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山雨欲来 第二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589 2009.01.06 20:57

    颜良面色冷峻,神情戒备地看着吕布,轻轻哼了一声,问道:“你是河内哪路军马?”

  吕布站在战马旁边,恭敬地深施一礼,再次说道:“下官乃河内郡武猛都尉丁原丁大人帐下主薄。”

  颜良端坐马上,打量了他一眼。吕布三十岁左右,九尺身高,皮肤稍黑,长脸短须,颧骨高耸,浓眉下有一双沉稳而坚毅的眼睛,威猛而彪悍。颜良冷笑,问道:“你带着兵马一路狂追而来,有什么事?黑山的黄巾贼又下山了?”

  吕布谦恭地笑笑,回道:“禀大人,都尉大人就在军中。”

  颜良抬眼看看远处的骑兵军,挥手说道:“你叫他来,我问问他。”

  吕布答应一声,飞身上马而去。

  ===

  李玮把蔡琰交给弧鼎,又仔细看了一下蔡邕的伤势,小声安慰了两句之后,对弧鼎和弃沉说道:“如果发生什么事,你们两人带着蔡先生先走,我和子善断后。”弧鼎和弃沉躬身领命。李玮对庞德和何风招招手,三人打马冲出阵列,来到了颜良身边。

  “子善,那是谁的兵马?”

  “河内武猛都尉丁原。”颜良说道,“河内府兵马如今受将军大人节制,应该没什么事。”

  李玮脸色大变,失声说道:“丁原是大将军的人。我们跑这么快,他竟然追了上来,一定有图谋。”

  颜良吃了一惊,回头看着何风。何风被他的大眼一瞪,吓了一跳,急忙摇手道:“大人,这和我没关系,我不知道这事……”

  颜良冷哼一声,大声说道:“你和令明回去,准备血战。”

  ===

  丁原四十多岁,面色红润,圆脸长须,看上去是个养尊处优的人。他在吕布的陪同下,满脸堆笑地跑了过来。几人略加寒暄一番,李玮笑着问道:“丁大人,这么冷的天,你还带着兵马到黑山剿杀黄巾贼?”

  丁原笑道:“哪里,哪里。下官这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带兵巡视黄河沿岸,捉拿朝廷钦犯蔡邕。”

  李玮故作惊奇地说道:“哦,蔡邕逃了?那是好事嘛,老天有眼,老天有眼。”他瞥了丁原一眼,问道,“大人这么快就接到陛下的圣旨?”

  丁原点点头,从怀里掏出圣旨递给了李玮,“司马大人见谅,下官虽然受镇北将军的节制,但陛下的旨意……”

  李玮看完圣旨,脸上的颜色很难看。圣旨上说,蔡邕给李玮和黑豹义从救走了,命令丁原沿黄河北上,务必劫杀李玮,把蔡邕给抓回来。出卖我?李玮气得差点就要破口大骂。洛阳没有一个好东西,这下子,洛阳的权贵总算找到打击镇北将军的把柄了,而自己这黑锅也算是背定了。

  颜良看完圣旨,脸色铁青,他看着丁原得意洋洋的笑脸,恨不得一刀砍了他。

  “丁大人,你是什么意思?”李玮抱着一丝侥幸,笑吟吟地问道。

  丁原笑得眼睛都已经眯成一条缝了,“司马大人,你说呢?”

  丁原如果杀了李玮和黑豹义从,把蔡邕藏到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他不但可以得到天子和大将军的封赏,还能讨得士族的欢心,一举两得的好事他岂肯放弃。李玮暗暗冷笑,对颜良做了个手势。

  “丁大人既不能违抗圣旨,又不能背下杀害蔡先生的恶名,的确很难做啊。”李玮故作同情地说道,“丁大人,我看不如这样,你把脑袋借给我……”

