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三十四节(下)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848 2006.01.24 07:35

    “现在还有高兴的事?”李弘看看站在身边的田重,郦寒和伏强,个个面无表情,不由奇怪地问道,“怎么看你们的样子,好象不高兴嘛。”

  “恭喜大人,你已经是校尉大人了。”郦寒忍不住,大声叫起来。

  李弘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马上问鲜于辅道:“朝廷来旨了?”

  “是的。刺史大人觉得朝廷赏罚失当,已经上书了。”鲜于辅说道,“刺史大人和王太守先后来书,叫我们尽量不要声张,免得激怒了将士们,动摇了军心。”

  李弘不解地望着鲜于辅,疑惑地问道:“诸位将士都没有赏赐吗?”

  田重终于忍不住,愤怒地骂道:“狗日的,除了把你的行厉锋校尉改成了厉锋校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这他妈的是什么世道?我们歼敌十八万,十八万啊。”

  伏强十分气愤地说道:“兄弟们流血流汗,连点赏钱都没有。要不是校尉大人发点军饷,恐怕大家都要喝西北风了。” 伏强曾经跟随李弘参加过夜袭百灵牧场的战斗,上次他参加了九里亭的阻击战。

  “算了,和某些人比起来,我们不错了。前年中郎将卢植大人连败黄巾军,就因为没有贿赂前来宣圣旨的阉官,结果被诬陷,直接抓回了京城蹲大狱。皇甫将军功勋卓著,去年也因为得罪了宦官赵忠,被革职赋闲在家。虽然这次我们没有得到什么封赏,但好歹我们跟着校尉大人,也落了一点实惠,权当是皇上的赏赐好了。”鲜于辅叹了一口气,劝慰道。

  田重还想再骂,但看到鲜于辅那双严厉的眼睛,只好把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鲜于辅是刺史府的功曹从事,虽然官没有李弘大,但他代表的是幽州府,而且鲜于辅为人严谨沉稳,正直忠信,素为同僚敬重,田重在他面前,自然不敢太过放肆。

  李弘对这事毫不在意,他无所谓地说道:“羽行兄说的对,朝廷不赏我来赏。马上迁升从义兄为军司马,你们看如何?”

  田重立即转怒为喜,冲着李弘竖起大拇指,大声赞道:“好。我在路上就对他们说,大人升了校尉,第一个要赏的肯定就是玉大人。”

  李弘立即又道:“大家各升一级。”

  田重立即叫了起来:“你疯了,我们到哪里弄钱发军饷啊?”

  “是啊,你难道有办法?”鲜于辅问道。

  “冀州的军队已经没有了,冀州这个战现在就靠我们打。”李弘奇怪地说道,“冀州府的军饷不给我们给谁?”

  众人恍然大悟,一个个顿时喜形于色。

  =======================

  冯翊接到李弘派人送来的消息,立即放弃了冀州牧府的治所高邑,率军退回到钜鹿郡郡治瘿陶城。

  冀州牧郭典全军覆没,造成冀州兵员巨损。现在他只有五千人,要想守住高邑这个小城根本不可能,倒不如后退八十里,死守瘿陶城。瘿陶城高大坚固,城中人口多,守起来自然要占便宜。

  冯翊以八百里快骑上书朝廷,请求援兵。

  此时冀州只有李弘的幽州铁骑尚可一战,其余州郡再也无兵力。这种情况就和前年黄巾军刚刚爆发时一样,各州郡除了少量守城部队以外,没有任何多余军队。这都是因为大汉国长久不历战事,朝廷荒废兵事所导致的恶果。本来各州郡还有一定数量的郡国兵,但因为各级官僚贪污受贿,冒领军饷,造成实际兵员严重不足。

  黄巾军在孤鸿岭全歼官军,士气大振。他们立即在张牛角的策划下,准备一鼓作气,夺取瘿陶城。

  盘驻赵国的杨凤接到张牛角的命令后,立即率领十万人马离开邯郸,飞速北上。

  黄巾军在孤鸿岭一战大约损失了七万人,白绕,五鹿,褚飞燕三大帅的部队都有损失,但他们在张牛角的要求下,还是迅速集结了十万人,飞速南下。

  孤鸿岭大战之后的第十天,黄巾军齐聚高邑城下。二十万人在张牛角的指挥下,一天就拿下了高邑城。随即部队开始攻击瘿陶城。

  ====================

  冯翊的长相看上去就是个忠厚的长者,他从不发怒,也不斥骂部下,待人和善。冯翊虽然官不大,但他擅长理财,喜欢和商人打交道,几十年下来,家资颇丰,有良田千顷。就在他美滋滋准备告老还乡,享受美好晚年的时候,黄巾蚁贼突然叛乱,将他的美梦击了个粉碎。留在家中的妻儿亲人被蚁贼杀了,上百间豪宅被蚁贼烧了,良田被蚁贼霸占了,财产被蚁贼抢了,最后他只剩下了仇恨。

  在广宗,在下曲阳,他带领士兵们屠杀了无数的叛逆,但他没有解恨,他依旧仇视蚁贼,极端仇视。

  都尉潘凤一直陪在他旁边。潘凤是个文武全才的武将,虽然有些热衷功名,但他为人热情,好结交朋友,心计深沉。他三十多岁,身高体壮,骨骼粗大,国字脸,浓眉大眼,留着一把漂亮的黑须。

