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山雨欲来 第二十二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9000 2009.01.03 11:44

    曹操闻听李玮来访,急忙出府迎接。

  曹操年初在洛阳看到李玮的时候,他还是个白面儒生,一副骄纵不羁的样子,现在的李玮却消瘦了许多,虽然还是那么儒雅自信,但说话举止显得沉稳谨慎,远没有过去那样张狂了。曹操很感叹,战争既能改变一个人也能锻炼一个人。看看李玮,一年不到,不但才学智谋均有长进,而且还做了两千石的大官,这么年轻的士子不靠权势,仅靠军功就有这样的成就,当今之世屈指可数。

  想当年,自己也象李玮这么年轻,倚仗家世的显赫开始涉足朝堂,那时自己满腔热血,年少轻狂,仗着自己有后台,什么事都敢干,什么人都敢惹,结果四处碰壁,一事无成。反观李弘和李玮这帮年轻人,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干了一件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现在,他们甚至连国策都开始干预了。

  曹操很钦佩,拉着李玮的手,说了许多赞美之辞。李玮比他高许多,为了表示谦恭,一直弯着腰,很不舒服。两人站在门口客气了一番话,随即并肩而入。

  这次进京,李玮很有感触。能觐见天子,能和太尉,皇甫嵩,卢植,何颙,曹操这些名满天下的人对坐而谈,过去他连想都没有想过。过去他是什么人?一个寒门士子而已。要不是老师朱俊将自己收为门生,要不是自己一时冲动在李弘面前大放厥词,要不是李弘看重了自己征募为从属,这天下有几个人认识自己?李玮每当看到自己所仰慕,所敬重的人拉着自己的手说着奉承之辞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老师,想到了李弘,自己的命运因为老师和将军的赏识而改变,如果没有他们,自己终其一生,也不过就是个庸碌无为的士子而已。他的心中充满了对老师和将军的感激之情,他要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以报答老师和将军的知遇之恩。

  曹操才华横溢,说话风趣,妙语连珠,双方纵论时事,由黄巾叛乱说到国家弊病,由并州屯田说到盐铁重开,极其投机。曹操支持李弘所提的重开盐铁之策,但他对李玮此次来京能否完成使命,表示了担忧。京中反对重开盐铁的舆论已经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很难再有突破的机会。

  “我和镇北将军一见如故,也算是很好的朋友,如今他在并州屯田,困难重重,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尽力帮助。”曹操真心诚意地说道,“仲渊,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李玮拱手说道:“大人这么说,我很感动,这里,我先替将军谢谢孟德兄了。此次来京,我受镇北将军之托,专程拜访孟德兄,的确是有所求助啊。”

  “仲渊,你说说,我看可能助你一臂之力。”

  “并州屯田,需要百亿钱财的支撑,一旦失败,后果不言而喻,所以当务之急,就是重开并州盐铁。”李玮说道,“如果暂时只开一州之盐铁,只能算是权宜之策,不算动了国家的根本……”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曹操打断他道,“仲渊此话不妥。”

  李玮笑笑,继续说道:“我拟了一个详细的盐铁重开之议,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五年之约。并州屯田如果顺利,五年之后就不需要再投入了,所以我们只要朝廷给我们五年时间。”

  曹操想了一下,问道:“仲渊,据我所知,并州的盐铁之利只占全国盐铁之利的二十分之一,五年时间,你们能从中赚到什么钱?此议不妥。”

  “如果加上河东呢?”

  曹操笑道:“河东盐铁关系到京畿安危,想放开经营,根本不可能。”

  李玮看看曹操,再次拱手说道:“所以,我们需要孟德兄的帮助。”

  曹操手捋黑须,无奈地说道:“我父子两人说服不了司徒大人。”

  李玮俯身凑近曹操,小声说道:“如果三公府和大将军府联名举荐曹老大人为太尉呢?”

