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十二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925 2005.10.29 11:38

    三个人站在城楼上,望着远处慢慢升起的一轮朝阳,心情沉重。

  “羽行,城外有十几万蚁贼,声势庞大,我们这一万多人能守到下个月吗?”

  望着王濡忧心忡忡的样子,鲜于辅安慰道:“大人怎么没有信心了?集中所有力量,在涿城和蚁贼决战,这是我们很早就定下的计划。近一个月以来,我们加固了涿城的城墙,储备了足够的粮食和武器,动员了几万百姓投入到准备工作中。即使士兵拼光了,我们还有几万百姓可以继续战斗嘛!”

  “百姓?”吴炽冷冷一笑,望着鲜于辅道:“我可要事先警告你,这些人和城外的蚁贼都是一条心。你让他们在城里帮忙看看伤员,运运武器粮食可以,但是绝对不容许他们走上城墙。一旦他们临阵倒戈,涿城就完了。”

  鲜于辅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魏别驾已经动身了吗?”王濡说的魏别驾就是幽州刺史府的别驾从事魏攸。

  “他已经动身了,随着快骑南下速度快,估计再有十天左右就能赶到冀州的安平国。”

  “希望冀州牧郭大人能够解救我们的燃眉之急啊。”王濡望着南面冀州的方向,喃喃自语。

  涿郡太守王濡和鲜于辅经过商议,初步认定李弘的建议还是非常可行的,而且现在也是唯一的方法。幽州现在没有足够抵御黄巾军的部队,要想赶走张牛角,只有依靠冀州方面发动对黄巾军老巢的进攻,否则必定是死路一条。所以他们把意见写成文书,快骑送到蓟城。幽州刺史杨湟和中山国相张纯召集郡吏仔细商议之后,同意了这个方案。他们立即派遣刺史府别驾从事魏攸亲自赶去冀州,希望能够说服冀州牧郭典,出兵攻打赵国和常山国的黄巾军。

  突然,几里之外的黄巾军大营里战鼓齐鸣,人喊马嘶,巨大的声音直冲云霄。

  三人脸色大变,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敌人要进攻了。

  风云铁骑迎着初升的朝阳在平原上狂奔。

  李弘带着黑豹义从冲出大部队,驰向一处小山包。

  山包上,田重带着后卫屯的士兵正在整理马上的东西。他现在身兼两职,不但是风云铁骑军的刺奸,还是后卫屯的首领军候。

  由于代郡鲜于银的三千部队全部加入到铁骑军,部队的编制重新做了调整。代郡的骑兵补充到各部曲,填补部队在督亢亭战斗中的损失。剩下的一部分骑兵和一千五百名步兵,李弘让他们单独成立了一个曲,由鲜于银为军候,铁钺为假军候。为了联系方便,这个曲就叫燕赵曲。铁钺到燕赵曲担任假军候,这后卫屯没有了主管,自然不行。于是李弘让田重兼任了。

  田重看到李弘,立即大叫起来:“大人,现在部队的人数已经上万了,但我们后卫屯还是三百人,实在忙不过来。”

  李弘飞身下马,走到田重身边,笑着问道:“需要帮忙吗?”

  “当然需要了。虽然各部曲成立了后卫队专门处理这些吃喝拉撒的事,减轻了我们的负担,但后卫屯的事的确太多了,人手太少。”

  “你用号声招我来就是为了这事?”

  “是的,这次部队带出来的粮食武器非常多,几千匹运输战马背的都是这些东西,我们人手少,照看不过来,你暂时拨我一些人吧。”

  李弘看看四周的马群,又看看自己背后的黑豹义从,无奈地点点头,对田重说道:“这个问题我疏忽了。后卫屯对整个部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事情多,人少。为什么一直没听到你们提意见?”

  田重淡淡的一笑。

  “这都是校尉大人的好心造成的。”

  李弘惊讶地笑起来,“老伯,对我有不满的地方你就说吗,何必绕圈子。”

  “的确是这样。你把卢龙塞战后幸存下来的大部分士兵都安排在后卫屯,还给他们发很高的军饷。结果后卫屯成了部队里最吃香的地方,打仗在最后面,拿钱最多,大家都羡慕。后卫屯的士兵们因此对大人心怀感激,人人努力干活,虽然很累,但没有人叫苦,所以你自然就听不到意见了。”

  李弘笑起来,“等打完战,我把后卫屯扩大。现在你们暂时克服一下。”

  随即他回过头来对弃沉招招手。

  “老伯,我让弃沉带三百人一路上给你帮忙,好不好?”

