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山雨欲来 第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481 2008.12.12 19:16

    公元187年6月。

  ===

  朝堂上,内廷和外廷大臣为兵事权一事再度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崔烈既然已经坐到了太尉的位置上,他当然不愿意再做摆设。现在鲜卑人的入侵已经被击退,鲜卑大王和连甚至被两个北地郡的廉人斩下了人头,大汉国的军队再次威震天下,大汉国朝野上下都沉浸在国泰民安的欢乐中,虽然西凉和并州还有一些叛逆,但在大汉国强大军队的镇压下,平叛也就是早晚的事。这个时候他这个太尉当然可以干了,不但可以干,而且还可以舒舒服服的干,所以崔烈一反常态,积极要求尚书台把兵事权归还太尉府。

  三公九卿和诸卿大臣们考虑到国家的稳定,以及大汉律的神圣地位和最高权威,纷纷上书和劝谏天子,希望天子遵依祖制,上体天意,下谅民情,尽快把兵事权还给太尉,以维持内外廷的权力平衡。在他们看来,天子直接掌控兵事权,会导致权力失衡,而且围绕在天子周围的中官们可以趁机攫取大汉天宪,这样一来,中官们不但可以更加为所欲为把持国家权柄,,变本加厉的祸国殃民,还有可能葬送掉大汉国的江山社稷。

  大将军何进现在后悔了。早知到天子会夺走太尉府的兵事权,他就不弹劾张温了。鲜卑入侵和西凉叛乱再起后,张温的太尉一职已经朝不保夕了,自己何必急不可耐地插上一脚?结果自己不但得罪了张温和一帮世族官僚,还把兵事权拱手送给了内廷。内廷里说话有份量的都是什么人?还不都是和自己作对的中常侍。虽然现在天子对那帮老奸阉不怎么信任,但蹇硕等一帮小中官更可怕。谁知道这里有没有第二个曹腾?第二个曹节?以曹腾为首的中官杀死了大将军梁翼,以曹节为首的中官杀死了大将军窦武,那么,现在以赵忠张让为首的老中官和以蹇硕为首的小中官,谁会辅佐皇上杀死自己呢?尤其现在兵事权操持在尚书台手上,他们完全可以利用天子征调军队来对付自己。

  何进后悔不迭。他宁愿兵事权掌控在太尉手上,也不愿意兵事权落到内廷;他宁愿和太尉大人为两府的兵事权问题明争暗斗,也不愿意和天子和中官们闹得反目成仇,所以他和大将军府的一帮幕僚仔细商议之后,利用丁宫和董重的关系请出了太后。他希望太后能说服天子,还权于太尉府。

  但外廷和大将军府的辛勤努力都在一夜之间化作了泡影。

  ===

  张举张纯造反了。

  本月中,前泰山太守张举,前中山国相张纯在幽州辽西郡肥如县纠集十几万人举兵造反。这次叛乱和前几次冀州的张角张牛角、西凉的边章不一样,这次叛逆们公然建立了朝廷,立了皇帝,还起了国号叫大燕。

  渔阳人张举被叛逆们立为天子,大燕国皇帝。渔阳人张纯被封为大燕国的丞相、弥天将军、安定王。

  张举和张纯还在幽州、冀州各郡县发布公文,通告州郡百姓,宣称大燕国将取代大汉国,张举才是真龙天子,要求当今天子退位,命令朝廷三公九卿奉迎张举到洛阳主掌国事。

  如此同时,活跃在太行山的黄巾纷纷响应,黑山黄巾首领杨凤率军出击并州上党,白绕、眭固率军出击冀州,于毒率军出击河内,一时间,黄巾之祸犹胜当年。

  ===

  天子勃然大怒,在朝堂之上咆哮如雷。

  “下旨,立即下旨,叫李弘立即赶赴幽州,剿平叛逆。”

  众臣相顾失色,大胜鲜卑人的喜悦霎时不翼而飞。

  =====================

  尚书房内,烛火通明。

  天子站在巨大的地图前,正在聆听卢植的解说。太尉崔烈、司徒许相、司空丁宫、大将军何进、宗正刘虞等大臣围在一边。

  “目前,护乌丸校尉綦稠和涿郡太守王濡的援军已经赶到广阳郡的蓟城,右北平郡太守刘政和渔阳郡太守何宜正率军在潞城、狐奴城一带沿着鲍丘水阻击叛军。”卢植指着地图介绍道,“幽州刺史杨淳杨大人来书说,幽州兵力不足,估计很难挡住叛军,他要求朝廷立即增派援军。”

  “辽东呢?”刘虞问道,“辽东还有几千边军,他们可以征召当地的乌丸人,联合攻击辽西的叛军老巢。”

  皇甫嵩拿起一卷文书,苦笑道:“这是幽州刺史杨大人用八百里快骑刚刚送到的消息。右北平、辽西、辽东、辽东属国四郡乌丸人全部叛乱。”

  尚书房内哑雀无声。

  刘虞惊慌地问道:“那辽东怎么样?”

