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三十三节(上)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544 2006.01.16 12:05

    阎柔和鲜于银带着部队赶到安熹城下。

  李弘派人到北新城,请中山国相张纯立即回到奴卢城主持中山国军政。同时以快骑急书冀州牧郭典,告诉他中山国奴卢城已经攻占,幽州铁骑是继续北上收复中山国的其他县城,还是南下到真定城参战。

  卫政受李弘之托,赶到安熹城劝降樊篱。黄巾军降兵驻扎于城外俘虏营里。

  李弘命令士兵们在城外扎起大营,一部分帐篷安置难民,一部分安置豹子军的骑兵。鲜于辅的步兵全部驻扎在城内,守城警戒。

  月底,中山国相张纯首先赶到奴卢。他非常感激李弘用这么短的时间帮他夺回了中山国的郡治和几个小县城,虽然中山国北部的几个县城还在黄巾军的手里,但凭仗风云铁骑的威力,收复也就是时间问题。张纯立即带着原郡府官吏开始了日常工作,第一件事就是安抚大营内的难民。

  李弘一直陪着张纯,喜欢和他聊天,听他讲叙郡府内政的管理方法和管理心得,这让李弘受益匪浅。在李弘的心里,张纯就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好官,如果大汉国的郡府太守都象张纯这样,估计也就不会有黄巾军叛乱这回事了。

  张纯博学多才,尤其是经史,非常精通。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人坐在书房里,就着火炉,一个滔滔不绝地说,一个津津有味地听,常常通宵达旦。

  鲜于辅就是不喜欢张纯。他认为张纯为人阴狠,心计深沉,劝李弘和他少接触一点。李弘就象没有听到一样,还是天天和张纯泡在一起,就象是张纯的侍从一样。

  樊篱投降了。他的部队在风云铁骑的看押下,也走进了奴卢城下的俘虏大营里。

  冀州牧郭典来书。他首先嘉奖了李弘夺取奴卢城的功劳,对国相张纯能够及时赶回中山国主持军政进行了一番褒奖,随即婉转拒绝了李弘南下真定城参战的要求。现在黄巾军被官军打得狼狈不堪,覆没在即,郭典当然不希望这个时候李弘带着部队去抢他的功劳。他同意李弘的部队北上收复中山国全境。

  李弘立即命令阎柔部,颜良的一曲步兵共四千人北上,尽快夺回望都,唐县,蒲阴,北平等县城。鲜于银率部向西北方向,夺回上曲阳。自己率领玉石部以及黑豹义从南下攻打汉昌、毋极,逐步向常山真定城方向靠拢,以策应郭典大军的进攻。鲜于辅领郦寒,伏强以及后卫屯两千多人镇守奴卢城。

  部队到达汉昌的时候,这里的黄巾军早就已经撤离。

  李弘立即命令部队扎下大营,不再往毋极方向移动。到了毋极,连跨泌水河,沁水河,就是真定城了。靠得太近,冀州牧郭典也许有意见。

  ======================

  李弘被帐外嘈杂的叫声惊醒了。

  他一骨碌爬起来,匆匆披上外袍,刚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赵云已经冲了进来。

  “大人,郭大人的部队被黄巾军包围了。”

  李弘立即低头向摆在案几上的地图望去,同时问道:“消息怎么得到的?”

  赵云尚末回答,大帐内突然冲进来一股腥气,张郃扶着一个浑身浴血的大汉走了进来。

  李弘抬头看去,吃了一惊。

  “下官文丑拜见大人。”面色惨败,狼狈不堪的文丑挣扎着就要下跪,被赵云和张郃一左一右架住了。

  “免了。快说,怎么回事?”李弘大手一挥,焦急地问道。

  “五天前,郭大人率部赶到距离真定城三十里外的鱼笼屯,张牛角率部死守不退。前天夜里,黄巾军白绕部,褚飞燕部,王当部,孙亲部,五鹿部十五万大军突然出现在鱼笼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郭大人率领我们紧急撤退,到孤鸿岭时全军被围。下官受郭大人之托,带一百铁骑拼死突围,杀出求援。”文丑嘶哑着声音,大声说道。

  李弘一直趴在地图上,随着文丑的叙说找到大致方位。

  “大人,这是郭大人的文书。”文丑从怀内掏出一卷沾满鲜血的短小竹简,递给身边的赵云。李弘随手打开,看了一眼,放到案几上沉吟不语。

  张牛角终于出手了,而且就是在自己分兵之后,立即就出手了。这个时机掌握的十分巧妙,让李弘不得不惊叹张牛角的用兵。

  现在可以看出来,白绕滞留太行山下,五鹿交出部队,都是张牛角的故意安排,甚至褚飞燕攻打蠡吾,博陵,都是在暗示郭典,黄巾军内部纷争激烈,部队士气低落,留在常山的黄巾军部队已经不多了。

