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六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750 2005.09.25 00:20

    李弘看到了阎柔。火红色的战马,火红色的大氅,威风凛凛的火烧云。

  他惊呼一声,快步走上去,大声叫道:“子玉兄……”

  阎柔飞身下马,紧跑几步,用力抓住李弘的大手,连连摇晃道:“子民,你要是再不来,我们就要东渡圣水了。”

  李弘笑起来:“涿城还在我们手上,涿郡也还没有丢失,子玉兄还有再战之力,何来东渡圣水之说?”

  “张牛角厉害,黄巾军的确不可小觑。他们有十万人马已经陆续渡过巨马水,后续五万人马正在赶来。和他们相比,我们的实力太薄弱了,根本无力反击。”阎柔有些气馁地说道。

  李弘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总会有办法的。去年,广阳黄巾起事,攻占蓟城,杀刺史,杀太守,声势骇人。你们在刘大人的指挥下,不也是战胜了他们,消灭了黄巾军吗?”

  阎柔摇摇头,苦笑道:“去年广阳的黄巾没有这么多人,平民百姓居多,打起来容易多了。现在这支大军,实力和人数都不可与去年同日而语。”

  两人正说着话,鲜于辅匆匆走过来。和上次两人在广宁见面相比,他消瘦多了。

  “你要注意身体。”李弘关心地说道,“一两个月不见,你瘦多了。”

  鲜于辅忧心忡忡,有气无力地挥挥手。

  “战局发展太快,我们连战连败,哪有心思睡觉。听说你来了,我和子玉连夜赶来,就是想问问你可有什么退敌之策?”

  李弘拉住鲜于辅的手,笑着说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养足了精神,我们再商议。”

  “走,走,进帐,进帐。你的伤完全好了吗?”阎柔问道。

  “好了,多了几块疤而已。”三人亲热地走在一起,年长一点的鲜于辅被二人夹在中间。看到李弘,鲜于辅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极度的疲劳好象也减轻了不少。

  “要是一直跟着你就好了。”阎柔遗憾地说道,“你到了上谷,打了许多战,场场精彩,酣畅淋漓。我留在渔阳,只捞了几场小战打,一点意思都没有。”

  李弘不好意思地笑笑。当时渔阳太守何宜坚持要求阎柔留下守渔阳城,阎柔碍于情面,不好推辞,结果错过了和李弘一起北上杀敌的机会。他一直耿耿于怀,至今都颇有怨言。

  李弘看到跟在后面的颜良,立即想起来没有给他介绍。

  “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时我的新侍卫督曹,他叫颜良颜子善,是中山国郡府的门下贼曹,今天才到我这里。”

  鲜于辅和阎柔停下来朝颜良望去,脸上都显出诧异之色。

  颜良没有想到李弘会突然停下来,专门给他介绍两位大人,心里一暖。被自己的上司人看重总是一件很令人激动的事。

  “下官拜见两位大人。”

  阎柔在郡府里是兵曹掾史,比负责侍卫工作的门下贼曹要大,但差距不大。

  他赶忙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现在我们都在校尉大人帐下效力,都是同僚,不必太过客气。”

  鲜于辅上下仔细打量了颜良一眼,还了个礼,笑着对李弘说道:“国相大人在吗?”

  李弘点点头,“在大帐内。刚才我们还在河边闲聊。”

  “他好大方,这等好手都放到你的帐下。你知道颜子善外号叫什么吗?”

  李弘摇摇头,望着颜良奇怪地问道:“子善很有名吗?”

  阎柔大笑起来。

  “颜子善外号叫虎头,善使一把虎头大刀。十八岁的时候,他想混碗饭吃,就驮着这把大刀杀遍河北。结果因为太猖狂,手下没有十合之人,反而得罪了河北许多高手,最后无人要他,落得个狼狈而回。”

  颜良面色微红,站在一边神情尴尬。

  李弘好奇起来,赶忙问道:“后来呢?”

