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强敌显踪迹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240 2007.12.15 00:16

    《西征记》

  作者:血色珊瑚虫

  第十章强敌显踪迹

  “这样披头散发的,额头上还绑个带子,象什么样子!”何冲摸着照龟兹习惯剪到脑后及肩的头发,不满地抱怨着。

  罗安促狭地笑道:“嘿,小何你说的这叫什么话,看看人家死士营的高手,叫剪头就剪头,叫穿衣就穿衣,屁话都没有半句,你也学学他们!”

  “哼,这群死士,真怀疑他们除了挥剑斩人,还会不会说人话?这都快没人味了。”何冲不屑地说,“大伙谁不是为朝廷效命,那副鬼样子装给哪个看?”

  何,罗二人所说的死士,是这次临时加入先锋队助阵的高手。由于这次“护送”任务关系重大,除了先锋队精挑细选了一百人外,也从其他部队中抽调了三十几名好手,安西将军姜舞还特地从他直属的精锐“死士营”中选出了六名高手同行。这些死士整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独自练剑,一个个生人勿近、冷若冰霜的样子,恨不得走路都走人影子里。罗安何冲两人天性乐观,交游广阔,这一路走来,与其他人都能打成一片,惟独几次试图接近这几名死士全碰了钉子,心里都不太舒服。

  赵能见两人越说越不象话,忙低声止住话头:“休得胡说!你们知道些什么。姜将军麾下那些死士,都是从西凉战地孤儿中选拔而来,七八岁开始习武,十五岁起就随军保护重要将领,上阵悍不畏死,武功高强,常于万军之中刺杀敌军上将,屡立大功。这些年下来全营没超过半百之数,随便抽一个出来都是拔尖的人物。哪容得你们在这里乱嚼舌头?”

  “能叔说的是,这些死士是一大助力,如果相处不来,咱们别去招惹人家就是!”赵广换了一身龟兹武士装束,白衣如雪,长发披肩,衬出一股平时戎装所不多见的俊美来,他慢慢地挥舞着龟兹长剑,让身体逐渐熟悉着这件异国兵器,一边道“你们有空抱怨,不如多去练练剑,顺便把那几句龟兹话练练熟,此去连长武器都无法使用,又是身在异邦。多一份熟悉,就多一份把握。”

  张虎在一边怪笑道:“老赵,你穿这身真是越发的俊俏了。我还是建议你把脸用泥糊了,否则最容易被疏勒人识破的,恰恰就是你啊!龟兹哪有这等人材。”把赵广闹了个满脸通红,只得自顾自的挥剑。

  此次奇袭疏勒,夺取城门后的后援部队也极为要紧,庞德思来想去,还是让高顺和他的陷阵营担此重任。

  高顺并非出身原北疆三大嫡系(河北系,黄巾系,胡系)之中,是以虽英勇善战,却屡遭排挤,仕途不顺。幸好他生性豁达刚正,亦不热衷追求权位,也不屑拉帮结派,倒也因此躲过了不少派系争斗。天子亲政后,经司马懿推荐,高顺得以重用,先擢为中领军,统帅羽林禁卫,后又迁为领军将军。高顺亲领的陷阵营,虽只有不到千人之众,却是北疆最精锐的部队之一。中兴十几次大战,陷阵营每战争先,登城夺旗,百战百胜,功勋卓著,牺牲亦是极大——自建营起便在的老兵,至中兴时竟只余十几人尚在。中兴之后,天子下旨扩充陷阵营,如今全营编制共四千人,分为一千“冲锋”骑兵和三千“陷阵”步兵,新兵皆选羽林、南北军中健壮善击之人,仍由高顺亲自编练指挥。

  接了庞德军令后,高顺便与普善一起谋划周全:当靠近疏勒城后,陷阵营与普善一行分头行动,赵广队护卫普善入城,陷阵营藏身在疏勒城外十几里处,入夜后,全军悄悄靠近城墙附近埋伏。待赵广队取得城门,举火为号,陷阵营乘机攻入,夺取全城。

  “入城之后,我军将士安危,就倚仗大师照拂了。”高顺在棋盘上下了一子,微笑道,“入夜之后,也要大师多多协助。”

  普善双手合十道:“高将军请放宽心,此计既是由贫僧所出,自有贫僧维护周全。沙门于疏勒广有信众,入城之事,想来无碍。”

  高顺追问道:“大师以放逐之身,领数百护卫入城,疏勒人难道不会生疑?”