  曹操浓眉紧凑,骇然说道:“镇北将军竟敢和大将军……”

  “权宜之策,权宜之策。”李玮笑道,“将军大人还是听陛下的,这一点孟德兄绝对放心。”

  曹操望着李玮,突然觉得盐铁之议是一个笑话,如今,整个洛阳都已经成了豹子的猎物,就看他想吃谁而已。天子授重权于李弘,根本就是在养豹为患。他和卢植一样,立即感觉到了李弘所带给大汉国的危机。

  李玮敢这么说,就说明他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就说明李弘已经和大将军达成了某种默契。大将军得到了李弘的默契,就要有所回报,和大将军同一阵营的司空府当然要同意李玮所作的盐铁之议,剩下的就只有司徒府了。只要司徒大人答应了,三公府和议通过盐铁之议,天子完全可以甩开尚书台,盖上主玺。

  让曹操感到畏惧的大将军想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和李弘达成默契?大将军如果趁着大汉国内忧外患的时候,和李弘联手威逼天子立太子,不失为一个天赐的良机。假如天子被控,中官被除,剩下遭殃的就是以司徒许相为首的一帮亲中官的世族官僚了。曹操直觉脑后凉飕飕的,心里一阵窒息。

  如今的李弘步履维艰,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他为了安抚百万流民,为了大汉国的稳定,也许会狂性大发,反戈一击,横扫朝野上下。但李弘好象还没有血腥到这一步,他派李玮来,好象还是想利用洛阳的复杂形势,从中找到让朝廷通过盐铁之议的办法。然而,李玮的这个办法太危险了,他是在玩火。

  如果由太尉大人承担违背祖制的罪名,由自己的父亲出任太尉一职,那么洛阳的形势就会大变,中官的势力会再次大涨,而大将军的势力随即会受到制约,洛阳也就暂时不会出现血雨腥风了。但问题是,大将军会放过这个机会吗?大将军会甘心自己的势力遭到重重一击吗?

  曹操长叹。天子先设大将军,后设重镇将军,终于把大汉国一步步地推向了覆灭的边缘。

  ===

  何皇后接到弟弟车骑将军何苗的消息后,立即派人请何苗进宫。

  何苗拜见了皇后,又和中常侍张让和郭胜互相行了礼。

  无论外戚是否权重,何皇后都要倚仗这些老中官控制后宫。在内宫来说,没有中官的支持,皇妃的命运可想而知。想想已死的宋皇后,王美人,任你如何得宠都不行,这就是血淋淋的例子。何皇后是个聪明人,为了自己和儿子,也为了何氏家族,她把自己和中官们紧紧地捆在了一起。

  赵忠和张让这些人虽然嘴里说忠于陛下,支持陛下拥立小董侯为太子,但他们最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其次才是陛下,所以纯粹是口是心非。他们先设计杀了王美人,后设计杀了太后的哥哥董宠,和太后、董侯解下了深仇,一旦董侯继承大统,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尤其现在天子刻意扶持小中官,不再信任他们,这使得他们毫无选择,只能和皇后走得更近。

  但大将军何进对中官的态度,让皇后左右为难。为了确保自己的儿子登上皇位,必须要牢牢控制内外廷,而控制外廷,只能通过何进这个大将军,所以皇后无奈之下,只好做和事佬,两边劝解。

  “那个何疯子对你说了什么?”张让问道。

  “镇北将军府的司马李玮到京觐见了皇上后,立即就去拜访了何颙。”何苗紧张地说道,“何疯子还说,他离开并州前,镇北将军叫他带句话给大将军。”

  “什么话?”

  “不知道,他没说。”何苗摇摇头,继续说道,“不过,何疯子说,李玮此次来京,一定能让三公府通过盐铁之议。我看他说的信心十足,好象不是吹牛。”

  张让满脸的皱纹立即变成了一道道的沟壑,他和郭胜对视一眼,均是惊骇失色。

  “我就在想,司空丁大人可能迫于我哥哥的压力,不得不答应,但用什么办法让司徒许大人也答应呢?”何苗瞟了张让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除非,许大人不再担任司徒,但是,怎么把许大人赶下去呢?”

