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剑拔弩张 第十三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7947 2009.01.24 09:29

    乌丸铁骑的速度越来越快,急骤的马蹄声逐渐形成巨大的轰鸣声从战场两端响起,汹涌澎湃的骑兵大军就象决堤的洪水一般怒吼着,咆哮着,一泻如注,气势磅礴,整个战场都随着地面的剧烈抖动而震颤起来。

  汉军铁骑没有动,他们以锥形密集列阵,就象两只雄狮一般,安静地俯卧在汉军阵地的左右两翼,眼里尽是不屑之色。乌丸铁骑在他们的眼里好象已经不是锋利的武器,而是一只垂死挣扎的牲畜。

  乌丸铁骑转瞬即至,双方相距一百步,乌丸人手里的长箭呼啸而出。

  ===

  高台上的鲜于辅手抚三绺长须,望着逐渐接近的乌丸人,眼里闪过一丝愤怒和仇恨。

  “命令战车营发起攻击。”

  令旗挥舞,号角长鸣,两翼铁器的锥头突然一分为二,骑兵士卒拨转马头,向左右两侧狂奔而去。随着铁骑中分,埋伏于铁骑阵中的战车营突然横空出世。一辆辆连弩车交错列阵,就象一只只待人欲噬的嗜血猛兽,猛地张开了血盆大口。

  乌丸人更加兴奋了,他们认为汉人铁骑不敢迎战,所以摆下这么个巨大的车阵来阻挡自己的进攻。

  小帅仰滇高声狂叫:“吹号,吹号,告诉大王前面有车阵,叫他向两翼攻击,快……”

  号角兵刚刚举起号角就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一幕,在对面的车阵里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啸,数不清的弩箭以夷非所思的速度冲向了天空,射向了自己。

  眨眼间的功夫,弩箭就飞越了八十步的距离,笔直地钻进了飞奔的乌丸铁骑军。铁骑就象一个巨人被人拦腰击中一样,猛地一弯腰,接着仰天惨嚎,轰然倒下。

  号角兵只听到了“嗡……”的一声响,接着就看见一匹匹飞奔的战马突然失去控制凌空飞了起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马背上的铁骑士兵整批整批地中箭死去,有的被弩箭洞穿倒飞了起来,有的随着栽倒的战马飞了出去,有的被钉在了马背上,有的被后面冲上来的战马撞上了半空,有的被踩成了肉饼,短短一瞬间,自己前面几排的骑兵士卒连同他们的战马突然就没了,就象空气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号角兵目瞪口呆地望着,双耳充塞了的战马轰鸣声,弩箭破空的厉啸声,死亡前的凄厉嚎叫声,人畜被践踏的骨肉碎裂声,他什么感觉都没有,他连恐惧都忘了。

  正在自己身边纵马狂奔的小帅仰滇突然战马仆到,整个人随之就飞上了天空,仰滇在空中无助地叫着喊着,数不清的弩箭霎时就把他被射成了马蜂窝,更多的弩箭洞穿了他的身体,血淋淋地射进了随后而来的士卒身体里。

  一支弩箭“咻……”一声射进了号角兵的胸膛,把他牢牢地钉在了马背上。他最后看了一眼湛蓝色的天空,感觉到了刺骨的疼痛霎时弥漫了全身,临死前,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吹响号角。

  ===

  乌丸人成片成片的死去,毫无还手之力。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惊人的代价。

  奔腾的乌丸铁骑一时间刹不住冲击之势,还在继续狂奔,虽然报警的号角响彻了战场,但他们依旧顽强地进攻,前赴后继地死在了密集的弩箭之下。

  张纯惊呆了,他看到乌丸人还在不知死活的往车阵冲击,不禁急得连连跺脚,拼命地挥手喊道:“撤……命令乌丸人撤下来……”

  丘力居、乌延和苏仆延此时都在军中指挥大军进攻,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前锋军遭到了汉军弩车的血腥屠杀。汉军用车阵阻滞自己的攻击速度,用密集的箭阵杀伤自己的士卒,这很正常,打仗就是这样。如果碰到这种激战就撤,还打什么仗?

