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三十四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001 2005.08.24 12:54

    “发射,任意发射……”慕容侵一边打马后退,一边高声吼道。

  左端的弓箭手在第一时间对准从黑暗里冲出来的铁骑大军发出了迎头一击。长箭呼啸着,发出鬼嚎一般地厉叫,张牙舞爪地扑向了状若疯狂的汉军士兵。

  慕容绩心急如焚,大声命令号手,吹响撤退的号角。

  “命令所有攻城士兵,立即后撤。”

  “通知熊霸,立即停止攻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南城门附近,掩护我军撤退。”

  “命令右翼预备部队向中军靠拢,集结密集防守阵形,迟滞敌人攻击速度。”

  密集的箭雨射进风驰电掣一般的铁骑大军里,立即有士兵在高速行进当中或者中箭坠马,或者人仰马翻。汉军士兵们全然不理,依旧疯狂地策马狂奔。

  站在最前排的盾牌兵被大汉铁骑排山倒海一般的凶猛气势惊呆了,他们下意识地连连倒退,好象这样就可以避免被敌人的铁骑撞到一样。弓箭兵在射出两箭后已经与汉军士兵们近在咫尺了。他们的防守力最差,在挡无可挡的情况下,他们率先掉头开始向大军的后方四散而逃。

  李弘的长枪借助飞奔的战马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首先挑杀一名盾牌兵。盾牌兵惨叫着在空中飞舞,重重地摔落到弓箭兵的队伍里。

  两军相撞,发出了一声巨大而沉闷的轰鸣声,这声音响彻战场,重重地敲打在鲜卑士兵的心里,恐怖而惊惧。

  “杀啊……”汉军士兵们高呼着,凶狠地挥舞着战刀。他们身下的战马在奔腾咆哮,肆意撞击着所有阻挡自己前进的敌人。鲜卑士兵们就象惊涛骇浪中的的小船,又象狂风中的落叶,无助而软弱,他们被这股从黑暗里突然降临的巨大力量残忍地蹂躏着,践踏着,撞击着,砍杀着,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力量。

  弓箭兵的逃亡加剧了鲜卑大军的恐惧,也加快了他们死亡的速度。

  李弘一马当先,手中钢枪左挑有刺,枪下决无逃生的可能。郑信手上的长矛犹如吞信的毒蛇,肆无忌惮地吞噬着敌人的生命。田重左右开弓,长箭厉啸,每箭必中。雷子的战刀就象飞旋的磨盘,中者必死。斥候屯和后卫屯的士兵个个奋勇争先,酣呼鏖战。

  刘虞蓦然睁开双眼。

  当急促低沉的牛角号声在黑夜里突然响起的时候,刘虞已经绝望的几乎停止跳动的心脏再次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睁大双眼,向吼声如雷的西面战场上望去。

  在几十堆巨大篝火的照射下,整个战场一览无遗。

  他看到城下鲜卑军队的阵势在快速调整,士兵们显得非常恐慌和紧张。西城墙上的鲜卑士兵在已经完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突然向潮水一般顺着云梯急速撤退。东城墙的攻城战随着撤退号角的响起,几乎立即就结束了。只有城门楼下地战斗还在继续。但宇文峒的弓箭兵已经率先撤出,占据了城下有利位置,正准备掩护城内的士兵撤出来。

  整个战场上,紧急撤退的号角声此起彼伏,完全掩盖了战场上的厮杀声。突然降临的紧张气氛一时间几乎将鲜血淋漓的战场凝固了。

  他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就象一柄铁锤砸开了一面战鼓,低沉有力却隐含破败之音。随即他就看到敌军的左翼开始象池塘里的水一样泛起一道道的涟漪,接着涟漪变成了波浪,波浪随即抖动起来,接着敌人的整个左翼部队开始震动起来。

  刘虞抑制不住心内的狂喜,放声大吼起来:“擂鼓,擂鼓……”

  城楼上残存的士兵和百姓一时间都还没沉浸在血腥和残酷的搏杀当中,他们还来不及相信凶恶的敌人会突然撤退。

  如雷一般的战鼓惊天动地地响了起来。

  这是胜利的鼓声,这是战胜敌人的鼓声。士兵们和城中的百姓从血腥中惊醒过来。他们终于盼来了援军,他们在即将崩溃的一霎那,盼来了援军。

  战鼓声,欢呼声,霎时间响彻了渔阳城。

  玉石,燕无畏的左曲六百骑紧随在李弘所率的突前部队之后,冲进了战场,并且迅速扩大了截杀敌人弓箭部队士兵的冲击面。鲜卑的士兵们一边飞速逃跑,一边展开了凶狠地阻击。他们擅长骑射,虽然没有了战马,但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依旧非常突出。他们精确的射术和小部队的合击之术给汉军士兵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阎柔率领六百铁骑杀进了鲜卑大军左翼的中间。