  “这冀州……”冯翊心情沉重地说道,“这冀州形势岌岌可危了。”

  “大人多虑了。虽然郭大人不慎误中蚁贼奸计,以身殉国,但北面尚有幽州李大人的铁骑,南面还有甘陵国相刘大人的援军,张牛角想一口吞下冀州,无异于白日做梦。”潘凤毫无惧色,大声说道。

  冯翊瞥了潘凤一眼,没有理睬他。

  “虽然李大人全力支援,两天行军五百里,但他还是没有来得及救出郭大人。孤鸿岭我们全军覆没,李大人只救回了十七个人。张牛角厉害,就象当年的贼首张角兄弟一样,不但在蚁贼中有威信,而且也会用兵。这种人你不要瞧不起他,稍不注意,就会被他杀死。现在我们手上没有多少士兵了,主力都随着郭大人葬送在孤鸿岭。没有兵,还打什么战?”冯翊苦笑道。

  潘凤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没有出言反驳。

  “你认为我们守得住瘿陶吗?”冯翊问道。

  “我们只有六千人,相比黄巾军的二十万人,的确太少了一点。但下曲阳的李大人距离我们只有四百里,转瞬即至,内外夹攻之下,张牛角能抗到几时?”

  “你的意思是说李大人的一万骑兵可以战胜这城下的二十万蚁贼?”冯翊笑了起来。

  潘凤自知绝对不可能,没有说话。

  “幽州铁骑来得越早,我们被破城的时间就越快。”冯翊指着城下旌旗飘扬的黄巾军大营,缓缓说道,“张牛角现在是把我们做鱼饵,钓李大人这条大鱼啊。”

  潘凤面色大变,顿时明白了冯翊话中的意思。

  冯翊转脸望着潘凤,笑着问道:“张牛角在涿郡前前后后投入了十八万大军,最后只身逃了回来,你知道他是怎么败的吗?”

  “是被李大人的铁骑一口一口吃掉的。”潘凤回道。

  冯翊点点头,继续说道:“李大人外号叫豹子,这只豹子围着张牛角这只牛团团乱转,东一口,西一口,硬是把这只牛给咬死了。怎么样才能打死这只豹子?挖个坑,把豹子诱到坑里,乱棍就能打死。”

  冯翊站在城楼上,背负双手,任由凛冽的寒风吹抚自己的面颊。

  潘凤觉得刺骨的寒风直往骨头里钻,不由自主地打了两个冷战。

  ======================

  高览由文丑和张郃一左一右架着,走进中军大帐。

  大帐中间的两个大火盆里,火势正旺。赵云正蹲在一边添加木柴。李弘俯身趴在地上,看着地图。

  高览总算看到了名闻天下的豹子。果然如传言所说,披头散发,高大凶猛,但看不出来白痴的样子,也看不出来血腥,倒觉得他更象一个豪爽彪悍的士兵。

  李弘看到他们来了,赶忙站起来,一边打招呼,一边帮忙托着高览的腰,和文丑,张郃一起用力,准备把他放到地上的牛皮缛子上。高览大惊,连连推辞。他一个下级军官躺在中军大帐内和一个校尉大人说话,岂不是失礼之致。

  “肋骨受伤,需要躺下静养。你不要觉得失礼,都是刀头舔血的人,爽气一点。”李弘看到高览挣扎不休,有点不高兴地说道。

  高览心里一暖,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躺下了。

  “听子俊说,你是被张牛角一脚踢伤的?”李弘笑着问道。

  高览脸一红,神情有点尴尬。

  “前年在卢龙塞,我是大战之后剩下来的最后一个军官,当时我是屯长。今年在孤鸿岭,你也是大战之后剩下来的最后一个军官,不过你是军候。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的经历非常相近,完全可以成为好兄弟嘛。”李弘朝他伸出大手,大声笑道:“来,我们握握手,以后就是兄弟了。”

  高览被李弘的豪气所感染,慌忙伸手和他握在了一起。

  文丑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道:“正清兄,不要不好意思,你被张牛角踢了一脚,那是好事,将来就是吹牛的本钱。我也被人一脚踢飞过,可那就不是吹牛的本钱了。”

  赵云和张郃大笑起来。高览不解地望着他。

  “我是被大人一脚踢出了大帐,那是丢脸的事呀。”文丑怪叫道。

  李弘无奈地摇着头,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要再提了,下次有机会让你踢一脚,给你长长脸,如何?”

  文丑连连摇手,眼睛望着赵云,张郃大声说道:“那我还不被人打死。你们这里的那个虎头颜子善,简直就是这帮人的打手,太厉害了。”

  “子俊兄,什么你们,我们,你是不是想离开这儿?”赵云问道。

  文丑顿时脸就红了,赶忙说道:“失言,失言。”

  李弘在一旁说道:“郭大人已经阵亡,你们的部队也打完了,现在就剩下你们几个人。我看你们暂时留在我这里,等消灭了黄巾军,再回到冀州部队里去吧。”

  高览和文丑连声答应。

  “审大人什么时候走?”文丑问道。

  “明天。他的伤一直不见好,大营的条件太差,只能送他到信都城去医治了。”李弘说道,“今天请你们来,是想问问瘿陶城附近的地形。”

  “黄巾军攻打瘿陶了?”高览吃惊地问道。

  “是的。我们必须立即赶去救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