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三十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015 2005.07.29 00:18

    李弘的战刀砍在那个偷射者身上。李弘居高临下,一刀剁下,硬是把他手上的弓连同他的头颅一起劈开。战马飞腾,李弘闪身让过刺来的一支长矛,猛地用手握住,大吼一身,借着惯性硬是把对方拽落马下。随之战刀架住横空砍来的一斧,左手上的矛顺势刺穿了飞驰而来的一名执刀汉子。李弘的马快,接着就冲出了这二十多名大汉的包围。他的这次突袭击杀了那名小帅,又连续杀死两名大汉,这让对方非常吃惊。但随即各人被同伴的鲜血激起了愤怒,大家一拥而上。

  这么多人一起上反而露出了大空档。李弘一个人就显得灵活多了。他想都不想,趁拔马回头之际,已经取下强弓,连续射出两箭。老狼的弓虽然不是特别大,但却属于强弓,没有二百石的力气休想拉开。两支利箭呼啸着射入敌群射落两个敌人。

  李弘双腿猛夹马腹,黑豹吃痛,再一次狂奔起来。李弘在马上躲过一箭,顺势再射死一人。随即他一手拿弓,一手拿刀。迎面冲进敌群。首当其冲的一人刚一露头,就在李弘的狂吼声中被一刀削去了脑袋。李弘左手弓拨开敌人砍来的一刀,身躯整个倾斜到战马右侧,战刀横举,把飞驰而来的敌人拦腰斩到马下。

  刚才被拽下马的那名大汉手执从同伴身上拔下的长矛,一边飞跑,一边嘴里吼叫着,凶狠的对着李弘直刺而来。李弘大吼一声,猛拉马缰。黑豹心领神会,突然飞身跃起,从那人的头顶一跃而过,李弘依旧倾斜的身躯掌握不了平衡,就势滑下马背,对准那人的胸腹之间就是一脚。那人惨叫一声,被整个蹬飞起来,嘴中鲜血狂喷,眼见是不能活了。

  李弘摔落马下,连滚了十几下才稳住,正好趴在那个小帅身边。李弘欢呼一声,从他身上拔下小斧,一骨碌爬起来,迎着敌人就跑了起来。

  对面敌人见自己的同伴连续被杀,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一个个怒吼着,拔马回头,再次向李弘冲杀过去。隔着十丈左右距离,李弘飞速连射两箭,两个敌人惨叫着摔落马下。眼见敌人距离越来越近,已经来不及拿箭,李弘顺手拿出小斧,对着一个拿长矛的大汉凶狠的掷过去。同时向一侧飞奔而去。小斧呼啸着一头斩进了颈部,那人发出一声毛骨悚然的惨叫,飞身摔落马下。李弘刚刚好跑到,捡起地上长矛,迎着一把呼啸而来的战刀,怒吼着毫无惧色的迎了上去。敌骑大惊,如此同归与尽当然不干,他急忙变换刀势意欲去挡。战场上由不得半点犹豫。李弘的长矛突然加速,快捷无比的插入敌人腹间。再一用力,竟将此人从马上举起。那人惨吼着,双手紧紧抓着矛身,防止自己被洞穿而过。李弘根本不管鲜血喷溅了他一身一头,虎吼一声,把他当作人锤砸向紧随其后而来的敌骑身上。敌骑硬是被他活活砸下马。李弘顺手抽出长矛,象一头老虎一般扑了上去,长矛在那人极度恐怖的叫喊声中毫不犹豫的插进了咽喉,鲜血喷射而出。

  剩余敌骑跑了空趟,只好再次回头冲杀。李弘冷冷的望着一群叫嚷着扑上来的敌人,转身迎敌。他飞跑起来,十几步之后,突然把手中的长矛对准其中一个敌人投射出去。然后拿起弓箭,飞快的射出一箭,再射一箭。长矛在空中高速飞行,发出刺耳的破空声。那人根本没有时间躲避,被长矛穿胸而过,随着惯性高高飞起,坠落马下。胸口上那杆长矛依旧在摇晃。李弘转身就跑。

  两个敌人惨叫着被射落马下。同时七八支箭追着李弘就射了过去。李弘一个前跃趴伏到地上,长箭全部射空。敌骑飞奔而来,朝着地上的李弘践踏而去。

  李弘眼明手快,滚入其中一匹马腹下,手中抓着一支长箭顺手就插入了马腹,直没入根。战马惨嘶一声,以惊人的力量飞跃而起,双蹄蹬倒一名骑士,然后射出去摔倒在地,将背上的骑士活活冲压而死。

  李弘跟在飞跃而起的马后站起,立即对着背向自己的敌骑连续射出三箭。三个敌人相继闷哼一声栽落马下。

  敌骑冲出去十几丈再次回头。他们突然之间发现只有八个人还活着,心中的愤怒简直无以复加,但也有人恐惧了,失去了再次攻击的勇气。敌人太凶悍了。但李弘却不顾死活的奔跑而来。这种挑衅太让人气愤了。

  “杀……”敌人怒吼着,八个人不分先后狂叫着再次冲了过来。李弘却突然转身飞逃起来。

  大约双方相距六七丈时,李弘站在原地,一次射出了二箭。老狼一直骂他笨,认为传给他三箭齐发简直就是浪费。但李弘一直在练。今天他在众敌环伺之下,终于决定试一次双箭齐发。李弘松开弓弦,双箭呼啸着向敌人飞射而去。李弘随即再次飞跑起来,一边回头看自己的成果。

