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三十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535 2005.07.29 11:12

    正在地上捡武器的李弘听到了小小的人群中发出了一声欢呼。几个大孩子飞一般地跑了过来,其中最大的一个孩子兴奋地道:“豹子大叔,雪姐姐说你会和我们一道走,真的太好了。我们能帮你做什么?”

  李弘头一次听到有人喊他大叔,觉得非常新鲜。他裂开嘴大笑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阙昆。”

  “那好,阙昆,你和孩子们去牵战马,把他们集中到一起。”阙昆高兴的答应一声,带着一帮男孩子散开了。李弘随即看见了那个给他报警的小男孩。他站在远处,胆怯的望着李弘。李弘走到他面前蹲下,笑着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柯比熊。”

  “哦,你是柯最大人的孩子。你真得非常勇敢。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帮大叔的忙?”

  “柯耶叔叔是你杀死的吗?”柯比熊突然问道。远处柯比熊的母亲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在和李弘说话,赶忙牵着两个小女孩跑了过来。风雪放下手上的活,也跟了过去。李弘过去和铁狼都是他们家奴隶。在这些小孩看来,如果不是这两个人从虎洞中劫走慕容风,就不会有这么多事发生。但鲜卑人崇尚武勇,看到李弘勇猛无比,倒也非常钦佩。至于报仇,长大了再说。

  李弘呆望了他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实话实说。柯比熊一双小眼紧紧盯着他。

  “将来长大了,来找我报仇。”李弘神情严肃,用力拍拍小孩的肩膀。柯比熊愤怒的盯着他,大声叫道:“我一定会杀死你的。”

  柯比熊的母亲跑过来,惊慌失措的一把搂过柯比熊,嘴里说着道歉的话。风雪跟在后面为难的看着李弘,不知说什么好。

  柯比熊用力挣扎着,小脸涨得通红,“我阿爸是怎么死的?阙昆他们都说我阿爸是自杀的。我阿爸不会自杀的,他一定是战死的。”

  鲜卑族对自杀的人非常鄙视,认为是懦弱,胆小鬼,家人也会遭到同族人的轻视。李弘望着倔强的柯比熊,突然觉得这个小孩很有个性,将来一定能干点什么出来。刚才不和阙昆他们一起,估计就是两家小孩之间有矛盾。

  李弘突然大声把阙昆几个小孩叫了过来。

  李弘望着他们,一字一句地说道:“柯最大人是战死的。他是被公孙虎的手下杀死的。”

  柯比熊的母亲和风雪都用非常感激的眼神望着李弘。对于一个成长中的孩子来说,有一个勇敢的父亲,会使他在小伙伴面前挺起胸膛,为自己的父亲而自豪。

  李弘带着一群奇特的队伍上路了。他们继续往北。李弘认为往北最出乎敌人的意料,因为那个方向是通往拓跋部落。李弘在激战后的场地四周做了许多南下的伪装,不怕敌人不上当。

  豪帅拓跋帷带着六七十人,押送着一千匹从天马原上买来的野马,飞速北上追赶拓跋奎。按计划拓跋奎应该在虎都等他,然后一起上路。但拓跋奎想在自己奶奶面起表现一下,竟然没有等他,提前上路了。

  在慕容风的地盘上,按道理是不会出什么事。但中部鲜卑刚刚经历内乱,山野之间不乏散兵游勇。一旦出了什么事,可就难以交待了。所以拓跋帷命令大家全力追赶。

  拓跋帷看到四个飞奔而来的部落士兵,心里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等他听完之后,浑身就是冰冷的了。拓跋奎死了,被人一招面就杀了。战马来回跑了四趟就被人杀了二十六个士兵。拓跋帷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他带着四十个士兵提前赶到了出事的地方。死去的士兵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马车都被抛弃了,所有的战马都被敌人骑走了。

  拓跋帷坐在马上,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首先派出二人赶到火云原通知慕容风。因为这事肯定和牛头部落的风雪有关。是她带人首先出手攻击拓跋奎的。同时希望慕容风能够派人帮忙搜寻。拓跋奎死了,怎么说慕容风都逃脱不了干系。然后安排两个士兵日夜赶路回到拓跋部落,向拓跋锋禀告详情,请他火速派出援手赶到中部鲜卑。同时叫一个士兵立即赶回马队,通知他们把马群赶到离这里最近的白溪牧场等候援兵。拓跋奎已经死了,一千匹战马可不能再出事了。

