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四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846 2005.09.08 00:45

    公元185年6月。

  魏攸年纪较大,大约四十多岁,身形瘦弱,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双小眼睛,一说话就眨巴个不停。李弘在卢龙塞见过他一次,知道他是刺史刘虞大人的亲信,说话做事都干净利索,精明能干。

  郡府五官掾窦弘面色红润,圆圆的一张脸,笑眯眯的看上去非常和善。他是太守刘璠大人的心腹,为人处世很圆滑。他擅长和胡人打交道,在各族中都有人缘,常常出面解决一些棘手的事。在北疆官吏中非常有名。

  能够再次看到鲜于辅,李弘心里非常高兴。

  他在大帐中和三位大人寒暄了一番,立即说上了正题。

  “子民,这次和鲜卑人交换俘虏的事,下面的百姓和士兵是不是都有看法?”魏攸笑着问道。

  “是的,意见大了。大家都认为刺史大人和太守大人卖得太贱了。”李弘笑着说道。

  “那你怎么看?”窦弘立即问道。

  “汉胡两族应该和平相处,这样大家才能过上好日子。世世代代的仇杀,除了死亡和贫穷,什么都得不到。不论是胡人,还是汉人,持这种看法的应该还是大多数。所以我非常赞成两位大人的决定,双方应该和为贵,不打仗最好。对胡人采取怀柔政策,虽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总比终年累月的打仗好。让百姓在和平与安宁的环境中修养生息,其实也是我们打仗的最终目的。如果不用打仗就能做到,当然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大人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窦弘赞道。

  “子民,你认为鲜卑族里,对大汉国威胁最大的是慕容风,还是拓跋锋?”魏攸又问道。

  “两个都是,差不了多少。幸运的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非常大,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这次入侵,如果两人同心协力,估计他们现在已经打到蓟城了。鲜卑国自从檀石槐死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完全控制鲜卑三部,其日渐衰落之势已经不可避免。”

  “但现在情况起了变化?”魏攸缓缓说道。

  李弘吃了一惊,“死了一个?”

  窦弘笑着摇摇头。

  “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慕容风打算趁着拓跋锋大败之际,联合西部鲜卑的几个大部落,一举歼灭拓跋锋。”鲜于辅神色凝重地说道,“他们计划另立魁头为王,铲除和连。”

  “消息准确?”李弘有点不相信地追问道。

  “绝对准确。这是从慕容风身边传出来的消息,千真万确。”鲜于辅郑重地说道。

  李弘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你们真厉害,连慕容风的身边都安排了人。佩服佩服。不过这次的确是扳倒拓跋锋的好机会。趁着他元气大损,军心不稳,喘息未定之际,群起而攻之。好,好办法。大帅出手,就是不凡。”

  三个人同时严肃地望着他。李弘立即感觉失言,不好意思地笑笑。

  “一旦慕容风得手,整个鲜卑国就是他的天下,他可以为所欲为。”魏攸忧心忡忡地说道,“慕容风对大汉国的野心由来已久,如果他手握鲜卑三部雄兵,必会攻击我大汉。以我大汉现在的形势和现状,很难阻止他的进攻。”

  “所以,刺史大人和太守大人商量了许久,决定主动和拓跋锋合作,阻止慕容风的计划。”窦弘轻轻说道。

  李弘有些头晕了。

  “三位大人能不能说得明白些。”

  三个人互相望望,好象都不愿意开口。魏攸用眼睛瞅瞅鲜于辅,意思叫他说。

  鲜于辅抱歉地冲着李弘笑笑,缓缓说道:

  “我们已经秘密联络了拓跋锋,拓跋锋也急切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我们私下里商定了一个计划。但是这个计划执行起来非常复杂。第一,这件事千万不能让朝廷知道。和敌人联手合作,无论为了什么事,都有私通敌国,背叛大汉之嫌疑。一旦事情泻露,传到朝廷,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大做文章,两位大人和我们就有诛灭九族之祸。第二,双方之间的配合必须默契,不能露出破绽。要想瞒过慕容风和拓跋锋身边的叛徒,我们之间要做到天衣无缝,不能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被敌人发现。第三,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必须是双方都能绝对信任的。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在保证拓跋部落继续生存的情况下,也要趁机浑水摸鱼,重重打击他们,削弱鲜卑人的力量。”