  张让冷冷地哼了一声,问道:“袁绍那小子是哪一天回来的?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们?”

  何苗脸色一变,低头没有做声。

  “你以为那小子是回来玩的?”张让望着何苗,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如果象你哥哥一样,何尝不能做个车骑大将军,这样就能开府仪同大将军,和你哥哥分庭抗礼,也能帮我们一把。”

  “如今怎么办?”郭胜小声问道。

  “他不仁,我不义。”张让恶狠狠地说道,“何进要动手,一定是在太后大寿的时候。”

  ===

  清晨,孙坚的一帮好友赶到十里长亭为其送别。虎贲中郎将袁术还专门送了孙坚一份重礼。

  李玮很舍不得这位兄长,送了一程又一程。

  到了三十里长亭,孙坚坚决不让送了。

  “仲渊,你回去吧,不要为了送我耽误了正事。如今你是镇北将军府的司马,肩负重任,要记得保重身体啊。”

  李玮感激地连连点头,说道:“此地和兄长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你我一南一北,远隔数千里之遥,再见很难了。”孙坚笑道,“但老师尚在京中,你我闲暇之余总要来尽尽孝道,终有再见之期的。”

  李玮怅然若失,神情黯淡。

  “仲渊,临走时,我想问问你,筱岚的事你打算怎么办?她已经不小了,总是跟着你四处打仗,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李玮头一低,无颜以对。

  “这事,老师不能说,另外,你也不要提,免得让老师难做。至于那个麻子,你更不能杀,这个时候,为了盐铁之议能够通过,千万不要惹恼了司徒大人。”孙坚大笑,说道,“我给你出个主意吧。”

  李玮惊喜地看着孙坚,“兄长快说。”

  “朱穆从吴郡回来了。”孙坚说道,“他这次奉天子之命,专门护送蔡邕老师回京,估计下个月就可以赶到洛阳。”

  “真的?”李玮难以置信地问道,“蔡邕老师要出山了?”

  “不会的,他不会答应天子的。”孙坚说道,“天子请自己的老师回来,是希望蔡邕老师帮他重建鸿都门,你想,蔡邕老师岂肯答应这种荒谬的要求。”

  “哦,是这样。”李玮失望地说道,“蔡邕老师因为得罪了中官,先被流放北疆的朔方,后迁徙江东,颠沛流离了十几年,到今日才能回京,陛下太绝情了……”

  孙坚长叹,说道:“陛下没有杀他,已经很眷顾师生之情了。当时蔡邕和他的叔父同时被叛弃市,因为中官吕强以死劝谏,陛下才免了他的死罪,改判为流放,不得以令赦免,但恰恰就是这个不得以令赦免,使得蔡邕老师即使遇上了数次大赦也不能返归原籍啊,哎……”

  两人嗟叹了一番,很是感慨。

  “朱穆是老师的长子,现任吴郡郡府别驾从事。”孙坚继续原来的话题,说道,“你以镇北将军府的名义,上书陛下,要求征调朱穆到镇北将军府任职,或者到老大人的护田校尉府任职也可以,总之,你把朱穆弄到并州去。”

  李玮顿时明白了。他翻身下马,恭恭敬敬地给孙坚行了一礼,“我和筱岚谢谢兄长了。”

  孙坚大笑,下马扶起李玮,说道:“我这个兄长只能给你出出主意,要谢,你要好好谢谢朱穆那个兄长。”

  ===

  本月底,从冀州传来了好消息,都尉赵云率一万铁骑奔袭邯郸,重击乌丸铁骑。张纯大败,撤军而走。白绕眼见会师无望,急速率部逃回了太行山。

  天子大喜,封赵云为虎贲校尉,重赏铁骑将士。

  ===

  公元187年11月。

  ===

  李玮在何颙的引见下,拜见了名震天下的许劭。让李玮震惊的是,许劭竟然也支持重开盐铁,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李玮的恳求,说立即就去司徒府劝劝许相。李玮激动不已,就屯田和重开盐铁的事虚心讨教了一番。

