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二十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334 2007.09.17 07:03

    大汉国中平三年(公元186年)十二月。

  =

  李弘接到圣旨,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当今天子喜怒无常,先是手诏褒赏,接着下旨责斥,这次又命令自己紧急赴京述职,对是否同意延期进攻叛军的事情却只字不提。李弘无从揣度天子的心思,但他认为自己孤身入京,面对满城的仇敌,一定前途未卜,生机渺茫。他不愿意入京,他已经习惯了和自己的部下待在一起,他只有置身在军队里才能感觉到安全和力量,一旦离开军营,离开自己的部下,自己还能干什么呢?难道当真和胡子、燕无畏他们去边郡做马匪?李弘不愿意,自己的兄弟们不能白死,如今的一切都是死去的兄弟们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堆砌而成,自己有什么资格轻言放弃?

  但是如果自己再次抗旨不遵,坚决不去洛阳,其后果更加严重。天子一道诏书,就可以免掉自己的护羌中郎将。自己对这个中郎将倒没有什么留恋,他惧怕的是羌人。如今西征大军的构成非常复杂,聂啸的羌人军队几乎占据了大军的一半人数,自己不再担任西征大军的首领或者获罪被抓,聂啸和他的羌族兄弟一定会反。他们什么希望都没有了,不反干什么,等死吗?最强悍的豹子没有了钢牙利爪,他们还怕什么?

  李弘一筹莫展,紧急召见鲜于辅,徐荣,麴义,左彦和李玮。

  “大人不能进京。”麴义说道,“大人在西凉大张旗鼓地肃贪,杀了许多人,此时进京,无异于自寻死路。”

  徐荣手捋短须,慎重地慢慢说道:“大人不进京,手握重兵,陛下必定有所忌惮,即使奸阉和朝中大臣们在陛下面前百般诋毁大人,但我想陛下还不至于立即解除大人的兵权,把大人望死路上逼。但是大人一旦进京,就只能任人宰割了。我看大人还是借口推辞的好,等到了明年春天,事情也许就有变化了。”

  鲜于辅沉吟良久,说道:“大人,如今北部鲜卑的拓跋锋陈兵在凉州北地郡,并州朔方郡、五原郡国境,中部鲜卑的慕容风陈兵在渔阳郡国境,右北平、辽西一带的乌丸人也在蠢蠢欲动,凉州叛军也没有被彻底平定,在这种情况下,陛下应该没有杀你的可能。大人刚刚率部在翼城大胜西凉十几万叛军,战功彪炳,没有因功受赏已经遭到军中将士的不满了,如果再杀你,军中士气必定要一落千丈,将来的仗还怎么打?朝中的奸阉为了一己之私或许不顾国家兴亡想方设法要害你,但朝中的文武大臣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当前大汉的危机,我想他们暂时不会过分为难大人的。”

  “大人可以去洛阳,但必须要再等等,看看边境的形势是不是越来越紧张。如果鲜卑人和乌丸人同时驱马南下入侵我大汉,那大人上京就没有危险了。天子此时杀你,无异于自毁根本,大汉的边军将士心灰意冷之下,还有几个会奋勇杀敌?”

  李弘看看左彦和李玮,笑道:“子烈和云天不要我去,羽行说可以去,你们两位呢?”

  左彦拱手说道:“我也不同意你去。天子昏庸,一贯偏信奸阉之言,他哪里会管什么国家兴亡?天子此时召大人回京述职,极有可能是听信了奸阉谗言,要把你骗到洛阳下狱治罪。大人杀了中常侍夏恽的儿子,断了中常侍赵忠和张让等人的财路,他们岂肯放过你?还有朝中那帮世族官僚,他们除了**阉们争权夺利,还会干什么?他们自恃自己是公卿世家,眼高于顶,大人在他们的眼里,估计连给皇甫嵩提靴子的资格都没有,更不要说什么重要性了。大汉没有大人,照样有人会打仗,照样能够赶走胡人,但大人是一个无法无天的蛮夫,是个麻烦,他们怎么可能不趁机杀之而后快?”

  李弘笑了起来,说道:“俊义说得好,一针见血。仲渊,你怎么看?”

  李玮笑道:“大人勇猛无畏,豪气冲天,难道连个小小的洛阳都不敢去?大人不去,岂不叫天下人耻笑?”

  麴义猛地站起来,手指李玮,大声叫道:“李仲渊,你个狂夫,你想让大人死吗?”

  徐荣赶忙一把拉住他,小声劝道:“云天,仲渊也在大人帐下效力,怎么可能希望大人早点死?你等他把话说完行不行?”

  李玮毫不在意,笑嘻嘻地望着麴义,挑衅道:“我陪大人去洛阳,你敢去吗?”

