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四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859 2008.11.06 20:12

    姜舞带着士兵冲进了馆驿。

  馆驿内虽然也有十几个侍卫,但面对一张张拉开的强弓,一把把明晃晃的战刀,谁都不敢乱动,他们纷纷丢下武器,束手就缚。

  周旌在几个士兵的挟持下,被带到了姜舞面前。周旌还算镇定,神态从容,毫无惧色。

  姜舞正眼都没有看他,挥手说道:“绑了。”

  “慢,慢,慢……”宋文一边高声喊着,一边急步跑了过来,“姜大人不要鲁莽,不要鲁莽。”

  宋文走到周旌面前,深施一礼,笑道:“先生乃颖川陈寔陈老先生的得意门生,贤名远播,为何要做这种叛逆祸乱的事?”

  周旌笑道:“叛逆者是李弘,祸乱者也是李弘,我何罪只有?”

  宋文摇摇头,劝道:“王芬要做什么事,先生清楚,李大人也清楚,否则我们今天就不会动手抓你。”他仔细看了一眼周旌脸上的表情,继续说道,“先生的本意是为了诛除奸阉,肃清污浊,还大汉一个朗朗乾坤,而不是劫持天子,做这种大逆不道祸乱国家的事。”

  周旌闻言大惊,胖胖的脸上霎时挂上了一层惧色,眼睛不由自主地眯了起来。这事李弘怎么会知道?如果李弘知道了,陛下是不是也知道了呢?周旌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浑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

  周旌脸上的表情一丝一毫都没有逃过宋文的眼睛,他暗暗冷笑,接着说道:“先生听信谗言,被襄楷……”

  周旌听到襄楷的名字,心脏猛地跳了起来,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双眼睛蓦然睁大,显得非常的震惊和恐惧。他们连襄楷的事都知道,那就更不要说王芬的事了。周旌的信心霎时间动摇了。

  宋文大喜。李大人果然猜测的不错,这个方士襄楷果然有份参予王芬的奸计。宋文盯着周旌,一字一句地继续说道,“先生被襄楷和王芬等一帮奸佞小人利用,走上了歧途。先生难道就没有想过,此事一旦暴露,诛杀九族不说,还要祸及师门,遭到世人的唾弃吗?”

  周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先生的九族被诛,理所应当,但先生的师门被无辜牵连,先生的老师陈老先生的一世英名被无辜葬送,先生难道不愧疚吗?”宋文缓缓说道,“陈老先生年事已高,时日无多,你忍心让他在垂暮之年遭到这等打击吗?”

  周旌垂首无语,神态惨然,整个人象痴呆一般地站着,满脸都是懊悔和沮丧,再也没有刚才的镇定和从容了。

  周旌的老师陈寔是颖川许县人,以名望德行被世人所推崇,海内皆知。他想起老师今年已经是八十四岁的高龄,但还要因为自己的罪过受到牵连,遭受无妄之灾,不禁愧疚难当,仰天长叹。

  宋文看到周旌懊恼的样子,心中暗喜,他捋须轻笑道:“李大人已经说了,只要先生愿意说出你们的计谋,李大人担保先生毫发无损。”

  周旌吃惊地望着宋文,犹豫了一下,问道:“怎么保证?”

  “李大人说,先生隐藏到他的帐下暂避风头,等此事风平浪静之后,先生只要遇上大赦,自然就身无羁绊了。”宋文笑道,“先生意下如何?”

  ====================

  袁术今天的兴致非常高,他一连讲了几个奇闻轶事。李弘听得津津有味,不停地催促他再讲一个。田丰和作陪的府衙官僚,还有赵云,庞德几人也连连起哄,屋内笑声一片。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片呵斥之声,接着就是刀枪相击声,喊杀声,乱糟糟的响成一片。

  屋内的人惊疑不定。赵云和庞德一跃而起,护卫在李弘左右。同一时间,门被推开了,高大武威的刘冥出现在门口。

  袁术难以置信地望着,心中疑惑不定。他怎么出现在城里?城外的黑豹义从这么快就解决了?不是说好半夜动手吗?还没有等他开口问,姜舞就出现了。袁术心里骤然一惊,身躯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怎么会这样?这两个人怎么跑到了一起?怎么同时出现在城里?