  鲜于辅接着说道:“后来他回到常山国老家,帮助当地县里剿匪,曾经一个人,一把刀,斩杀一百多名山贼。县令嫌弃他杀气太重,拒绝把他留在县衙,派他做了个小小的亭长。但颜虎头却从此名声大噪。”

  “虎头老弟什么时候跟了国相大人?”鲜于辅转而问颜良道。

  颜良恭敬地回了一礼道:“去年老家闹黄巾,待不下去,我带着父母亲逃到涿郡。今年春天看看情况尚可,就准备返回老家。路过奴卢城时,看到中山国募兵,随即就去应征。后来我被国相大人看中,调到府中做了个门下贼曹。”

  “原来你这么有名。”李弘赞叹道。

  颜良神色更加尴尬,十分不好意思。

  鲜于辅和阎柔见过张纯,几个人坐在大帐内,商议军情。

  李弘的意见很明确,目前和黄巾军的实力差距太远,正面对阵,毫无胜算。参照去年皇甫嵩,朱俊,卢植几位大帅剿灭黄巾的办法,无非就是先相持,然后以奇计胜之,待部队达到一定数量之后,再伺机与其决战。但是现在连相持都做不到,部队只能一味退却,这个战就很难打了。

  鲜于辅顿时灰心丧气。他沮丧地问道:“一点转机都没有?”

  李弘紧皱眉头,苦笑道:“的确没有。即使有转机,这个转机也要我们自己去创造。要创造这个转机,就要部队。没有部队,说什么都是枉然。”

  张纯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现在没有部队了。就是临时招都招不到?”

  “为什么?”

  “黄巾军每占领一个地方,都向当地百姓开仓放粮,他们很得民心。现在各地百姓都在盼着黄巾军打到自己的家门口,这样就可以烧官府,杀恶霸,抢有钱人,有粮食吃有衣服穿。如今老百姓都站在黄巾军一边,帮助他们,给他们传送消息。现在还有几个人愿意当兵去打他们?除了那些门阀富豪们自己的私人部队。”

  李弘一听头都大了。

  “大人的意思,是说涿郡的地面上已经没有百姓愿意帮助我们了,是吗?”

  张纯面无表情。李弘转目去看鲜于辅和阎柔。两个人神色凝重,同时点头。

  “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迟滞敌人的进攻速度。如果能在涿郡把他们拖到下雪,也许情况就会出现转机。”张纯沉吟良久,慢慢说道。

  大帐内几个人沉默无声。

  “如果上谷郡的鲜于银部三千人及时赶到,圣水河以西我们尚有两万五千人的部队,这其中有一半都是骑兵。我们可以充分利用骑兵的机动性,有效打击敌人的补给线,实施小范围的突袭活动,以达到我们迟滞敌人进攻的目的。步兵据守涿城,一万多人守一座城池,即使黄巾军投入十万人强攻,估计也要打上一段时间吧?”张纯望着案几上的地图,对三人说道:

  “冀州战场上我们的部队只能勉强支撑,朝廷的主力部队现在西凉战场上,前途为卜。援军我们指望不上,只能自己靠自己了。”

  “此次黄巾军突然杀入幽州,他们的战略意图非常明显,就是想占据整个幽州。他们想扎下根基,巩固自己的势力范围,为将来占据更大的地盘,夺取更大的利益建立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幽州地处北疆,离中原,离京都都很遥远。这次如果让他们得逞,将来我们想彻底歼灭他们就非常困难了。一旦成为尾大不掉的状态,对幽州百姓,对大汉国,都是一个灾难。”

  “所以我们大家都要坚持下去,坚持守在圣水河以西,把黄巾军留在涿郡。只要下了雪,黄巾军的补给就很困难,攻城也就无法继续下去,转机也许就会出现了。”

  “去年,几个大帅完成对黄巾军的最后一击,不都是在冬天吗?今年在幽州,也许情况同样如此。”

  李弘,鲜于辅和阎柔都连连点头,同意张纯的意见。

  他们都很佩服张纯。最早以为张纯迅速无比的败出中山国,是因为他昏庸无能,现在看来不是这样。此人还是有真才实学的,估计还是黄巾军的攻击太猛烈了。他一个中山国能凑出多少军队?没有部队,谁都打不赢敌人。

  李弘觉得张纯绝对是一个好官。他在河边的那番话,表明他在感情上很同情黄巾军。黄巾军里的士兵都是普通百姓,如果不是为了活下去,谁会主动求死去造反。造反是什么罪,株连九族的罪。张纯对这个黑暗世道的愤愤不平,并不妨碍他继续做朝廷的官,继续拿朝廷的秩俸,继续努力歼灭黄巾军。公私分明,情法分开,这种人肯定是个好官。