  田重立即眉开眼笑了。

  李弘接着看见了老拐。他一边迎上去,一边大叫起来:“老拐,老拐……”

  老拐三十多岁,是徐无山的猎户。李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叫老拐,当年在斥候屯里,他的武功不错,有点小名气。卢龙塞保卫战中被砍去了一条胳膊。按照要求他不能继续从军,但他的亲人都在战祸中死去,无家可归。这样的人当时也有不少,伤残了,却又无家可归。李弘于是把尚能做事的人都放到了后卫屯,实在不能做事甚至不能自理的,李弘也没有办法,只能多给一点返乡的费用,任其自生自灭了。虽然心里很不忍,但他的确没有能力解决这事。为此,他心里一直都很不安。

  老拐中等身材,强壮结实,长脸浓须,浓眉下有一双非常精明的眼睛。他剩下一只左手,虽然武功不行,但做一些普通的力气活不成问题。看到李弘喊他,老拐慌忙从马上跳下来,要给李弘行礼,给李弘一把拦住了。

  李弘扶着他半边肩膀,笑着说道:“行什么礼,都老朋友了。最近好不好?”

  老拐感激地望着他,连连点头。

  李弘很为他可惜,如果不是因为少了一只手,现在他也是屯长了。本来李弘想提拔他做后卫屯的百人队队长,但因为老拐不识字,在后卫屯里如果不识字许多事都处理不了,所以只好放弃,到如今还是一个士兵。李弘觉得很对不住他。现在卢龙塞的老兵只要是身体好好的,基本上都是什长,百人队队长以上的低级军官了。

  “我们那一批老兵还剩下多少?”李弘每次看到老拐,都要问这句话。

  “不多了,这几次战斗都有伤亡。还有一百一十七人。”老拐也注意到李弘很关注老兵,所以每次战后都很细心地打听关于老兵阵亡的事情,如果碰到李弘问起来,也好有个答复。

  “一百六十多人随我从卢龙塞出来,不到半年,战死了好几十人?”李弘吃惊地问道。

  “许多人都是什长,百人队队长,所以……”老拐没有说下去。这些人都是战斗打响后冲在第一线的基层军官,死亡的机会当然大大增加。

  李弘的情绪有些低落,他和老拐走到一边说着闲话。

  田重指挥弃沉和三百名义从士兵帮忙收拾物资,准备立即开拔。

  郑信飞马而来。

  老拐,李弘和郑信去年都在里宋的斥候屯里,里宋受伤离开后就是程解带着他们。一年左右的时间内,经过战火的肆虐,如今已经物是人非。里宋,程解在战斗中先后死去,斥候屯里的战友现在活下来的也只有十几个。李弘运气最好,一路迁升不止,现在卢龙塞的老兵里,他的官最大,是行厉锋校尉了。而当年斥候队里的战友,比老拐还迟一段时间到卢龙塞的郑信,现在是军候,更小一点的小懒也是假军候了。如果说老拐看到这一切,心里没有想法,那是假话。仅仅因为缺了一只胳膊,升职的事再也和他没有关系,他心里很遗憾,也感到很悲凉。

  郑信亲热的和他打招呼。碰到老拐,旧日的战友都很同情他。一场战斗下来,改变了太多太多。有的人死了,有的人升官了,有的人背着行囊回家了,有的人缺胳膊断腿成了废物。老拐是不幸的,不幸的是他缺了胳膊,将来如何生存下去成了一片黑暗;老拐又是幸运的,幸运的是碰到李弘,坚决的把他和一批遭遇相差无几的战友留在了身边,不至于流落街头乞讨为生。所以老拐特别看得开。他总是把自己和死去的战友比,活着,其实就是最大的幸福。至于当不当官,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活的开心就好。

  看到郑信来找李弘,老拐知道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谈,随即告辞离去。

  李弘看他上了马,拍拍他的大腿说道:“你现在用左手好象比用右手还灵活一些。”

  “快一年了,习惯了都一样。”老拐爽朗地一笑,打马而去。

  李弘目送他消失在远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转身问郑信道:

  “有黄巾军的消息?”

  “是的。斥候回报说,孙亲用运输武器的大车在定兴渡口摆了一个很大的防守车阵,非常不利于骑兵展开攻击。现在他的后续车队正在渡河。同一时间,他连续派人到迺国,到涿城黄巾大营,不知道是不是催讨援兵。”

  “迺国方向有斥候回报吗?”