  他们认为张纯简直就是一个白痴,瞎指挥。双方还没有开始接触,还没有开始交战就要撤下去?这种状态下,怎么撤?此时撤,已经形成的冲击阵形必然要混乱,而蓄势待发的汉军假如趁机一拥而上,这仗就要打败了。

  “不要理睬他。”丘力居挥手说道,“汉军有车阵,我们就向车阵两侧进攻。”

  “大王,汉军的箭阵太密集,前锋军一定伤亡惨重。”

  “撤下去我们的伤亡更惨重。”丘力居冲着自己的小帅大声叫道,“命令各部,向汉军车阵两翼发起进攻。”

  ===

  汉军把一千多部弩车分布在战场的左右两翼,目的就是要出其不意痛击乌丸铁骑。现在,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乌丸人不但损失惨重,还被迫临时变阵。

  鲜于辅望着左右两翼的战场,非常满意地点点头,“命令两翼骑兵,立即出击,痛宰乌丸人。”

  “命令战车营,填充弩箭,准备再次攻击。”

  ===

  匈奴骑兵第一次看到弩车的威力,兴奋之余未免也有点心惊胆战。过去,他们听祖辈说,大汉国的军械非常厉害,但他们一直没有亲眼目睹,不知道大汉国最厉害的军械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在他们的眼里,度辽营算是大汉国的精锐了,但度辽营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特殊军械。有些老匈奴兵在长城关隘见识过这种弩车,但关隘上弩车少,看不出它有多大威力。今天,他们总算见识了,几百台弩车同时发射,那种惊天动地的威力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如果这些弩车对准的方向是匈奴人,自己是否还有活命的机会?

  刘豹一边想着,一边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弘。这位北疆的传奇人物此时手拿长枪,神情肃穆,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对面的乌丸铁骑,杀气盎然。两人的命运从那日李弘发誓开始,就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从来没有想到命运会这样神奇。

  战鼓擂响。李弘蓦然回首,举枪狂呼:“呼……嗬……”

  黑豹义从同声响应,吼声如雷:“呼嗬……呼嗬……”

  匈奴士兵霎时热血上涌,无不用尽全身力气随其高呼:“呼嗬……呼嗬……”

  “杀……”李弘猛踢黑豹,战马一跃而出,“杀上去……”

  八千铁骑紧随其后,犹如咆哮的风暴,迎着乌丸人席卷而去。

  战场左翼,阎柔、姜舞和聂啸带着一万两千铁骑以江河奔泻之势一拥而上,势不可挡。

  双方相撞,顿时开始了血腥厮杀。

  ===

  右翼车阵中,都尉张郃神色安详地端坐在战马上,抬头看看呼啸而来的满天长箭,笑着对尹思说道:“此战过后,战车营当名扬天下。”

  尹思瞪大眼睛看着前面战场上来回冲杀的铁骑士卒,没注意听张郃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张郃笑道:“仲志,你又不是头一次打仗,紧张什么?笑笑,笑笑就好了。”

  尹思勉强龇了一下嘴,笑得比哭还难看。

  “上次我和老伯躲在山头上,距离战场有一百多步。”尹思说道,“这次就在战场中间,我……”他话还没有说完,一支长箭厉啸而来,吓得他匆忙躲到了战车后面。张郃长枪一挑,长箭横飞而起,掉到了地上。

  “你跑什么?多打几仗就好了。”张郃拿枪拍了他一下,说道,“你这么聪明,可不能死了。这弩车给你改造之后,好用多了,威力大增啊。”

  “俊乂兄,我们大概杀死了多少乌丸人?”

  张郃想了一下,说道:“总有三四千吧。乌丸人很强横,不但不逃还攻得更凶了。我们再来一次,我就不信射不死他们。”

  战车营的士卒对四周的厮杀充耳不闻,他们围着弩车紧张而忙碌地填充弩箭,准备下一轮的射击。

  此时,左翼车阵已经率先填装好弩箭。忙了半天的张萧抹抹头上的汗,大声对令旗兵叫道:“告诉鲜于大人,弩箭装填完毕。”

  ===

  “大人,战车营已经准备妥当了。”宋文小声提醒道。

  鲜于辅指着正在奋力推进的中路突击大军,大声说道:“命令颜大人,收缩阵势,加速进攻,迅速和左右两路拉开距离。”

  “告诉鲜于大人和华大人,稳步后撤。”

  “命令战车营,快速向中军靠拢,密集射击叛军的左右两路。”

  令旗兵立即连续发出信号,战鼓也密集地敲响了。

  “大人想用铁骑冲击叛军的左右两路?”宋文问道。

  鲜于辅微微颔首,他看看天上逐渐西移的太阳,自言自语道:“已经是下午了,刘大人为什么还没有赶到?伯珪的骑兵也应该到了?”