  望着明显的南下足迹,拓跋帷丝毫没有犹豫,立即率部追了下去。

  李弘领着大家走了三十里,然后绕进了附近一座小山。他随即选了一处低洼的地方,叫大家下马扎营,不走了。

  李弘一个人坐在小山顶上,望着远处的原野。风雪拿着两块干肉爬上来,递给他。李弘不客气的接了过去,慢慢吃起来。

  “连累了你,真的很抱歉。”风雪轻轻说道。

  李弘没有做声,只是不在意地笑了笑。他自从有记忆以来,头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坐在一起,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这让他觉得很新鲜,也很享受。闻着风雪身上飘过来的淡淡清香,他陶醉了,头一次对异性产生了一种冲动。

  二个人默默坐着,谁都没有说话。

  “豹子大哥,我们能逃到大燕山吗?”风雪有些担心地问道。

  李弘点点头,“当然可以。”

  望着风雪的金发在山风中飞舞,李弘突然奇怪地问到:“你为什么是一头金发?”

  “我不是鲜卑人,我是丁零族人,我是被父亲大人捡回来的。”

  李弘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风雪竟然不是风裂的亲生女儿。是风裂大人在丁零国捡的。世上的事真是奇妙。

  “丁零族居住在遥远的北方,族内人大多是金发蓝眼睛。我长大后,父亲把我送到扶余国跟随他的朋友习武。我非常喜欢扶余国人的生活习惯,留长发,戴高帽,穿绣色衣服。因为父亲大人出事,我才从扶余国回来。”

  “你习武?”李弘不相信的望着她。

  风雪点点头,“我在扶余国跟随长风先生习剑。我的武功很好的。”

  望着风雪一脸的严肃认真,李弘差一点晕倒。风雪看到李弘绝对不相信的神情,急了,“不要以为我被拓跋奎抓住是因为我的武功不好。那小子打不过我,他就让手下把捆网抓我。结果就被抓住了。”说道后来她也有些丧气了。

  李弘看到她委屈的样子,赶忙安慰她:“没关系,没关系。武功高明的人失手被擒也是常有的事。只是现在知道了你是一位武功高手,那我们回到大燕山的速度就会快多了。”

  “真的?”风雪怀疑的望着他。

  “当然。对了,你杀过人吗?”李弘严肃地问道。

  风雪顿时傻了眼。

  第二天一早起来,李弘带着他们往东南方向走去。

  风雪奇怪地问道“豹子大哥,这么走我们离大燕山会越来越远的?”

  “我们去白溪牧场。”李弘笑着说道。

  风雪马上反应过来,她吃惊的望着李弘说道:“按照路程推算,拓跋帷在天马原购买的一千匹野马昨天可能就在那里歇息。我们现在跑过去不是没事找事吗?”

  “现在拓跋帷正带人南下追杀我们,牧场上的士兵应该不多。拓跋奎死了,拓跋帷已经没脸回去见拓跋锋了。如果他再把一千匹战马弄丢,他可以引颈自杀了。”

  风雪和围着他们的几个小孩看到李弘说的有趣,都大笑起来。

  柯比熊大概又重新得到了伙伴们的尊敬,显得非常兴奋。他大喊起来:“豹子大叔,我们可以帮你。”

  阙昆也在一旁摩拳擦掌,“豹子大叔,你说怎么干?”

  李弘大笑起来:“哈哈……鲜卑人的勇士真是多。很简单,等一下你们这些小孩分成两拨,跑到牧场里去偷马就行了。”

  小孩们兴奋起来,策马狂奔。

  慕容风听到拓跋部落士兵的报信后,不由的苦笑一声。

  不用想,他都知道是豹子干的。不知道风雪这个丫头在那里截住了他,竟然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祸事。现在赶紧想办法先稳住拓跋锋再说。

  那天风雪赌气跑走的时候,曾经威胁慕容风说,她要带人去路上拦截,劫走阙居和柯最的家人。慕容风也没有在意。最多不过风雪被拓跋部落的人抓住,自己派个人到拓跋部落把风雪要回来而已。没想到豹子却出现了。一想到豹子,慕容风就知道麻烦了。如果不去控制他,事情会越闹越大的。

  慕容风把自己的侍卫叫进来。他们和豹子熟悉,办起事情来方便。有些事心照不宣,是不能讲出来的。

  “你们十二个人立刻带上黑木令牌,赶到西边的几个部落去,召集人马准备拦截豹子。”

  侍卫们愣住了。

  “大帅,你不是答应豹子,让他回大汉国的吗?”