  刘冥和姜舞面对李弘,躬身行礼。

  “禀报大人,何风和周旌都已经被我们抓住,埋伏在西城门的长水营士兵也已经归队。”姜舞大声说道,“就剩下犯上作乱,图谋不轨的袁术了。”

  “辛苦了。”李弘笑道,“两位大人先退下吧。”

  袁术又惊又惧,面色恐怖,一双短眉紧紧地皱在一起。他全然摸不着头脑,他不知道事情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袁术右手抓着胡子,左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上,紧张的心脏都要蹦出来了,他望着笑吟吟的李弘,就像看到了鬼一样,恐惧的几乎要窒息了。

  “公路兄,要不要我解释一下?”

  袁术微张着嘴,嗫嚅了一下,没有说出话来。

  “抓起来!”

  =====================

  李弘盛情邀请宋文到军中效力。

  “王芬谋反作乱的事马上就会一清二楚,改抓的抓,该杀的杀,蒋先生的冤屈自然可以雪洗。”李弘笑道,“长风兄大仇得报,心愿已了,我看你暂无去处,不如随我到西凉吧?”

  宋文很犹豫,目视田丰。田丰说道:“长风,你在邺城拦路含冤,致使王芬奸计败露,早就成了王芬等人的眼中钉。虽然王芬即将伏法,但许多追随他的人未必可以一网打尽,所以近期你在冀州很危险。依我看,既然李大人这么看重你,你就去吧。如今胡人陈兵边境,大战一触即发,李大人随时都有可能再赴边关领军作战,这是报效国家的好机会啊,岂可错过?”

  宋文思虑再三,还是犹豫不决。

  “你不要担心你的父母,也不要担心蒋先生的家人,我会妥善安置的。”田丰笑道,“你我多年的朋友,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宋文感动地躬身拜谢,“一切就拜托符皓兄了。”

  田丰拍拍他的肩膀,感慨地说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你多多保重了。”

  李弘走过来,恭敬地给田丰行了一礼,“信都之事,感谢田大人鼎力相助。”

  “大人太谦虚了。”田丰慌忙回礼道,“大人运筹帷幄,早有定计,我只不过适逢其会罢了,惭愧,惭愧。”

  =====================

  李弘匆匆回到大营,喊来赵云,姜舞和刘冥。

  “你们带上两千铁骑,每人双马,连夜赶回邺城。”李弘吩咐道,“路上不要停歇,要一口气赶回香雨山。”

  赵云三人躬身领命。姜舞和刘冥飞一般冲出大帐,集结队伍去了。

  “大人,虎头那边出了什么事吗?”赵云略一迟疑,担心地问道。

  “周旌说,王芬只要接到他的消息,立即就会诱杀颜良。”李弘皱眉说道,“至于用什么办法,他也不知道,但城内有来自北疆和大知堂的几百名高手,这些人的战斗力非常强,周旌说,他们至少可以抵得上我们的两千黑豹义从。”

  “是吗?”赵云笑道,“这也太玄乎了吧?”

  “不要大意。”李弘摇手说道,“去年我从金城返回汉阳时,樊大师带着他的弟子护送我,我看那些人的武功没有一个比令明差。”李弘看看赵云,问道,“庞令明一个人可以对付多少个义从战士?”

  赵云笑道:“十几个吧。”

  “那几百个庞德呢?”李弘反问道,“如果我们的骑兵陷在街巷之中,情形就很不乐观了。”

  赵云满脸不屑地说道:“大人,不可能有几百个庞德,大人过虑了。”

  李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声说道:“你们这帮人,尤其是黑豹义从,胜仗打多了,没有一个不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你怎么知道别人的实力就比我们差?”