  四个人随即商量细节。

  张纯马上启程到蓟城拜会刺史杨湟。没有援军,但送到前线的补给千万不能出问题。此去蓟城,张纯准备自告奋勇,主动提出承担筹措,押运粮草辎重的任务。进入涿郡之后,已经没有草场,战马的草料全靠后方运输。一旦战马没有草料,李弘的风云铁骑就可以改成步兵了。所以李弘特别重视这个问题。

  鲜于辅和阎柔回涿城,向涿郡太守王濡通报张纯和李弘的意见,准备守城大战。

  李弘率部游戈在圣水和巨马水之间的大片山林平原之间,对敌人的补给和小部队实施打击,迟滞敌人的进攻速度。

  鲜于银部如果赶到圣水河,暂时留在圣水河东岸,伺机而动。

  张牛角的部队三天后稳步推进到涿郡城下。

  张牛角率领五万人在涿郡西城们扎营。张白骑率军三万驻扎在南门。

  黄巾军左校的三万部队渡河之后,迅速向方城方向推进,对主力攻城部队的右翼进行保护。

  黄巾军黄龙的三万部队渡河之后,快速北上,一天之内拿下了迺国小城。随即大部队立即东进,迅速向圣水河进军,准备攻占良乡渡口,对主力部队的左翼实施有效保护。

  方飚率领五千大军做为前部,行进在小房山。小房山距离圣水河还有一百里。

  他是黄龙的部下,按照要求,明天早上他必须要赶到圣水河。但此地已经是官军的活动范围,所以方飚命令部队小心行动,密切防备敌人的突袭。

  方飚接到的消息说,汉军行厉锋校尉李弘的一万骑兵已经渡过圣水河,正在深入涿县一带地域,要时刻防备被他的部队袭击。此人善打袭击战,最善夜袭。

  方飚没有放在心上。他正在生气。他是第一个攻进迺国城内的,原先以为可以大捞一笔,没想到还没有走到县衙,黄帅的命令就来了。立即开拔。凭什么自己努力打下的地方,自己却连一根针都捞不着。

  斥候飞一般赶到。

  “司马大人,距离我们十里的地方,看见敌人骑兵。”斥候满头大汗地说道。

  方飚吃了一惊,紧张地问道:“多少人?有多少人?”

  “估计有几千人?”

  “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密集结阵,准备阻击敌人。”方飚大声吼道:“派人通知黄帅,迅速向我部靠拢,敌人的骑兵部队出现了。”

  鼓声随即敲响。

  黄巾军士兵迅速集结在一起,摆下防守阵势。

  “司马大人,我们不撤退吗?”这时黄巾军的几个军司马驱马赶来,纷纷询问。

  “司马大人,敌人有几千骑兵,我们恐怕对付不了。”

  方飚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黄帅已经料到敌人可能袭击我们,所以跟在我们后面的中军其实就是全部主力,两万多人都在,现在距离我们十里路。在我们的右翼还有三万人,距离我们八里路。我们只要在这里稍稍阻击一下,然后就佯装败退,将敌人诱进包围圈,由主力部队去打就行了。”

  “我们的右翼怎么会有部队?”一个军司马吃惊地问道。

  方飚眼睛一瞪,大声骂道:“服从我的命令就行了,问许多干什么?想死吗?”

  李弘看到郑信象发了疯一般冲了过来,赶忙打马迎了上去。

  “大人,珀山发现敌军踪迹。”

  “珀山?”李弘吃惊地重复道,“珀山?珀山不是在黄龙部队的右侧嘛?那里有敌军?”

  “对,消息非常准确,是当地的一个里长亲自跑来报告的。我已经派人复核过,大概有三万多人。”

  李弘展开地图,脸上显出惊骇之色。

  “方飚的位置是个伏击圈。”

  “是的。部队必须立即撤退,迟恐不及。”

  “撤退。”李弘对着传令兵大叫,“通知各部曲,立即向涿城方向撤退。”

  传令兵立即一哄而散,狂奔而去。

  李弘和郑信两人互相望着,眼睛里的恐惧越来越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