  这个时候张牛角率军发动攻击,打得郭典连连后退,逼得郭典不得不集结冀州官军所以力量,发起对黄巾军的反攻。随即张牛角佯装不敌,步步退却,导致郭典误认为这是击败黄巾军的最佳时机,随之大踏步追进。张牛角把郭典诱进了自己设好的陷阱里。

  此时张牛角还不放心,因为北面还有实力强劲的风云铁骑可以随时南下参战。于是他进一步示弱,甚至不惜损兵折将退到真定城下。这个时候郭典已经认为黄巾军即将被自己击溃,无需李弘的豹子军南下帮忙了。

  黄巾军放弃中山国,放弃中山国的大小县城,其实也是在暗示李弘和郭典,黄巾军实力大减,已经败亡在即了。结果李弘要求分兵收复中山国全境,而郭典竟然也答应了。于是对黄巾军威胁最大的风云铁骑一分为三,失去了集中力量打击黄巾军的可能,同时也失去了在官军主力被围后及时救援的可能。

  此时,留守高邑城的冯翊部五千人马估计也被黄巾军牵制了。他的人马更少,根本不起作用。

  李弘呆呆地望着地图,一筹莫展。

  李弘曾经提醒过郭典,褚飞燕不在中山国,意思就是他可能跑到常山去了。但因为郭典是他的上级,官比他大得多,不好直说。他其实就是想告诉他,最好把自己的风云铁骑调到正面战场上攻击黄巾军。两军联合进攻,歼灭黄巾军的把握性更大一些,也不怕黄巾军玩什么花招。

  但他那个时候刚刚轻松夺下奴卢城,已经立了大功,如果再到常山抢功,似乎太过分了。所以郭典拒绝了李弘和他的骑兵南下参战的要求。

  结果如今一团遭。

  现在郭典的部队如果被黄巾军全歼,守高邑城的冯翊就是第二个被黄巾军攻击的对象。冯翊被消灭,黄巾军立即就可以长驱直入,打进钜鹿郡。自己的铁骑虽然有一万多人,但想在冀州这么大的地方击败依靠太行山进出的黄巾军,很困难。同时,冀州方面再想短期内集结五万以上的部队攻打黄巾军,更是没有可能。

  张牛角一出手,冀州战局立即反盘。官军惨败已是定局。

  李弘后悔万分。到了这个时候,还贪功打什么县城?在黄巾军主力尚在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应该盲目分兵,否则今天这个惨局也还有挽回的余地。

  李弘越想越窝火,怒气上涌,突然对准面前的案几就是一掌。“咔嚓……“一声响,案几被他一掌劈断。

  赵云,张郃,文丑脸色俱变。

  “立即命令阎柔部,鲜于银部,鲜于辅部,以最快速度赶到下曲阳。”

  “吹号,立即集结部队,准备出发。”

  ======================

  孤鸿岭笼罩在黑暗里,悄无声息,只有凄厉的寒风拍打着巨大的帅旗,发出阵阵刺耳的啸叫。山岭下,黄巾军的营帐密密麻麻,绵延数里。数不清的火把在风中摇曳,就象一颗颗妖艳的宝石镶嵌在黑色的绸缎上,显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郭典五十多岁,发须皆白。此时他站在岭上,望着敌军阵营,面带微笑,神情自若。

  去年,他还是钜鹿郡的太守。黄巾军在他的管辖地首先爆发,其声势之大,无人可挡。他勉强支撑了几天,逃到了安平国。后来皇甫嵩将军率部赶到,他带着郡国兵参予剿匪,

  “不知道子俊可到了奴卢?”站在他身后的审配忧心忡忡地说道。

  “正南,你当真认为豹子会日夜兼程赶来求援吗?”郭典怀疑地问道。

  “肯定会来,只要我们还能再守七天。” 审配口气坚决地说道。

  郭典叹了一口气,显然没有信心。

  “你看到他就知道了,他绝对是一条汉子。”审配不容置疑地说道。

  “哦。一条汉子?”郭典转身面对着他,惊异地问道:“你从蠡吾回来后,一直不对他做任何评价,听子俊说你在蠡吾还把他狠狠骂了一顿。怎么今天突然这么相信他?”

  审配苦笑了一下,说道:“他虽然出身低贱,满身的胡人味,但他不是蛮子,他的武功和才学都很令人敬佩。那天指桑骂槐地骂他,我的确有些不对。我以为他象蛮子一样贪婪狡诈,趁机要挟我们,中饱私囊,谁知道他真的把那笔军饷全部发给了士兵。有机会我向他解释一下。”

  “所以你相信他?”

  “是的。他对胡人就象对自己兄弟一样,虽然为我们所不齿,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他有大度胸怀。一般胸怀宽大的人,都是忠义之士。所以我相信他。”审配很严肃地说道。

  郭典笑起来,亲热地拍拍他的肩膀道:“正南老弟也是忠烈刚直之人,否则也不会得罪许多人。你看,我们还能再守七天吗?”

  审配摇摇头。

  郭典大笑起来,“好。今次老夫也尝尝血染沙场的滋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