  “大人,刘大人也许有什么事耽搁了。”余鹏说道,“如果他们此时能够赶到,直接冲击叛军的侧翼,这一战我们就赢了。”

  ===

  张纯看到乌丸人发疯一般冲上去,和汉军铁骑纠缠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解,不禁暗暗佩服他们的悍勇。自己刚才慌乱之下叫他们撤退,的确犯了兵家大忌,幸好乌丸人没有听自己的,他们熟知骑战,依旧一往无前地攻了上去。

  突然,他发现汉军的左右两路已经抵挡不住,正在逐步后退,自己的大军正在步步进逼,左右两路人马很快就要合围了,但他此时却高兴不起来。由于左右两路攻击受阻,延误了合围的时间,造成中路的情况十分危急,刘始的大军很快就要被汉军突破了。虽然两翼会合,但中路被突破,自己的大军再也无法对汉军形成合围。现在即使乌丸骑兵击败了汉军铁骑,也无法挽救危局了。

  张纯立即萌生了退兵之意。仗打到这份上,取胜已经无望,还是保平为好。只要尽早退出战场,今天就是平手之局。

  “命令左路的鲜于平,右路的张匀田强,不要再继续进攻了,立即脱离汉军,向中路靠拢,力保中军不失。”

  “告诉刘始,左右两路大军立即赶到支援,叫他再坚持一下。”

  “叫乌丸人攻得更猛一点,更凶一点。”

  ===

  在战场东西两侧广阔的平原上,双方的骑兵越杀越凶。士卒们在上官的带领下,各结战阵,往来冲杀。披头散发的羌人和匈奴人,髡头光脑壳的乌丸人,个个骁勇善战,人人奋勇争先,只杀得血流成河。

  刘豹手执长矛左挑右刺,手下根本没有一合之将,突然,战马中箭,一头栽倒在地,刘豹措手不及,被掀出了十几步之外。一群乌丸人呼啸杀来,刘豹的侍从们大惊失色,蜂拥上前。刘豹一跃而起,一边迎着乌丸人飞步狂奔,一边拔刀在手。

  乌丸人杀到。刘豹夷然不惧,腾空而起,右手刀砍翻敌兵,左手抓住马鬃,翻身就落到了马背上。这时数支长矛从左右方向同时刺来。刘豹想都不想,抱着马脖子就凌空飞了起来。

  匈奴人从左边杀到,李弘带着几个黑豹义从也右边杀到,大家刀枪齐下,长箭飞射,顿时将几个乌丸人杀了个干净。

  “谢谢将军大人……”刘豹落回马背,大声叫道。

  “你要是死了,匈奴人不就没有大单于了。”李弘大笑道,“兄弟好高明的马术……”

  突然他发现了什么,猛然回首狂吼道:“乌延,你给我站住……”

  擦肩而过的汗鲁王乌延回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那是一张自己最不愿意的看到面孔,豹子还是一头披散的长发,还是那样杀气凛冽,一点都没变。乌延猛踢马腹,狂奔而逃。

  ===

  左右两翼的战车营在张郃和张萧的指挥下,迅速移动弩车向叛军左右两路攻击大军冲去。

  “俊乂兄,距离叛军两百步了。”尹思手指前方杀声震天的战场,大声喊道,“我们可以射击了。”

  “再推五十步。”张郃叫道,“看清了再射,不要误杀了自己人。”

  左翼的张萧却不管这些,他已经急不可耐了,“射……密集齐射……”

  弩车震颤,弩箭厉啸。

  叛军士卒猝不及防,他们就象地上的韭菜一样,被锐利的刀锋割倒了一茬又一茬,眨眼间躺倒了巨大的一片。叛军主将张匀也被射成了马蜂窝,倒在了尸横遍野的战场上。

  叛军士兵遭此重击,立刻便象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

  颜良接到加速进攻的命令后,立即让高览居中指挥,自己带着卫兵杀到了前阵。

  主将不畏生死,身先士卒,一马当先,这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和名震天下的虎头颜大人并肩作战,不仅仅高顺和李云感到荣幸,就连其他士卒也是热血沸腾,浑身充满了无穷的气力。突击速度猛然加快。