  “刺史大人的意思是让你去。”

  大帐内一时间陷入沉默之中。

  “我们得到的任务是送俘虏到马城去,不出意外的话士兵们一路上非常安全。但是如果我们参予这个计划,部队就处在非常艰险的环境里,士兵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李弘考虑了半天,犹豫不觉。

  “战争已经暂时结束,许多士兵都可以回家了。让我带部队去参加鲜卑人的内讧,而且还是帮助一个刚刚入侵我们大汉国,对北疆各地犯下滔天罪行的敌人,这……”

  “这让我怎么对部下说?”李弘为难地摊开双手,哭丧着一张脸。

  第七天,李弘的部队到达野烽围。

  此处依山傍水,风景优美,是个天然的好牧场。但因为战乱,乌丸人和汉人都放弃了仇水附近的这块宝地。这里位于北疆的边境,实在太危险。

  郑信按照李弘的安排,在半夜里跑到仇水对岸,接来一个鲜卑人。

  李弘请对方坐下,仔细打量着。这人身躯高大,体格健壮,黑脸膛上一双眉毛象两把黑刷子一样又浓又粗,一脸虬须,厚实的嘴唇,看上去就是个粗蛮大汉。但李弘随即就惊讶了。他听到了一口柔和的很好听的纯正汉语。

  “您是豹子大人吗?”

  李弘点点头,嘴里说道:“你的大汉话讲得非常地道,是自己一个人学的?”

  “我父亲曾经被汉人俘虏,在洛阳呆了十几年。我是跟父亲学的。”那个大汉一点都不紧张,很随意地笑着说道。

  “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李弘满面堆笑着问道。

  “舞叶部落从属于弹汉山王庭,我就是这个部落的首领大人射墨赐。”

  李弘更惊讶了。

  “你就是鼎鼎大名的鲜卑神箭射墨赐?当年铁狼每次提到你都赞不绝口,说你的神箭之技第一天下。能看到你真的很意外。”李弘兴奋地站起来,围着射墨赐转了两圈,一脸的仰慕之色。

  “能得到神箭铁狼的夸奖,实在是我的荣幸。我父亲生前对他的箭术非常推崇。可惜我一直没有机会见到他,现在更是不可能了。”

  李弘想起铁狼,心里有些失落。

  “你的部队不是在广宁城吗?”

  “提脱撤回来之后,广宁就让给他了。我和天水部落的繁埚大人都率部回弹汉山了。”

  “刘大人就是通过你和拓跋锋联系的?”李弘奇怪地问道。

  射墨赐点点头,好象不愿意说出具体的情况,没有说话。

  李弘因为没有了过去的记忆,所以他的脑海里对铁狼最初灌输给他的东西记得非常深刻。他见到自己一直崇拜的射墨赐,自然的就对他产生了很亲近的感觉。

  “你参予这事,迟早会被慕容风知道的。将来你在鲜卑怎么混下去?”他关心地问道。

  射墨赐感激地冲他笑了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答应刘大人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可以说说吗?”

  “等拓跋锋和慕容风的内讧结束之后,我们部落就脱离鲜卑,迁到大汉国腹地居住。”

  “为什么?”李弘吃惊地问道。

  射墨赐苦笑了一下道:“原因很多。过去我们部落在很远的北方草原上生活,檀石槐征服我们之后,大家迁到了弹汉山。不久父亲率部随檀石槐攻打大汉国,战败被俘,音讯全无。部落因此受到排挤,被迫迁到边境居住。在边境生存很困难,这你也知道,但没有人愿意帮助我们。父亲回来后,一直想把部落迁到大汉国腹地去。他暗中数次托人找到几任上谷太守,提出迁居要求,均遭拒绝。父亲到死都念念不忘此事。这次刘大人主动提出来,只要我帮助他,就允许我们部落迁到桑乾河附近居住,地方任选。所以我就答应了。”

  李弘呆呆地望着他,担心地说道:“你有把握把部落几万人口安全地迁到桑乾河附近?”

