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一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4064 2005.07.30 11:35

    李弘被河水冲到鬼不灵山脚下的河滩里。

  他非常幸运,在湍急的河流中抓到一棵飘浮的大树,捡了一条性命。他不敢留在附近,忍着伤痛再次逃进了鬼不灵山里。现在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伤,根本没有抵抗能力。一旦被那些疯子碰上,还不被活剥了。

  李弘在山里转悠了半个多月,身上的伤口基本上都结痂了。他决定下山继续西行。

  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原,李弘贪婪的呼吸着草原上清馨的空气,郁结在心中的闷气顿时一扫而光。他高兴的一边狂呼乱叫,一边飞奔起来。

  随后的几天他在草原上遇见了不少乌丸族人。乌丸族在几十年以前,因为受到匈奴人的强大攻击,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家园,陆续向大汉国内迁移。乌丸族的各大部落王随即请求大汉国皇帝,允许他们居住在荒凉的边塞以内。大汉国皇帝对这些愿意归顺自己的胡族非常大度,慨然允诺。乌丸族人的语言,生活和风俗习惯都和鲜卑族人一样。如果不仔细分辨,很难认出来。

  李弘在和他们的攀谈中得知这里是大汉国的幽州右北平郡。居住在右北平郡的乌丸族有八百余部落,首领大人是汗鲁王乌延。大汉国的卢龙塞距离这里还有三百多里。这里的乌丸牧民和大汉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个个对李弘都非常客气,热情招待,唯恐不周。

  李弘一个人大步流星走在绿油油的草原上,心情无比舒畅。马上就可以见到卢龙塞,马上就可以见到无数的族人,这是多么令人激动的事。就在这候,他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

  李弘本能的警觉起来,转身向背后望去。远处的地平线上有十几骑飞驰而来。他迅速从背上取下弓,右手从箭壶里拿了一根长箭。箭是他向乌丸牧民讨来的。战刀插在拓跋柬的肚子上随他一起喂了鱼。身上的武器除了这把弓就是别在腰间的小斧了。李弘不确定追来的人是干什么的,但防一手总是要稳妥些。

  李弘没有停下来,依旧甩开大步往前疾走。后面的骑士越来越近,已经看出来是一骑在前狂奔,后面十几骑紧追不舍。追在后面的人不时对前面的人射出长箭。前面逃命的人显然受了伤,趴在马上左右摇晃。他好象也看见了李弘,径直驱马朝李弘这个方向逃来。

  李弘看出来今天是脱不了干系了,随即站住,望着逐渐接近的骑士。那是一个汉人。李弘从那人的发型上就能看出来,那绝对是一个汉人。上次在裂狂风的队伍里他就看见有汉人,但是没有机会讲话。在白檀城里,汉人就更多了,听到熟悉亲切的声音,他差一点就要冲上去拥抱人家。但是对方的方言太重,李弘听不懂。人家倒是听的懂他的话,举起刀枪棍棒就杀上来了。

  追在后面的人各个都是非常显眼夺目的髡头。李弘就是弄不明白,髡头难看死了,胡人为什么就喜欢。女人不出嫁也不养头发,怎么漂亮看着都别扭。汉人的一头长发多好看,潇洒飘逸。胡人为什么就不能改改祖宗的规矩?

  马上的人终于支撑不住,突然掉落到草地上。李弘吃了一惊,赶忙飞跑过去。那是一个年青人,就象草原上的牧民一样,普通而没有任何特色。唯一不同的就是头发。他被人砍了几刀,肩膀上还中了一箭,浑身血迹,奄奄一息。他望着李弘,嘴中不停地叫着:“救……我……救……我……”

  追兵距离已经近在咫尺了。叫嚷声,马蹄声,直冲李弘的脑门。李弘二话不说,就着蹲式,抬手就是一箭射了出去。

  对方估计没有想到一个在草原上孤身走路的汉子会是敌人的同伙。同伴的惨叫声激起了敌人凶残的本性。他们怒吼着,各举战刀冲了上来。

  李弘镇定自若,站起身来,突然迎着敌人飞跑过去,一边连续射出两箭。两个敌人胸口中箭,先后摔落马下。对方被李弘的挑衅举动激怒了。他们哇哇怪叫着,猛踢马腹,恨不能一步杀到。

  李弘再次拉弓对准正对自己的大汉射出了必杀的一箭。距离太近了。那个大汉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让长箭洞穿了身体。剧烈的疼痛让他大声惨吼起来,手上的刀就那么抛了出去。李弘随手扔掉长弓,身形高高跃起,紧贴着奔马的右侧避过撞击。空中翻滚的刀却被他一把抓住,顺势就劈向了自己左侧的敌人。那个敌人右手举刀正要平扫,不料想李弘在空中的下降速度更快,刀锋已经先他一步斩在了脖子上。头颅飞出,而身体却被奔马带出十几步才掉落下来。

  李弘摔落到地上,一个翻滚爬起来,往自己的长弓跑去。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再次蹲在地上,向背对自己的敌人射出了一箭。那敌人正在紧拽马缰,让奔马减速。毫无防备之下被击中,怪叫着一头栽下马来。剩余的五个敌人在二十几丈外勒住了狂奔的马,一脸的惊骇。一个照面下来,竟然被这个披头散发的大汉斩杀了六个同伴,一半还多。

  一个心计深沉的汉子制止了其他人继续冲上去,高声喊道:“你是谁?”