  “呵呵。”普善一笑,摆下一子,“疏勒与龟兹两国王室皆信我佛,贫僧往日去疏勒时,龟兹王曾派近千士卒护法,疏勒尚不以为奇。是以疏勒即使见我带的护卫人多,也不会生疑。所虑者,倒是将军入城后,将如何弹压疏勒之民?须知疏勒人的勇悍,可是西域诸国都不能比拟的。”

  高顺听了这话,拈子不语,心中颇有些不以为然:只要破了城,难道疏勒人的脖子还能硬过我军的刀剑吗?

  普善到达疏勒城,受到了热烈的迎接。疏勒国王率领着王公贵族亲自到城门口迎接法驾,并与普善手执着手进入疏勒城,接受万民欢呼,并由普善登坛讲法。疏勒民众之心,全为普善所夺,竟无一人来怀疑“龟兹护卫”的来历。仪式结束后,普善与其门徒入住疏勒第一大寺——阿难陀寺,而众护卫则入住驿馆不提。

  疏勒城建筑格局受龟兹影响甚大,只是规模小了许多,由南至北,也不过三四里之距。随着近年疏勒国力日强,其西域通衢的作用也日重,众商云集之下,狭小的城郭便有些容纳不了,以至有不少新的商铺、寺庙和民居就只能建在城外。白天万商云集,满城嘈杂、拥挤不堪;即使入夜,也是熙熙攘攘,直到深更半夜才逐渐安静下来。

  此时,几条黑影悄悄靠近城墙,左右观察无人后,打了个呼哨,迅速有百多个黑影从街角涌出,静静地汇聚起来。

  赵广待整队完毕后,挥手指挥众人俯下身子,向那六个死士使了个眼色。六人得令,抽出腰间细剑,踮着脚尖,带头往城墙上爬去。

  疏勒城门的防范并没有想象中的严密,六名死士如六只黑猫一般,一路俏无声息摸上去,见人就杀——只杀了七名睡意朦胧的守兵,便无惊无险地上了城楼。赵广等跟了上去,趴在靠近城墙顶端的阶梯上,观察城墙上的情况。

  “倒是有些警戒。城楼附近有二十余人,城门绞盘处有十人,附近二十丈之内城墙上共有五十余人。”拓拔封扫了几眼,便把大致情况摸清,低声道,“大人,属下建议兵分三路:我与死士营的弟兄去攻下绞盘,大人带二十个人去压制城楼,释放信号,其他弟兄迅速肃清附近城墙敌人。”

  赵广参与这样的偷袭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见精于斥候的拓拔封如此说,想想也并无不妥,便点了点头,把命令简单传达了下去。那六只“黑猫”不用赵广多说,一见发动的手势,便如闪电一般窜了出去。

  拓拔封手持双剑,后发先至,竟先死士一步冲到绞盘旁,左手短剑刺入了一个疏勒卫兵的后脑,右手挥出一剑割断另一人的脖项,弃了左手剑,双手握剑扑入第三名敌人怀中,将他钉在了城墙壁上。几名死士自然也不含糊,都是一个照面就杀死了自己面前的敌人,见拓拔封兔起鹄落连杀三人,望向他的眼神里,也难得地带上了几分欣赏和尊敬。拓拔封不敢耽搁,忙示意几人一起帮忙打开城门。

  此时,城墙上的战斗也基本结束。赵广等人虽然不擅长暗杀,但仗着人多善战,也迅速剿灭了不过百数的疏勒兵。赵广依照计划,命人向天空射了三支火箭,并点燃一支特制的火把,挥舞起来。不多时,城外不远处影影绰绰,有大队人马向城门赶来。赵能抚掌笑道。“好,大事成矣!”

