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489 2005.07.20 01:41

    李弘望着慕容风那张突然变得异常难看的脸,惊慌失措地问道:“大帅,我说错了什么吗?”

  慕容风严厉地盯着铁狼问道:“谁让你去接我们的?”

  铁狼等人大惊失色,一起跪了下去。他们难得看到慕容风这样发怒,所以心中非常恐慌。

  “回大帅,是金雕部落的小帅慕容麟。”

  慕容风脸色一沉,对他们挥手说道:“你们起来吧。”然后他负手而立,沉默不语。

  铁狼几个人不敢打扰慕容风,把李弘拽到了远处。

  “你个白痴,出的什么鬼主意。你把我从上半夜折腾到下半夜,马都跑死好几匹,不要说人了。”铁狼看看估计慕容风听不到了,立即踹了李弘一脚,张口骂了起来。

  “你跑不动可以来叫我呀。”李弘笑道,“那么精彩的场面我一个都没看到,太可惜了。柯最那个死胖子一定被你折腾的七窍生烟,血都吐出来了。”

  “那当然,这种虚张声势的事,我做起来最拿手。”铁狼吃软不吃硬,立刻洋洋得意地说道,“不过,和你小子这装疯卖傻的功夫比起来,我差远了。”

  “只有你才喊他白痴,大帅都说他是天才。”乌豹笑着说道。

  “我倒宁愿希望他象过去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打仗有什么好,天天你杀我,我杀你,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别人杀死的。看看周围,我们还有多少熟悉的面孔。”

  骛梆拍拍铁狼的肩膀说道:“他年轻,有能力,应该做一番事业。你不要打击他。”

  铁狼摇摇头,欲言又止。

  “豹子和我们在一起才几天?但他已经杀了一百多人了,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大帅说他过去可能是顶级刺客,我看差不多。”公孙虎调侃道,“铁狼,你是不是嫉妒你这个小老弟了。”

  “笑话。”铁狼说道,“我是为他好。要不是我手把手教他,也许他现在还不会穿衣呢?你们别笑,那时候他真的是个白痴。”

  “人突然失去记忆,当然要从头重来了。不过豹子好象恢复的特别快,这可不一定都是你的功劳。”公孙虎故意气他道。

  “这都是老狼大哥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李弘感激地说道。

  “好了,只要你不要叫我大叔,就什么也不欠我。”

  公孙虎几个人大笑起来。

  远处的战场上传来了几声悠长的牛角号声,大军要回撤了。

  宇文伤望着一直在踱步思考的慕容风,忽然问李弘道:“豹子,刚才大帅为什么一听到你的话,脸色马上就不对了?”

  “是呀,你和大帅一起逃亡了十几天,中间的过程你都清楚。这中间有什么不对吗?”公孙虎问道。

  “我和大帅一路逃亡,中间没发生什么事。”李弘抓抓头,低声说道,“不过,你们要是叫我猜,我想是我们有人背叛了大帅。”

  几个人顿时心惊肉跳。被人出卖的后果对他们来说教训太惨痛了。奔牛原上的大败,战友临死前的惨叫,如今都还历历在目。几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神情震骇,眼里无不露出深深的惧意。

  牛角号再度响起,大军在等待慕容风的命令。

  慕容风好象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招呼众人上马,飞速赶到军中,带着铁骑向野雁围赶去。由于要押送俘虏,大军的行军速度并不是很快。

  路上,慕容风把宇文伤叫到自己身边,伏在他耳畔小声说了几句话。宇文伤神色凝重地点点头,拨马扬鞭,疾驰而去。

  中午,大军回到野雁围。

  野雁围的草场上,已经驻扎了二支军队。驻扎在大营左边的是赶来接应慕容风的二千铁骑,右边是灵狐部落的三千骑兵。

  李弘看见了熊霸。熊霸中等个,消瘦的身躯,看上去象个猎户而不是闻名鲜卑的勇士。他的相貌和他的名字反差很大。段松是灵狐部落小帅,笑眯眯的一张脸。

  慕容风问了一下情况,然后把李弘介绍给了二人。熊霸和段松同所有鲜卑人一样,对汉人比较反感,因为慕容风的关系,两人对李弘随意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鲜卑人很少有象慕容风或者铁狼这样待汉人如同自己同胞一样的。李弘早就习惯了,不以为意,躬身回礼。

  慕容风接着对二人说道:“豹子在马嘴坡杀了柯耶。今天凌晨,我们按照他的计策成功袭击了柯最的大营,全歼了虎部落的五千铁骑。你们不要小看了这个汉人。”