  李弘四平八稳的站着,左手拿弓,右手拉弦,两支箭搭在弓上,瞄准了他们。

  对方见李弘不搭话,再次喊道:“我们是乌丸汗鲁王手下,奉命追击逃奴,你出手伤人,结下仇怨,想是找死不成。”

  李弘依旧不予理睬,更不答话。

  对方大概对是否发动攻击非常犹豫。刚才李弘表现出来的惊人杀伤力,不是几个人能够对付了的。

  李弘看见对方几个人又退了几步,在一起交头接耳,不知说什么。

  突然那个说话的汉子再次叫起来:“有本事留下姓名,日后算帐。”

  李弘拽都不拽他,大叫起来:“过来受死。”

  “你是不是豹子?”对方再次喊道。

  “老子就是。怎么许多废话,还打不打了?”李弘放下弓箭,大叫起来。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对面五人慌慌张张的急忙拨转马头,打马如飞而去。

  李弘有些吃惊了。还是头一次碰上这么好事。他看着那五个乌丸人在草原上远远的绕了一个圈子,然后向来路急速而去。

  躺在地上的人剧烈的呻吟起来。

  李弘急忙跑过去,撕开他的衣服,手法熟练地帮他包扎起来。李弘笑着对他说:“没事,没事,死不掉的。”

  “你,就是豹子?”那人忍着剧痛,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叫李弘。豹子是大帅帮我取的名字。鲜卑人都这么叫。你很厉害,做奴隶逃跑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你叫什么?”

  “我叫里宋,字长忆。谢谢你救了我。”

  “小事,小事。你肩膀上这支箭要不要我帮你拔下来?”

  “不用了。我有十万火急的军情要禀报卢龙塞田大人,我必须要马上赶到卢龙塞。”里宋望着李弘,坚决地道。

  “你伤得很厉害,估计骑马很困难。”

  “走吧。快走吧。”里宋挣扎着站起来,龇牙咧嘴地说道。

  李弘无奈,把他捆到马鞍上。自己骑一匹刚才敌人丢下的马。他舍不得把其余的几匹马丢掉,也一块牵着走了。

  李弘看见里宋趴在马背上,痛苦欲绝。于是就和他闲聊起来,希望能分散一点里宋的注意力,减少一点痛苦。

  “里大哥,到卢龙塞还要走多少路?”

  里宋没有回答他,一张写满痛苦的脸上郑重其事地说道:“恩公,我担当不起啊。你叫我长忆就行了。”

  “你不是叫里宋吗?怎么又变成长忆了。”

  “里宋是我的名字。长忆是我的字。你是不是在鲜卑时间呆长了,把家乡的规矩忘记了?”里宋奇怪的问道。

  李弘尴尬的一笑,说道:“不知道什么缘故,我把过去全部忘记了。所以我对大汉的一切都非常陌生。”

  “这么说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

  “就是你的传言。说你过去是鲜卑虎部落的一个白痴奴隶。你现在已经名扬天下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白檀城,鬼不灵山抓你吗?”

  李弘摇摇头。他在山上躲了十几天,当然不知道。

  “二千多人。“里宋瞪大眼睛说道,“你杀了拓跋锋的弟弟拓跋柬,掉下悬崖之后,沿着濡水河找你尸体的人有上万人。那真是一个壮观的场面。”

  李弘好奇起来,“他们找我尸体干什么?”

  里宋象望着白痴一样的望着他,“你不知道黑木令牌?”

  李弘摇摇头。他真的不知道关于他还有这么多故事。

  “鲜卑国的中部鲜卑大人慕容风和西部鲜卑大人拓跋锋同时发出黑木令牌缉捕你。抓到你或者杀了你,赏赐惊人,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基本上相当于一个中小部落的全部财产。你就是钱,你知道吗?”

  望着里宋贪婪的眼神,李弘当然明白,拼命点头。

  “所以大家都去河里捞尸体。只要拿到你的头,就是拿到财富。”

  里宋趴在马上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从那河里逃出来的。”

  李弘大笑起来,“我又跑回山上呆了十几天。”

  里宋明白过来。他想笑可又怕震的伤口更痛,只好强忍着,一脸的怪像。

  “你还是说说为什么你有两个名字吧?”

  “我们大汉人在十六岁之前由父母长辈赐名。十六岁成人之后,再由长辈赐字。这字是解释名字的。一般我们彼此之间都喊对方的字。不能直呼其名,那是非常不礼貌,要遭人痛骂的。”

  李弘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说道:“那我这字应该是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干脆自己取一个得了。”

  里宋白眼一翻,当然不知道。自己都不知道,还问别人,不是白痴才怪。可李弘是自己救命恩人,不能不理,于是委婉说道:“字要长辈赐,不能自己胡编乱造。”

  “我什么都不记得,到哪里去找长辈。马上就要到卢龙塞了,我总不能对人说,我把自己的字忘了。这不是笑话吗,你说是不是?”李弘认真地道。

  里宋想想也对,“那你自己取一个吧。”

  李弘坐在马上琢磨,半天没有做声。好半晌才慢吞吞地说道:“不好取。这样吧。我是大汉子民,就叫子民算了。你说如何?”

  里宋怪声怪气地叫起来:“字要解释名字的。 你不能乱取,让人家笑话。”

  李弘不听,越琢磨越觉得不错。他对里宋喊道;“长忆,叫我一声听听。”

  里宋没办法,只好喊了一嗓子:“子民。”

  李弘大笑,“不错不错。就叫子民了。”

  里宋翻个大白眼望着他,觉得这人的确有些白痴,啥都不懂。但是杀起人来,的确无人能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