  临走时,李玮拜倒在地,恳求许劭说说并州的将来。

  许劭沉默了很久,最后说了一句话:“伯求啊,晚上不要走了,在我这里歇一夜。”

  李玮顿时心如重铅,垂头丧气地走了。

  何颙没有答应许劭,拜辞而去。许劭没有挽留,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李玮心事重重地坐在马上胡思乱想。许劭不肯说并州的未来,那是什么意思?是好还是不好?难道屯田不成?但许劭兴致勃勃地和自己探讨屯田的时候,那语气,那信心,好象比自己还有把握似的,那他为什么不说呢?

  蓦然,李玮脑中灵光一闪,霎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许劭果然还是告诉了自己,只不过自己太蠢了而已。

  “调头,调头,立即调头……”

  李玮猛地抽出长剑,瞪大双眼,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追上何大人,追上何大人,快,快啊……”

  庞德和何风想都没想,就象在战场上一样,很自然的勒马调头,纵声狂呼:“兄弟们,回头……”

  紧跟在李玮后面的号角兵习惯性地举号狂吹:“呜……呜……”

  大街上的人流惊呆了,随即四散奔逃。

  一百黑豹义从在瞬间完成调头,启动,奔驰,急促的马蹄声霎时象*一般响彻了街道。

  ===

  何颙遭到了刺杀。

  他只带了十几个侍从,根本不是刺客们的对手。他的马首先被一刀剁倒在地,接着自己就被一支长矛洞穿了大腿。

  何颙临危不乱,一剑斩断矛柄,拖着血淋淋的左腿,抽身急退。

  侍从们围着他,一边拼死抵挡,一边往路旁的店铺退去。

  刺客们酣呼上前,连砍带劈,转眼斩杀了数个侍卫。

  就在这时,急骤的马蹄声轰然而至,黑豹义从狂奔而来。

  “射……给我射死他们……”

  李玮远远看到惊叫奔逃的人群,看到躺倒在地的尸体,浑身冰凉,叫喊声恐怖而凄厉。

  “大人,人多啊……”

  “射……射……射……”

  李玮疯狂了,他什么都顾不上了,他要救下何颙,否则,什么都泡汤了。

  长箭呼啸而出,刺耳的厉啸声霎时穿透了慌乱的叫嚣,“咻……”一声钉进了人群,惨叫声顿时冲天而起。

  刺客们没有想到黑豹义从为了救人竟然当街杀人,他们又惊又俱,立时被杀死了三个。

  “快,快,杀死何颙,杀死他……”

  刺客们再不顾漫天长箭,蜂拥而上。

  黑豹义从的长箭在空中肆虐,战马在宽阔的大道上飞驰,百姓们的哭叫声恐惧而无助,刺杀正在血腥地继续。

  何颙身边的侍从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血泊里,几个刺客前赴后继,势不可挡。

  何颙的长剑被一刀砍断,大刀带着一篷血珠,狠狠地斩进了他的肩膀,但刺客的这一刀有一大半砍到了青砖地面上,何颙竟然奇迹般的没有被砍死,连手臂都还完好无损。

  铁骑席卷而至。

  十几个黑豹义从腾空而起,手中的弩弓对准几个刺客同时射出了数十支弩箭。

  刺客的大刀在距离何颙两尺的时候突然失去力量,软软地砍进了何颙的胸膛,鲜血四溢。

  李玮连滚带爬地跳下马,大声吼道:“是不是活的?还活着吗?”

  何风抱着血淋淋的何颙,一边向前狂奔,一边惊骇地回头叫道:“快死了,快死了。”

  庞德一把扶助了摇摇欲坠的李玮。

  “仲渊……”

  “何疯子抱着他干什么?”

  “去找医铺,这里他熟,很快就能找到医匠救治何大人。”庞德气喘吁吁地说道,“仲渊,没事的,他死不掉。”

  “真的?”李玮抓住庞德的大手,浑身颤抖着说道,“真的不会死?”