  赵云没有做声,恭顺地点头受教,但眼睛里却尽是轻视之色。

  “依照周旌的说法,在我们离开香雨山之前,王芬就已经决定杀死我们了。”李弘说道,“现在看起来虎头虽然把王芬逼急了,但他自己也掉进王芬的陷阱了。”

  “大人,虎头不会出事吧?”赵云问道。

  “很难说,只有机会好,王芬会提前动手。”李弘忧心忡忡地说道,“毕竟黄巾军的首领隐藏在军市,对虎头有很大的牵制作用,如果王芬逼得太紧,虎头一个处理不当,会顾此失彼,陷入危机之中。”

  大帐外,号角声和战鼓声轰然响起,激昂而猛烈的响声顿时撕裂了黑夜的静寂,回荡在冰冷萧瑟的夜空里。

  =====================

  香雨山大营战鼓雷动,叫喊声惊天动地,震耳欲聋。

  士兵们在各部曲军官的带领下,集结列阵,准备赶到邺城抢粮食。

  大帐内,张萧神情激动,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林讯,潘塔等人不要冲动,以免把事情闹大,因为天子马上就要从洛阳动身了。

  “饭都没得吃了,还护什么驾保什么天子,都是狗屁。”廖磊咬牙切齿地高声骂道,“张伯畴,你叫都尉大人出来,如果他不领我们去,我们自己去了,将来要杀要剐,那都是我们的事,和都尉大人无关。”

  “都尉大人为何还不出来?”潘塔冲着侧帐大声叫道,“城里来了什么贵客,这么重要啊。”

  “颜大人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就走了。”林讯也喊道。

  “不要吵了。”丁波挥手叫道,“传令下去,命令各部曲依次出营,准备向邺城进发。今天,无论都尉大人同意不同意,我们都要到邺城去,否则,晚上我们就要吃草了。”

  ======================

  侧帐内,颜良手拿一卷文书,望着陶皋,问道:“侯爷什么时候到邺城的?”

  “昨天傍晚到的。”陶皋说道,“侯爷奉旨先到冀州。侯爷着急要见你,他想知道冀州军队已经操练的怎么样了。”

  颜良冷笑,他把手上的文书丢到案几上,调侃道:“士兵们都要饿死了,还操练什么?你回去告诉侯爷,就说我颜良已经饿晕了,现在正人事不知。”

  “大人息怒。”陶皋笑道,“侯爷亲自下帖请大人到府衙商谈要事,大人不去,是不是太失礼了,而且,大人一旦因此耽误了陛下回乡祭祖的大事,大人这脑袋……”

  颜良嘿嘿一笑,两眼望着陶皋,好象要看穿他的心思似的,凌厉而森冷。

  陶皋三十多岁,中等身材,长相英俊,文质彬彬,说话也颇为秀气。他被颜良的眼神吓了一跳,赶忙故作镇定地说道:“前些日子,大人带着部下砸了府衙,然后又扣了府中从事许攸许大人,大人应该知道,这些事都是犯法的。”

  颜良两眼蓦然睁大,杀气顿时喷涌而出。一旁的文丑也非常不满地哼了一声。

  陶皋面色一惊,急忙接着说道:“王大人为了顾全大局,这些事对侯爷只字未提,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请都尉大人也体谅一下我们家大人的难处……”

  颜良不耐烦地拍拍案几,说道:“他连饭都不给我们吃,你叫我如何理解他?”

  “粮食马上就送到。”陶皋说道,“我离开城池的时候,大人已经命令粮仓放粮了,估计中午就能送到。”

  颜良和文丑互相看了一下,将信将疑。这时潘塔又在大帐内大叫大嚷,骂骂咧咧。

  “大人还是出帐安慰一下你的手下吧。”陶皋笑道,“侯爷已经到了,再过三天,陛下也要从洛阳启程了,我看,大人还是消消气,不要再闹了。”

  “军饷呢?”文丑问道,“军饷什么时候给?”

