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四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898 2005.08.01 11:18

    濡水河两岸的杂草基本上已经枯萎了,偶尔也还能看到一小片淡绿,一点淡红点缀其中。河面很宽,水流也不急,只是风有些寒意,吹在汗湿的身上非常不舒服。流水的声音轻轻的,好象生怕惊醒了这原野的宁静。

  士兵们静静的坐在马上,一个个显得非常平静。对于即将到来的厮杀,对于即将降临的死神,他们好象没有察觉一样,坦然,从容,好象他们与这天地本身就是一体。

  李弘和小刀站在河边,望着远处逐渐迫进的追兵。

  “黑子,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士兵。”小刀突然说道。

  李弘笑了,“谢谢。什长,你打算怎么打这一战?。”

  “拼了。”按照小刀的想法,二十人冲上去拼一下算了。能抵挡多少时间就是多少时间。李弘制止了他。

  李弘问他:“什长,你希望我们二十个人被敌人的铁骑卷成肉泥吗?”

  小刀无奈的说道:“你难道有什么办法救活大家不成?”

  李弘笑起来,“当然有。不过你的听我指挥一次。”

  “只要能救大家的命,你就是要我的命也可以。”小刀激动地道。

  李弘指挥大家策马走到河边。

  “你们看,从草地上到这河堤,五十步之间明显有一个一人高的坡度。不要小看这么点坡度。五十步可以让敌人的马迅速降速,无法冲击我们。而我们的后面就是濡水河。如果他发力冲上来,一旦与我们没有正面接触,在马速奇快的情况下,势必要冲进河里。既无法让战马达到最快速度,又有可能掉进河里,敌人面对这两难境地,肯定不愿意采取强攻。”

  “不能倚仗战马强攻,就只有采取阵地进攻。我们人少,自然还是打不过他们。但我们可以想办法让敌人的人多优势变成劣势。”

  远处追兵的马蹄声就象*一般,猛烈传来。小刀急了,大叫起来:“黑子,快说怎么办吧,敌人上来了。”

  李弘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继续对围在身边的士兵们说道:“大家背对河水,把十八匹马两匹一组,排成半圆,组成一个半圆马蹄形阵。这样这个马蹄阵的厚度和半径正好够我们二十个人防守。敌人攻,我们守,看看谁输谁赢。”

  李弘望了大家一眼,笑着说道:“明白了吗?”

  士兵们大概是看到了生存的希望,或者是从李弘那充满自信的笑容里汲取了力量,他们突然精神大振,齐声吼道:“明白了。”

  大家立即按照李弘的要求,在河堤上把战马系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坚实的堡垒。由于李弘的详细解释,士兵们知道敌我双方的优劣,所以都信心十足,一个个神采奕奕,生龙活虎一般。

  李弘接着对小刀说道:“只要守到明天,我们就胜利了。”

  小刀对他佩服的不得了。闻言惊诧地问道:“为什么?”

  “明天他们的部队就要从红花谷开拔,正式展开攻打卢龙塞的军事行动。到那是我们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明天他们还没有杀死我们,他们就会撤走,尾随大军一起行动。”

  “你怎么那么肯定他们明天就要展开攻击?”

  “直觉。”李弘淡淡地道。

  小刀一听急了,“你瞎猜的?”

  李弘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不会害你谎报军情的。我当然要综合各种情况分析了。”

  小刀狠狠地踹了他一脚,骂道:“吓死我了。”

  敌人的牛角号声清晰的在两人耳边响了起来。敌人终于追上来了。

  乌丸人的铁骑在百步之外突然停了下来。他们的百夫长也看出来这些汉人背靠濡水摆下的防御阵形根本就不能用铁骑去冲。但是让他们放弃骑兵的优势而去与敌人肉搏,他们在内心里也无法接受。何况在靠近那个奇怪的阵势之前,自己士兵的损失也一定非常大,那是一段将近五十步远的斜坡。

  乌丸人在一百步以外的草地上踌躇不前。马蹄阵内的士兵从最初的紧张中慢慢恢复过来,士兵们开始交头接耳。

  李弘坐在河堤上,从马腹下观察着对方的动静。

  乌丸人开始重新布阵。不久,他们在一声声牛角号声中开始稳步推进。

  李弘大喊一声:“兄弟们,乌丸人要进攻了。大家准备弓箭。记住,两个人一组,一组负责一人,决不要让他们冲破马蹄阵。”

