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转贴:东汉和帝后盐铁不再官府专卖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6961 2006.05.01 15:26

    论坛上hunanstone书友有一个帖子,关于东汉盐铁的事,诸位书友可以看一看。

  以下摘自罗庆康先生的<汉代专卖制度研究>:表明和帝以后盐铁已非官府专卖.

  Z、东汉时期

  (一)、东汉初年盐铁仍是官营

  东汉窜帝无和元年(公本84年)前的59年中,盐铁制度是

  官营还是民营,⑧或是“官营民营并行”④呢7我认为是官营。

  虽然,东汉初盐铁业官营元明确记载,但说明这‘—的期是官营的零星史料不少。如‘后汉书·杜诗列传》云,涅武七年(公无31年),杜诗为南阳太守, “善于计略,省爱民没,造作水排,铸为农器,用力少,见功多,百姓便之“。这是杜诗在担任南阳太守时利用水为动力,①发明了水排鼓风,来冶铸铁农具,百姓买买方便多了。因此,南阳尊称他为“杜母”。这属官营无疑。南阳属汉代五大经济区之一的“三河地区”,是中原地R重镇,故能代表一般。

  盐铁宫营的表现不仅中原地区有,边远地区亦有c

  先看西北边地,如崔定的《政论》栽; “旧时永平、建初

  之际……(西北)边民……皆作私兵,不肯用官器“。所谓“官器”,当然是官营手工作坊所冶铸的产品,边民应该买用,但却“不肯用”,原因是官营铁器已不“牢劲精利”,而是“刀车悉钝”。②似此乃官营专卖。

  再看南部边境,如建武韧,任延为九宾太守, “令铸作田器,教之垦辟“。⑤试问: “铸作田器”者是政府,还是九真百姓? 《东观汉记》载, “九真俗烧草种田”,不知牛饼。任延要教民星辟,解决不“杂交队”的问题,非推广中原地区冶踌之法,非官家“铸作田器”不可。还有一个补证,就是《后汉书·任延列传》 “集解”引惠棕云: “华娇书云,教民以牛耕,置吏巡行。“看来,冶铸田器与教民牛耕均是在官吏监督下进行的。因此,九真边地也是官营铁业。