  李玮话音未落,颜良的大刀已经划空而起,犹如闪电一般,呼啸而去。

  丁原大概没有想到李玮竟敢杀他,更没有想到颜良的大刀眨眼就到了眼前,此时他脸上还带着笑意,但眼睛内已尽是恐怖。

  就在颜良的大刀逼近丁原的脖子时,一支长戟突然出现,以迅雷不疾掩耳之势狠狠地崩开了颜良的大刀。

  “当……”一声巨响炸在丁原耳边,丁原魂飞魄散,张嘴发出一声恐惧地大叫,扑通掉到了马下。

  吕布长戟再闪,飞刺颜良的腰肋。颜良这时才大吼一声,手中大刀蓦然发出风雷之声,直砸长戟。

  就在这时,黑豹义从吹响了报警的号角,急促的号角声响彻了凄冷的天空。

  “子善,快走,快走。”李玮眼看刺杀不成,而己方又发出了报警号角,急忙拨转马头,如飞而回。颜良刀指吕布,眼睛看着狼狈不堪的丁原,寒声说道:“想死,你就发起进攻。”

  ===

  “怎么了?”李玮焦急地叫道,“是不是蔡先生出事了?”

  “大人,东面有骑兵大军来了。”庞德紧张地指指几个趴在地上正附耳倾听的义从士卒,担忧地说道,“不知道是不是赵大人来了?”

  李玮没有做声。颜良飞马而回,大声吼道:“刀出鞘,箭上弦,准备杀出去。”

  ===

  赵云和鹿贤带着两千铁骑狂奔而来。

  黑豹义从顿时发出了震天欢呼。颜良和李玮打马迎上。

  “那是谁的兵马?”赵云气喘吁吁地问道。

  “是武猛都尉丁原。”李玮笑道,“子龙,我和子善先走了,这里的事交给你。”

  “好。”赵云朝他们一挥手,打马向前冲去。

  蔡琰伏在弧鼎厚实的后背上,望着朝弧鼎灿然一笑的赵云,小声问道:“大人,他是谁?”

  “他是虎贲校尉赵云,就是在西疆斩杀六月惊雷的赵云。”弧鼎笑道,“大汉国最年轻的校尉大人。”

  蔡琰发出一声惊呼,水灵灵的大眼睛一霎不霎地望着赵云矫健的背影,漂亮的脸旦上尽是崇拜。

  ===

  长水营铁骑一字排开,将宽敞的驰道堵了个结结实实。赵云手提长枪,威风凛凛地站在大军前面。

  丁原很头痛。这样子,回去如何交待?他倒不怕李弘找他麻烦,他怕大将军何进怪罪他。他能做到这个都尉,全靠何进提携,没有何进也没有他的今天。如果就这样让李玮把蔡邕带跑了,将来传去出,自己丢脸事小,丢官事大。对面是名震天下的虎贲校尉赵云,传闻他比那个奋武校尉颜良还要厉害,看样子杀是杀不过去的,而且一旦动手,自己这点家底不但赔不起,还把镇北将军李弘得罪了。得罪了这头豹子,自己虽然有大将军何进关照,但日子未必好过。

  丁原想了一下,带着吕布再度拍马迎了上去。他先把圣旨给赵云看了一下,然后又把李玮和颜良不分皂白挥刀就要杀他的事解释了一遍。

  “大人,下官也隶属于镇北将军,我们都是同帐为将,总要讲点交情说点理。”丁原笑眯眯地说道,“赵大人你说说,我如何向陛下交待?”

  赵云笑笑,说道:“这样吧,如果你赢了我手中的枪,我就给你让路,你继续追,如果你输了,也算是向陛下有所交待,如何?”

  丁原看看眼前这个英俊的年轻校尉,心里的火腾的就冒了起来。你也太狂了,就这么瞧不起人。不过他也承认,赵云的这个办法倒不错。

  “奉先,那你就陪校尉大人走几招。”丁原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打马跑回了本阵。

  赵云看了吕布几眼,笑着问道:“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吕布赶忙拱手为礼,报了字号和官职。

  “吕大人家在哪里?”