  阎柔骑着一匹火红色的战马,穿着一件血红色的战袍,在火光的映射下就象一团燃烧的烈火在战场上飞腾。他的大刀宽大沉重,犀利无比,挥动之间只见刀光闪烁,人头翻飞,鲜血四射。鲜卑人的生力军遭到汉军地迎头痛击,死伤惨重。但他们凶悍的本性并没有被眼前的血腥所吓倒。在经过了最初的惊惶失措之后,他们开始反击,他们的战刀和斧头象下雨一般斩向汉军铁骑的战马,士兵。敌人疯狂了。

  左侧鲜于辅六百骑,中间赵汶,伍召的六百骑,右侧胡子卫峻的六百骑,三支人马吼声如雷,几乎同时冲上了战场。主力铁骑的加入,就好象在一个垂死挣扎的敌人身上,狠狠地扎下了致命的一刀。

  鲜卑大军的左翼瞬间就崩溃了。

  敌人弓箭部队的溃败非常迅速,李弘和骑兵们毫无阻力,他们杀声震天,拼命地驱马追击,肆意地砍杀。

  阎柔的部队遭到了敌人猛烈地阻击。鲜卑人的攻城预备队体力充沛,他们以命搏命的打法,让汉军铁骑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速度是骑兵部队的灵魂,没有了速度,骑兵们在战场上就只有挨打了。就在这时,赵汶的后续部队杀了进来。霎时间汉军就如同破了堤的洪水,再无羁绊,以摧枯拉朽之势,一泻而下。阻击的敌兵马上就被汹涌奔腾的铁骑席卷而去,转眼间就被滚滚的洪流淹没了。

  当撤退的号角响起时,前期陆续从攻城战场上撤下的鲜卑士兵们,以最快的速度,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往大军的右翼集结。他们希望借助右翼部队的阻击赢得安全撤出的时间和机会。然而一切都晚了。胡子的铁骑象狂风一般席卷而来,面对毫无抵抗能力,只顾喊叫着拼命逃跑的敌人,他们展开了无情的血腥屠杀。

  城楼下的骕骦部落士兵们士气低落。他们在经历了惨烈的厮杀,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就在即将牢牢占据城门的时候,却功亏一篑。他们不得不遵命撤退。

  城门楼下的战场上,仅剩下的十几个汉军士兵高呼着,带着士气大振的百姓们,在城楼上奔雷一般的隆隆战鼓声地激励下,向负隅顽抗的敌人展开了凶猛地进攻。他们冲破了敌兵死守的障碍,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围攻一个鲜卑士兵。鲜卑士兵们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他们惊恐万分地望着汹涌扑来的人群,落荒而逃。人潮穿过尚在燃烧的城门洞,冲出了城外。

  他们站住了,他们看到了激动人心的一幕。他们泪如雨下,喜极而泣。

  李弘的部队已经全部展开,在一声声激昂嘹亮的牛角号声的指挥下,士兵们士气如虹,怒吼着,咆哮着,就象一把抡圆的战刀,呼啸着,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地劈了下来。中刀的鲜卑大军惨嚎着,哭叫着,肝胆俱裂,狼奔豕突,再无一战之力。

  慕容绩无助地望着正从城墙上撤下的士兵,心里就象被剐去了一块肉一样,痛苦不堪。他们已经没有安全撤退回营的时间了。大军的防守阵形已经被击破,全军正在溃败之中。敌人的援军就象幽灵一样从天而降,他们的铁骑已经蜂拥而至,战场上的一切生命都将被他们席卷吞噬。败局已成,再无挽救的可能。

  慕容风想到了熊霸。只要熊霸早日脱离东城战场赶来救援,部队就能脱离险境,将损失减少到最少。

  此时此刻,他突然彻底明白了熊霸当日在卢龙塞惨败的心境。胜利就在唾手可得之际,却又象水中月,镜中花一样,虚无飘渺,遥不可及了。

  慕容侵飞马赶来,大声叫道:“我们快走吧,迟恐不及了。”

  慕容绩怒气冲天地瞪了他一眼,高声吼道:“城墙上下还有上千的士兵正在后撤,岂能不顾而去。”

  “我们即将失去所有的弓箭兵,没有他们的掩护,我们的撤退将非常危险,极有可能被敌人衔尾猛攻,到了那个时候,你想走都走不了了。赶快命令右翼部队脱离战场,急速后撤。”慕容侵看到慕容绩有些激怒攻心,指挥失常,赶忙提醒他道。

  慕容绩闻言大骇,浑身上下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他看到土狼部落和天蓝部落的战旗正在缓缓向中军移动,立即感觉到自己对整个战场的形势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现在敌人的援军已经全部展开,可以清晰的看到敌人的主力进攻方向是自己的弓箭部队和攻城预备部队。相反对自己实力最弱的后军却没有投入主力,而那里却是自己后撤的最佳方向。敌人的援军从自己的侧翼开始进攻,他们在东西方向上进行直线冲锋,根本没有办法突然转向进行南北方向的攻击。但是自己撤军的方向却是南北方向。只要动作够快,就可以避开敌人的雷霆一击,撤出尽可能多的人马。