  “这个白痴。他在路上劫走了柯最和阙居的家人,还杀死了拓跋奎和二十六个拓跋部落的士兵。”

  侍卫们大惊,面面相觑。这才走几天,就捅了一个马蜂窝。

  “所以我特意让你们去。毕竟人死在我们这里,总要尽尽心意。”

  “大帅,可用这黑木令牌,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豹子可就成了整个鲜卑国的抓捕对象,一辈子都要遭到通缉的。”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慕容风有些伤感地道。

  李弘就象一只矫健的猎豹,飞身扑了上去。帐篷内的七个士兵惊呆了。他们正在吃晚饭,突然就看到帐篷里多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大汉。

  一个士兵嘴里还含着一块肉,头颅已经飞了起来。旁边一人整张脸被李弘踢了个血肉模糊,分不出鼻子和嘴了。李弘再上两步,一刀砍死了两个准备翻身爬起来的士兵。顺势李弘一脚就踹在一个情急之下,准备空手扑过来的士兵心窝上。那个士兵惨叫着连退七八步,口中喷血,轰然倒地。剩下两个士兵怒吼着,各举战刀扑过来,旋即被李弘躲过一个。与另外一个双刀相撞。那人没有李弘力气大,立即被倒撞回来的刀背击伤面门,惨叫着连连倒退。李弘转身迎上回头砍向自己的战刀,怒吼一声,双刀再次猛撞。那人虎口巨震,竟然拿捏不住战刀。就在这瞬间,李弘再起一刀,剁在那人颈上,鲜血喷射,刀坠地,人栽倒。李弘大步走到被刀背击伤面门的士兵面前,举刀劈下。

  牧场上,十几个士兵正在大呼小叫,驱马追赶着几个小孩。士兵们以为他们是附近牧民家的小孩来搞恶作剧,所以一边追,一边威胁着他们,还一边哈哈大笑,浑不知,危险已经悄悄来临。

  在帐篷左侧临时搭建的马棚里,十一个士兵趴在木栏上,指指点点的看着热闹。

  一个士兵突然听到一声箭簇入体的声音,赶忙警觉的扭头张望。他看到了一支箭,一支笔直的插在同伴太阳穴上的箭,血丝正从箭杆四周溢出。

  他惊骇的张大了嘴,正准备叫喊,一支更快的箭突然就射入了他的嘴中,穿过脖颈,钉在了木柱上,发出“嘣……”一声响,箭杆剧烈震颤。

  响声惊动了其他的士兵,大家不约而同的朝右侧望去。一个高大的披发大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马棚里,拉开的弓上搭着两支箭。

  李弘松开弓弦,两支箭发出刺耳的啸叫射了出去。两个士兵应弦而倒,连哼声都没有发出。

  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整齐的怒吼,一轰而上,向李弘扑了过去。李弘不慌不忙,再次抢先射出一箭。一个抽刀奔来的士兵惨叫一声,仰面摔倒。

  李弘右手已经来不及拿箭,他顺手抽出怀内的小斧,劈头就甩了出去。小斧在空中怪叫着,飞旋着,“噗”一声斩入一个士兵的胸间。那个士兵惨吼一声,丢掉战刀,双手托着小斧,想把它拽出,但双腿已经不停使唤地跪了下去。鲜血立即就浸湿了全身。他慢慢抬头,看见那个象杀人魔鬼一般的大汉已经象猛虎一样扑向自己的同伴。只见到刀光飞闪,人影错动,夹杂着金属撞击声,惨叫声,转眼间同伴就全部躺倒在地上了。

  他看到那人手上的战刀在滴血,鲜红的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