  吕布神色一黯,说道:“下官的家在五原郡九原。”

  “你是匈奴人?”赵云惊讶地问道,“那你认识九原旗王暮盖廷吗?”

  “我是大汉人。”吕布说道,“我不是匈奴人,更不认识那个该死的暮盖廷。”

  赵云歉意地笑笑,说道:“那个暮盖廷已经死了。”

  “我知道。”吕布略显遗憾地说道,“可叹身不逢时,没有参加西疆大战,否则,我也可以手刃胡虏,杀敌报国,免得在这里和大人……”他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

  战鼓声蓦然冲天而起。

  吕布手执长戟,躬身一礼,大声喊道:“大人请……”

  赵云笑容顿敛,大吼一声:“杀……”

  两马狂奔,在双方士兵震耳欲聋的呐喊声里,枪戟交错,发出一声惊天巨响。两人枪来戟往,转眼交战二十多合。吕布显然心情不好,没有什么交战***,只是在应付上官交待的差事,而赵云却越战越勇,他从吕布的长戟上明显感觉到对方是一个武功高强之士,其实力不一定比颜良差,所以越打越兴奋。

  “吕大人,看枪……”赵云枪似游龙,直冲吕布的面门而去,吕布略一偏头,刚想抬戟斜刺,却见寒光一闪,赵云左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拔刀在手,飞剁而下。吕布骇出一身冷汗,整个身躯霎时腾空而起,长戟挡刀,硬是躲过了赵云必杀一击。

  吕布落到地上,连退几步方才稳住身形,这一刀,终于把吕布的火砍出来了。他从军十几载,虽然也立了一些小功,也遇到了赏识他的丁原,但至今不过才是个小小的主薄,看看眼前这个嘴上没毛的小伙子,他都已经是校尉,已经杀了六月惊雷这样的胡酋名震天下了。一股怨愤之气顿时喷涌而出,当真我连武功都不如你吗?

  “杀……”

  赵云飞身下马,面对狂呼而来的吕布,大叫一声:“来得好,杀……”

  两人顿时就象两头猛虎一般,纠缠厮杀,酣呼鏖战,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擂鼓……擂鼓……”丁原高举双手,声嘶力竭,“给吕大人助威……”

  鹿贤高举战刀,纵身狂呼:“虎贲……虎贲……”

  两千长水营铁骑同声呼应:“虎贲……虎贲……”

  吕布吼声如雷,气势如虹,长戟横扫,一连逼退赵云七步,“杀……”随着一声暴喝,吕布斗大的拳头突然冲出戟幕,呼啸而至。赵云临危不惧,枪交左手,右手成拳,迎面就砸。

  “轰……”一声响,赵云被吕布一拳击得腾空而起,张嘴喷血。吕布也被赵云一拳砸中肩窝,倒退三步。

  “杀……”吕布长啸一声,戟尾撞地,人借长戟反弹之力,犹如出水蛟龙,凌空刺去。

  赵云大吼一声,长枪驻地,腾空的身形突然再起三寸,右手抽刀,犹如雄鹰搏兔一般,一刀劈下。

  就在长戟要冲进赵云身体的时候,吕布心里猛然一颤,戟尖顿时歪出,长戟斜斜地擦着赵云的腰肋,带着一抹血珠,冲向了天空,而此时赵云的刀已经剁到了吕布头上。

  吕布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望着冷森森的战刀,苦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就在战刀剁开吕布盔缨的霎那,赵云用尽全身的力气移开了刀锋,一刀斩进了吕布的肩胛,鲜血迸射。

  ===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吕布昂首而立,长戟向天,一柄战刀深深地插在他的肩膀上,鲜血染红了他的衣甲。赵云站在吕布身边,倒提长枪,傲然长笑。

  “吕大人好功夫。”

  吕布缓缓睁开眼,淡淡地一笑,伸手拔下肩上的战刀,递给了赵云。

  “大人好功夫。”