  “没事,就是伤势较重而已。”庞德安慰道,“还好我们来得快。”

  李玮心里一松,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

  天子震怒,立即撤了洛阳令,重责司隶校尉,命令廷尉府查找元凶。太后就要做寿了,这个时候,洛阳竟然出了这样的事,简直不可思议。

  大将军何进勃然大怒,立即征调北军进城,十二门同时封锁,四下盘查。

  洛阳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

  大长秋赵忠和中常侍张让紧急约见司徒许相、少府樊陵和大鸿鸬曹嵩,在事关身家性命的时候,双方抛弃前嫌,紧急商量对策。

  “这是谁干的?”许相望着张让,不满地问道,“要杀就把他杀死,杀不死就不要干蠢事。何颙一死,何进就断了一只胳膊,凭他那个笨蛋,一只手玩不出什么名堂?但杀不死何颙,麻烦就来了。是不是你干的?”

  张让冷笑,没有做声。

  “如今北军入城,形势危急,大家不要互相埋怨了,还是想想办法吧。”赵忠摸摸额头上的伤疤,笑眯眯地说道,“陛下现在坐山观虎斗,巴不得我们和那个屠夫打起来,所以……”

  樊陵叹道,“陛下现在手上有头豹子,只要何进命令北军包围皇宫,豹子立即就会率军南下,何进不死才是怪事。但陛下一旦解决了何进,立董侯为太子,你们……”

  “我们有难,你们也有麻烦。”张让说道,“何进想在太后做寿的时候发动兵变,而且,他和豹子李弘已经私下达成了默契。”

  许相、樊陵和曹嵩脸色剧变。

  “你怎么知道?”

  “不知道,我会派人杀何颙?”张让讥讽地看了一眼许相,说道,“我虽然没有杀死何颙,但足以让何进方寸大乱了。无论何颙死不死,都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但我要的就是这个危局,我要让何进进退两难。他想杀我们?哼,我倒要看看最后谁杀谁?”

  “何颙被刺,何进必然猜到密谋已泄。现在,他要是不调北军进城,他怕自己被陛下杀了;调北军进城,虽然可以占据优势,但豹子却是他最大的隐忧。”

  “你不是说他和豹子达成了默契吗?”樊陵不解地问道。

  “默契是有条件的。何进没有替豹子办成事,豹子岂会信守承诺?”赵忠笑道,“何进趁人之危要挟豹子,但没有想到如今自己反倒成了豹子的猎物,哈哈……”

  许相、曹嵩和樊陵明白那条件是什么了。

  “那侯爷一定有应对之策了?”

  张让点点头,说道:“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我们要把过去失去的,连本带利夺回来。”

  ===

  何颙被刺,曹操随即明白李玮的机谋得逞了。

  李弘要想屯田成功,洛阳不乱是最基本的条件。李玮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他不但成功破坏了何进的阴谋,还利用何进的阴谋改变了洛阳各方权势的实力对比。如今,中官势力再起,何进势力减弱,宗室、中官、官僚、大将军四方权势基本均衡,洛阳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掀什么波澜了。

  但李玮差一点玩出了火。何颙如果死了,何进的权势不仅仅是减弱,而是被重击一拳,打折了腰了。大将军权势的膨胀是因为赵岐和何颙的入府,给他带来了部分门阀士族的支持。现在,赵岐走了,就剩下何颙在独撑大局,何颙如果再死了,仅靠大将军府里的王允、荀攸、袁绍等人的才能,是撑不起大局的。大将军的权势如果巨损,洛阳的权势平衡被打破,天子和中官的势力无人牵制,无论对大汉国还是对并州屯田,都是灾难性的,假如再来一次党锢之祸,大汉国势必崩溃。

  许相听完曹操的话,十分不满,责问曹操道:“李玮见你之后,你为什么不来告诉我?”

