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五十七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845 2005.09.16 00:09

    “大帅,有什么事你就说,看我们能不能帮你。”李弘马上说道,“大家都是朋友,生死的交情,你不要为难,直接说吧。”

  坐在他旁边的里宋猛地一转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李弘吓了一跳,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但他又不知道什么地方说错了。他迷惑地望着已经换上一副笑脸,乐呵呵地看着射墨赐的里宋。

  射墨赐犹豫了半天,缓缓说道:“我父亲为了能将部落迁入大汉,曾经拜会过边郡的几任太守大人,幽州的刺史大人,父亲为此几乎化光了部落内所有的财产。”

  李弘吃惊地抬起头,他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他的部下们却象没听到一样,神态自若。

  “我们部落本来就不富裕,几次礼一送,就很穷了。你知道,给这些大人送礼,送轻了还不如不送。”

  李弘摇摇头。他不知道说什么。但他总算晓得了一件事,他的记忆丧失的太厉害。虽然现在看上去就象好人一样,但他把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包括这人世间肮脏龌龊的事。

  大汉国在很久以前就开始鼓励和允许胡人内迁,让胡人和汉人在一起居住,改善和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以达到消除和减少边境冲突的目的。但是胡人内迁,牵涉到许多复杂的问题,土地,人口,赋税,文化,民族关系,边境安全,方方面面太多了,根本就不是一句话就可以解决的事。部落迁移不是大家赶着牛羊,唱着歌,找个地方竖起帐篷就完成的事,那是胡人在草原上放牧,而不是部落大迁移。部落的迁入和安居是一项工程,是非常复杂的事,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

  一般来说,边疆大吏都不愿意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做好了,没有功劳,相反怨言四起,因为利益损失的人多。没做好,胡人闹事或者跑回去了,不但要撤职查办,严重一点还要坐牢杀头。所以这内迁胡人的事,除非皇上下圣旨,否则谁都不会去做?

  如果要把舞叶部落迁入大汉国,牵扯的事情太多,仅人口一项就不仅牵涉到他们自己部落内的几万人,而且还牵涉到周边地区的十几万人。办好这件事所需要的花费将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边疆各郡的财政从来都是入不敷出,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做这种事。

  胡人想迁到大汉,首先必须要征得边郡太守的同意。这要送巨额的礼物。不送礼给边疆大吏,他首先就不会同意你迁入。他同意了,还要他给你出力,给你上下打招呼,做工作,给你到皇帝那里讲好话。送礼送少了不行,人家给你卖力,给你跑腿,辛苦费要,上下打点的费用也要。所以这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填不满。大汉的官吏都说胡人顽驯不化,不愿意归顺,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想内迁的胡人部落的确不多,但是有。然而他们即使想迁,也要他们迁得起呀。那可是一笔巨资啊。有了这笔钱,还迁到大汉国干什么?在大草原上已经是富得冒油了。

  虽然这次两位大人为了大汉国的整体利益,迫于形势答应了舞叶部落的要求,但那也只能表示两位大人同意了他们迁入的请求,其后的具体工作他们愿意去主动安排,愿意出力去上下奔波操劳,至于办成这件事的钱还是一定要舞叶部落出的,他们不会私人掏钱帮忙做的。

  “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的财物,需要你们的帮助。”射墨赐几乎是哀求道。

  现在放在大营里的战利品,战马,武器,辎重,都能卖到好价钱,都能换会贵重的珍宝。只不过那都是汉军的战利品,如果李弘不给,他也没有办法。

  李弘和部下们面面相觑,相对苦笑无言。这都是什么世道,一个比一个穷,那到底谁有钱呢?

  里宋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有些恼怒地瞪着李弘,恨他没事找事,好好的对射墨赐说什么生死之交,还要帮他。

  李弘看着射墨赐那张英雄气短,十分沮丧的脸,心里不忍,赶忙说道:“大帅,那些战利品都交给你吧。你想怎么处理都可以。希望你们能在大汉国找个地方安居下来,大家都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

  里宋和其他几个军候顿时目瞪口呆。

  李弘现在知道得罪部下是什么滋味了。

  回到军中大帐,大家都黑着脸,没有一个高兴的。拳头和铁钺虽然心里对李弘的作法非常不满,但刚到军营不久,还不好把愤怒摆在脸上。其他的人就不行了,个个怒气冲天,恨不得把李弘吃下去。

  射墨赐厉害呀,他哭丧着一张脸,就把李弘给骗了,把所有的战利品都要去了。大家冒着生命危险深入敌境奔袭强敌,好不容易占了一次大便宜。本来大家都以为可以多分一点财物,谁知让李弘一句话全部送人了。

  “白痴,大白痴。”里宋终于忍不住,大声叫起来:“兄弟们流血流汗,还有埋在土里死了的,难道都不如一个胡人吗?”他神情激动,情绪有点失控。在李弘的部下里,也只有他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对李弘大喊大叫。平时他温文尔雅的,今天却象吃错了药一样,让大家惊诧不已。

  李弘默默地坐在大帐的一角,任由里宋高声怒骂着。拳头,铁钺张大了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李弘的部队里,还有下属敢和上司这么对着来的。玉石,伍召,郑信几个人却心灾乐祸,大感解气。