  上述史料说明,无论是中原地区还是边境,盐铁业都是宫营专实。同时,从官方采取的一些措施看,也能证明这一点。

  l是3C盐作为百宫俸禄。建武初,宋弘为司空, “常受俸得盐致干斜(此条姚本作“末弘为司空,尝受俸得盐“),遣诸生迎取上河,令粱之。盐贱,诸生不集,弘怒,使追,及其贱,悉果卖,不与民争利“。①如果不是盐专卖,哪来如许之盐作为薪俸?如果不是官营,也没有必要派官吏去上河“迎取”。其意是宫家担任远销。二是象汉武帝一样,用铁盆作为控制盐户制盐的手段。煮盐铁贫是煮盐的主要生产工具,盐专卖时,允许国家手工业作坊制作,盐户煮盐先要从宫家领取铁益。汉武帝时期的“官与牢益”就是如此。 《隶释,中有建武、水平时的汉铁这铭文收录,②是最好证明文就记载东汉初年盐铁官营确同事实。三是下掘进行山禁。即不允许人民随意入山开矿,须经铁官批准。木理四年(公元129年)二月戊戌,颅帝“诣以民个di凿石,发泄藏气,救有司检察所当禁绝,如建武、水平故事“。⑧虽然说的是顾帝时事,但是东汉韧年盐铁业官营的又一条补证。不过,私营盐铁的情况是有的,但为政策所不允许。建武中,卫枫为桂阳阳太守, “未阳县出铁石,它郡民庶常依因聚会,私为冶镑,遂沼来亡命,多致奸盗“,因此,卫枫马上禁止,“上起铁官,罢斥私铸”,这样,官家的财政收入大增,“岁所增入500系万”。①同时,来阳县在西汉并无铁官,东汉初却新设了铁官,实行盐铁官营。还有,建武初,第五伦“自以为久宦不达,遂将家属客河东,变名娃,自称王伯齐,裁盐往来太原、—L党,所过钒为粪除而去,陌上号为道士,亲友故人莫知其处“。eA口果政府允许私运私锅,第五伦也用不着将家属送至河东作客,自己也不会改名换姓叫什么“壬伯齐”、 “道士”了。所以,郑徐《通志》卷六十二引和帝罢禁沼文作“孝武柏收盐铁之别以奉师旅之费,中兴以来犹未能革“,是很有道理的。为什么东汉初年必须实行官营呢2一、如果不实行官营,会引起社会不安。如豪强在束阳县冶铸, “沼来亡命,多致好盗“,故非官铸不可。事实也是这样,卫枫罢斥私铸后, “郡内清理”。二、军费开支大,如果能官营盐铁,也可以弥补亏空。东汉是在长期战乱之后建立起来的;6n之建国之后,既要消除割据势力,如公孙述、隗嚣等,又要镇压因“度田”引起的叛乱,即“郡园大姓及兵长、群盗处处并起,杀害长吏“。⑥外族也乘机骚扰, “自中兴以来,匈奴末宾“;④入民起义屡起,如交耻女子征侧反叛。如此等等,均须大虽财政开支,如果实行盐铁宫营专卖,能“以备不虞“。同时,东汉实行尚书台创, “虽置三公,事归台阁“,⑦进一行加强了中央集权。完全有力量通过行政手段,控制盐铁生产与远销,以解决国家财政窘迫问题。话得讲回来,东汉初期虽然官营专类盐铁,但实届抓得不紧。一方面是因为氏期战乱之后,百废待举。来不及整顿,就被一些贪官污吏及豪强地主钻了空子。如建武初,建忠侯彭宛见“北州破散而渔阳差完,有盐铁官,宠转以贸谷.积珍宝,益富强“。②另一方面,煮铸盐铁之地乃边远山区,乐汉政府还无法顾及。如未阳县系今湖南南部偏僻山区,距桂阳郡治“或且于里”;东汉初发现有铁之后,邻郡豪强招;来亡命、好盗私铸谋利。直到卫讽担任桂阳太守之后,才新没铁官,收归官营。

  (二)、牵帝全面恢复盐铁专卖

  章帝全面恢复盐铁专交,禁止私自煮铸,是在元和年间

  (公元84—87年),②废止1:章和二年(公元88年),④前后最多不超过5年左右。

  章帝为什么耍全面恢复盐铁专卖呢2一方面是“经用不足“。 e后汉书·朱阵列传》云; “(元和中)是时谷贵,县官经用不足,朝廷忧之。“所以,尚书张林提出: “又盐,食之急者,虽贵,人不得不须,官可自煮“。李贤等引《前书》作注: “因官器作煮盐。”①即实行盐专卖。另一方面为了抵御匈奴。和帝在章和二年夏四月戊寅沼曰: “昔孝武皇帝致诛胡越,故权收盐铁之利,②以奉师旅之费。自中兴以来,匈奴未宾,永平末年,复修征伐。先帝即位,务休力役,然犹深思远虑,安不忘危,探观旧典,复收盐铁,欲以防备不虞,宁安边境。“很显然,盐铁专卖是为了解决师旅之费。

  为了表示对盐专类之重视,窜帝还于元和三年(公元明

  年)擞八月乙丑, “幸安邑,观盐池”。安邑盐油乃指“河

  东盐池“;规模不小, “麦51里,广7里,周116里”,是

  当时重要的盐产地。座落在“今蒲州虞乡县西”。⑧

  章帝时期实行盐铁专卖是经过一番激烈斗争的。建韧六年(公元81年), “是时肃宗议复盐铁宫,④(大司农郑)众说以为不可。诣数切贵,至被安劲,众执之不移。帝不从。“元相中尚书张林主张盐铁专卖,章帝“有沼施行”,但朱晖以为“不可施行”,其理由是: “王制,天于不言有无,诸侯不言多少,禄食之家不与百姓争利。今……盐利归宫,则下人穷怨。“窜帝发怒,切责之, “挥等皆自系狱“。①就是在推行盐铁专卖后,也有人借故反对。如章和元年(公元87年),而“奏罢盐官,以利百姓。”⑥这是郑众、朱晖等反对盐铁专卖的继续。