  曹操说道:“我没想到事情发展这样的快。这个李玮,手段太厉害,将来一定要防着他。”

  曹嵩叹了一口气,摇摇手,说道:“今天的事,逼得我们又和中官走到了一起,以后……”

  “以后你就是太尉了。”樊陵笑道,“不管怎么说,此事之后,洛阳总要风平浪静一段时间,这也是好事嘛。”

  曹操苦笑:“只要李弘平定了北疆叛乱,稳住了北疆各郡,洛阳立即就要再掀波澜。这风平浪静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太长了。”

  ===

  何进从皇宫出来之后,脸色非常难看。

  今天,母亲舞阳君被皇后接到了宫里,何进去给母亲请安,但母亲没有给他好脸色,皇后也埋怨他,就差没有骂他忘恩负义了。何进明白她们的意思,嘴里不说什么,但心里很郁闷。

  何颙被刺,很明显是因为机谋泄漏,奸阉狗急跳墙,先下了手。何进立即放弃了计划,让袁绍秘密返回了河内。现在,他要做的,是如何稳定洛阳局势,另图良策。

  他专门去看了一下何颙。何颙伤势很重,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没有几个月恢复不了。他坐在何颙身边,小声安慰了几句,起身告辞。

  何颙望着他,动了动嘴唇,好象有话要讲。何进俯身把耳朵凑到了何颙的嘴边。

  “杀了李玮。”何颙艰难地说道。

  何进吃了一惊。目前的局势下,他无论如何都要和李弘保持良好的关系,杀了李玮,岂不是自找麻烦?如今的李弘可不是年前的李弘了,惹不得的。虽然他也怀疑此次机谋泄漏和李玮有关,但那也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伯求,杀李玮,并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惹恼李弘。”

  何颙吃力地再次说道:“李玮才智出众,李弘有他相助,将来必不利于大将军,还是尽早杀掉为好。”

  何进不以为意地摇摇头。

  何颙闭上眼,痛苦地叹了一口气。他懊悔不已。那天,李玮明明告诉自己下一步要干什么,但自己竟然忽视了,完全没有想到痛恨奸阉的李玮出了门就把自己卖了。自己一辈子行事谨慎入微,这次却栽在了一个后学末进手上,想想他都觉得无脸见人。

  李玮举手之间摧毁了自己费尽心血换来的优势,将洛阳各方权势重新摆到了争斗的起点。洛阳的权势是平衡了,但留给自己铲除奸阉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

  “杀了李玮。”何颙用劲全身力气,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道。

  ===

  太尉崔烈召集三府议事,镇北将军府司马李玮列席。

  李玮向各府详细解释了重开并州和河东一州一郡盐铁的具体方案,然后解答三府疑问。

  “李大人,这盐铁之利应该归少府,怎么能直接送进万金堂?”

  李玮微微一笑,说道:“我们镇北将军部认为,少府的钱就是万金堂的钱。诸位如果认为有什么不妥,我可以把你们的意见呈送陛下。”

  众臣相视无语。

  这次的三府议事异乎寻常的顺利,全部通过。

  太尉崔烈拿着盖有三公金印的文书立即进宫见驾。

  天子仔细看了一下,问道:“爱卿,不是说只开并州盐铁吗?怎么又加上了河东?”

  太尉崔烈从容答道:“陛下,这一州一郡的盐铁之利可是直接送进万金堂的。”

  天子笑笑,说道:“也是,还是李将军对朕最忠心。”

  “准奏。”

  ===

  李玮拿到圣旨,立即以八百里快骑送往并州。

  朝野上下听说天子已经答应重开并州和河东郡的盐铁,顿时大乱,上书劝谏的,游行请愿的,甚至还有在北宫门外以死相谏的。

  天子躲到后宫,坚决不上朝,他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太尉。

  太尉崔烈随即被罢职。

  天子再次提议迁升刘虞为太尉,但三公府联合大将军府却共同举荐大鸿鸬曹嵩为太尉。天子无奈,遂迁曹嵩为太尉。

  ===

  太尉曹嵩上任的第一天,就接到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镇北将军李弘把中常侍夏恽和河东太守韩婴抓了起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