越骑营,赵云的长水营,匈奴左贤王呼楼兰所率的匈奴铁骑。

  步兵军由鲜于辅为统帅,玉石为副,下辖玉石的厉锋营,颜良的虎贲营,华雄的折冲营,张郃的战车营,还有一万兵是并州、河内,河东的郡国兵,现在都在赶往雁门关的路上。

  镇北将军营下辖斥候营,兵曹营,黑豹义从营,从事中郎朱穆、宋文,主薄余鹏,战车营司马尹思随军出征。

  李弘安排完北征之事后,对留守的各部将领着重说了严守军律的事。如果有人贪赃枉法,违法军纪,定斩不饶。

  “谢明现在是盐铁都尉,唐云现在是镇北将军府的金曹掾史,你们两个自己注意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

  “明天,我去北征大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