  射墨赐摇摇头,神情坚决地道:“事在人为,一定有办法的。

  李弘钦佩地望着他,“到时候如果要帮忙,你就说一声。”

  射墨赐很感动,站起来要拜谢李弘,给李弘伸手拦住了。

  “说说你和拓跋锋的计划,我们怎么配合?”

  “可以把拓跋韬叫来吗?”射墨赐问道。

  第八天。清晨。

  李弘把玉石,伍召,胡子,里宋,燕无畏,木桩,郑信,田重八个军候,假军候以及恒祭,鹿欢洋请到了大帐内。

  “大人请我们吃早饭吗?”玉石笑着问道。

  “早饭是一定要吃的。另外,我要说一件事。”李弘笑着一边请大家坐,一边说道。

  “大家可以一边吃,一边听我说。”

  等到李弘说完,大帐内哑雀无声。只有李弘一个人喝稀饭的声音清晰可闻。

  “整件事大家都要配合好,不能失败,更不能出差错。”

  “厉害关系我已经说过了。大家都是兄弟,是兄弟就应该肝胆相照,齐心协力。虽然我们没有什么富贵共享,但我们患难还是可以共享的。”

  大帐内哄堂大笑。

  居住在代郡的乌丸人,匈奴人非常多,民族混居情况非常普遍。他们以部落散居为主,这里没有固定的集中居住地区,没有极具威胁性的大部落,没有一呼百应的大首领,虽然这种情况有利于当地官府的管理,却因此衍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代郡的马贼非常多,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多,异常猖獗。

  进入六月之后,代郡的马贼突然消失了。平常在山野间,草原上横行霸道的大大小小的马匪,就象化作了空气一般,无影无踪了。

  所有的马贼都被代郡最大的马帮黑风狂的首领拳头召集到了犁谷。

  三千多名马贼集中在山谷里,人人都拿到了一份厚礼。他们被告知,受鲜卑野狼部落的宴荔游大人之邀,前往葬月森林做一笔买卖。事成之后,再赏一份厚礼。

  “什么买卖?”乌丸人,匈奴人,鲜卑人,汉人,各个民族的土匪集中在一起,人声鼎沸,大家互相好奇地问着。

  野狼部落的小帅旌樾带着一千铁骑突然出现在犁谷。拳头不敢怠慢,赶忙叫自己的副手铁钺出谷迎接。

  “叫拳头来见我。” 旌樾眯着眼睛,神情倨傲,他用马鞭指着铁钺的鼻子大声说道。

  马城是代郡的一个边境县,它位于仇水河西岸,是抵御外族入侵的第一道屏障,地理位置非常重要。

  第九天,部队进入代郡马城县境。

  望着前面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森林,李弘不由地停下战马,发出一声由衷地赞叹。

  “真是好地方。这就是葬月森林吗?”李弘指着前方,大声问道。

  跟在后面的恒祭立即说道:“是的。如果绕过这片森林,需要多走三十里才能到马城。但是如果穿林而过,只要再走六里就可以看到马城了。”

  “大家都走葬月森林,除了生意人。做生意的怕自己的货物被马贼劫持,宁愿绕道而行。”鹿欢洋随后跟上来,补充道。

  李弘点点头,“葬月,这个名字很好听。森林里的路宽吗?”

  “十几匹马并排走都不觉的挤。”鹿欢洋说道。

  部队陆续进入森林。

  森林里的路虽然坑洼不平,但非常宽,大概经过不少人的修整,路面上连一棵树桩都看不到。大路两旁的树高耸入云,遮天蔽日。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枝树叶照射下来,在绿油油的草地上留下了数不清的斑驳残影。林子里到处都是灌木,各种各样的植物和花草随处可见。鸟儿和小动物们受到惊吓,四处乱窜。由于常年光照不足的原因,林子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潮湿和腐气。

  森林里的路大约有五里长,大家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尽头。

  出了葬月森林,李弘顿觉眼前一亮。

  森林内外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个是安静幽雅的月夜,一个是阳关灿烂的白昼。置身于这两个世界的边缘,李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想到了生和死,想到了痛苦与快乐。

  就在这时,李弘感到了黑豹的不安。

  他警觉的四处张望,随即飞身下马,全身卧倒地上,侧耳细听。

  突然他从地上一跃而起,用尽全身力气狂吼起来:“偷袭,敌人偷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