  刘始眼看抵挡不住,也亲自带着亲卫队冲了上来。但他很不幸,遇上了颜良。颜良大刀飞舞,无人可挡,三刀下去,立时砍倒了七个人。刘始抽身急退,身边的亲卫也拼死上来救护,但此时谁都挡不住已经杀红了眼的颜良。颜良瞪着硕大的眼珠子,怒声咆哮,发力猛攻,他一口气连砍三人,然后凌空一刀,将刘始剁成了两截。

  中路大军失去了主将,顿时大乱,士卒们经过了几个时辰的鏖战,更是精疲力竭,整个防守转眼之间崩溃了。

  颜良高举大刀,纵声狂吼:“兄弟们,杀向中军,宰掉张纯……”

  “杀……”汉军士卒士气如虹,高声呐喊着,象出笼的猛虎一般冲向了中军,冲向了叛军大纛。

  ===

  护守中军的只有三千人,他们在张纯的指挥下,早已聚集在大纛之下,密集列阵。

  刘始死去,中路大军崩溃,同时左右两路大军也遭到了汉军重型军械的攻击,正在狼狈后撤。败局已定。

  张纯惨然一笑,挥手叫道:“命令中军将士,坚决堵住敌人的攻击,护住大纛。”

  “让鲜于平和田强尽力阻止士卒逃亡,率部赶回中军。”

  “命令乌丸铁骑立即回撤中军。”

  ===

  鲜于辅看到颜良率部突破叛军的中路阻击,高兴地举手欢呼,大声叫道:“传令左右两翼铁骑,脱离乌丸人,立即攻击叛军的左右两路大军,击杀叛军步卒。”

  “命令鲜于大人和华大人,立即向战车营靠拢,防止乌丸人攻击战车营。”

  这时宋文接到传令兵的口信,匆忙跑上木台,兴奋地喊道:“大人,刘大人的大军到了。”

  鲜于辅猛然回头,急切问道:“方向?”

  “他们在战场的西面,正好是敌人的侧翼。”宋文激动地说道,“是不是命令刘大人立即率部攻击敌人的中军?”

  “立即攻击。”

  “叫战车营做好准备,只要乌丸人追上来,立即射杀。”

  ===

  李弘、刘豹、聂啸、姜舞各带人马边战边退,向战场中间靠去。

  丘力居听到撤退的号令,犹豫不绝。乌延和苏仆延却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今天损失惨重,再打下去,乌丸铁骑就没了。

  “大王,汉军人少,损失惨重,已经支撑不住了。”一个杀红了眼的小帅指着向西退却的汉军,怒声说道,“我们追上去,再杀他一阵,然后直接赶到中军集结。”

  “杀……”丘力居再不犹豫,举矛前指,纵声狂呼:“跟我杀上去……”

  ===

  刘虞的大军终于赶到了。

  一万步卒以排山倒海之势杀向了战场。公孙瓒的骑兵冲在最前面,威风凛凛的白马义从迎着后撤的乌丸人劈头盖脸地杀了过去。乌延和苏仆延看到公孙瓒的铁骑突然出现在战场上,大吃一惊,慌忙带着士卒向蓟城方向打马狂奔,先行逃命去了。

  李弘和刘豹带领铁骑追在叛军后撤的左路大军后面,肆意砍杀。叛军的左路士卒魂飞魄散,撒腿就逃。叛军将领鲜于平带着几个亲兵四下砍杀逃卒,想阻止士卒的溃逃,但军心已失,杀更多的逃卒也无济于事了。不久,他也被逃兵裹挟着开始掉头逃跑,鲜于平慌不择路,还没跑多远就被地上的尸体绊倒了,接着就被汹涌的人流活活地踩死了。

  丘力居率部狂追。聂啸和姜舞带着大军把他引到了战车营前面。

  张萧看到乌丸人又来了,高兴地一把拽下头上的战盔,狠狠地砸到地上,“射,给我射……”

  乌丸人再次遭到了毁灭性地打击,几千人毫无还手之力,就象稻草一样被狂暴的飓风吹倒了。丘力居魂飞天外,带着大军掉头就跑。

  ===

  张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右路大军在汉军铁蹄的践踏下一哄而散,而左路大军的士卒们早就成了逃兵,现在正在平原上亡命狂奔,至于左右两翼的乌丸铁骑此时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张纯叹了一口气,在亲兵的护卫下,跳上战马,最后看了一眼战场,打马而去。

  叛军的大纛轰然倒塌。

  “命令各部骑兵,追击五里后返回。”鲜于辅下完最后一道军令,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