  正如普善所说,疏勒一地民风彪悍,果然远胜西域各国。虽然高顺一入城就率部攻破王宫,并押着疏勒王室,将疏勒全城军队缴了械,但民间的反抗自汉军之日起,便此起彼伏。疏勒人无分老幼、成千上万地涌上街头,用砖块、木棒袭击汉军,在道路上设置障碍,甚至乘夜偷入汉军宿地放火。高顺迫于无奈,只得命全军戒备,关闭市场,禁止集会,加强巡逻,一发现有叛逆迹象,立杀无赦——在砍下上千首级挂在街边示众后,终于逐渐控制了局势。三日后,西征两路主力部队逐渐分批入城,眼看反抗无望,疏勒人终于彻底安定下来。

  虽然疏勒局面大定,但城中警戒的却仍未解除,赵广还是如过去几天一样带队巡街。赵广看着萧条的街面和疏勒人眼中那种化不开的敌意,颇有些感慨:大汉历来以仁孝治天下,对四方蛮夷也多讲究仁义教化,但这次对疏勒,却全是雷霆手段,也不知到底是对是错。正在此时,拓拔封跑到跟前,沉声道:“大人,前面一个广场中发现一群异国人聚众,个个身藏武器,行为古怪,甚是可疑。”

  赵广领众人上前,果然看到一群奇装异服、高鼻深目的异国人正围成圆圈,匍匐在地。圈中央燃着一团篝火,一个红袍人站在那团火前,双手张开,念念有词。赵能凑近着赵广的耳朵道:“少爷,这些人似乎就是传闻中居住在极西之地的拜火教教众,这些人大老远的跑来疏勒不知为了什么。”赵广点点头,命令罗安与何冲等率人封锁街口,余众将那些人团团围住,收缴了兵器。几个士卒如狼似虎地把那红袍人扒了外衣,用绳缚了,丢到赵广跟前。众人这才发现,那人只不过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虽是碧目褐发,长相却也甚清秀儒雅,虽然正被五花大绑绑着,脸上倒没有什么慌乱的神色,反而用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不断打量着众人。

  正待盘问时,只听守着街口的罗安一声高喊,“什么人!”,紧接着传来一连串兵器被撞飞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黄衫的虬须大汉高声呼喝,举刀策马向这边杀来。赵广不慌不忙上前几步,持枪站定,双脚摆个不丁不八,两腿微曲,待对方拍马杀到跟前时,飞快地往旁边一闪,人动枪出,长枪如毒蛇般从骑士的腋下钻入,没至枪柄,顺势一逗手,将他挑下马来。

  罗安从后赶上,气急败坏地想要上前补上几刀,却发现那骑士已然断气,只好悻悻地还刀入鞘,向身边的龟兹通译吼道:“这贼厮鸟一边冲一边喊的啥?撕声力竭的?”龟兹通译摇头说他也听不明白,却见之前那个年轻人上前挣扎爬到那骑士的尸体前,看了看伤口,对通译用龟兹语说了几句,这才明白,对众人说道:“这个人说,这个死者是安息国(安息,又称帕提亚,中亚强国)最强大的骑士之一,而他是这个骑士的仆人,他们主仆是为了与安息国通商的目的来疏勒的。”

  那年轻人朝尸体拜了几拜,挪步来到赵广面前拜倒,又说了几句龟兹话,通译忙翻译给赵广说:“大人,他说他的名字叫阿尔达,既然你杀了他的主人,根据安息国的法律,从此以后他就是您的仆人了。”

  “啊?”赵广从没见过这等认主的,颇有些瞠目结舌,与赵能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示意士卒将那青年的绳索放开,有些无奈地对通译说,“真是乱来,你替本官告诉他,本官是大汉武将,大汉朝律法不许胡乱收仆。既然他只是个仆从,本官也无意为难他,就让他把主人的尸身带走安葬吧。”

  听了通译把这话翻译后,那名叫阿尔达的青年忽然激动起来,连比带划地说了一通,并对着赵广连连顿首,通译听了,惊讶地说:“大人,他说能见到您,一定是火神的旨意。他有重大的消息要告诉您,他们东来途中,发现了大批的贵霜帝国的军队正在往葱岭附近靠近,数量有近十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