  到章和二年,盐铁专卖宣布废止,这是有诸多原因的。一是吏治腐败,抓的不力。和帝在即位后沼中曰: “吏多不良,动失其侵,以违上意。先帝恨之,故遗戒郡国罢盐铁之禁,纵民煮铸,入税县官如故事。“②东汉王朝自和帝以后 U益衰落,无法大规律组织盐铁专卖。盐铁专卖是王权集中下的产物,如汉武帝统治时期,中央权力高度集中,能通过强制手段将人力、物力、财力集中使用,动员中央到地方的官吏去组织生产与运销。东汉初期,光武、明帝、章帝实行台阁制,王权较为集中,能够勉强为之。但自和帝以后,地方豪强势力膨胀,庄园发展起来,逐步压倒了王枚,他们私自煮镑获利。因此,将权力下放到地方,让民煮铸,出征我为宜。三是长期斗争的结果。自昭帝盐铁会议之后,斗争一直在继续《元声也曾另盐铁官三免彦帝时期,郑众t朱晖竭力反对,实际上是盐铁会议的继续。

  有人提出,彦帝建韧六年提出“议复”盐铁官营作何解释7我觉得,似乎在永平与建韧之间国家可能允许私人经营。前文引用的崔塞《政论》中提到!西北边民“皆作边兵,不肯用官器“就是例子。另外,尚书张林提出“官可自煮“,即有私营存在。如果此说能够成立,章奇提出议复盐铁一事就可解释清楚了.

  (三)、自和帝始实行民营征税

  东汉自和帝始,实行“纵民煮铸,入税县官如故事”。对

  此看法不一。有的认为是“官营为主,私营为副”r①有的认为,东汉盐铁宫的职掌“既主持官营,又管理民营征收税金“。②我认为,东汉自和帝始,一直实行民营征税。

  和帝即位后之沼讲得明白,章帝“遗戒郡国罢盐铁之

  禁,纵民煮铸,入税县宫“,根本不存在什么官营为主之迹

  象。另外,我们从一些散见材料中也能看出这一点。为了论

  述方便,不妨列举如T2

  顺帝永建四年(公无129年),尚书仆射虞

  钢上疏: “雍州之域,展田谁上,义沃野千里,谷

  .探殷实,又有龟兹盐池,以为民利。“⑧

  桓帝时,夏敌乃“自剪须变形,入林虑山中,

  隐巨姓息,为冶家调。余突的发,形貌超瘁,积二、

  三年,人无知者“。④

  献帝时,刘度任幽利牧, “开上谷胡市之利,

  通渔阳益铁之饶。民悦午牟,谷石三十“。⑥

  上面所举史料,全届民营。龟兹盐勉,完全是交给民萤

  获利。夏放为逃避党团之汛于林虑曲中作雇工二、三年,竟无人知晓。足见其“冶家”规模之大,届痛冶者之多。“冶家”应是富家大户,纯系为私人作坊经营。刘虞开通渔阳盐铁、使人民十分喜悦,这也是民营。