  “明天,军饷明天就拨付。”陶皋立即回道,“渤海郡已经把赋税送来,州府现在已经有钱了。”

  颜良迟疑了半晌,说道:“那好吧,我立即进城见侯爷。”

  陶皋大喜,起身说道:“大人,那下官就告辞了。不知道大人能不能放了许攸许大人?”

  “我既没有见到粮食,也没有见到钱,你叫我怎么相信你?”颜良冷笑道,“你一个人回城吧。只要粮食运抵大营,我立即放了许大人。”

  陶皋尴尬地笑笑,躬身告辞。

  ===================

  颜良和文丑相视无语。

  “这个中常侍毕岚来得真不是时候。”颜良慢慢站起来,摇头说道,“现在我们明明知道这是个陷阱,却不得不跳进去。王芬,王芬算计得很准啊。”

  文丑神情严肃,低头沉思。

  “如其这样被动挨打,还不如主动出击。”颜良望着文丑说道,“王芬并不清楚我们知道他要谋反,所以他在激怒我们之后,突然答应给我们粮食,给我们军饷,他的目的无非就是要诱我进城,安抚军心。侯爷的到来,只不过给他提供了一个契机而已。既然不得不打,那就殊死一搏吧。”

  “这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文丑小声说道,“你看,今天林讯等人突然集结部曲,列阵军营,把我们的骑兵围在了大营中间。我们正要作出反应,陶皋就带着侯爷的手书来了,要我们立即进城。如果刚才你拒绝进城,陶皋走后,林讯他们肯定要对我们发起进攻。”

  “这帮混蛋,竟敢把我们当白痴。”颜良笑道,“陛下再过三天就要离京,王芬一定是急了,他不得不出手,如果他再不出手,他的奸计就要受到影响了。子俊,你可同意我的办法?”

  文丑迟疑道:“大人临走时,一再嘱咐我们要见机而行,如果事情危急,他要求我们先行突围而走,不要白白受损。”他看看颜良,担忧地说道,“如果按你的办法干,稍有不慎,我们就要可能全军覆没,这实在太冒险了。”

  颜良非常自信地说道:“王芬手上有什么人我们又不是不清楚,他那点人马顶个屁用,还不够我们杀的。子俊,你到底干不干?”

  文丑突然咧嘴一笑道:“好吧,就随你。我们兄弟怕过谁?那我带人先走了。”

  “好,你小心一点。”颜良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记住,不要把他杀了,大人说过要活的。”

  ====================

  颜良大步走进大帐,举手喊道:“都不要吵了,不要吵了。”

  几位军司马一拥而上,大喊大叫。

  “大人,我们要杀进邺城。”廖磊叫道,“你给句话,去不去?”

  “大人要是没胆去,我们自己去。”潘塔冷笑道,“大人反正已经是缩头乌龟了。”

  “谁说的?”颜良虎目一瞪,大声吼道,“擂鼓,命令各部曲的军侯,军司马速到大帐议事,违令不来者,斩!”

  “大人,你疯了,你竟敢进攻邺城,这是造反你知道吗?”张萧大惊,奋力阻止道。

  颜良冷冷看了他一眼,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对身后的侍从招招手,“把他绑了!”

  丁波兴奋地大叫起来:“好,好,大人果然是条汉子。”

  时间不长,各部曲军侯,假军侯,假军司马,军司马纷纷赶到大帐。

  颜良示意众人坐下。

  颜良负手站在大帐正中,冷眼四望,缓缓说道:“诸位大人都是黑山的黄巾军。”

  大帐内除了黑豹义从军的军官,其他人无不骇然心惊。

  坐在颜良身侧的廖磊突然一跃而起,手中战刀犹如闪电一般,凌空击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