  麴义是校尉,没有圣旨,不能随意到处乱跑的,更不要说去洛阳了,李玮这话明显就是在没事找碴。果然,麴义剑眉倒竖,怒声说道:“李仲渊,这可是你说的,好,我拼着一死,和你一起陪着大人去洛阳,你可不要反悔。”

  “云天,不要上李仲渊的当。”李弘指着麴义笑道,“他是报复你昨天灌他的酒。你去洛阳?你敢走出翼城,我就斩了你。”

  麴义狠狠地瞪了一眼李玮,骂道:“小子,喝酒不行,就玩这一招,你等着下次喝趴下去吧。”

  李玮严肃地说道:“麴云天,不准反悔,和我去洛阳。”

  “我不去。”麴义趾高气扬地说道,“我不去,我反悔,你还能把我喝趴下去不成?”

  李玮气得望着他,恨得牙痒痒的,举手发誓道:“我一定要把你喝趴下。”

  大帐内笑成一片,刚才紧张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李弘问李玮道:“仲渊啊,说说你的意见。”

  李玮拱手说道:“大人,洛阳的形势很复杂,尤其是天子在洛阳京畿一带大肆肃贪重创奸阉一党之后,朝中各方势力的平衡已经被打破,虽然我们不确定陛下召大人回京的具体意图,但我们最好还是先把京中的形势弄清楚,再谈能否回京的事。如果洛阳形势对大人不利,大人就坚决不回京,我们想办法花钱买通关节,暂时先把这个难关度过去。如果形势对大人有利,大人就去一趟洛阳,对天子表示一下忠心。大人快去快回,我想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我有几个朋友在太学,他们的消息很灵通,对京中的形势把握的也非常准确。我写一封信,麻烦大人立即快马送到洛阳,以便我们尽快得到洛阳的消息。”

  李弘和几个老部下颇为赞赏的连连点头。

  “羽行,俊义,我看我们也可以给周将军和刘大人各写一封信,问问情况,你们看怎么样?”

  “如果能够得到朝中大臣的指点,那就更好了。”李玮惊喜地问道,“那位刘大人是谁?”

  =

  李弘上书天子,仔细说明了当前西凉州郡恢复工作的困难,西征大军的巨大伤亡和湟中羌军的隐患以及北地郡边境的危机,请求陛下宽限进攻西凉叛军的时间,同时向天子婉转表示了自己不能上京述职的原因。

  李弘一边焦急地等待天子的回信,一边和帐下众将商议整军的事情。

  聂啸把塞外羌族大军的俘虏全部补充到了军队,使得聂啸的军队人数增加到了三万多人。狂风沙和他的先零羌俘虏在李弘的劝说下,全体应募为汉兵。李弘对狂风沙说得很明白,首先他现在不能放了他们,放了他们,谁能保证他们不再造反不再叛乱?其次,就是吃饭问题。即使天子下旨赦免了他们的死罪,他们回家后还是没有饭吃。如果当汉兵,有军饷拿有饭吃,将来立了功,还可以象鲜卑人乌丸人一样可以升官发财,对部落的发展也有好处。狂风沙和手下几个小渠帅商议之后,终于答应了。吃饱肚子,生存下去,还是人的第一需要啊。

  由于驻扎在翼城附近的军队人数和战马剧增,汉阳、武都各郡的百姓陆续返乡,使得粮草的供应非常紧张。盖勋虽然从三辅和南阳一带调来了大批的粮草,但面对一无所有的凉州,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能满足凉州的需要。聂啸和他的部下看到李弘的窘境,知道继续进攻金城已经不可能,随即放弃了追歼韩遂的念头。李弘非常感激他们的理解,亲自到聂啸的大帐表示了感谢。李弘向湟中羌人承诺,只要拿下金城,湟中之地就由他们说了算。聂啸为了解决军队的生存问题,向李弘提出再次加入汉军的要求。李弘看到三万羌族大军,他也头痛,但他咬咬牙,还是答应了。现在不答应怎么办?总不能让湟中羌人忍饥挨饿,再去四下烧杀抢掠吧。

  李弘回来后,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埋怨。不久前,这些羌人在五溪聚背叛的教训太深刻了,让大家都心有余悸,担心他们再次背叛。如果这三万多羌人在进剿金城、陇西的叛军过程中突然倒戈,对西征大军来说,就是全军覆灭的命运,后果非常可怕。另外,增加三万多人的骑兵,对西征大军来说,军费实在负担不起,主管后勤的左彦和田重几乎把头都摇破了。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些羌人服从的是豹子这个狠人,一旦李弘带着军队离开了西凉,还有哪个汉廷大将敢指挥他们,又有谁能指挥得动?谁敢把一群恶狼放在自己身边?在这种情况下,这支军队的命运可想而知,不是解散就是被屠杀,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羌人凭借着自己的强大实力举旗反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现在岂不是养了一群敌人?

  麴义说:“大人拍拍屁股走了,却给西凉丢下了一个大大的隐患,这也叫西凉平定?”