  熊霸和段松惊奇地注视了李弘一眼,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被慕容风特意介绍的汉人。这小子因为帮助过慕容风,现在在中部鲜卑小有名气,许多人都知道有个白痴汉人。熊霸和段松看不出这个十八九岁的高大后生白痴在什么地方,除了那一头披散的长发与他们的髡头格格不入以外,其他都很正常。

  二人跟在慕容风身后,追问袭击柯最的事。慕容风能够击败柯最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奇怪的是慕容风如何轻而易举地击败了柯最。

  “铁狼他们几个押着俘虏和缴获的战利品正在回来的路上,如果你们想知道详情,就去接接他们。另外,命令各部,就地休息。我要想几个问题,想明白了,我们就出发。”

  熊霸和段松连声答应,随即传令下去。一时间野雁围人喊马嘶,热闹非凡。

  慕容风钻进一座扎好的帐篷里,想他的问题去了。李弘斜躺在帐篷口上,望着眼前嘈杂的扎营场面,慢慢地睡着了。他被人拍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慕容风的一个侍从端着一盘半生不熟的马肉,叫李弘帮忙送进大帐去。慕容风思考问题的时候,没人敢打扰,包括他的手下小帅,但最近一直跟随他的李弘却可以随意进进出出。一来李弘不懂规矩,二来慕容风非常喜欢他,即使李弘冒冒失失地闯了进去,慕容风也不会责备。

  大帐内,慕容风正用马鞭在地上涂涂画画,他看见李弘进来,眼角都没有抬,随口说道:“你自己先吃一点吧。路上只吃了点干的,大概已经饿了吧?”

  李弘答应一声,不客气地拿起插在肉块上的小刀,自顾自地吃了起来。也许是脑子被打坏过的原因,李弘对礼节方面的事非常迟钝,大家很多时候还是把他当作半个白痴来看,没人在意他的失礼和怪异的举止。

  “如果檀石槐大王还在,鲜卑国现在已经非常强大了。”慕容风忽然说道,“八年前,我和大王在弹汉山商谈国事时,大王提出要创造我们鲜卑人的文字,让鲜卑人的后代不要再象我们一样只会在小木块上画几个符号记录事情,只能用绳子打几个结计算数目。可惜,大王壮志未酬,就英年早逝了,留下我们这些无用的臣子,不但不能继承大王的遗志,让鲜卑国更加强大,反而把大王留下的大好江山糟蹋的面目全非。”

  慕容风感慨地叹道,“我就是死了,也无颜去见大王啊。”

  李弘一边吃着马肉,一边劝道:“大帅天下无敌,一定能实现大王的遗愿?”

  慕容风苦笑道:“我现在是鲜卑国的叛逆,连生存都成问题,还奢谈什么实现大王的遗愿?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能让鲜卑亡国。”

  “有这么严重?”李弘问道:“大帅,刚才我在外面听到斥候禀报,好象形势对我们很不利。”

  慕容风笑了起来,“小子,你在外面偷听?”

  李弘抓抓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大帅,我们下面打谁?”

  “不要说得这么轻松,好象别人都是野草似的可以随意践踏。”慕容风说道,“敌人来势凶猛啊。如今,在我们的前面是和连的军队。和连依旧在秘密行军,离我们尚有三天路程。蒙里哲在他的左侧,已经包抄到天马,截断了我们退回大燕山的路。右侧的阙居突然加快了步伐,正在迅速向和连靠拢,而我们的后面就是濡水河。大军被围在中间,似乎插翅难飞了。”

  李弘欲言又止。

  “说说你对战局的看法。”慕容风用马鞭指着李弘说道,“昨天,你的想法不是很好吗?”

  “大帅,我昨天就是随口说说,瞎蒙的。”李弘不好意思地说道,“夜袭的具体攻击办法,攻击地点和攻击时间的巧妙配合,还有许许多多方面的事,都是大帅亲自拟订的,我们能打赢,都是因为大帅指挥得好。”

  李弘拱手作揖道:“大帅,求求你了,下次不要再在别人面前说这事了。”

  慕容风被他尴尬的神情惹得大笑起来。李弘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好好,我不说了。”慕容风亲昵地拍拍李弘的脑袋,“那你说说,我们怎么冲出重围。”

  “大帅,我觉得这危局是你故意造成的。”李弘放下手上的木盘,笑嘻嘻地说道,“大帅把他们全部引到这里,准备一举全歼,解决所有问题,但大帅的兵马太少了,否则我们可以在这片草原上利用敌人兵力分散,还没有形成合围的机会,阻击一部,诱敌一部,再集中主力,围歼一部。”

  慕容风脸上的笑容随着李弘的话逐渐消失,他惊讶地看着李弘,连连点头道:“豹子,你这个想法很好。你不要管我们的军队够不够,先说说这战应该怎么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