  一时间命令右翼部队和后军撤退的号角响遍了战场。

  乌蒙和巍然率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消失在黑暗里。后军的鲜卑士兵在胡子率领的铁骑追击下,四分五裂,各自作鸟兽散,反而让一字排列成密集冲锋阵形的汉军士兵们无所适从,不知是散开队列任意追杀还是保持队列急速前进。胡子选择了后者。为了杀伤敌人的士兵而损失铁骑的速度,这是错误的。

  李弘听到敌人的号角声,立即高声吼叫起来:“加速,全力加速……”

  激昂嘹亮的号角声在马蹄轰鸣的战场上象惊雷一般,突然在漆黑的夜空里炸响,震动了战场上每一个士兵。

  “杀……”

  伴随着地动山摇一般的吼叫声,轰鸣声,士兵们最原始的杀戮之心终于被点燃了。他们疯狂地驱赶着坐下战马,以更加无畏的悍勇铺天盖地地杀向敌人。

  阎柔的部队再次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慕容绩的主力部队在小帅慕容麟的指挥下,誓死阻击。

  前面就是鲜卑大军的中军,巨大的金雕战旗高高飘扬在夜空中,它仿佛告诉所有正在浴血奋战的士兵们,大旗未倒,战局仍在坚持,主帅仍在指挥。

  慕容侵望着越来越近的汉军,突然看见了一面巨大的红色战旗,战旗中间一只张牙舞爪的黑豹,左右分列斗大的“风云”二字。

  他紧张地大叫起来:“豹子,是豹子的部队。撤,快撤。”

  慕容绩随即被侍卫们裹挟着,和慕容侵一起,匆匆忙忙打马而逃。

  阎柔的大刀狠狠地砸在慕容麟的狼牙棒上。慕容麟惨呼一声,虎口俱裂,狼牙棒脱手飞出。还没有等他站稳身躯,一杆长矛已经将他洞穿而起,远远地被抛到汉军铁骑大军的后面。随即他就被无数的马蹄践踏成了肉泥。

  “砍倒它……”阎柔大吼着,挥舞着大刀,声嘶力竭地叫道:“砍倒敌人战旗,砍倒……。”

  一个士兵闻声而起,一刀戳到战马的后臀上。战马吃痛,长嘶着飞身高高跃起,对着鲜卑人的大旗就撞了过去。护卫在战旗四周的敌人不畏生死,各举武器,几乎同时对准了空中的战马和马上的骑士。

  “轰”一声巨响,旗杆被横飞而至的战马躯体重重地撞上,立时拦腰折断。巨大的金雕战旗随着半截旗杆,立即摔落在地面上。

  战马的庞大身躯上,前前后后被插进了十几把战刀,它在临死之前随着惯性,还凶悍地撞死了几个敌兵。马上的骑士身中数支长箭,早已摔落气绝。

  鲜卑士兵突然之间失去了他们心中最后的依靠,顽强的战斗意志终于随着乱七八糟无法辩明的号角声一起崩溃了。

  战场在突然之间好象停止了瞬间,随即爆发了一声响彻黑夜的恐怖吼叫,鲜卑士兵们开始了绝望而杂乱的大逃亡。

  整个渔阳城的战鼓几乎全部擂响,巨大的声音惊天动地,战场上战马奔腾,杀声震天。

  黎明突然拉开了黑幕。

  鲜卑士兵们一个个惊慌失色,没命一般在平原上奔逃着,连绵有数里。

  慕容峰好不容易在士兵们的帮助下,抢了一批战马,夺路要逃。鲜于辅和他的铁骑象旋风一般刮到,连撞带砍,十几个敌人立即就被报销了。鲜于辅的铁戟毫不留情地拨飞了慕容峰劈来的战刀,顺势刺进了他的胸膛。慕容峰惨嚎着,被鲜于辅的长戟高高挑起。一个骑兵飞马而过,战刀飞起,劈头一刀剁下了他的首级。

  宇文峒被捆在一匹马上,由手下牵着急速往东逃窜。胡子和士兵们尾追赶到,箭射刀劈,连续击杀了数名宇文峒的侍卫。胡子用尽全身力气挥动大刀,大刀在宇文峒绝望的吼叫声中呼啸着落下,连人带马一起砍死。

  在清冷肃杀的黎明里,李弘的铁骑杀遍战场,他们带着血腥的恐怖,象脱缰的野马一般顺着敌人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渔阳城外的平原上,大汉铁骑在血红色的风云战旗的带领下,象惊涛骇浪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铺天盖地的卷向亡命逃窜的敌人。

  突然,一声悠长,苍凉的牛角号在汉军的左侧响起。

  正在狂呼大叫的李弘心中狂震,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吼叫起来:“列阵,重新列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