  “没有准确消息,但根据攻打狐奴的叛军俘虏说,辽东郡已经失陷,太守阳终已经被杀,辽东的边军也已经投降。”皇甫嵩说道,“辽西太守刘始和辽东属国长史赵CD参加了叛乱。如果这几个消息完全属实,叛军加上乌丸人,至少有二十万左右的人马。”他抬头看了一眼神色慌乱的天子,说道,“以臣看,蓟城守不住。”

  天子哼了一声,没有做声。

  “护乌丸校尉綦稠綦大人有五千骑兵,加上渔阳、右北平的边军,广平、涿郡的郡国兵,蓟城最多只有两万人。”卢植沉吟良久,叹道,“陛下,蓟城守不住啊。”

  “幽州军队本来就少,这几年胡人频繁入侵,黄巾蚁贼又两次叛乱,战火一直没有间断过,士兵损失太大了。”刘虞痛心疾首地说道,“由于幽州贫瘠,赋税不能自足,募兵扩军难上加难,所以今日之失,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刘虞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接着说道:“臣以为,蓟城的兵马虽少,但坚守两三个月应该不成问题。有这么长时间,我们完全可以从各地州郡抽调兵马北上支援,平定叛军。”

  ===

  天子点点头,问皇甫嵩道:“爱卿,给李弘的圣旨送出去了吗?”

  皇甫嵩摇摇头,躬身说道:“陛下,张燕占据晋阳,杨凤出击上党,并州形势远比幽州危急,征调李将军北上幽州平叛,不合适。”

  天子一怔,随即瞪着小眼睛,生气地骂道:“皇甫嵩,你昏头了,幽州那边都有大燕国了,你还在这里对朕说什么不合适?蚁贼都要打到冀州了,你知道吗?”

  皇甫嵩奏道:“陛下,臣知道,但张燕和杨凤的叛军对我们的威胁更大。两人一旦联手南下,和河内的于毒叛军合力攻打河内,威胁京畿,关东必将混乱。两相比较,平定并州叛军更为重要和迫切。”

  天子一听说洛阳危险,立即打消了征调李弘北上幽州的想法,脸上的神色也渐渐平和下来。

  “那幽州的叛军怎么办?朕从哪里征调援兵?”

  “可以立即从冀州抽调援兵。”崔烈大声说道,“陛下不是给了冀州牧杨大人两万兵的建制吗?”

  “太尉大人,你急糊涂了吧?”何进嘲讽道,“杨大人到冀州才两个月,不要说征募士兵,就连赈灾的事都还没结束,哪来的两万士兵?”

  “几百万人口的冀州,征募两万士兵还要很长时间吗?”崔烈不相信地说道,“即使没有这两万士兵,各郡县的郡国兵呢?总有一两万吧?”

  “李弘两次从冀州带走了六万兵马,哪里还有什么军队?”许相叹道,“虽然他带走的都是蚁贼降兵,但这几年冀州战祸连连,估计也没有多少郡国兵了。”

  天子长叹,问道:“堂堂一个大汉国,为什么士兵数量这样少?死了的人为什么不及时补充?这几年战打个没完,各地州郡为什么不补充兵马?”

  众大臣相视无语。

  ===

  “自从蚁贼祸乱以来,朕已经多次下旨,命令各州郡酌情征募郡国兵,为什么他们都不听?”

  大司农王瀚欲言又止,想了半天,还是憋不住,拱手奏道:“陛下,这都是因为各州郡缺钱啦。一个普通的郡国兵月俸三斛谷,折钱三百,一万兵就是三百万钱,一年就是三千六百万钱。另外加上这一万兵的口粮,衣物,食盐,武器,一年下来,这一万人的军队大约需要花费五千万钱。一个户五万,口二十万以上的中等郡,一年赋税最好不过上亿钱而已,它能养个两千兵就非常不错了。这几年,各地仗打得多,不打仗的州郡赋税上缴得多,所以各州郡都缺钱养兵。”

  “陛下,臣以幽州为例,幽州因为贫瘠入不敷出,最好的年份,其赋税收入不过三千万钱,所以历年来朝廷都从冀、青两州的赋税中拨出两亿钱填补给幽州使用。陛下,幽州能有现在这么多郡国兵,已经难能可贵了。臣听说,幽州的许多郡国兵都不拿军饷,只要吃饱肚子就行。”

  “那边军呢?边军和南北军的军资都是从你的大司农府开支,为什么幽州的边军人数也这么少?”天子不满地问道。

  “陛下,北军正常情况下有五万人,南军两万,这七万士兵每人每月俸禄六斛谷,每年仅军饷开支就有五亿多钱。这几年赋税减得厉害,去年只有二十多亿钱,朝廷哪里还有更多的钱去养边军?”

  “这几年仗打得多,朕为了筹措军资,想尽了办法,朕向王侯世族,还有各地的富豪们借贷,要他们募捐,朕还多次削减官俸,朕在西圆卖官,卖关内侯,还动用了少府和万金堂的私财,就这样,还不够用吗?”天子愤怒地说道,“你天天对朕说没钱,朕就不信了,那么多钱,都到哪去了?是不是被你们这些人中饱私囊了?”