  赵云没有接刀。他走到吕布身边,从吕布的腰间拔出他的战刀,插进了自己的刀鞘内。

  “留着做个纪念吧。”赵云笑道,“北上击胡的时候,但愿能和吕大人并肩杀敌。”

  吕布战刀归鞘,大声说道:“好,一言为定。”

  两人抱拳为礼,各自转身离去。

  霎时间,双方士兵的吼叫声直冲霄汉。

  ===

  龙颜震怒。

  天子听说镇北将军府司马李玮伙同黑豹义从杀进北寺狱,堂而皇之地救走了蔡邕,顿时暴跳如雷,急令河南府、河内府和兖州各郡府郡国兵全部出动,四下捕杀。

  镇北将军李弘接到天子重责的圣旨,急忙献请罪表,同时急书三公府和大将军府。李弘在给四府的信中说,事情都是大家干的,现在你们全推到我头上,什么意思?撕破了脸,对谁都没好处。四府给李弘回书澄清事实,说这都是中官诬陷的,和他们没关系,不过,请镇北将军放心,一定会到陛下那里替你说情,但河东和并州的盐铁,是不是也要给我们分点利?

  蔡邕被救走,天子知道事情已经泄漏,把中官们臭骂了一顿,随即也就放弃了诛杀何进的计划。既然已经放弃了,天子就要为将来的事考虑考虑了。他当然知道凭李弘一人之力是救不走蔡邕的,参予这事的肯定还有大将军,还有那些蔡邕的朋友士族官僚们。李弘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但通过这次事情,他感觉到李弘一个人的力量还不足以保证自己可以在洛阳为所欲为,他要军队,要一支绝对忠于自己而且还是驻扎在洛阳的军队。今年年初他就有这个想法,但现在,他迫切需要实现这个想法了。

  李弘听从了王瀚的建议,出面向河东门阀借了十亿钱送给了陛下,这个时候,还是主动把陛下的怒气平息了好。

  天子看到李弘送来的钱,心情好了不少。说实话,他也不愿意杀蔡邕,杀了蔡邕,激怒了士子,将来对他的废嫡立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他还要背上杀死自己老师的罪名,虽然自己是一国之君,但这无论如何有点不太好听。

  大臣们继续上表,给蔡邕求情。

  李弘也连续上奏,他劝谏陛下说,杀了蔡邕,伤了天下人的心,不利于将来小皇子继承大统,还不如借这个机会再次赦免蔡邕,让天下人感激陛下的宽容和仁厚。赦免了蔡邕的死罪,可以让他到并州来戴罪立功,可以让他在并州开学堂,授学讲经,教化流民和蛮胡,这样一来,既可以让边郡百姓感受到陛下的浩荡皇恩,也有助于并州屯田和戍边。并州稳定了,北疆就稳定了,北疆一稳,陛下的江山社稷不就稳了。

  天子有点心动,犹豫不决。

  这时候,何进通过司空丁宫,借过年的名义,送了太后一笔厚礼。司空大人婉转表达了要太后劝谏陛下赦免蔡邕的意思。太后对蔡邕的印象非常好,毕竟是大汉名士,一般人都很敬重。太后把天子召进永乐宫,说蔡大名士既然不愿意做董侯和公主的老师,那就算了,他毕竟给大汉国做了许多事,现在太学里不还竖着他写的石经嘛,贡献很大,而且,他一辈子很坎坷,很艰苦,就让他安安稳稳活几年吧。

  天子答应了,随即改判蔡邕流放北疆,由镇北将军府看管。李弘大喜,立即以八百里快骑急令李玮和颜良护送蔡邕到晋阳,同时命令赵云率长水营返回龙山大营。

  年末,天子接到了两个好消息。

  长沙太守孙坚到了荆州长沙郡之后,连战连捷,已经把区星的叛军打散了,平叛之期指日可待。

  破虏将军董卓在酒泉、张掖等地击败了叛羌,斩首三千,平定了叛乱。天子大喜,封董卓为前将军,鳌乡侯,邑千户。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