  里宋发泄了一阵,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我们说好的事,你为什么失信?”他气恨难消,忿忿不平地问道。

  李弘笑起来:“气发完了?如果不解气,可以拿刀砍我两下。”

  “砍了你又怎么样?东西都给你做人情了。将来大家散伙的时候,各自拍拍屁股,空手走人就是了。”里宋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谁说空手散伙了,我们可以把拓跋锋送来的东西扣下嘛。”李弘突然小声说道。

  大家吃了一惊,奇怪地望着李弘,好象不认识他似的。

  “这批战利品太多,我们全部吞下去,肯定会落人口实。但拓跋锋给我们的东西只有几个人知道,那东西又曝不得光,将来刘大人怎么用,谁知道?长忆说得对,部队一旦裁减,我们这些人没有根基,没有家世,没有门路,迟早都要滚蛋。大家跟着我,辛苦一场,凭什么让别人把我们所有的功劳都拿去。所以我打算把它们全部吞了。”

  里宋和玉石等军候更加吃惊了。这个小子变化也太快了吧。而且一张口,就是狠的,全吞了,胆子也太大了。不过要是全部吞下来,那就发了。

  “好小子,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嗓子都喊哑了。”里宋狠狠地打了李弘一拳,气愤地说道。

  “怎么做才能瞒住刺史大人呢?”玉石问道。

  “叫弧鼎和弃沉带着鲜卑人在路上打劫,你们看怎么样?”胡子立即出主意道。

  “你就是个马贼。跟着大人打了许多战,还是马贼那一套,你能不能改一改?”伍召没好气地调侃道。

  大家大笑起来。

  “大人有什么主意?”伍召问道。

  李弘笑起来,憨憨的样子,一脸无辜地说道:“拓跋貉不是在虎狼草场吗?谁在马城看见他了?”

  大家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大帐内立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你想耍赖呀。”

  李弘把心情愉快的部下们送出大帐,独自留下了郑信。

  “听说你抓了一个乌丸人的俘虏,还专门叫铁钺帮你审讯,可问出了什么重要情报?”

  郑信马上从怀中掏出一块木牍递给李弘,同时说道:“那个人起先嘴硬,什么都不肯说。后来听几个黑风狂马帮的士兵说,铁钺对死硬的敌人有一套办法,所以就把他请去了。”

  “他是提脱部队的一名千夫长,从广宁赶来。由于鲜卑国的情况发生变化,拓跋锋暂时无力东顾,造成占据广宁的提脱非常被动。现在渔阳方向,慕容风的部队已经全部撤回,上谷,代郡方向拓跋锋的军队也已经回到鲜卑境内,唯独他的白鹫部落还在大汉境内负隅顽抗,所以他想联合弹汉山的魁头,击败前去攻击他的箕稠部,以达到长期占据广宁的目的。”

  “他是不是疯了。”李弘惊讶地说道:“现在幽州战事已经基本接近尾声,他还在广宁硬撑着干什么?我看他是找死。”

  “据那个千夫长说,提脱的目的不是占据广宁,而是上谷乌丸的大王宝座。”郑信笑着说道。

  “大王宝座?就是鹿破风嗤之以鼻的东西?”李弘笑着说道,“提脱想用什么办法抢到大王的宝座?”

  “击败箕稠后,上谷就基本上没有力量可以和他对抗了。在这种情况下,汉庭可能给上谷乌丸的黑翎王难楼施加压力,让他劝说提脱从汉境撤军。提脱这个时候就可以要挟难楼,要不大王之位将来传给他,要不大家撕破脸拼个鱼死网破。”

  “那他联合魁头是什么意思?魁头从中能得到什么好处?”

  “魁头在弹汉山被压制的很厉害,一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提脱和他的关系一直不错。现在提脱一个人对付不了箕稠,如果这个时候魁头帮了他一把,将来魁头有什么事请提脱帮忙那就好办多了。而且假如提脱做了上谷乌丸的大王,又是弹汉山的邻居,这对魁头的势力发展极其有帮助。假如将来魁头和和连发生抢夺王位的大战,有提脱这个坚强后盾在后面,也是一大助力嘛。”

  “两个人谈好了吗?”李弘问道。

  “已经谈好。魁头答应歼灭舞叶部落后,立即率部赶去支援。具体的作战方法都有了,就是没有定下具体实施的时间。”

  “哦。”李弘警觉起来,“细节知道吗?”

  “提脱的部队八千多人一部分守在城内,一部分驻扎在城外,遥相呼应。箕稠的五千大军一直找不到有效的攻击办法,在丰屏围停滞不前。两支部队接触过几次,因为彼此力量相当,都不敢过分纠缠。此次提脱准备以全部主力赶到丰屏围,主动寻找汉军交锋。而魁头率援军从汉军背后突然发动攻击。在汉军猝不及防阵脚大乱之时,前后夹击,全歼汉军。”

  李弘仔细看着一下摊在案几上的地图,半天没有做声。

  “子民,你是不是又想打一战?”郑信坐到李弘身边,小声问道。

  李弘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