  “好。”李弘大叫一声。两个敌人应声栽倒马下。他俯身拾起两把长矛,坚决的站在旷野中间,冷漠的望着飞驰而来的敌骑。就在敌人临近之时,李弘突然蹲下,两把矛合并在一起斜竖而起,矛尾插入地上,面对飞射而来的铁骑视而不见。马上骑士却吃惊不小。这要是撞上去,不但战马被刺死,就是自己也会飞出去。但是马速奇快已经来不及反应了。战马被长矛顶中,惨嘶一声顺着惯性飞了出去。左侧一骑来不及避让,“轰“一声巨响撞了上去,人仰马翻。李弘在战马被顶中的一霎那突然松开长矛,飞身前扑。随即翻身而起,顺手捡起一把战刀狂吼着冲了上去,将两个摔下马的敌人一刀一个统统宰了。然后他就象疯子一般高举着战刀,尾随着敌骑追了下去。

  剩余四骑却再也没有回头,拼命打马绝尘而去。

  风雪和四部马车上的男女老少一个个呆若木鸡,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疯子一般的大汉在转眼之间,把押送他们的三十个拓跋部落的士兵宰杀掉了二十六个,外加拓跋锋的儿子拓跋奎。望着远处逐渐走近的李弘,他们就象看到了魔鬼一样眼睛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雪儿,那是你的朋友吗?”坐在风雪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突然颤抖着声音问道。

  风雪从恐惧中惊醒过来。她看着逐渐走近的李弘象天神一般雄岸的身躯,一股崇拜感突然从心里升起。她用力点点头道:“他就是豹子。”

  那个站在马车上的小孩突然振臂高呼起来:“呼嗬……”他这一嗓子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但随即跟着欢呼起来。暂时,他们总算脱离了拓跋部落的魔爪。四个马车上的男女老少都下车,聚在一起互相庆贺。

  李弘大踏步走回来。他一路捡回自己的武器,放在身上收好。然后走到风雪面前。他又看见了那张国色天香的面孔。风雪穿着很普通的鲜卑女子服装,却无损她的美丽,相反更显得清丽可人。

  风雪非常兴奋的站在人群中间,十几个小孩围着她,争先恐后的要看他们的大英雄。风雪笑得分外灿烂,象花一样漂亮,李弘都看的有些呆了。他的心脏又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豹子大哥,是慕容伯父叫你来的吗?”风雪高兴地问道。

  李弘注意到她对自己的亲热称呼,心里一荡,不由得感到呼吸急促起来。他尴尬的冲着风雪微微一笑道:“不是的。”

  风雪和站在她身后的几个年纪较大的女人顿时脸色大变。

  “我正要回大汉国。在路上看到你随从的尸体就追了上来。你赶紧回去吧,免得大帅挂念。”李弘向她微施一礼,转身向黑豹走去。

  刚才站在马车上向李弘发出警告的小孩站在黑豹旁边。黑豹好象认识他,任由他牵着。那小孩大约八九岁,长得结结实实的。小圆脸上长着一双精明的眼睛。

  “你非常勇敢,谢谢你。”李弘微笑着对他说道。

  小孩好象有些惧怕他,赶忙跑开了。

  “豹子大哥,谢谢你来救我。”风雪突然在他背后怯生生地说道。

  李弘转过身,望着她一脸的忧愁,轻轻说道:“你这么做救不了他们,只会害了他们,也害了你自己和牛头部落。”

  “难道让我看着他们去送死吗?”风雪悲伤地说道。

  李弘向眼前的这一帮人望去。他们都是阙居和柯最的妻子儿女,大约将近二十人。小孩们都用一脸崇拜和畏惧的眼神望着他。七八个年纪或大或小的漂亮妇女个个姿容不凡,在鲜卑族女性中也算是中上之姿了。李弘过去在虎部落做奴隶时看到过许多鲜卑族女性,但都没有眼前的这一帮人漂亮。看着他们眼里的无助和失望,李弘的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在塞外各族中,战败也就意味着失去一切。包括自己的女人和子女,都会成为别人的财产,这是千古不变的恒律。即使檀石槐统一了鲜卑族各部落,也不过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奴隶社会而已。他同样也不能改变鲜卑族这个古老而又自然的规律。何况鲜卑国其实也就是一个比较松散的联盟,许多部落内部和部落之间的事大王根本无权插手。

  “你还是回去吧。拓跋部落如今在鲜卑势如中天,就是大帅也不会轻易和他们翻脸。但大帅保你还是一句话的事。”

  “我和手下攻击他们,刚才逃跑的拓跋部落士兵一定会告诉拓跋帷的。慕容伯父为了能够保住牛头部落已经竭尽了全力,我不会再去连累他老人家了。我要带着他们一起逃。”风雪神态坚决地道。

  李弘吃惊的望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小女人,被她的执著惊呆了,“你,一个人?”李弘怀疑地问道。

  风雪点点头。

  李弘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望着面前的一帮小孩子,缓缓说道:“你会害死他们的。”

  “反正都是死。”风雪的泪水突然就滚了下来。

  李弘的心里一软,不好再说什么。可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风雪,看着这一群老弱妇孺被拓跋部落的人再次抓住。他杀死了那么多拓跋部落的士兵,杀死了拓跋锋的儿子,已经给眼前的这一群人判了死刑。如果拓跋部落的人抓不到李弘,这一股怨气自然要报应到他们身上。

  “豹子大哥,你要回大汉国了吗?”风雪轻轻问道。

  李弘点点头,“大帅同意了。我可以回大汉国了。”

  “那你可以送我们一程吗?”风雪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偷偷的拿眼睛看着他。

  “你有地方去吗?”

  “我父亲当年和慕容伯父在大燕山谈月谷开辟了一个小型牧场。现在我二个哥哥和族人都住在那里。”

  李弘点点头,“你招呼大家尽可能骑马走。我去收集一些武器,路上也好用。”

  “谢谢你。”风雪一时间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泪水再也止不住,一个劲地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