  “有。回报说迺国方面暂时没有动静。”

  “有涿城的消息吗?”

  “今天还没有接到涿城的消息。我们清晨出发,到现在已经走了六十里。斥候从涿城赶到方城,再从方城追上来,恐怕要到下午。”

  李弘来回走了几步,然后对站在远处的颜良做了一个手势。

  颜良立即从马背上的行囊里掏出地图跑了过来。李弘坐在草地上长时间地看着地图不做声。

  “张牛角和孙亲都会考虑到我们要打他们的补给运输。”郑信坐在一侧说道,“所以不会轻易给我们袭击的机会。他们只要有足够的人手保护好车队,就可以确保粮草辎重万无一失。”

  “昨天你对大家说,即使我们打不掉黄巾军的补给,也要迟滞它到达涿城的时间。但现在看起来,这个孙亲不好对付,他大概已经接到左校被我们打掉的消息,所以非常小心,在定兴渡口做了精心的准备。我们现在直接赶到定兴渡口去打他,恐怕占不到便宜。”

  李弘点点头。

  “为了保护车队,孙亲的一万人马显然单薄了一点。如果张牛角从大营抽调兵力赶到定兴渡口去接应,会削弱攻城的力量。现在攻打涿城的黄巾军只有十一万人,以他们的实力,勉勉强强正好。而且从涿城赶到定兴渡口,有三百多里路,一路上随时都有可能被我们袭击,危险性太大,张牛角肯定不会冒险。”

  “从范阳方向暂时没有黄巾军可以支援过来,留在巨马水以南的黄巾军人数很少。”

  “现在唯独可以动用的就是留守迺国的一万部队。这支部队张牛角本来就是用来保护补给运输路线安全的。”

  郑信看了地图一眼,摇摇头说道:“如果抽调这支部队,等于放弃了迺国。张牛角难道不考虑我们会趁机占领迺国?”

  “孙亲在黄巾军里是三大年轻将领之一,骁勇善战,难道他就没有能力独自把这批补给送到涿城?”

  李弘摇摇头,笑着说道:

  “褚飞燕,孙亲,王当,虽然年轻善战,但三人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谁敢有胆子拍着胸脯说,我能打败一万铁骑。”

  郑信和颜良看到李弘说得有趣,都笑了起来。

  “至于迺国,弹丸小城,放弃就放弃,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张牛角打下了涿城,把我们都赶到了圣水河以东,这小城不用打都是他的。何况我对那个小城根本就没有丝毫兴趣。”

  “哦。”郑信奇怪了,“为什么?”

  李弘没有理他,抬头对颜良说道:“子善,帮我把鲜于大人,玉大人和燕大人请来。”

  颜良答应一声,带着几个侍从如飞而去。时间不长,鲜于银,玉石,燕无畏,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纵马驰来。

  李弘招呼他们坐到草地上,把自己的分析说了一遍,然后总结道:

  “我认为张牛角一定会放弃迺国,命令留守迺国的一万部队顺河而下,支援孙亲,所以我决定打掉这一万人。”

  他指着地图说道:

  “我准备分四路截击迺国支援孙亲的黄巾军。谁先拦住敌人立即通知其他三队。”

  “俊义,你带着燕赵曲以最快的速度插到蹄道坡。这里距离定兴渡口三十里,迺国八十里。从义,你领前曲赶到来荫亭,这里距离迺国五十里;无畏,你领中曲赶到句亭,这里距离迺国三十里。如果迺国的黄巾军顺河而下支援孙亲,这三处都是必经之路。我带其余三曲和黑豹义从直接赶到迺国附近。”

  “从义和无畏的部队如果拦住他,立即展开冲杀,因为地形不好,所以你们不要恋战,冲杀即可。一路追赶到蹄道坡,再由俊义的步兵实施阻击,你们进行冲杀,将他们彻底歼灭掉。”

  “我的任务是等敌人出城后,一路尾随拦截,保证他们无法逃回城里去。”

  “都明白了?不明白我再说一遍。”

  鲜于银,玉石,燕无畏三人连连点头。

  “如果他们待在迺国不出来呢?”燕无畏突然问道。

  李弘头一低,故作沮丧地说道:“我们只好另想办法了。”

  郑信突然出现在李弘的面前,神色紧张。

  “出了什么事?”李弘赶忙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