  王瀚也生气了,他为了大汉国呕心沥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今天竟然被陛下怀疑自己中饱私囊,他忍不住大声说道:“陛下,那钱都在西圆的万金堂里,什么时候到过大司农?”

  天子给他顶得脸红脖子粗的,气得半天说不出话。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崔烈急忙把气呼呼的王瀚拉到自己身后,陪着笑脸说道,“王大人最近给各地来京要钱的府衙掾史骂糊涂了,怎么说话都忘了,陛下切勿怪罪。”

  天子早就看不惯王瀚了,这个老头整天缠住他要钱不说,还借钱不还,自己借给大司农的几十亿钱被他以种种借口拖着不还。不还也就不还,他也暂时能忍受,但这个老头变本加厉,跑到长乐宫太后那里骗钱,还说是自己叫的,结果太后向他讨要,自己没办法,只好忍痛割爱从万金堂拿钱还给太后,让自己平白无故损失了许多。他正愁没有机会教训一下这个老头。

  “把他拉下去,关到北寺狱。”

  “陛下……陛下……”

  众大臣慌了神,跪倒一片,齐齐哀求。

  王瀚不但不跪下请罪,反而怒气冲天地嚷道:“臣宁愿到北寺狱去,也不干这个大司农了,臣这就去。”

  他抬腿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对站在门口的黄门叫道:“快来抓我,快来抓我,来啊,来啊……”

  天子气得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拉下去,给朕拉下去……”

  ===

  诸位大臣也给王瀚的无礼惊呆了,一个个跪在地上,不知说什么好。

  “都起来,起来。”天子挥手叫道,“还跪着干什么?这事情还做不做了?”

  天子望着皇甫嵩,余气未消地问道:“援兵怎么解决?”

  “刘大人的建议非常好,臣认为切实可行。这几年,青州、徐州和兖州三地遭受战乱较少,各郡都还有一些郡国兵,陛下可以下旨征召,让三州各郡都尉陆续率军北上支援。”皇甫嵩回禀道。

  “这三州距离幽州太远,等援军赶到,估计幽州早丢了。”天子没好气地说道,“没有其他办法了?”

  皇甫嵩摇摇头。

  “北军呢?洛阳的北军可以急速北上嘛。”天子指着大将军说道。

  大将军何进毫不犹豫地说道:“臣这就去集结北军,立即北上平叛。”

  “陛下,万万不可,此时京畿的安全尤为重要,北军千万不要调动。”卢植大惊,急忙阻止道,“还是诏令幽州军各部据城坚守,等待援兵。”

  “如果蓟城失守呢?”刘虞心痛地说道,“大人不要忘记,还有几万乌丸铁骑啊。”

  “刘大人,目前只有李将军这一支大军可调,但并州的形势远比幽州的形势危急,并州离洛阳近……”卢植尽力解释道。

  “卢大人的意思是说幽州可有可无了?”刘虞顿时就生气了。

  “刘大人,下官知道你在幽州待过,对北疆有感情,但如今这形势……”

  “你不要说了。”刘虞挥手打断卢植的话,躬身对天子奏道,“陛下,臣愿意领兵到幽州平叛。”

  “刘大人,你不要着急嘛。”皇甫嵩说道,“陛下可以诏令李将军尽快平叛,但并州的仗要打多长时间,谁都无法预料。只要并州战事结束,李将军就可以率部北上幽州。幽州的事,目前急是没有用的。我们不仅仅兵力不够,还要考虑到鲜卑人想干什么。”

  “鲜卑人?”刘虞一愣,随即恍然,追问道,“皇甫大人是当心慕容风会浑水摸鱼,趁机进攻幽州?”

  “没有这么简单。”皇甫嵩摇摇头。

  ===

  “叛逆终究是叛逆,他们既然可以和乌丸人结盟,为什么不可以向鲜卑人求助?”皇甫嵩担忧地说道,“张举和张纯是什么人,黄巾余孽而已,十几万叛军是什么人?流民而已。张角的百万之师,张牛角的数十万之众,还不是灰飞烟灭。他们有前车之鉴,为什么还敢重蹈覆辙?还敢犹有过之的称皇帝竖国号?”

  皇甫嵩看看屋内众人,语气沉重地说道:“叛逆一定有所倚仗,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倚仗,我们怀疑这个倚仗就是慕容风。”

  天子和众大臣蓦然醒悟,频频点头。

  “张举不过只有十几万人,也敢称皇帝。”天子讥笑道,“朕还以为他是疯子呢?爱卿这么一说,倒是有几分道理。”

  “和连死后,我们以为鲜卑会内乱,鲜卑四部大人会为了弹汗山的王位而大打出手,但结果呢?结果是拓跋锋带着五万铁骑赶到弹汗山,一箭未发,就答应了慕容风的十年之约,他是白痴啊?”卢植接在皇甫嵩后面说道,“十年?十年后,魁头的翅膀早硬了,羽翼丰满之后,哪里还轮到骞曼做大王?骞曼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要看魁头高兴不高兴呢。”

  “拓跋锋为什么会答应十年之约?一定有个让他难以拒绝的诱惑,他才会放弃拥立骞曼为鲜卑大王。”卢植手捻长须,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个诱惑是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