  士兵们一阵忙碌,随即各自找好射击位置。

  乌丸人推进的速度非常快,转眼只有八十步了。小刀催促道:“黑子,射吧!”李弘摇摇头:“我们武器少,要节约用。等他们再走近一点。”

  乌丸人已经开始发射长箭。小刀急了,大叫起来:“再不还击,我们会被射成刺猬的。”

  李弘坚决的摇了摇头,“大家小心,不行就躲到马肚子下。快,快。”说完自己先钻过去了。士兵们的动作比兔子还快,一转眼,都在马肚子下了。

  长箭呼啸而至发出惊人的怪叫,转瞬即至。只听到噗哧噗哧,箭簇钻入战马身上的声音连续不断。战马痛苦的嘶鸣不断响起,它们躁动不安起来,有的挣扎着想要逃离。但是马缰绳都被系在一起,被士兵们紧紧拽着,跑也跑不掉。河堤的草地上立即插满了敌人的长箭。

  乌丸人紧接着发出了第二轮。由于双方距离太近,这一轮的威力大打折扣,许多箭都射进了河里。

  李弘第一个欢呼起来,“轮到我们了。大家平行射击,不论是人是马,一律射倒。”

  二十个人站在不同的角落,拉弓搭箭。乌丸人奋力催马,想早一些通过斜坡,靠近敌人的马阵,让对方的长箭同样失去射击的有效距离。乌丸人也想射,但面对高大的战马,他们即使射出去了箭,也不过就是钉在战马上而已。一百个人还对付不了这么一小撮人?没有人觉得不行。

  在大家的期盼中,李弘终于喊了一嗓子:“射……”

  四五十步的距离,长箭射到也就是眨眨眼之间的事。乌丸骑兵挡无可挡,立即就从马上摔下了一大片。还有几匹马被射中,战马吃痛,狂奔向前,随即就被更多的箭射中摔倒,马上的骑兵自然也就成了活靶子。

  更多的乌丸骑兵咆哮着,凶狠的踢着马腹,继续望斜坡上冲。

  李弘射出自己的第十支箭。他看到那个中箭的乌丸士兵距离自己不过十丈,那个士兵脸上的胡子比一般人少的多,估计也就是一个年青人。他一手捉着穿透胸膛的长箭,一手绝望的在空中挥舞着,好象要抓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他的身体在疾驰的马背上舒展开来,然后腾空而起,重重摔落到地上。

  “内圈战马卧倒……”李弘回头大声命令道。几个站在马旁的士兵赶忙拉住马缰,死命的拍着马背。战马顺从的趴了下去。敌人很快就要靠近了,不挡住战马下部的空间,敌人突袭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李弘看见了战死的士兵。三个人身中数箭,躺在中间的空地上。虽然有战马作掩护,但还是有兄弟牺牲了。

  乌丸骑兵在损失了三十多名士兵之后,终于冲到了马蹄阵的外围。

  乌丸人有些束手无策。他们就好象吃到了一块牛骨头。虽然鲜美的骨髓就在骨头里面,但需要拿东西把这块骨头砸断,才能吸出骨髓食用。现在乌丸人就是没有犀利的工具。他们团团围在敌阵外面,骑着战马来回穿梭。双方偶尔也互相射两箭,但是已经没有什么威胁。

  乌丸人迟疑了很短的一段时间,随即就发动了对马蹄阵的猛烈攻击。他们采用人海战术,每十人一队,迅速靠近敌阵,然后从战马上跳进马蹄阵内,与汉军士兵肉搏。

  李弘没有办法。这个时候靠的就是勇气和毅力,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李弘吼了出来:“兄弟们,杀死他们。”

  小刀在阵内左侧也高声叫道:“杀,杀死他们。”激烈的肉搏战开始了。

  乌丸人从高空跃下攻击自然是要吃大亏。汉军这边刚刚开始是二三个人攻击一个,几把刀从不同的角度劈削过去,任谁也抵挡不了。李弘最是凶悍,独当一面,从他防守区域跳进来的乌丸人,都是干净利落的死在空中,哼都不哼一声。

  乌丸人毫不退缩,依旧前赴后继,继续靠近阵势,继续往里跳,跳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马蹄阵里的人也越集越多。七八十个人,七八十匹马,都挤在这个狭小的河堤上,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阵外还有几个乌丸人干脆站在马背上,不是发几支冷箭突袭阵内的汉军士兵。

  战斗异常惨烈。李弘已经被乌丸士兵从他防守的区域挤开了。如果乌丸人再多几个,就可以推开站在一起的战马,把马蹄阵缺口打开。候在外面的乌丸人就可以一拥而上。李弘急了,放弃防守,全力猛攻,再不管自己的生死存亡,象一头吃人的猛虎一样,直接冲进乌丸人中间,对着那个双手拉住马缰的大汉背后就是一刀。