  新近又拿起《华阳国志》阅读,其中不少史料,足以证

  明此点。桓帝延嘉后,涪人张寿,“少给县远杨放为佐,放为

  梁贼所得,寿求之。积六年,姑知其生存。乃安家盐井得30

  万,市马5匹,往赎放“。①又东汉巴郡临江县“有盐官,

  在监、涂二溪,一郡所仰。其豪门亦家有盐井“。②又,东

  汉汉安县“有盐并、鱼池以百数,家家有焉”。⑧这都是东

  汉豪家私人煮盐的铁证。 ‘

  少数民族地区则私自煮铸盐铁的现象长期存在,如汉山郡, “地节三年,夷人以立郡赋宜,宣帝刀省并蜀郡为北部都尉……地有的士,煮以为盐……灵帝,复分蜀郡北部为汉山郡云“。看来,此地在两汉时均属私家开采。据史载,该处在两汉时,母系氏族残余仍然存在,加上气候条件恶劣, “土气多寒.在盛夏冰犹不释”,冬则“入蜀为傀”,④夏天才返其故地。因此,很难进行管理,所以任其开采算了。

  至于有的学者所列举的一些史料,以证明官营存在,我

  们觉得有些失真。为了说明方便,现列出来,一并加以分

  析之。 ‘

  (1)《华阳国志》卷三《蜀志》在越福郡“定爷

  县“条里云: “县在郡西,波泸水,宾冈撤白摩沙

  夷有盐池,积薪以齐水灌而后焚之成盐,汉末夷皆

  钢之,张是往争,夷帅狼本、架木王舅不肯服,最禽

  挞杀之,厚赏赐,余类皆安,官迄有之,北沙河是。“

  有的学者作为东汉中后期“官府经营”盐铁之例证。⑦确实,是官府经营,但不是东汉之事。因为《三国志·蜀书·张疑传,里记载得很清楚,刘后主建兴十四年(公元236年)后,张疑发现其地“出盐铁及漆,而夷激久白固食”,张轻便杀了作梗的男帅狼牟, “重申思信,遂获盐铁。器用思赡“。

  (2)《华阳国志》卷一

  郡临江县“有盐官,在监涂

  门亦家有盐井。“

  《巴志》载,东汉时,巴

  :溪,一郡所仰。其豪

  有的学者认为这是东汉盐铁官既主持官营,又主持民营的“并存现象”。②其实,是反映东汉私营盐铁的例证,前面已经分桥过了。至于临江县“有盐宫”事,并不为奇。自东汉和帝废止盐铁专卖后,并没有撤销地方郡县盐铁宫,只不过是职掌有所变化而巳。盐铁专卖时,主持盐铁的生产与运销;停止专卖后,就只收税了。事实2l和帝以后,盐铁官依然存在。永元十五年(公元103年)秋七月,和帝“复置团郡故安铁官“⑧就是最好的说明。在《汉书·地理志》中琢郡下有铁宫,应置于故安县,中间废置了;直到永元十五年又予以恢复。这不是“并存”,而是单一的盐铁民营。确实,废止官营专卖以后,盐铁官依然存在。只不过东汉巳将权力下放到了郡县,因此盐铁官由郡县统管。即使是私营,仍要通过盐铁官批准,并按期交税才谁进行。我们可从山禁之严中看出来。前引的木建四年顺帝之沼曰, “凡民入山开采,命有司检察“,如果未获批准,应当禁绝。这是盐铁官的职掌之一。

  自和帝即位后,确是民营征税。桓帝延嘉七年(公元 164年),史朔迁河东太守,“被一切记书当举孝廉,56知多权贵请托,乃豫救断绝书属。中常侍候览果造诸生密书请之,并求假盐税“。①“集解”引沈钦韩注: “菜河东有两盐池,则后汉仍榷其税。“据此不但证明东汉桓帝时仍是民营征税,而且说明盐业行政与税务仍届郡县主管。否则,侯览也不会向太守借盐税,太守也不会有权拒绝。

  (四)、使者“监卖”不是专卖

  关于“监卖”制度作法怎样,又起于何时2这个问题值

  得探讨。 《三国志·魏书·卫朗传》曰:

  “关中f肢之地,顷遗荒乱,人民流人荆州者十万

  余家,闻本么会宁,皆企望思扫。而J3者无以自jk,诗将

  冬竟招怀,q为部曲。环县贫弱,不能与争,兵家遂强。

  一且变动,必有后忧。夫盐,国之大宝也,自乱来散放,

  宜如旧置使者监卖,口共立且市翠牛。若有归民,以供

  给之。勤耕积粟,LJ半殖关中。运民闻之,必日夜竞还…

  …免口白太祖。太祖从之,始遣揭者仆射盆盐官。“

  首先要弄清楚的是,恢复监卖制度的时间是在献帝建安

  列年。至于创始的年代,史料元征。但从卫规结苟或之书

  看, “自乱来敬故,宜如旧,置使者监卖”句,说明至少创于

  “乱”之前。而“乱”,是指黄巾起义,这是封建正统史家对农

  民起义的诬称,那就是说,监卖制度应于黄巾起义以前就已

  有了。黄巾起义是在灵帝光和七年(公元184年)爆发的,

  就目前掌握的史料分析,中央派使者监卖盐业之制,似在延

  嘉七年至光韧七年(公元164——184年)之间,①因为延嘉七

  年以前,仍是大守统管盐铁业,派盐铁官收税,并将盐铁税

  一部分上交给天于。即使有权的中常侍侯览个人窃书借河东

  郡的盐税,也“积日不得通”。说明这个时期还不需要派

  “使音”监督盐官,以保证朝廷的税收,

  东汉对盐官的职家有明确的规定, “凡郡县出盐多者置盐官,主盐税“。⑦之所以置中央使者对盐官实行监卖,无非是郡县保证不了上级的税收。东汉中后期盐铁税的关链在“民锅”这一环上,要掌握盐的销量、销价,从而征税。因此, “使者”的职掌似应如此。为什鸟郡县保证不了朝廷的税收,而必须派使者监卖呢7我认为有以下的原因:一是郡县盐铁官本身的问题。和帝即俭后之沼讲得很清楚,实行专卖后“以违土意”,其根源是“吏多不伊,“动失其使”。民营收税后,更治不见得会有所好久磁口卫朗所云,献帝建安韧年之所以恢伊使者“监卖制,也是因“乱来敬放”,管理不严,盐税保证不了上交。事实上也是如此。如果郡县抓得不紧,不但盐米价格昂贵,而且人口也减少;反过来,则“盐米丰残,十倍于前”。①安帝时,虞切为武都太守, “始到,谷石干,盐石八干,见户万三干,视事三岁,米石八十,盐石四百。流人还归,郡户数万“。②说明在同一郡中,由于前后太守采取的措施不同,则效果差别很大。武都那在二三年之所以变化大,主要是因为虞销平定羌胡之后,采取倍道、开河、招抚流民等措施的结果。这样,郡县就能保证上缴朝廷税收,反之,象虞钥的前一任太守,就差远了,盐价很高人民买不起,当然就保证不了税收。二是桓灵党铜之祸以后,东汉政局不稳,王枚日衰,人民无法生活下去,因而各地酝酿着农民起义。直至光和七年,终于思发了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朝廷为了应付内外战争的需要,必须按刮民队因而中央派“使者”监督盐官,以加紧对盐铁税的征收,也有这个可能。

  当然,献帝建安初恢复“监实”盐官之制,那是另有原因的。主要是对流民的安置问题。流民问题是历代统治者最赖手的问题。不但政府减少了赋役的对象,地主阶级减少了地租,因田地荒芜,而更重要的是流民聚集于Ib泽,以致酿成大的起义。关中人民十万亲家流入荆州后,又出现了“例流“的现象。可流民回本土后,不解决土地、耕牛、农具、种子等问题,依然是社会不安因素。而诸将又收之成为部曲,造成军阀势力脑肠严重威胁中央政权。为此,中央恢复“使者”监盐官,以保证税收的征取。以盐税“益市犁午,若有归民,以供给之“,达到“勘耕积栗,以丰殖关中”,稳定社会秩序的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