  李弘力排众议,坚持己见,绝不动摇。他说的也是一句实话,不答应又能怎么样?杀了他们?现在汉军没有这个实力,不可能。不理睬他们?羌人一定会认为自己背弃了诺言,反过来会疯狂报复汉人,遭殃的是西凉百姓。如今最好的办法也就是将他们招募为大汉边军,安抚驯化他们,让他们吃饱穿暖,让饱受战祸的西凉暂时稳定一段时间。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吧。

  将帅互相不能说服,大家在大帐内争吵了很长时间,最后李玮说道:“大家都冷静一点,我看大人的这个意见不错,作用还是很大的,假如大人最后还是要去洛阳,西凉的这个隐患对大人能否安全回来,也许能够发挥一点作用,你们说呢?”

  大家想想,觉得李玮说得话非常有道理,不管怎么说,保住李弘还是重中之重的事情,所有能够用上的手段还是都用上的好。

  “如果大人在洛阳出事,你们立即唆使聂啸造反,大军一路撤回三辅。如此一来,我就不信皇上还会杀掉大人。”李玮笑道,“这种事,你们应该会做吧?”

  麴义惊讶地看了一眼李玮,摇头道:“仲渊,我真不明白大人为什么会迁你为佐军司马?你这个主意好是好,可惜我们翼城这一战就白打了,西凉战乱再起,生灵涂炭,你就一点不愧疚?”

  “愧疚?”李玮笑道,“我一点都不愧疚。大人死了,你以为西凉就不乱了吗?这天下的生灵就不涂炭了吗?云天,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脑子糊涂了,你难道看不出大汉已经风雨飘零了吗?”

  “好了,好了……”李弘担心李玮又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赶忙打断了他,说道,“我不管将来,我只管现在,西凉能稳一段时间,对大汉,对西凉百姓来说总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李弘召集军中司马,校尉,都尉,聂啸,狂风沙等高级统军将领商议整军事宜。

  第四天,李弘召集所有军候级别以上将领,宣布西征大军整军之后的新建制。

  校尉鲜于辅统领三万步兵军。

  步兵军分上下左右中五部,都尉鲜于银,阎柔,玉石,华雄,颜良各率一部,每部六千人。

  别部司马,军司马燕无畏,小懒,文丑,张郃,胡子,樊篱,高览,曲路,高耕,杨淳等十人分为五部副之。

  校尉徐荣统领四万骑兵大军。

  骑兵军分成上下左右中五部,校尉麴义,先零羌首领狂风沙,湟中羌首领聂啸,都尉恒祭,都尉楼麓各统领八千骑兵军。

  别部司马,军司马铁钺,雷子,射缨彤,射虎,鹿欢洋,筒子;各种羌小渠帅百里杨,骆驼,九羊皮,斩马等十人分为五部副之。

  别部司马赵云统领黑豹义从三千铁骑。

  别部司马姜舞,军司马庞德,弧鼎,弃沉四人副之。

  都尉郑信,军司马陈鸣统领斥候营;都尉田重,别部司马纪惟统领兵曹营。

  左彦为行军司马,李玮为佐军司马,卫政为刺奸兼领禀假掾史。

  =

  同日,圣旨到达翼城大营。

  汉阳太守傅燮英勇奋战,壮烈殉国,天子特下旨,谥其为壮节侯,命李弘厚恤其家人。傅燮之子傅干一直随李弘在大营,哭拜受之。

  (古代帝王、诸侯、卿大夫、大臣等人死后,朝廷根据他们生前事迹和品德,评定一个称号以示表彰,即称为谥或谥号。评定谥号的标准是谥法。周初始制谥法,秦始皇废而不用。汉初恢复。以后帝王谥号由礼官议上。贵族大臣死后定谥,由朝廷赐予。此外,又有私谥,始于东汉,大多是士大夫死后由亲族门生故吏为之立谥,故称私谥。)

  天子准李弘所奏,延期进攻叛军余部,同时催促李弘尽早回京述职。

  李弘随即上书,将湟中羌士卒和塞外羌族俘虏已经被招募为西凉边军的事情如实禀报,并要求天子立即给西凉发粮赈灾。他在奏疏中只字未提回京述职一事。

  八百里快骑把洛阳的几封回信送到了大营。

  刘虞的回信简介明了,他说皇上准备在正月隆重庆祝西凉大捷,催促李弘早点回来。他提醒李弘,在回洛阳的路上一定要担心遭人行刺。

  周慎将军的回信很谨慎,他告诉李弘,要李弘回京述职是天子的主意。奸阉们并没有向天子提出过这个建议,朝中大臣也无人向天子做出过类似的表示,天子的这一举措,在洛阳也引起了各种各样的猜测。他奉劝李弘小心在意,以防不测,假如能够不回洛阳,就尽量不要回,如果必须要回来,就一定要多带侍卫,洛阳要杀他的人太多了。

  李玮的朋友对李玮详细叙说了最近一段时间洛阳政局的变化,焦点就是天子何时册立太子的事。他们认为,天子此时召回戍边大将,隐隐约约有警告大将军何进的意思。因此,李弘回洛阳,天子不会对他不利,要杀他的是其他人。

  同一天,天子的手诏送到大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