  小刀大吼一声,奋力一刀戳进敌人胸膛,但随即只觉的自己背心剧痛,接着就看见一把血淋淋的战刀刀尖从胸口冲了出来。小刀无奈的一笑。大头愤怒了,他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嗓子:“小刀……”他再也不管劈向自己的战刀,手上的长剑直接就插进了敌人的胁下。同一时间敌人的刀劈在了大头的胸口,发出一声沉闷的破骨声。而郑信的剑几乎同时砍下了敌人的头颅,鲜血飞溅,叫声凄厉。

  吴八看见自己的战友一个接一个倒了下去,愤怒使他失去了理智,他连眼睛都杀红了。他手上的长剑已经没有了招式,他双手紧握剑把,仅仅就是砍,砍。两把刀剁在他背上,他都没有感觉到什么,硬是把自己的长剑插进了敌人的胸口。一支长箭射向他,笔直的刺穿了他的心口。吴八倒下了,连同被他杀死的敌人一起倒下了。

  李弘一刀砍飞了冲向自己的敌人。他已经感觉快守不住了。这般乌丸人的凶狠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们全然不顾性命的冲上来,根本不管牺牲多少人。在这个小阵内,已经躺满了尸体,密集的连个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有的还是好几具尸体堆积在一起。李弘看到小刀已经死了,其他三个伍长也已经死了,剩下四个战士还在奋力抵挡。阵外还有二十几个敌人正准备做最后的冲击。

  就在这个时候李弘听到了马蹄声,密集的马蹄声。然后就是乌丸人的欢呼声。敌人援兵来了。

  李弘绝望了。这一战跟自己的预测相差十万八千里。乌丸人的坚韧和以命相搏的勇气让他们获得了胜利。即使是惨胜,那也是胜利。他们宁愿战死,也不愿意象个懦夫一样守着猎物放弃进攻。进攻,连续进攻,他们摧毁了汉军士兵的性命,也摧毁了汉军士兵的堡垒。

  最后一击,只要最后一击,一切就将结束。

  援兵的出现极大刺激了剩余的乌丸骑兵。他们大概怕功劳被别人抢去了,立即就发起了最后一击。

  望着象潮水一般跳进来的敌人,李弘对着剩余的几个士兵大声喊道:“走,快走,从河里走哇。”

  没有士兵听他的。大家象疯子一样依旧在鏖战。李弘飞速后退,他看到了郑信。郑信被三四个敌人围着,已经危在旦夕。李弘毫不犹豫飞出小斧,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双刀同时杀至。

  “走,下水走。”李弘对他大声叫道。郑信下意识地点点头,长剑从自己面前的敌人身上拉出,带出一蓬鲜血。李弘躲过背后敌人的砍杀,眼明手快,左手刀顺势就插进了一名包抄上来的敌人胸口,右手刀挡住了从右面冲上来的一记劈杀。李弘放弃了插在敌人胸口上的刀,左手从躺在地上的敌兵尸体上拽下小斧,抡圆了,狠狠的剁在背后敌人的大腿上。敌人惨嚎一声,倒飞出去。

  李弘和郑信背靠背,快速向河边移动。此时阵内的其他三个战士已经被如狼似虎的乌丸人一拥而上,剁杀在地。

  十几个乌丸人向他们飞扑过来。

  “你先走。”李弘大叫一声,突然返身冲了上去。郑信不敢犹豫,在李弘的掩护下,飞跑两步,飞身高高跃起,“扑通”一声,钻入了冰冷的河水里。

  李弘拼尽余力,大展神威,连杀三人。乌丸人更是疯狂,不要命的往上冲,想是一定要杀了他,不能再逃了一个。

  李弘不是不想逃,他根本就逃不掉,这些怒吼的大汉恨不能把他吃掉。李弘被迫步步后退,退到了冰冷彻骨的河水里。

  李弘继续退,越退越快。

  乌丸人反应过来,这个人也要借水逃走了。站在岸上的几个士兵立即拿下弓箭,搭箭就射。李弘大吼一声,奋力向岸上的弓箭手掷出了战刀。

  战刀在空中呼啸着,飞速而去。

  一名弓箭手刚刚举起弓,就看见血糊糊的战刀向自己飞了过来,他吓得惊叫起来,但已经躲避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战刀贯体而入,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李弘沉入河水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