  李弘和鲜于辅率各部将领拜见刘虞。刘虞喜笑颜开,把他们一一扶起。

  “子民,你是镇北将军了,无须再行此大礼。”刘虞笑呵呵地说道,“幽州平叛的事,还要多多倚仗将军啊。”

  李弘恭敬地躬身施礼道:“一切都听大人的吩咐。”

  刘虞笑道:“子民,此话差矣。你是镇北将军,掌三州两郡的兵事,平叛的事当然是你说了算。”他指指站在四周的众将说道,“我手下这些将士,现在都归你指挥,随你任意征调。”

  公孙瓒、田楷等幽州军官听了之后,脸上的笑容都有点不自然。三年前,他们是李弘的上官,但现在李弘已经做到镇北将军,成了他们的上官了。公孙瓒看看老朋友鲜于辅,心里很感慨。鲜于辅如今已是中郎将,就连过去在无终城看门的老兵田重都是校尉了。如果自己当年留在西凉和李弘并肩奋战,现在至少也是个中郎将了。军功,没有军功就是有后台有钱也买不到镇北将军。

  李弘急忙拜谢。然后他和公孙瓒、田楷等人互相寒暄了一番。

  “我赶到西凉的时候,本来以为可以和伯珪兄在一起,没想到你却回来了。”李弘笑道,“此次回幽州,我们一定好好聚聚,我请客。”

  公孙瓒笑道:“好。等打下蓟城,我们就到老地方一醉方休。”

  ===

  李弘回到大营的时候,朱穆和宋文等人已经把双方的伤亡数字统计了出来。

  李弘一边翻看,一边问朱穆道:“公定兄,你随鲜于银部作战,杀得过瘾吗?”

  朱穆笑道:“谢谢大人了。下次还是一样,只要打仗,我就到战场上去杀敌,大人千万不要把我放在后面。”

  “就这一次,没有下次。”李弘笑道,“你出了事,我如何向仲渊和筱岚交待。下不为例。”

  “大人,那你……”

  李弘看看他,无可奈何地摇头笑笑。

  此战,汉军损失八千多步卒,五千多骑兵。叛军死伤两万多步卒,一万两千骑兵,另外还有两万多俘虏,其余的叛军全部逃回了蓟城。

  步兵军三万人除了战车营以外,损失都很大,高顺的河内兵几乎打完了,如果加上攻打昌平城损失的三千人,蓟城城外遭遇战损失的一千人,大军开进居庸关后的短短几天时间内,共损失了一万两千多精锐步卒。如果扣除战车营的五千人,五营士卒目前只有一万三千多人了。

  “这次如果没有战车营发挥威力,我们的损失会更大。”鲜于辅放下文卷,叹了一口气,“要重重赏赐战车营。”

  “现在步卒严重不足。”朱穆担忧地说道,“刘大人那里也只有一万步卒。用两万多人攻打蓟城,短时间肯定拿不下。”

  李弘想了一下,问郑信道:“守言,子龙可有消息送来?”

  郑信摇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刚刚接到一个斥候的回报,说潞城被叛军夺回去了。”

  鲜于辅吃了一惊,急忙问道:“这消息是否准确?”

  “准确。”郑信说道,“斥候说,叛军已经在沽水河上架设浮桥了。”

  “大人,连夜派骑兵赶到潞城和雍奴城,堵住敌人后撤之路。”宋文焦急地说道,“一旦让乌丸铁骑逃回辽西辽东,平叛之事就要拖延很长时间。”

  李弘看看鲜于辅,说道:“明天,你和阎柔带着聂啸、姜舞和刘豹的骑兵营到潞城去吧。”

  “如果子龙率领大军回头再攻潞城,那雍奴怎么办?”鲜于辅问道。

  李弘长叹道:“想一口吃掉他们,根本不可能。乌丸人还有两万八千铁骑,在兵力上要胜过我们一筹,想堵是堵不住的。我们即使堵住了潞城和雍奴,乌丸人还可以取道渔阳回塞外。”

  “我让子龙到沽水河以东的目的,无非是想逼着敌人打一战。现在这一战已经打了,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如今张纯的叛军已经所剩无几,他即使逃到肥如,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勉强支撑一段时间罢了。没有乌丸人和鲜卑人的支持,他迟早都要败亡的。”

  “子龙做得很好,现在他在不在雍奴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不要再去攻打潞城。如果他为了攻打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城池而损兵折将,我饶不了他。”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